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制

All

Latest

历史学人 | 沈洁:洪宪帝制的旋起与荡灭

作者:沈洁 共和误民国,民国误共和,百世而后,再平是狱;君宪负明公,明公负君宪,九泉之下,三复斯言。  这是杨度挽袁世凯联,是谋士杨皙子对国主的情感表达。“平狱”非史学之职,但隔开了这一百年时势与人物的震荡,可以更平整地看待袁世凯和他八十三天的皇帝梦。...

东方历史评论|秦晖:走出帝制

但所谓人心怀旧不过是想入非非,袁世凯、张勋两次尝试复辟帝制,都立即成为国人公敌,身败名裂。人就是这样怪:有的事情人们就是认准了不能回头的。正如世上不少国家独立后长期治理不善,但就是乱到卢旺达、索马里那种地步,也没有人把重回殖民地作为选项。南非废除种族隔离后治安问题严重,曾被我们一些人引为民主有害的证据,但南非现在就是白人也无人想恢复种族主义的“好秩序”了。同样,辛亥以后国人告别帝制也是义无反顾,民国再“乱”,复辟也是不得人心的。 但是辛亥革命毕竟没有“成功”—当然,有人说它没有成功是因为它“没有解决土地问题”,因而没有完成“反封建的任务”,对此我们姑置不论,但孙中山先生临终的遗嘱也说是“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可见革命后的现实的确是令人失望。如果把革命当作富国强兵的手段,革命后的民国年间显然没能实现这个目的。如果把革命当作制度的更替,那么帝制虽然废除,民主却未能建立,无论是军阀割据,还是一党专政,显然都大有违于辛亥时贤的初衷。当初的民主派固不待言,就是立宪派,乃至保皇派,也都既不希望看到军阀割据,也不希望看到一党专政的。

【网络民议】君臣团结 反腐如戏

虬髯客-鱼肠: 这戏就是不知天高地厚的金枝玉叶和掌控全国武装力量的大军阀之子对谁是帝国第一的争论。最后以皇权向军权的退让为结局。 zgxfd:君臣团结?哈哈哈,道出了廉政的本质!还是老毛直白啊 浪飞牛牛肆世:總算明白了社會主義核心關係就是君臣關係。 渔夫江渚:尼玛什么玩意,满口仁义道德,廉政喊的最响,贪的最狠! 飞舟888555:说来说去,还是封建王朝吧,君臣还是亮点啊。人民共和还是扯蛋。 慕鱼般若:哈哈。说好的就是让你们看戏的吗。没错啊,是戏!

【异闻观止】深改元年

curunir:共产主义慈父万世师表圣贤马丁路德真传东方红衣大牧首释迦牟尼第250代转世活佛庆丰真人哈里发赶紧登基吧…… 战争史研究WHS:没这一说。很多年号只用几个月,比如明朝泰昌,清朝祺祥。也无“初即位三年不改年号”的说法,汉哀帝建平二年即改元,汉献帝永汉元年即改元。晋惠帝永熙元年即改元 //@法医Z: 年号似乎三年内不能改吧,最少连续用二年(除非换天子)

自由亚洲 | 王康:中国有向帝国转型的可能性

当人们都在期盼中国未来民主宪政转型的时候,中国著名独立学者、有民间思想家之称的王康认为:中国还存在另一种转型的可能性,就是向帝国的转型。这种可能性比民主转型的可能性要大。 “中国民主教育基金会”日前在旧金山举行主题为“公民社会发展和中国民主化”的研讨会,正在美国访问的王康应邀在会上发表演讲。 王康谈到当前中国存在两种转型的可能性,他说:“中国当然有一个民主宪政转型的可能性,但是中国同时存在跟民主宪政相反的另外一种转型的可能性,我称之为帝国转型的可能性。事实上,中国从来都是大帝国的温床,从秦到清都是帝国形态。毛泽东政权也是个现代帝国的形态,甚至当代中国帝国形态的基本元素仍然存在。” 王康在演讲中,将中华人民共和国与德意志第三帝国、日本帝国、列宁斯大林建立的苏联红色帝国做了比较,指出其国家制度和国家哲学都基本相同或者相似。 王康说:“我觉得可以得出一个结论,就是当下的中国,完全具备建立一个大帝国各方面的条件:它的辽阔幅员,众多的人口,反复被强化的民粹主义,它强大的工业系统,它强大的官僚体系,它从来没有放弃过的意识形态。另外一个参照系就是:现在全球化的时代,西方,包括美国、欧洲、日本,确实出现了一些问题,有的可以说是危机,这从另一方面刺激中国的领导者们,要建立一个前所未有的帝国的心理需求。事实也是如此。” 王康指出:自2008年北京奥运会以来,中国的一批知识分子就开始鼓吹一种新的国家主义理论。 “这批知识分子可不是腹中空空的蠢货,他们可是有头脑的人。而且这种鼓吹不仅仅是书面上的,他们相当程度已经渗透到了现在中共的所谓新的国家设计,新的国家哲学,等等。” 习近平上台半年多来,抓捕的政治异议人士已经超过胡温十年的总和,王康认为,这仅仅是中共新一代领导缔造大帝国的开始。 他说:“胡锦涛、温家宝这十年,左中右都认为他们无所作为,是温吞水,但如果从历史的角度来看,也许将来会令我们怀念。那时多少还有一点空间,知识分子还多少做一点事情、说一点话。也许今年年底,或者在三中全会过后,胡温十年的那点空间全部都收回去,而代之以全新的、我们没有预料到的、没有面对过的局面。” 王康认为,对民主宪政的追求目前仍在于少数知识分子;蓬勃的维权运动在于那部分民众利益受损,中共政权凭借强大的国家经济力量很容易将其抚平;而中国人将来会成为中共缔造大帝国的支持者还是反对者,使人不敢乐观。 他说:“苏联之所以亡党亡国,是因为苏联人民在那个历史关口,对苏俄这个帝国弃之如敝履。为什么?因为苏联人民比较高贵,没有被败坏。我不能说中国人民被败坏了,但是在一定程度上,我们确实没有俄国人那么高贵。如果中共这个政权面临重大危机,就像‘六四’一样,人民究竟站在那一边?恐怕没有‘六四’那个时候值得我们乐观。”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CK发自旧金山的报道。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