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

维权网 | 广东江门疫苗受害者家长余同安遭当局胁迫退出“疫苗和家庭群”

(维权网信息中心报道)2016年4月16日星期六,本网获悉:广东江门疫苗受害者家长余同安遭当局胁迫出“疫苗和家庭群”。 余同安是广东江门疫苗受害者家长、疫苗和家庭群组建者之一,为推动疫苗立法维权十年,近期被当局胁迫退出疫苗和家庭群。从2016年4月15日开始,余同安被当地便衣24小时跟踪,目的是阻止近日前往北京准备集体起诉卫计委。当地政府所为完全是侵犯公民自由权。...

Read More

南方都市报 | 广东拟规定发生紧急事态可全面断网

南方日报记者辛均庆 29日,省政府法制办公布并向公众征求意见的《广东省计算机信息系统安全保护条例(征求意见稿)》明确,个人或组织 违反规定窃取他人账号和密码、以营利或者非正当使用为目的擅自向第三方公开他人电子邮箱地址和其他个人信息资料、以非正当使用为目的擅自向第三方公开他人 账号和密码,公安机关对个人可以并处5000元以下罚款,对单位可以并处1.5万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同时可以给予6个月以内停止联网、停机整顿的处 罚。...

Read More

东网 |傅桓:幸好在广州 可惜是中国

杨斌的说话更像是一名公共知识分子的语录。广州检察院检察官杨斌女士近日辞职,广州媒体对于这个体制内敢言人士给予了热切报道,网易搜狐等南方系旧部所在的商业新闻网站也尽力转载、扩散。45岁的杨斌在2011年就被剥夺了办案资格,原因当然是她讲过那么多真话,被认为与体制抵触。她讲过什么话呢?她评价反映文革的电影《归来》:“无望的等待、残缺的结局令人伤痛。再回味,确实不应该有完美的结局,一个从未真正地忏悔和反思过的民族和政党,凭什么归来,又凭什么有未来?”她讽刺执社会热点事件:“贪官反腐,嫖客扫黄,宇宙教打击全能教,都是奇葩。”“其实我觉得最需要查摆的是组织,个体吃药没用。”评公车改革:“个人认为,公车使用管理制度不仅不应该是秘密,而且应该广泛宣传,广而告之,以方便纳税人监督。”她评执政党:“没有人能活到一万岁,同理,没有一个政党能永远执政。自诩为彻底的唯物主义者的我们,昨天不能面对自然常识,今天不能面对社会和政治常识,后文革时代。”如果事先不知道她的工作身份,很难相信这些话是一个检察官说出来的,更像是一名公共知识分子的语录。这一方面证明,大陆公共知识分子不是一种身份,不过是知识分子的角色承担;也从另一方面说明,这位从30名检察官中遴选出来进入市检察院的女性,确有独立思想。杨斌成为媒体的公众人物,是因为在2000年为溺毙孩子的母亲辩护,认为这位周姓母亲之所以做出犯罪举动,与背后的男权压迫与社会漠然不无关系,请求法院予以轻判。周姓母亲刑满释放后,回广州找杨斌跪谢,一时间,“良心检察官”杨斌成为广州公共舆论中的重要人物。这个案件对杨斌的改变,还在于她就此关注犯罪人员的现实困难,开始在治罪之外,对他们进行人道救助,从而引导杨斌创办了一家公益机构,专司从实际困难与精神辅助上给犯罪人员提供救助。杨斌在2011年被剥夺办案资格,调入了档案室做管理员。这是体制内对知识分子最为流行的惩罚方式,令其闲置,以磨蚀其心志。然后,杨斌继续在社交媒体上评议社会事件,此风不改,愈发取得社会大众的认同,在体制内也有暗地里的喝彩。“环境是环境,个人是个人。”认同这句话,虽然我也经常抨击体制之恶,但作为体制人,我依然认为,我们还是可以选择的,毕竟,不作恶不同流合污,最大的代价也就是没仕途没前途,坚守良知底线就得丢工作乃至坐牢丢小命的时代已经过去。大陆体制内尤其是司法单位,也有少数异类,在微博上发表公知言论,获得一些赞美。但是这些男性与杨斌不一样的是,一旦领导问罪下来,这些人就会立刻熄火,明哲保身起来,终于导致“竟无一人是男儿”。而杨斌则比她的男性同行更有勇气,更有担当,也走得更远。杨斌之所以能有今天的美誉度,当然与广州前些年开放的言论环境有关,她与媒体彼此成就。如果在内陆省份,很难想像会有这么这个一个司法体制内的“异见人士”,所以,能够让杨斌抒发情怀,甚至以职业捍卫情怀的,与前些年广州发达的市民社会息息相关。但广州到底是在大陆,所以杨斌的这一切遭遇,前半程是幸好在广州,后半程则可惜仍然中国。这像是一种宿命,逃不掉,却让杨斌这样的人挣扎着要去脱离和超越。正如她对“暴民论”一针见血的见解:“今日社会之困境,公权是始作俑者。制造愚民,就得接受刁民暴民,因为他们一脉相承。开启民智,呼唤人性,培育真正的公民,才是解困的钥匙。”可以想见,辞职后的杨斌会获得更大的自由空间,她失去的不过是枷锁,得到的是自由,这是弥足珍贵的。体制内当然不乏辞职出走的人,但像杨斌这样,社会公众和体制中人都在默默思考这位女性的出走:这不是另一位娜拉的出走,因为杨斌不是为了反抗男权,而是为了争取心灵的自由。我们也不该担心“娜拉出走后”怎么办?毋须为杨斌担心,最该担心的是那些仍然做着出走梦、却始终不能迈出腿的人,体制纵有千般好,不如归去。

Read More

太阳报|王荣背后贵人失势 前路崎岖

深圳市委书记王荣日前出任广东省政协主席,虽然成为正部级官员,却是明升暗降,政治上已被边缘化。纵观王荣过去十几年的仕途沉浮,不难发现他背后的贵人是关键。王荣贵人失势前路崎岖王荣仕途是从学校起步,曾担任南京农业大学副校长,之后转战官场,并得到快速提拔,先后担任无锡市长、无锡市委书记、苏州市委书记等要职,不到五十岁便出任江苏省委常委。五年多前他空降深圳,外界都认为他非「池中之物」,迟早成为封疆大吏。中共十八大前,一度盛传他要去福建或安徽出任省长,亦有传会出任教育部部长,但这些传闻都是只闻楼梯响。今次王荣虽然升为政协主席,但政协主席一职历来是给那些退居二线官员的酬庸,是政治养老院,权力的含金量与书记、省长根本不可同日而语。而且王荣现在仅五十六岁,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这个安排显然并非很有利。事实上,广东省政协主席是一个高危岗位,前两任主席陈绍基、朱明国分别因贪腐被判死缓及被调查。值得关注的是,在王荣主政深圳期间,其力主提拔的深圳政法委书记蒋尊玉早前被调查,反贪部门发现蒋尊玉及其家人名下有四十二套住房,各种财物超过二亿元。在王荣提携下,蒋尊玉五年之内岗位三迁,要说王荣没有用人失察之责,恐怕难以让人心服。王荣的仕途高开低走,与背后推手的权势消长有密切关系。外界盛传王荣是江泽民夫人王冶坪的侄子,在上海帮当权时,王荣亦水涨船高,节节攀升,几年就一个台阶,所担任的职务都是实权岗位。在胡温时代,王荣又成为江苏帮的代表,尤其是江苏省委书记李源潮升任中组部部长之后,王荣更如鱼得水,被当作重点培养对象空降深圳。在这个阶段,王荣仕途走得顺风顺水,成为明日之星。但随着十八大召开,王荣背后的贵人先后失势,江泽民年老体衰,失去垂帘听政能力,连周永康、徐才厚等心腹都难以保全,又怎么可能顾及到王荣?而李源潮深陷令计划的丑闻,团派势力土崩瓦解,江苏帮的杨卫泽亦被调查,权力基础遭到极大削弱,自顾尚且不暇,又怎么可能再拉王荣一把?跟红顶白是中共官场的潜规则,跟对人、站好队是官员政治正确的关键,问题是谁能永远站好队呢?相比起杨卫泽等人,王荣还算是幸运的。来源:太阳报转发此新闻:

Read More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