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度命案

All

Latest

平度纵火案后开发商纷纷跑路 留下多个烂尾项目

纵火案后,开发商纷纷“跑路”,给村民留下多个烂尾项目 平度模式:危险的征地 积累的多方矛盾,可能正面临集中爆发 柴刚 耿福林死了。今年60多岁的他,生前是平度市凤台街道办事处杜家疃村村民。3月20日晚上,他与其他3名村民一起,住在搭建的帐篷里守护耕地,21日凌晨,一场大火将其活活烧死,其他人则不同程度受伤。...

南华早报|平度守地村民被烧死 家属谈妥封口仍哽咽

(南早中文网讯)山东省平度市杜家疃村被征地块上,3月21日晚发生守地村民帐篷着火致一死三伤事件,之后更爆发“警察抢尸”一幕。平度市方面间接承认“少批多占”,但坚称土地征收程序合法、补偿费全部到位,但村民的律师指,征地程序不公开不透明不合法,村民并没有获得安置补助费,政府在违法征收的情况下仍把土地拍卖予发展商。 凌晨帐篷起火 六旬老者身亡...

美国之音 | 官媒曝光平度命案 中共放松媒体控制?

华盛顿 — 中国山东省平度市杜家疃村发生因疑似土地纠纷纵火案致人死亡事件之后,中国官方控制的各级媒体给予了程度不同的的报道。这是不是意味着官方目前放松了对媒体的控制呢? *官方媒体报道征地命案* 包括新华网、人民网等中国官方媒体3月22日都报道或转载了山东省平度市杜家疃村3月21日一起涉及征地纠纷的命案,尽管官方媒体对这次起火事件的关注程度各有不同。 新华网、人民网转载了平度官方对事件的说明或者《京华时报》记者的采访报道。《京华时报》等媒体记者对这起疑似因地方官商勾结强征土地导致的村民耿福林被火烧死事件进行了深度报道。 据中国媒体报道,3月21日凌晨2点左右,山东省平度市凤台街道杜家疃村农田里一处帐篷起火,致四名守地农民一死三伤。死者是63岁的村民耿福林。官媒引现场群众的反映,杜家疃村自去年以来就存在因征地引起的矛盾。多位村民怀疑有人纵火。 人民网转载了平度市政府网站的对这一事件的说明。根据平度市政府的说明,62岁的死者耿福林,曾患中风,行动迟缓。其余三名伤者已送往医院救治。平度市官方说,伤亡村民系杜家疃村不同意该村委土地收益分配办法的个别村民。 *新华、人民没有抢尸消息* 《京华时报》报道说,耿福林的遗体3月22日清晨被火化。该报一名记者的微博援引当地村民的话说,200多防爆警察22日凌晨抢走了尸体。 新华网、人民网还没有刊登当局“抢尸”的消息。 *平度官方辟谣* 平度市政府对警方抢尸一说进行了辟谣。据其新浪官方微博,“3月22日晨,死者家属自行将尸体从现场运走,现场执勤民警维持秩序,按照法定程序,公安机关对尸体检验后由亲属火化,网传的“抢尸”消息属不实报道。” *朱欣欣:选择性曝光负面消息为政府所用* 对于中国媒体相对及时和详细地报道这一 “负面”消息,前媒体人朱欣欣认为,新闻没有正面负面之分,所谓负面新闻这只不过是官方根据政治需要来划分的。对“负面”的消息的曝光也是根据其政治需要采取的权益之计。 朱欣欣3月22日对美国之音说:“新闻没有负面正面,所谓负面那都是共产党发明的词。在他们眼里对负面的报道是有选择的,当它想利用这些报道达到他们的一定的目的,它就选择报道。如果它觉得对它产生不好的影响,它就来封杀。这是共产党一贯的做法。” 朱欣欣认为,中国执政高层担心地方官员的枉法会危及共产党政权的稳定,因此会曝光一些地方上的恶性案件。这从另一个方面也印证了中共高层对媒体的控制。 他说:“对这件事情的曝光并不意味着它对新闻媒体的控制有所放松。其实这也是从另外一个方面表现了它对媒体的一个控制,我让你报就报,不让你报就不能报。恰恰是在这个方面它是有掌控的。” 有分析认为,中共高层的政令无法顺利贯彻到地方,有选择地允许媒体曝光地方官员的劣迹,也是高层借媒体舆论的力量迫使地方官员有所收敛以减少民愤的一条渠道。 fullrss.net

【河蟹档案】好想有一场突如其来的爱情

以下被新浪审查删除的微博来自自由微博网站以及其他来源,数字时代编辑整理: *王晓渔:快递员上门送东西,说到刚才路过一家旅店,几名新疆人想入住但是被拒绝,开始说是民族原因,后来又改口说已经客满,双方吵起来。快递员感慨,只要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都应该可以入住旅店,这样下去民族问题越弄越坏。想起一句老话,“知政失者在草野”。 2014年03月20日...

德国之声 | 山东平度再次发生流血强拆事件 1死3伤

(德国之声中文网) 流血事件发生在平度市杜家疃村。当时,有4名负责值守护地的村民睡在田间的一顶帐篷里,帐篷四周被不明身份的人士浇上汽油,随后点燃。据与该村村民联系密切的律师朱孝顶向德国之声透露,多位村民电话告知,帐篷中有一人当场身亡,另外还有2个重伤、1个轻伤。 朱孝顶律师与他的数名同事,从去年秋天轰动全国的陈宝成案件起,就始终关注山东省平度市的拆迁乱象,时常前往平度现场蹲点,在工作中与当地居民建立了良好的信任关系。朱孝顶介绍说,杜家疃村的居民此前面对开发商,在征地拆迁的补偿事宜上无法达成一致;为了防止当局或者开发商强行征地,因此在耕地中架起了帐篷,由多位村民24小时轮流值守。 平度市政府近年来强势推动城镇化,拆迁力度非常大,全城范围内都在大拆大建。目前,总人口为136万人、总面积3167平方公里的平度市辖区内,共有超过90个村镇正在推行类似的城镇化工程。朱孝顶强调,杜家疃村的流血强拆案件,在平度市范围内并非个案;然而,由于地方当局与开发商背景的强拆势力相互勾结,这类流血事件即便向警方报案,通常也不了了之:"当地公安长期严重渎职!对这种涉黑人员打砸,之前的公安几乎没有作为。所以我觉得这不是偶然案件,而与当地官场长期的腐败与滥用职权密不可分。" 因此,朱孝顶和他的多位律师同行,急切呼吁,此类与地方当局利益相关的强拆流血案件,应该由省一级的公安厅提级侦办,地方公安局则应当回避。 德国之声记者随即电话联系了山东省公安厅110指挥中心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值班负责人。他向德国之声表示,平度市拆迁发生人员伤亡的事件,省厅已经获报,现在正在调查当中。"包括省厅的(公安机关),也已经派人去指导(善后)处置工作与调查工作。"这名负责人表示,案件的具体进展、事件的定性,他目前还无法透露。 去年秋天,家乡也在平度的财新传媒记者陈宝成,由于为自己老家被拆迁维权而被平度警方拘捕。检方称,陈宝成等8人涉嫌"非法拘禁罪";又以案情复杂为由,延期审理。陈宝成因此被拘押至今。据悉,涉案8人曾因多次报警强拆案件未获审理,遂将一名拆迁队的挖土车司机拘禁,由此留下了把柄。 朱孝顶律师认为,平度市的强拆乱象,由于陈宝成本身的记者身份,因此广受关注。然而,在全国范围内,平度市 绝非孤例 。他说,全国目前的由政府主导的城镇化,有必要进行一些反思,至少应当力图避免流血暴力事件再度发生。 强化农民土地使用权有助于缓解强拆乱象? 朱孝顶律师还特别指出,尽管从现有法律框架上, 暂时难以实现土地产权的私有化 ;但是,如果能够不触及产权、而只是强化农民对土地的使用权,使得该使用权具有高度的物权性质,则依然有望有效遏制强拆征地乱象。 报道:崔牧 责编:李鱼

自由亚洲 | 山东平度取消记者陈宝成老家的拆迁计划

收听或下载声音文件 中国财新传媒记者陈宝成因抗议山东平度老家房屋拆迁,遭警方刑拘,引发舆论关注,并引发中国各地百名律师赴山东支持陈宝成行动。在陈宝成被拘留16天之后,官方发出通知,取消对其老家房屋的拆迁计划。 中共山东省委宣传部下属的“大众网”报道,该省平度市金沟子村委26日发出通知,表示因难以满足陈宝成及家人提出的超标准拆迁补偿要求,决定不再对其房屋和宅基地进行改造,陈宝成家可以继续居住,水、电费自付。 这一民众抗拆成功的罕见消息, 迅速在微博上引发热议。 一些网民为此欢呼说,这是老百姓维权抗拆的胜利;还有网民质疑,在中国这场运动式的城市改造中,陈宝成所代表的土地维权者终于摆脱了“被拆迁”的命运,但他赢了吗?当地政府是否会继续报复他? 四川成都的维权人士黄琦对此表示:“山东平度政府决定在陈宝成老家房子拆迁问题上做出让步主要是因为事情闹大了,百名律师前往平度声援,而且也引起舆论的广泛关注,这给当地政府施加了很大的压力,他们不想媒体的聚光灯照在他们身上。” 8月10日下午,陈宝成因拆迁维权被山东平度警方采取强制措施,引发广泛关注,并引发中国各地百名律师赴山东支持陈宝成行动。 广州的律师陈志雄对本台记者说,他在8月14号和全国各地的律师一起前往山东平度声援陈宝成。 “我们的目的很清楚,就是给陈宝成提供法律援助。到了平度后,我们没有遇到麻烦。抗拒拆迁的案子在中国各地很多,这个案子引起媒体重视和陈宝成是个比较有名的记者有关。” 陈志雄律师说,现在平度当局决定取消对陈宝成老家房子的拆迁计划,这对陈宝成被拘留的案情有利。 “陈的案子根据中国司法程序,在他被拘留三十天后,检察部门必须决定是否对他批捕,如果决定批捕,那就要经过审判。目前我不知道案子会朝哪个方向走。不过现在平度当局取消拆迁是个好消息,而且当局一直坚持说拆迁陈家老屋是村委会干的,虽然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村委会背后谁在撑腰,但这也说明平度当局的心虚。” 陈志雄律师说,中国各地的老百姓被政府强拆后,他们求告无门,往往只有到北京上访。 “关键是法院不受理强拆案件,据我所知,各地基本上拒绝受理政府拆迁案件。民众告政府,民事案件或者刑事案件,都很难立案。” 四川成都的维权人士黄琦呼吁山东平度当局尊重公民的合法权益,尽快释放陈宝成。 “平度当局在拆迁和黑监狱方面有很多问题,他们应该对拘留陈宝成做出反思,而不是继续扩大事态。” 陈宝成是在京工作的一名记者,近年来因为老家山东平度金沟子村的房屋拆迁进行维权,被广泛关注。他曾经因此遭到黑社会的殴打,也曾经撰文批评部分地方官员行使职权的黑道化。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高山的采访报道。

爱思想 | 东方早报:让平度拆迁案回到法治的正途

  陈宝成,这名中国政法大学的毕业生、资深政法记者,因为一起持续七年的拆迁纠纷,以涉嫌非法拘禁罪被警方刑拘,和他一起被刑拘的还有6名村民。   陈宝成的家乡在山东平度市东阁街道金沟子村,这里因旧村改造而进行拆迁,陈宝成家等多户村民因不认同旧村改造的合法性和补偿标准而拒绝拆迁,并同拆迁方僵持长达7年。在这一过程中,陈宝成成了一些人的眼中钉。据陈宝成方面称,今年1月底,陈在村中遭到两次蓄意殴打。今年7月4日,村民张氏夫妻的房屋被强行推倒,财产被埋入废墟中,至今仍未“破案”,致他们无家可归。之后在北京当记者的陈宝成回村共同维权。   8月9日,张氏夫妻又看到一辆挖掘机在被推倒的房屋附近,试图铲走废墟,他们就扣下了车和司机。在陈宝成方面看来,他们是抓到了破坏公民私人财物的犯罪嫌疑人。之后他们报警要求处理,但平度警方不管。   而就事件过程,平度警方却有不同的说法。平度市公安局副政委石德欣称,8月9日上午,110接到报警即赶到现场,发现只有一台挖掘机,司机不在,其他人也不在。9日下午2点多,又有报警,民警赶到现场后,发现张氏夫妻将司机堵在驾驶室里,还拿着汽油桶,将汽油泼在司机身上。警方见到包括陈宝成在内的村民不让司机走,陈宝成还挥舞着一个自制的长柄状的东西,不让别人靠近。   到8月10日下午两点左右,也就是事发24小时之后,警方采取突然行动,将陈宝成及其他村民以涉嫌“非法拘禁罪”刑拘。   双方对事件细节的描述截然相反,令外人一时难以判断是非曲直,我们希望有关部门及时调查并公布事件真相。   从当地公布的视频中可以看到,村民确有在僵持过程中向司机泼撒汽油等不够理智的行为。但我们也要指出,当公民的合法财产被非法破坏时,当地警方似乎行动迟缓。另一个吊诡的细节是,根据相关司法解释,非法拘禁罪的立案标准之一就是,剥夺他人人身自由24小时以上。也即,平度警方几乎是“压哨”完成抓捕。如此选择性执法,令人生疑。   中国的农村改造往往包含地方政府巨大的企图心,也因为一些地方操作的不规范,而埋下重重矛盾。比如这次的金沟子旧村改造就根本没有取得《城乡规划法》第41条、第65条所规定的规划许可证,强制拆迁缺乏法理依据。地方政府本该积极化解矛盾,引导村民做出合理选择。但是在7月4日金沟子村发生强拆闹得满城风雨之后,7月15日,当地的官方媒体却强势发文称:当地九成以上村民,都要求对8家拒拆户“强制执行”。   这种偷换概念明显激化了矛盾,有违法治精神。宅基地虽然不是私产,但宅基地的使用权和城市居民的房屋土地使用权一样,是《物权法》明确规定的用益物权,是公民合法的私人财产性权利,何况宅基地上的房屋明确就是私产。既是私产,也就当然不需由他人“投票决定”,这超出村民自治的范围;对于房屋的征收,应通过政府征收程序完成,绝不能使用半夜强拆的违法手段。   7月28日,《人民日报》发表评论称:“农民进不进城,进哪个城市,由农民自主选择。政府要做的不是行政干预,而是构建一个农民自由流动的制度环境,就是让人人都能享受均等公共服务,享受平等发展机会。”   同理,平度市这起因拆迁而起的公共案件,也应回归尊重村民意愿、尊重公民合法财产的逻辑起点。旧村改造、农民上楼、小城镇建设,无论蓝图多么美好,首先要问问村民愿不愿意,不能将长官的政绩冲动置于村民的意愿之上。面对“不愿上花轿”的村民,地方政府更要尽到守夜人的本职,坚决保卫其人身安全、财产安全,不能默许暴力强拆,那只会引发以暴易暴。政府的本职是守法,其次才是发展。回到平度拆迁事件本身,如果一个法科生真的沦为“非法拘禁罪”的嫌犯,这何尝不是发展的悲哀呢? 本文责编: 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 天益学术 > 法学 > 法学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6695.html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