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电总局

非常日报:强烈支持广电局长和凤姐睡觉

广电总局新闻发言人朱虹直指凤姐及某些婚恋节目低俗并应坚决叫停低俗电视节目,词语一出顿时引发了凤姐“被封杀”的热议。针对“封杀”传闻,凤姐直言“广电总局要封杀我,封杀我可以, …

阅读更多

灵戈:广电与凤姐的“低俗”斗争

最具争议的一句是“是社会低俗,不是我低俗”,转过头来我也想问,到底是社会低俗还是凤姐现象低俗? 其实这篇文章的标题,我原本打算用《谁让凤姐小沈阳上“头条”?》后来想想还要跟着凤姐小沈阳的低俗思维,或者这样能更好的摸索其中的一些问题。我曾经在博文中说过“网民观众很贱”当然这不是在骂人,而是现实互联网世界的一个比较普遍存在的现象的一种比喻。 借一点时间,说一下网民那些事。网民是做什么的?他们是互联网经济的缔造者,是互联网发展的基础推动力,也是在网络群体中的弱势者。同时,在互联网社会出现邪恶面的时候,网民的角色也变成了“炮灰”、变成了“被”利用的可怜群体。 回到原题,广电说小沈阳、凤姐走低俗路线,影响大众的精神价值观。反过来,我倒也想问问广电,什么叫低俗?是低俗可怕还是不作为的纵容可怕? 和小沈阳和凤姐这种低俗相比,各地方电视台变着法的传播假广告、假爆料、假舆论;还有已经多次报上电视节目的X兽、闫X娇视频艳照门全世界都看着有炒作嫌疑,这种涉黄涉炒的行为怎么就没人去管呢?这难道不比前者的低俗更严重、影响更可怕吗,为什么他们就不叫“低俗”反而变高尚了呢。 再说,作为广播影视内容的管理部门,自己部门的事都没管好,有什么资格跑人家门口指手画脚。还真好意思,冠冕堂皇的灌称“打击低俗”。只是碍于我们不喜欢较真,有时候也没办法较真;要真追索起来:问题根源在谁?管理责任在谁?谁应该真正对这些“虚假低俗”的影响扩大负责?这不得不令人质疑。 我的看法是,“凤姐走红”现象,这不只是凤姐的杯具,思想价值犯贱、个传播体所充斥的信息基本呈堕落化趋势,也许一切并非凤姐所愿。这也是网民的杯具,眼睛只盯三个点,当苍井空和范冰冰同时出场,你会先看谁?这种“看法”在某种程度上其实是决定了大众接受信息的取向。 这种倒退的文化,正在攻击并侵腐着大众对良性道德概念的基本底线,有的甚至已经失去了明辨是非的本能,变成了思维被遥控。这难道不是我们纵容、不作为的管理和环境所造成的吗。何不用耍嘴皮子的功夫来做点实事,让供奉尔等的子民们,真正的享受一番高素质、国际领先的国民教育。 凡事别着急定性别人低俗(也许你也有呢),多反思、多自检自己是否有某种潜移默化的转变(就子民而言)。从目前低俗现象频发又封而不止的问题,我们有没有“反低俗”的防护教育,有没有建立“反低俗”的规制?在视利为命的社会价值观内,又该如何反低俗?请领导谈谈!(作者:灵戈) 特别推荐 > > 破了!博客访问量超100万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fb6d5600100jqy5.html 一五一十部落原文链接 | 查看所有 1 个评论 灵戈的最新更新: 评点《时代》十大山寨制造 / 2010-07-03 11:15 / 评论数( 4 ) 屁颠屁颠的网上团购 / 2010-07-03 11:15 / 评论数( 0 ) 谩骂露腿毕业照者 多有“精神病” / 2010-06-27 10:45 / 评论数( 1 ) 苍井空激活了网民寂寞本性(图) / 2010-06-23 10:55 / 评论数( 0 ) iPhone4摔落实验有猫腻 / 2010-06-17 22:50 / 评论数( 0 )

阅读更多

支持凤姐

在凤姐和广电总局两害取其轻的状态下,我支持凤姐。 一直认为凤姐是一个头脑不清楚的人,是我们这个年代的另类玩偶和审丑模特,“信凤姐得自信”是一种恶搞,我的经验是,吃饭时候谁把凤姐照片发给我看,我会恶心得没有胃口。 日前,广电总局新闻发言人朱虹在华中师大的讲座中表示应该坚决叫停低俗电视节目,并举例说《感动中国》是高雅,小沈阳是通俗,凤姐及某些婚恋节目就是低俗。此言一出,坊间便认为凤姐离“被封杀”已不远。跟凤姐没有区别的是,这位广电总局新闻发言人朱虹先生脑子不是被猪拱了就是被门夹了或者被老鼠打了个洞,如果说《感动中国》是高雅,那么鸡巴毛飞上天就成高大完美了。所谓高雅、通俗和低俗,不过是广电总局看门狗的御用标准,放之四海,狗屁不通。 令我感动的是凤姐回答记者提问时候的诚实和辛酸、无奈。 “不管通俗还是低俗,这都是一个人的生活方式。我是网络红人,我是社会大众捧出来的,是一个个网民顶帖顶出来的,所以这并不是我个人的低俗,而是社会。你今天把我罗玉凤按下去了,明天就有下一个这样的人冒起来。我觉得他们应该从整个社会文化着手,而不是打压我们这些混口饭吃、吃了上顿没下顿的可怜人。” “我觉得我不低俗,也不丑陋。我一没偷,二没抢,而且我上电视的时候一直在尽量避免低俗的内容。我知道,做明星的不可能长袖长裤包很紧出现的,这样是没人看的,我这都是基于社会现实做的判断。我是个有文化的人,读了这么多年书,我上节目是很小心的。” “目前为止,我还没有证实到封杀这个消息,我只认为这些言论是朱虹的个人行为,他们不太可能真的发通知。广电总局是铁饭碗,他们有饭吃,我现在连稀饭都没得吃,我只不过是想买个房子呀。” 我是做网络影响力的,若我来做,一定不会用这样的形式和方式来包装罗玉凤。可是,既然罗玉凤被做成了凤姐,即使我从男人女人的角度看到这般丑女会恶心难受,但是我依然会尊重这种现实。当一个社会已经低俗到提着裤子摸不着腰的时候,却让一个混口饭吃、吃了上顿没下顿的可怜人来承担社会责任,除了禽兽不如,我都不知道怎样来表扬广电总局了!     小远2010年7月5日星期一 10:42栖居雨

阅读更多

五岳散人:“被低俗”比“低俗”更可疑

反对所谓“低俗”那些看上去高尚的理由后面,未必真是为了提升 主流意识形态 的地位,很可能不过借着反对所谓“低俗”的名目而另有发挥,借打掉其他“低俗”,为自己的“低俗”开道,实现自己利用“低俗赚钱的目的。 果如此,才叫一个真低俗。

阅读更多

常非常:扫盲贴:广电总局的“十类禁止九类应删”

宁浩新作《无人区》再次“黄了”,上映日期无限推迟。广电总局电影审查委员会老同志赵葆华说“影片里没有英雄净是坏蛋,违背生活真实与艺术真实。”由于广 电总局审片委员会历来作风神秘,能够确切透露“干掉”一部片子的理由,也算难能可贵。对于这样的理由,暂不论能不能站得住脚。先来看“审片委员会”是一个 什么样的机构,它的成员来自何方,它自身又是如何运作的。...

阅读更多

CDT/CDS今日重点

【CDTV】深圳女子街上奔跑呼唤:“过度防疫,还我自由”

【CDT报告汇】资深记者新书告诉你中国如何打造监控国家,大马华人的身份认同之路和无国界记者呼吁释放黄雪琴与王建兵

【真理部指令】禁止转发未经官方证实的和负能量的内容

更多文章总汇……

读者投稿

CDT 电子报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