希特勒

纳粹与希特勒:姓左,还是姓右?

来源: 博客 极权主义是20世纪的一个重大的政治现象,并给人类带来空前的、持续至今的灾难。国内外的许多教科书和著作,把极权主义分成两种类型:一类是左翼的极权主义,其典型是斯大林统治的苏联帝国,另一类是右翼极权主义,其典型是希特勒统治的纳粹帝国。关于苏联是左翼极权,这一点,各界没有异议。然而,把希特勒的纳粹德国归入右翼极权,则非常可疑。 纳粹(Nazi)是右翼政党吗?国家社会主义(Nazism)是右翼思潮吗?阿道夫•希特勒是右翼独裁者吗?我们不妨先来看看希特勒及其纳粹党是怎么说的,然后再看看他们是怎么做的。对希特勒,不论是其生前还是死后,人们对其恶行问题的关注要远远超过对其信念与主义的关注。人是观念的动物,而希特勒的信条才是其恶行的源头。 纳粹是德文国家社会主义工人党的简称。希特勒把纳粹定性为一个社会主义工人政党,视资产阶级权贵为其敌人。为了实现“宏伟”蓝图,希特勒实行党的一元化领导,要求党员必须随时准备为党献出生命。他还以工人阶级的领袖自居,他也把五月一日定为劳动节,同时却废除独立工会。一个政党以社会主义自命,而且视工人阶级为领导阶级,自己为工人阶级的先锋队组织。这样的社会主义政党,当然姓左。 纳粹德国一世而亡,希特勒几乎是纳粹的同义词。希特勒的政治主张,就是纳粹的政治主张。1919年希特勒参加第一届党代会的演讲主题是:“如何才能毁灭资本主义?”1920年他主导撰写的德国社会主义工人党党纲确定:集体利益高于个人利益,废除市场。1927年,希特勒扬言:我们是社会主义者,我们是今天的资本主义经济制度的敌人。我们要不惜一切坚决摧毁这个制度。 对每个人的生命权、自由权与财产权的态度,是区分左与右的根本尺度。希特勒与纳粹毫不尊重财产权,不承认人及其生命的尊严与价值,任意剥夺民众的自由权,剥夺了犹太人的财富,掠夺被占领国的财富。希特勒曾扬言:我们何必劳神去把银行与工厂国有化?我们直接把每个人都国有化。希特勒的确成功地把每个人都捆绑在德国的战争机器上。希特勒更不尊重生命权,他和纳粹在战场上和毒气室里夺去了以千万计人的生命。希特勒把整个德国和被占领国变成军营,每个人都生活在刺刀之下、恐怖之中。 著名自由主义经济学家冯•米瑟斯1944年在比较希特勒与极左政党的相似性时说道:从俄罗斯引入了一党制,建立秘密警察外围组织,镇压政治异己,设立集中营,用宣传来洗脑,用教育来灌输,在经济上实行高度计划,经济命脉完全由国家来主导。苏俄的几乎每个统治极权手法都被希特勒学去了。灭犹不过是阶级斗争与阶级专政理论的德国实践。希特勒与纳粹也有自己的贡献,后来在其他社会主义国家再现的“反对精神污染”实际上是希特勒的发明专利。希特勒与斯大林走的是同一条路,即哈耶克所说的通向奴役之路。 纳粹党内的党员之间以“同志”互称,这也是从苏共学来的。除了左派政党,谁还以同志相称?丘吉尔保守党同僚,绝不会称丘吉尔为同志。在纳粹年代,所有拥护族群灭绝的人,都认为自己是社会主义者,没有一个纳粹分子认为自己是自由主义者或保守主义者。 数年前的一本研究专著(《社会主义文献钩沉》)显示,希特勒是一位地地道道的左派分子。根据该书,希特勒在私下场合多次承认,他从马克思那里学到很多,对此他不避讳。他认为,他与马克思的分歧,不是在意识形态层面上,而是在策略层面上。他告诉他的同党,整个国家社会主义运动,完全建立马克思的思想之上。用暴力的手段从肉体消灭反动派,马恩《宣言》中的这个主题,在《我的奋斗》中得到了理论上的充分回响,在纳粹的灭犹行动中得到了践行。他们的共同信条是:“消灭一切害人虫,全无敌。”他们的目标是“誓把反动派一扫光”。如果这些害人虫反动派是犹太人,那就消灭犹太人。如果这些害人虫反动派是剥削阶级、地富反坏右,那就消灭这些剥削阶级,地富反坏右。 后来的左派故意把希特勒说成是右派,以脱开干系。希特勒与斯大林不是分属两极,而是同属一极,他们同大于异。希特勒是像右派保守党人的丘吉尔,还是更像极权左派的斯大林?答案是显而易见的。其实,极权主义不分左右。凡是极权,都是左翼。希特勒与纳粹不是右派,是左派,而且是极权左派! 关键字: 纳粹 希特勒 左派 栏目: 新颖视角 首页重点发表: 新鲜看点 作者: 刘军宁

阅读更多

希特勒的理想--只有臣民

在德国,孩子出生后,并不能马上成为公民,而只是“国家的臣民”。只有在接受了为他设计的学校教育和体能训练,并在统一的军事系统中参加军事训练之后,“这个年轻人,如果他健康而且档案中没有污点,才会 …

阅读更多

译者:《通往奴役之路》引言(续1)

真话现在是必要说出来了,虽然它会令人不快—我们有重蹈纳粹德国覆辙的危险。的确,并不是迫近的危险,这个国家的形势与前些年所目睹的德国还相距甚远,我们很难相信自己也走在相同的方向上。那你会说还长着呢,但恰恰就像路上的行程走过去越久越难返回,所谓积重吧。如果说,从长远看我们是自己命运的制造者,那么短期之中的我们则用自己创造的观念俘虏了自己。若非我们及时认识到危险,否则怎能希求一免。 与希特勒德国,眼前这场战争的德国,这个国家“还”没有任何相似之处。但是,研究者难以无视的是,一战及其后的德国思潮与这个国家当前的思想趋势之间存在着岂止表面的类似。今天,相同的决断一定存在于这个国家之中,即战争期间我们防御目的的国家机制应当为建设而保留——很有“创造性”。是的, 蔑视 19 世纪 的自由主义、虚伪的“实用主义”乃至犬儒主义以及“必然趋势”的宿命接受,同样统统保留,用来再创造。多数的改革家大声嚷嚷忧虑如斯,他们声言我们应该从这场战争汲取教训,恰不巧,只是它们德国人已在一战中学习到并与纳粹制度莫无关系,至少十之八九是。随着本书的推进,我们将有机会证实,所 谓 15 到 25 年 之间我们似乎会以德国为榜样而跟进,它还有其他的关键性问题。天堂似曾相似,地狱却各个不同。人们也不喜欢被提醒或追想——年代并不久远,进步人士普遍地举德国的社会主义 [1] 政策为能师能法的典范,就像更近些年的瑞典,进步的眼光都投向这个北欧模范国家。往后更忆,你就会明白,德国人的想法与实践对他们的国家目标和政策产生了多么深刻的影响。                        作者的祖国奥地利 [2] ,与德国人的精神生活有着密切接触。他的成年生活大约有一半在那里度过,另一半则是在美国和英国 。 12 年了 ,英国如今已经成为他的故乡 , 12 年了,他日益坚信,在德国摧毁自由的力量也在这里作祟,至少有一些,并且这种危险的特征和根源,可能要比在德国更不为人认识到。最大的悲剧是,德国的道路极大程度上正由那些良好愿望的人所铺就,他们被赞赏,被奉为国家的楷模——可惜仍无人能识。这条路,这邪恶的力量,这他们所痛恨的一切,就算事实上不是他们制造,也是他们所筹划。我们避免类似命运的机会,取决于我们能否正视危险,取决于我们能否准备着修正我们美好的希望和追求的目标——即使它们最为我们珍爱,但一旦被证明是危险的根源的话。我们可能已经错误,但少有迹象显示我们有精神上的勇气向自己承认。还少有人乐意承认,法西斯和纳粹的兴起并不是对前一时期社会主义趋势的反动,而是那些趋势的必然结果。共产主义俄国和国家社会主义德国的内在体制存在诸多令人憎恶的相似特征,甚至,这一真相被广泛认可时,多数的人还不愿意看到。结果,许多人自认绝不为纳粹的歪理所动,也真心地深恶痛绝它表现出的一切,却同时在为实现它就会直接导致专制暴政的理想效力。                                                                          [1] 纳粹( Nazi ),是德文 “ Nationalsozialist ” 的简写音译。 national 英语意义是“国家的”,而纳粹主义的本义是 “ 国家社会主义 ” 。 [2] 奥地利是二战中第一个被纳粹德国吞并的国家,曾被同盟国视为 “ 希特勒侵略的第一个受害者 ” ,但 1991 年总理弗朗茨 · 弗拉尼茨基首次承认,奥地利应对二战中德国纳粹的罪行承担部分责任。 2003 年奥政府所属委员会的报告在战后首次确认,当年普通奥地利人曾和纳粹一起狂热地迫害犹太人。 2006 年奥地利总统菲舍尔则承认,当年德国纳粹军队进入并吞并奥地利时曾有 20 万奥地利民众夹道欢迎法西斯。他成为奥地利首位承认该事实的国家元首。目前大多数奥地利人仍然否认这一说法。一般地,奥地利和德国同族。 添加新评论 相关文章:    《通往奴役之路》引言    《通往奴役之路》序言    有关于《通往奴役之路》    [明镜周刊] 柏林看世界——‘一句谴责纳粹的条文都没有’    你喜欢冒险的味道吗??

阅读更多

【历史的先声】希特勒的“民意”

希特勒是个法西斯大独裁者,但是,他还是安排了一个国会。一切事情都是希特勒独裁,有的 时候,他开次把国会。议长是戈林,议员都是纳粹党员。开会也很简单。希特勒去咆哮一阵,戈林 去重复一阵,不待讨论,也用不着讨论。纳粹党魁的话,纳粹党员组成的国会,问题已经很清楚了。 议员的责任,是在他们两位唱过双簧后喝一声彩,“哪”的一叫之后,什么都通过了,国会的责任尽 了。希特勒还是希特勒。但是,有一点很不同。走进国会后再走出来,已经得到了“民意”的拥护。...

阅读更多

CDT/CDS今日重点

【文章总汇】三亚疫情

【文章总汇】持不同医见者——丁香医生

【文章总汇】佩洛西访台

更多文章总汇……

读者投稿

CDT 电子报

CDT推荐

本周推荐媒体:香港人日程表、LIHKG 讨论区

更多推荐媒体……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