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安

BBC | 律师质疑庆安枪击案民警“正当履职”

徐纯合的代表律师认定车站内的摄像头(右上角有红灯者)应能清楚记录事发经过。 中国铁路警察部门公布黑龙江庆安火车站枪击案调查结果,案中死者的代表律师接受BBC中文网采访时表明不会认同这份调查报告。5月2日,45岁庆安县农民徐纯合在庆安火车站候车室内被警员开枪击毙。中国中央官煤星期四(14日)报道,哈尔滨铁路公安局的调查组认定,“民警李乐斌开枪是正当履行职务行为”。其中,中国中央电视台还播出了包含了有事发时监控视频片段的报道。其中一位代表徐纯合遗属的律师刘书庆对BBC中文网说,当局从未回应他们索取监控视频的要求,现在也是选择性公开调查结果。他还强调徐纯合是因为遭截访才会情绪激动。与此同时,一些访民和活动人士星期四到庆安火车站外抗议。从微博上流传照片所见,这些访民举起的标语牌上写着“问责庆安警方,履行宪法权利”、“我是访民向我开枪”。参与了这次举牌抗议的访民单亚娟对BBC中文网说,他们当时有不到20人,在火车站外集会后转往庆安县政府,此时警方抓捕参与者,有14人被带走。在徐纯合被击毙案发生后,中国国家信访局副局长张恩玺公开表示,不能简单把信访与维稳等同起来。张恩玺星期三在中国政府网的直播访谈中称,信访的实质是维护权利,是维护稳定的基础,把上访人员当作“维稳对象”与法规规定相悖。“扰乱秩序” 去年中国发生多起火车站遇袭案后当局加强车站警力。 新华社与央视引述调查结果说,5月2日早上,黑龙江省庆安县丰收乡农民徐纯合与其81岁母亲权玉顺携同三名子女去大连金州走亲。他们在车站购买了当天庆安至金州车票,然后到附近饭店用膳,再回到火车站进入候车室。报道说,12时许,徐纯合在庆安站候车室进站入口处故意封堵通道,并将安检通道的旅客推出候车室外,关闭大门,致使40余名旅客无法进站,扰乱车站秩序。保安人员制止无效后,到公安值勤室报警,民警李乐斌前来口头警告徐纯合立即停止违法行为。报道续说,徐纯合不听劝阻,辱骂并用矿泉水瓶投掷警员。民警随即“对徐的双手进行控制,迫其闪开通道,让被阻旅客进站”。调查结果称,民警准备将徐纯合带到值勤室,徐纯合继续辱骂警员“并用拳头击打”。警员取出防暴棍试图制服,徐纯合抢夺防暴棍,并拳击民警头部。其间,徐纯合“先将其母向民警方向猛推,后又将自己六岁的女儿举起向民警抛摔,致其女落地摔伤,徐趁机抢走防暴棍,抡打民警头部”。“危急情况下,民警取出佩枪,对徐口头警告,徐继续用防暴棍抡打民警持枪的手,在多次警告无效的情况下,民警开枪将徐击中。车站派出所随即拨打120呼救,25分钟左右120医生赶到现场,确认徐已死亡。”调查认为,民警李乐斌开枪是正当履行职务行为,符合人民警察使用警械和武器条例及公安部相关规定。从央视播出的监控视频看到,徐纯合把母亲推向民警李乐斌,继而举起女儿。李乐斌以手持的长棍击打徐纯合,徐纯合继而把女儿摔在地上。监控视频播放至12时23分13秒处,李乐斌拔枪指向徐纯合。央视的旁白说李乐斌向徐纯合口头警告无效后,向徐纯合开枪。视频继而剪辑至12时23分28秒,见到徐纯合倒卧在椅子上。律师:自查不当徐纯合遗属的代表律师刘书庆接受BBC中文网电话采访时说,他没能看到央视播出的视频,但看完文字报道后,他“完全不能认同”这次调查结果。“他是由哈尔滨铁路公安局来调查的。这个调查主体就不是很适当。”刘书庆批评,哈尔滨铁路警方在案发后尚未完成调查就已表彰和慰问李乐斌,因此已失去了公正性。此外,刘书庆称,徐纯合封堵通道虽然是行为过激,“但是他不是无缘无故的”,是因为车站安检人员把他认出,以为他要上访,通知县政府官员到场拦截,才导致其情绪失控。北京《新京报》星期三引述庆安县信访局人员否认徐纯合曾经上访的说法,但证实母亲权玉顺曾到北京乞讨,并由庆安信访局和丰收乡丰满村干部接回。刘书庆还对BBC中文网说:“你执法可以,你可以控制他,你可以拘留他,但是你没有理由殴打他……而且现在到底开了几枪也众说纷纭。”刘书庆说,目前参与此案的律师已增加至五人,他将与一种律师商讨下一步行动。2014年,中国发生数起涉及火车站等公共运输场所的严重暴力袭击后,中国公安部副部长兼北京市公安局局长傅政华 要求,为有效应对突发事件,民警要争分夺秒,练就“一枪制敌”的本领。2013年,中国全国人大通过裁撤铁道部方案,改组成中国铁路总公司和交通运输部国家铁路局。其后有网络曝光文件显示,原铁道部公安局更名为铁路公安局,仍为中国公安部十局,其警务工作以公安部领导为主,党群工作经授权以中国铁路总公司领导为主。中国铁总其后向媒体证实,中国约8万名铁路警察目前是经公安部授权,由铁总代管。(撰稿:叶靖斯 责编:萧尔)

阅读更多

媒记网 | 媒体札记:尽快公布

久拖不决,疑窦丛生,庆安枪击案与陈检罗是谁俨然同构。 事发5月2日黑龙江庆安县火车站,徐纯合殒命于该站派出所民警枪口之下,舆论热议,官方噤声。...

阅读更多

财新网:庆安枪击案目击还原

(记者 赵复多)发生在东北小城庆安县的一起警察枪击事件,最近引发了中国网络舆论的抨击怒潮。距离枪击案受害者徐纯合死亡已逾九日,但目前事实仍然存疑。2015年5月2日,在黑龙江庆安县火车站候车室,庆安县农民徐纯合在与庆安火车站派出所民警发生冲突后,被民警开枪击倒身亡。这次枪击事件引起社会强烈关注,由于警方迟迟未公布记录枪击全程的监控视频,很多民众对于事实经过真相以及民警是否合法使用枪支表示怀疑。在过去的四天(8日至11日),财新记者在当地先后采访了徐纯合的母亲权玉顺、堂弟徐纯静、几名现场目击者和徐家所在的庆安县丰满村村支书王淑华、村委会会计邓利民,以求还原真相。其中,徐纯静和王淑华、邓利民都曾在警方安排下到火车站看过现场录像。  金州访亲 进站未受阻  据徐母权玉顺回忆,5月2日早上,徐纯合对她说:“妈呀,我心情不好,想去金州老婶家看看,散散心,那还有个老朋友。”此后,徐纯合带着母亲和三个孩子(大女儿7岁,两个儿子分别为5岁、6岁)一起来到庆安火车站,徐纯合买了两张票。徐纯合的堂弟徐纯静告诉记者,他们所买车票为庆安到大连金州的K930次,当天16:14分发车。  买过车票,徐纯合说时间还早,五口人就到附近一家饭店先吃饭。徐母说,当时点了一盘饺子、一盘鱼,儿子还喝了点酒。徐纯静此前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徐母告诉他,徐纯合当天喝了一杯白酒和两瓶啤酒。  徐母说,饭后一家人顺利的检票进了候车室。徐纯静和丰满村支书王淑华、会计邓利民在接受财新记者采访时表示,他们在车站内看到的视频,就是从全家进站时开始的,并确认当时并没有任何人阻拦。  进站后一家人在长椅上休息。徐母回忆,她看儿子心情不好,还去买了点瓜子安慰他。过了一会,徐纯合告诉她说,“妈呀,有人给村书记打电话了”。徐母回到:“我说打就打了吧,咱们该走走吧。”  丰满村的村支书和会计回忆视频内容说,进站后徐纯合坐在凳子上吃瓜子,期间曾在候车厅内“来回走了好几趟”。徐母有一辆小推车用来装别人施舍的物品,录像显示,徐母与徐纯合先后进了洗手间,徐纯合先出来后,推着小车堵住进站口,不让其他旅客进站。  “没人不让他进站,是我哥不让别人进站。”徐纯静回忆说。  目击者称,当时事发在中午12点左右,而徐纯合购买的车票是下午16:14发车,并未到徐纯合等人上车的时间。  两次冲突 一枪毙命  徐纯静称,视频录像显示,从徐纯合等人检票进入候车厅到发生冲突,不超过十分钟。“他就在座椅上坐了一会,然后上厕所又回来”。另有不愿具名的目击者对财新记者回忆,确实是徐纯合堵住了进站口,阻挡旅客进站,工作人员也劝不住,随后他与值班的铁路民警李乐斌发生了第一次冲突。  “他(徐纯合)态度也不好,两人就吵吵起来。”目击者表示,俩人一开始身体接触并不多,“警察把他治住了,隔着铁栏杆抓着他双手”,没有使用手铐。  “警察像拧麻花似的。”徐母说,她曾向警察求情,“我说这孩子精神不好,他喝点酒,一会就好啦,别lei(东北方言“搭理”)他啦”。  等乘客陆续进站后,警察拉着徐纯合走了一段,并训斥了几句,就将其放开,并示意徐母将其带走。但徐母和目击者称,徐纯合又跑到了进站口。  “他就这么在那堵着。”徐母回忆起堵门的细节,边说边张开双臂。  多人称,赶过来的警察确曾掏枪吓唬徐纯合,但掏出来又放了回去,随后警察转身跑向了进站口左侧的值班室,徐纯合也追过去,追到时门已经关了,“他向值班室门上踹了好几脚”。  随后,警察拿着齐眉棍出来,“朝他(徐纯合)一顿打,他就是招架”。警察持棍击中了徐的头部和肩部,有目击者称,警察曾对周围人喊,快报警。  据一位现场目击者描述,疲于招架之中,“徐纯合曾试图拉过徐母,但徐母抱住了一旁的垃圾桶”。丰满村会计邓利民则表示,从现场视频看,徐纯合是把原来在一旁的老太太拉过来,往警察身上推。徐纯合的母亲没有回忆这个细节。  该现场目击者称,之后,“他(徐纯合)又顺手抱起了一个孩子,也不知道谁的,他把孩子摔到了地上,孩子疼得哭了起来”——后据徐纯静说,这是徐纯合7岁的大女儿。对于这一细节,丰满村支书和会计表示,从视频里看,徐纯合是“举起孩子朝警察扔”,同看过视频的徐纯静也称,“感觉是向警察身上扔”。  混乱中,徐纯合抢到齐眉棍。一名目击者说,徐这时开始还手,丰满村支书、会计也称,在视频中看到徐纯合打了警察几棍。  “然后警察就把枪掏出来了。”目击者称,徐也没示弱,“还骂骂咧咧的”,朝警察手打了一棍。随后一声枪响,徐纯合倒地。  “这个我看得清清楚楚的。”徐母边做掏枪的姿势边说,“掏出枪就bang一枪”。徐母说,儿子身上就一个枪眼,在胸口附近。丰满村支书称,他们在录像里看到,徐纯合死的时候,手中还握着齐眉棍。但看过视频的徐纯静和村干部表示不能确定该视频是否被剪辑过。  “凭什么不让我走”  徐纯合为何要堵住进站口?徐母表示,当时的具体原因她不清楚,应该是儿子知道有人给村里打电话,怕不让走,就生气了。  但丰满村支书王淑华、会计邓利民坚称,徐纯合死亡当天,他们没有接到过任何“举报”电话。  村会计邓利民对财新记者说:“这事没有,你可以查我俩通讯录,或者你查死者的通讯录、那个警察也行,我把电话号给你。”村支书王淑华也补充说:“车站人也行,你们随便调。”  这两位村干部同时坦承,徐母的问题不仅在他们村里,即使在整个庆安也是有名的,因为长期乞讨,火车站的人也能认识他们。  此前,因为多次去北京、大连乞讨、上访,这已经不是徐母第一次出行被阻。徐母称,有时甚至“车票也不卖给我们”。  徐母带孩子去北京乞讨,每次被拦住,上级领导都要村里派人把他们接回来。村支书王淑华说,对此他们左右为难,两年来村里为此已经花了3万多元。  “光去北京就接了三次。”王淑华表示,“虽然这钱是公家的,但怎么都是花,拿来修路不更好吗?”而因为不让要饭,“老太太对我们意见很大,见着就骂”。徐母也表示,因为这事她跟村支书动过手,“凭什么不让我走”。  但是两名村委会干部认为,徐母每次都带着孩子在北京火车站附近活动,目的并不是上访,而是乞讨,而且村里对徐纯合一家已经非常照顾。王淑华介绍,从2011年开始,先后给他们找过三个房子,房租都由村里负担。徐纯合大女儿到了入学年龄,村里也给安排了学校,反倒是徐家亲属对他们都不管不问。  有消息称,官方已经与徐纯合的堂弟徐纯静为代表的亲属达成和解协议,5月5日,当地铁路公安以救助款的名义向徐纯合亲属发了一笔20万元的补偿。但今天(5月11日)上午,徐纯合的母亲权玉顺与律师签订委托协议,不认同20万的补偿方案,要求为儿子讨还公道。  目前,检察机关已介入调查枪击事件。5月3日,庆安县委常委、副县长董国生代表省市领导慰问了事件中的受伤民警李乐斌。相关报道称,董国生“对民警为保护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在负伤情况下坚持与歹徒搏斗的行为给予了肯定”。值得注意的是,李乐斌是一名铁路警察,其所在的庆安火车站派出所隶属于哈尔滨铁路局公安处,并不归属庆安县。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分类: 新闻标签: 维稳

阅读更多

新华网|真相不能总靠”倒逼”

新华网北京5月9日新媒体专电(记者丁永勋)5月2日,黑龙江庆安县火车站候车大厅发生枪击事件,一名叫徐纯合的男子,被执勤民警开枪击倒死亡,引发民警用枪是否合理等争议。...

阅读更多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