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路党精选

嗨历史 | 箪食壶浆,以迎王师:从历史角度为“带路党”正名

阁道大参考 http://www.gedaodigest.com/ 按:战国时代,燕国内乱,民不聊生,齐宣王趁势出兵燕国,谁料燕国民众对齐国侵略军的态度跟对待“人民子弟兵”一样,用孟子的话来说就是,“民以为将拯己于水火之中也,箪食壶浆,以迎王师”.这不就是带路党么,不仅带路,还送饭送酒,军民鱼水情。 对于“带路党”这个几乎等同于“汉奸”的贬义词,我觉得最能帮他正名的是一个正气凛然的成语–箪食壶浆。...

阅读更多

张明扬 | 带路党人小史

作者:张明扬 对于“带路党”这个几乎等同于“汉奸”的贬义词,我觉得最能帮他正名的是一个正气凛然的成语–箪食壶浆。 事实上,“箪食壶浆”的由来就是一个带路党人的故事。时值战国时代,燕国内乱,民不聊生,齐宣王趁势出兵燕国,谁料燕国民众对齐国侵略军的态度跟对待“人民子弟兵”一样,用孟子的话来说就是,“民以为将拯己于水火之中也,箪食壶浆,以迎王师”.这不就是带路党么,不仅带路,还送饭送酒,军民鱼水情。 据说在伐燕之前,齐宣王就曾问过孟子意见,孟子的态度基本上和现在的北约一样“霸权主义”,表示现在伐燕就跟武王伐纣一样大快人心。出兵之后,齐军大胜,齐宣王又找到了孟子问计,接着怎么办,孟子的意思是,如果齐军不在燕国大肆屠杀抢掠,而是本着吊民伐罪的高尚情操,对燕国民众秋毫无犯,与燕国民众商量着帮他们再立一位新国君,则就是一次非常完美的国际人道主义行动。 问题是,齐宣王野心太大,想一举吞并燕国,这就好比美国在帮助利比亚除掉卡扎菲之后,竟然想吞并利比亚一样失策,再加上齐军在燕国的表现完全对不起燕国“带路党人”的一片赤诚,结果后来被打得大败,不仅被赶出了燕国,而且如果不是田单的火牛阵,差点齐国自己都被灭了。 重点是,燕国民众在面对齐国侵略军的入侵时,为何纷纷成为“带路党”?对此,孟子给了一个十分夸张但却自成逻辑的解释,商汤在打天下时,先打东面,则“西夷怨”,先打南面,则“北狄怨”,反正面对商汤的“侵略”,周边国家的民众纷纷争先恐后的表示:“凭什么后‘解放’我们”? 对于这群可能是中国历史上最早的“带路党”,孟子的形容是,“民望之,若大旱之望云霓也”“诛其君而吊其民,若时雨降,民大悦”.总之,在孟子的口中,带路党简直是一群最可爱的人,因此必须用“箪食壶浆”,“若大旱之望云霓也”此等华丽的辞藻来献给他们。 当然,这段历史也告诉我们,如果齐国解放军背弃民心,烧杀抢掠,那么燕国千千万万曾箪食壶浆的“带路党”们会随时变脸为最英勇的抵抗者,将侵略军们赶出祖国。 在中国历史上,最早成名的“带路党人”应该是伍子胥。伍子胥的祖国是楚国,还是个根红苗正的官二代,但当父亲和哥哥被听信谗言的楚平王杀掉之后,伍子胥一夜白头的逃到了吴国。之后伍子胥得到吴王阖闾的重用,举兵伐楚,攻破了楚国首都,掘开了仇人楚平王的墓,鞭尸三百。 按理说,伍子胥充当“带路党”,引他国军队攻击祖国的行为至少也是个“叛国罪”吧,但问题是,伍子胥在中国历史上显然是作为正面形象出现的,用李零先生在名文《汉奸发生学》中的说法是,“大家对子胥非但不恨,反觉其情可悯,有如‘夜奔’的林冲”. 继伍子胥之后,汉朝还出现过一个挺有名的“带路党”–太监中行说。据说中行说因为被迫参与和亲送亲团,到了匈奴之后一怒之下就归降了。中行说后来深度参与策划了匈奴对汉朝的战争,贡献了许多匈奴极其需要的情报和“本地智慧”.与伍子胥不同的是,尽管同为“带路党”先驱,中行说因为身上附带了民族冲突的概念,不可避免成为了早期“汉奸”的代表人物。但即使这样,司马迁在《史记》里对中行说的评价也没不堪到哪里去,还给他安排了一场舌战汉使,凸显才华的精彩桥段。 可以说,一直到汉唐时代,“带路党人”的形象虽然算不上多么伟岸,但还远未沦为被侮辱被损害的群体。唐朝就不说了,连李氏皇族自己都分不清是胡是汉,民族大融合,也就谈不上去批判“带路党”或者汉奸了。在此之前的南北朝时代,如前秦的王猛,北魏的崔浩,尽管也出仕异族,但形象大多为正面,特别是王猛,在历史更被当作是如诸葛武侯一样的人杰,与苻坚二人君臣相得,在北方力主保护推行汉文化,死前还劝告苻坚不要伐晋,基本上属于那种心系故国的“带路党”. “带路党”的形象逆转应该发生在“儿皇帝”石敬瑭身上。这要说起来,如果要给“带路党”分个类的话,石敬瑭绝对属于“带路党”中的败类,他的带路既没有伍子胥这样的家仇动因,更不是燕国民众那样的箪食壶浆以迎王师,他给契丹人带路就是为了自己当皇帝,因此不惜将燕云十六州作为报酬送给了契丹。放在任何一个时代,这种为了个人权位不惜生灵涂炭的都属于人中末流,至于是不是带路党还倒是其次了。 不过,即使没有石敬瑭,“带路党”的形象崩塌也属于历史必然,因为碰到了极其讲求“夷夏之辨”和“君臣大义”的宋朝。用李零的话来说,就算是伍子胥,“这要放在宋以来,那是汉奸没跑”.稍扯远几句,中国历史上最注重“夷夏”和民族意识的时代,几乎都是衰落时代,如两宋,如明末,如清末,如民国,这似乎是一个悖论,你国家越弱,你越强调爱国。 为了收回石敬瑭丢掉的燕云十六州,北宋曾出现过一次非常着名的“带路党”乌龙事件,直接导致了靖康之变。1120年,宋金结成“海上之盟”,相约夹攻辽国。在宋人看来,王师一入辽境,自然是人心所向,“若兴师吊民,不独箪食壶浆当以香花楼子界首迎接也”.也就是说,只要出兵,辽国的汉人同胞肯定会充当带路党,还会在边界用香花搭起彩门迎接,无非还有这样的桥段,“宋军兄弟们,你们终于打回来了,我们等你们等的好苦”.

阅读更多

德国之声 | 新华社文章狂批公知,谎言被揭成笑话

新华网发表署名王小石文章《中国若动荡只会比苏联更惨》,文章言辞激烈抨击公知为“西奴”。媒体人透露此为国新办统一安排的指定动作,网友全面揭谎质证该文内容。 (德国之声中文网)8月1日,新华网发表署名王小石的文章《中国若动荡只会比苏联更惨》,文章言辞激烈抨击自由知识分子为”西奴”,指责他们唱衰中国和推崇民主宪政。文章称”微博上的天使、导师、公知们 天天造谣传谣制造社会负面新闻,营造一种中国即将崩溃的末世景象,诋毁现有的社会主义体制,宣扬欧美的资本主义宪政模式。在此过程中不断煽动民众怨恨现政权,并痛骂中国人奴性十足,赤裸裸地煽动民众当炮灰引发中国社会动荡”;”冷眼看叫嚣推翻现体制的西奴公知,那些成天在网上忽悠的带路党们,你们诱使中国走向被人欺负、贫国弱兵、给米国人当狗、给中国带来耻辱的灾难时代。” 文章还”历数”苏联解体后:十五个加盟国丢失了十四个,国民生产总值、民众工资水平和生活质量下降、军队衰败、媒体成为资本操控工具、人均寿命减少,及出现了寡头政治和选出极权领袖等。因此王小石在文章中”警示”公众:”如今俄罗斯百姓确实觉醒了。他们觉醒到被欧美画出的民主化大饼骗得输个精光,如果中国走了苏联的老路,又没有那么多资源,中国老百姓吃什么?中国会惨几倍?”,德国之声报道该新闻时,尚未一一查证文中引用数字的出处和真伪,就在不久前的7月11日,另一官媒《人民日报》曾发文《要辩证看待俄罗斯迈入高收入国家》,称世界银行公布的各国经济年度”考试成绩”:2012年俄罗斯人均国民收入达12700美元,迈入”高收入国家”之列。 该文还将为中国公众熟知的俄罗斯作家索尔仁尼琴的《崩溃的中国》等作品作为证据,指这位被称为”俄罗斯良心”、在前苏联时代因批评斯大林被流放”古拉格群岛”的作家索尔仁尼琴,在苏联解体后肯定斯大林以及在斯大林领导下取得的成就。并将解体称之为”一场大灾难” ;德国之声查阅相关资料,索氏结束20年的流放生涯飞到西伯利亚,表示要追诉前苏联共产专制的罪恶,随后他也显现出:否定西方文化价值和宣扬民族沙文主义倾向;据《纽约时报》报道,王小石文章中所例举苏联解体后索氏作品《崩溃的俄国》(Russia in collapse),首印5000册。年轻批评家阿迈林指出:”所有人都知道他的名字,但没有人看他的书”;他的《古拉格群岛》1989年首次在莫斯科出版时,发行了一百万册,而索氏的妻子和三个儿子皆为美国籍。 网友掀质证热潮,谎言难遮 王小石文章发出后,围绕文章内容本身的讨论之外,亦有旅美新媒体人北风推特上曝出”已确认,昨晚国新办指示统一发布,看来是指定动作” ;微博上已有网友将此文章转给俄罗斯驻华大使馆并请转交普京阅。很多网友也不断查找文章中被引述者如普京等人的原文表达,网友”天使城杰夫”即找到文章中引述的普京讲话原文,发现王小石断章取义,篡改原义。 网友”八世杰克”表示王小石文章”引用数据大都是多年以前的数据,很无赖”;法学学者童之伟表示”这篇文章主要是写给待业青年、失业人士看的,方法以蒙骗为主” ;网友”真不是法官”就文章中”俄罗斯人平均寿命目前仅有58.6岁,比前苏联时代下降4.8岁”等数据公开举报造谣”王小石 造谣 ,新华网传遥!整篇文章充满谣言,请有关部门严肃处理!” 另一法学学者周永坤认为王小石的文章才是煽动仇恨。网友李隽指官媒用谎言恐吓民众。 中国知名法学学者、西南政法大学教授徐昕发出嘲讽博文”支持狠批,瓜农是公知煽动城管打死的,空气是公知煽坏的,食物是公知煽毒的,水是公知煽污染的,亩产万斤是公知煽动造假的,二奶是公知煽到领导床上的,王立军是被公知煽进美领馆的,裸官子女是公知煽动到美国的,刘志军是被公知煽进红楼梦的 … 。” “党国象一个笑话,留给草根民众奚落” 广州作家野渡向德国之声表示因为有媒体人已经披露,此文为中共当局统一安排,也这和今年以来的政治形式密切相关,和意识形态”向左”、收紧言论的官方动作有着一致性。 野渡认为文章将矛头指向微博上的公知,意在笼络或威吓草根,但官方错估网络力量,近年在一些公共事件中,普通民众行动者的力量远胜于公知言论,因此这样的文章很难奏效:”不会有效果,这几年微博上面,公知的声音是一个主流之外,普通草根在微博上的声音也是惊人力量,这两年的一些特点是,公知的言论反而跟不上形势变化。党国有可能看到公知在舆论阵地上对他们造成不利,事实上公知反而起不到更大的作用。官媒登谎言大家已经习惯了,我相信他们自己也都不相信,但以谎言和武力来手来治国的政权来说,不得不继续维持谎言,这是思维惯式使然,互联网上有一句网友的话’他们也相信我们不相信他们’。” 野渡最后引述哈维尔在《无权者的权力》中内容”他们号召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连他们自己也不相信”,指出目前的中国执政者,在后极权社会的无计可施:”党国象一个笑话,留给草根民众奚落。” 作者:吴雨 责编:洪沙

阅读更多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