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议分子

All

Latest

台灣新聞 | 與古總統會談前 歐巴馬先見異議分子

(中央社巴拿馬10日綜合外電報導)在與古巴總統勞爾.卡斯楚(Raul Castro)舉行歷史性會談前,美國總統歐巴馬特意先見2名古巴異議分子領袖,並且為古巴反對運動人士強力辯護。 在這項可能激怒古巴當局的行動中,歐巴馬會見古巴異議分子律師戴佛森特(Laritza Diversent)和政治運動分子穆拉(Manuel Cuesta Moura),以及10多位來自美洲各地的異議人士。 歐巴馬是在與勞爾.卡斯楚面對面會談前數小時,會見這些異議人士。歐巴馬與勞爾.卡斯楚的會談將象徵性的結束50年前開始的美國和古巴敵對狀態。 歐巴馬將和勞爾.卡斯楚及其他領袖參加今天在巴拿馬舉行的美洲國家高峰會議和晚宴,兩人並且計畫在明天舉行會談。(譯者:中央社簡長盛)1040411

杨恒均 | 一生中,你一定会当一次“异议分子”

“占中”将进入第50天。从当初成千上万人,到如今寥寥无几,我香港办公楼下的路依然没有解封。也难怪我这次在内地所到之处,青年学生与网友们最关心的就是“占中”,都急于想同我交流。 我发现,内地人对香港“占中”忧虑很深,可能和他们基本上都走向两个极端有关:少部分人认为,特区政府必须马上答应学生们的要求,而绝大多数人则认为,拖太久了,必须马上清场,对不法“占中”堵路的学生进行逮捕行动,打击港独,彻底干净地消灭境内外敌对势力。 翻开大陆任何一条报道“占中”的新闻,看看后面的跟帖就可以印证我所言不虚。我当然知道,根据“你的跟帖违反相关规定”而删除了一些留言,但即便如此,留下来的大量跟帖都是对“占中”过激的批评、恶狠狠的咒骂,呼吁政府立即清场,马上抓人——从留言数量和IP地址来看,这不可能是“五毛”或“自干五”留下的,而是从某种意义上真正代表了内地的主流民意。 学生“占中”肯定是违反香港法律的,这个连发起“占中”的那三位教授都知道,最近他们要去投案自首了。美国也清楚,所以奥巴马在APEC期间表示美国没有支持“占中”。习近平也明确表示,“占中”是非法的。中央政府与特区政府从一开始就有能力清场,更不用说现在只剩下不多的学生在坚守。可是,在中央与特区政府都容忍学生“占中”持续了整整50天的情况下,我们怎么竟然有那么多网友与青年人对香港的不同声音深恶痛绝,甚至要赶尽杀绝呢? 说实话,我对“占中”并没太多的忧虑,这种事在法治和民主的西方国家也时有发生,香港学生对普选、政改有异议,加上对香港经济下滑,对香港少数富翁与精英治港的不满,用非法“占中”这种手段试图引起中央与特区政府的重视,虽违法却存在沟通的空间。我相信中央与特区政府已掌握了相关信息,不会把提出政治诉求的学生同极少数港独、海外势力混淆一团,该对话时会对话,该清场时也会清场。我相信香港人有能力管理好自己的事,也相信中央政府会认真执行“一国两制”。 所以,我并不担忧香港的事,我深深忧虑的是我们那么多内地的青年与网友对“占中”的过激反应。在他们眼中,违反了香港不得堵占道路法律的学生好像挖了他们的祖坟,拆了他们的祖屋,又或者是把纳税人的几个亿藏在家里被发现似的,他们嫌中央与特区政府太软弱,恨不得立即跨过罗湖桥,对“占中”学生痛下杀手。 我能理解在资讯不足、讨论不够甚至事实被歪曲的情况下,内地一些人对香港“占中”的焦虑与两级化,但互联网时代,没有你得不到的信息,只有你不想看到或者不愿意承认的事实。明知自己资讯不全却还是处事极端,不但是对他人,也是对自己的不负责人。要知道,一个社会怎么对待持不同意见的人士,不仅仅关涉到一个国家的政治文明程度,也攸关我们每一个个体的福祉甚至安危。 “在德国,起初他们追杀共产主义者,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共产主义者;接着他们追杀犹太人,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犹太人;后来他们追杀工会成员,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工会成员;此后他们追杀天主教徒,我没有说话,因为我是新教教徒;最後他们奔我而来,却再也没有人站起来为我说话了。”相信都听说过马丁.尼莫拉(Martin Niemoller)被纳粹处死时留下的这首短诗。但有多少人真正理解了呢?大多人会说,那是在希特勒纳粹执政时期,是在战火纷飞的第二次世界大战,现在是和平时期了,时代不同了。 我说,错了。以我的知识与人生经历,我想告诉年轻人最重要的一件事:在我们一生中,一定会有某个时候,我们会“沦为”“异议分子”,同主流或者大多数人的意见格格不入,我们还有可能被环境和大众孤立,成为少数派,受到不理解,甚至被欺负。我们平时如何对那些持不同意见的人士,最后都会在某个时候或者某个阶段,折回到我们自己身上。 远的不说,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后,那些打天下的领导人如刘少奇、彭德怀、邓小平、习仲勋等都曾经沦落为“异议人士”,刘少奇被活活整死,习仲勋被挂着牌子游街,小平三起三落,我亲身经历过周围的群众高喊“打死邓小平、再踩上一只脚”的场面…… 也许有人说,我远离政治!是的,你可能立志一生小心谨慎,随波逐流,与“异议”绝缘——可你真做得到吗?你也许没有遭遇到为了共同富裕而强拆你房子的事,但你不可能没有碰上各种各样发生在你和你家人身上的不公与不平:单位分房与提拔都绕过了你、到政府办事受气、除了你家的孩子别人家的都靠关系找到了好工作等等,只要生活在地球上,你一定有感到孤独或者被孤立,希望诉说和呐喊的时候…… 嗯,你说你们家不会这样,因为你们有权有势,从来都不会孤独,只有你们家“老爷”把人家打成“异议分子”的时候——果然如此吗?一年18万落马的贪官都得到了公正公平的对待?那个手上制造了最多“异议分子”的周永康先生现在不也成了贪污犯、“异议分子”吗? 相信我,这一辈子,你一定会一次或者多次成为这个社会的“异议分子”。当你起劲营造了一个毫无宽容可言的社会环境,总有一天,你,或者你的子孙后代会有欲哭无泪的时候! 杨恒均 2014年11月 16 南昌 ( 从两场同南昌网友与大学生交流内容整理)38万人民币=全家移民欧洲,国内独家项目,诚招代理,微信号:tong415tong轻松延长男人性生活时间的世界级发现 高原滋补一手货源,成就月入百万梦想 给大家分享我只用38万全家移民欧洲的经历 点滴生活中锻炼“持久力”(组图) 《伴你走过人间路》是老杨头“民主小贩”的最新作品,如果你有爷爷奶奶、父母和兄弟姐妹,最好能买一本留着,你一定需要的,当然, 你现在阅读,你会更加睿智与可爱。如果你身边有亲戚朋友正在经历生老病死,送他一本吧,相信我,这比你看我的博文也许更有收获。京东:《伴你走过人间路》亚马逊:《伴你走过人间路》当当网:《伴你走过人间路》

纽约时报 | 夏业良 从经济学家到异见者

北京——很难说究竟是哪种不当行为促使颇有成就的北京大学经济学家夏业良,从固执己见的异见分子变成了执政的共产党的眼中钉。他曾于2009年发公开信,嘲笑中宣部部长的中专学历,而且去年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Radio Free Asia)的采访时,还称中国是一个”共产党一党专政”的国家。 夏业良在小时候曾是”红小兵”,后来则变成了自由市场倡导者,他说他很可能是因为去年在网上发长文,呼吁中国知识分子聚集在公共场合进行政治改革辩论,从而触犯了底线。他近期说,”这好像让校方很失望。”也好像触怒了一些有权有势的党内人物。 夏业良说,未来几周内,他很可能会被免去在北京大学的教职。北京大学是中国最著名的大学之一。他和其他人都表示,这种举动反映了政府控制中国一流教育机构里的学术讨论内容的决心。 管理者告诉他,他的命运将由他的同事所组成的小组来决定。他说,这样做只是为了打掩护,免得有人批评,他受罚是出于政治原因。53岁的夏业良说,”我对我的前途并不是非常乐观。”夏业良很活跃,在自己的宏观经济学课堂上,他经常在授课内容里加上各种针对共产党的指责。 不让夏业良说话的举动明确展示了北京大学等精英大学所面临的挑战;这些大学一方面要应对国内的政治控制,另一方面又渴求获得作为伟大学术中心的国际声誉。近年来,北京大学通过合作以及与世界顶尖高校开展交换项目,在大量资金的支持下强势展开工作,以提升国际知名度。 去年,斯坦福大学(Stanford University)在北京大学开设了一个造价为700万美元(约合4273万元人民币)的研究中心,而康奈尔大学(Cornell)、耶鲁(Yale)和伦敦政治经济学院(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等其他越来越多的大学也开设了双学位项目或加强了学术合作。 北京大学法学教授张千帆说,惩罚夏业良的做法很可能会损害北大提高国际地位的工作。他说,”它将发出一个这样的信息,即北大无法抵制政治影响,也不能使政治和学术分离,而这对那些希望能从事具有一定水平的学术工作的人来说,是个基本要求。” 让夏业良收声的举动也在海外受到了关注。关注科学家协会(Committee of Concerned Scientists)对他表示了声援。上个月,威尔斯利学院(Wellesley College)的130多名教师签署了一封公开信,向学校管理者呼吁,倘若夏业良被解雇,就请重新考虑与北大的合作关系。 北京大学校长办公室和经济学院都没有回应记者的采访请求。 夏业良是一位多产的写作者,曾作为评论员活跃在中国的新闻节目中。他首次惹恼学校管理者是在2008年,当时有一些人在一份要求结束一党专政的声明上签字,夏业良就是首批签名者之一。这份请愿书叫做《零八宪章》,签名者共有300人,它让共产党高层领导大为光火。其主要作者、诺贝尔奖得主刘晓波还因此受到迫害,并因颠覆罪被判刑11年,目前正在服刑。一年后,夏业良在致中宣部部长的公开信中把宣传部的工作比作了纳粹党的宣传工作。 夏业良说,从那以后,他曾经历过数次软禁,有时还发现有国家安全局的工作人员在跟踪自己。但是他说,大部分时间,他的生活都没有受到影响。近年来,北大管理者允许他长时间在海外担任访问学者。今年9月之前,他就在斯坦福大学。 但是,自从他去年在网上号召,要求对政治改革进行公开讨论后,北大管理者就要求他回国,之后还警告他不要再高调宣扬自己的反政府言论。 在那之后,他通过自己的微博,继续批评共产党,并宣扬西式民主,但是相关的微博帖子往往刚刚甫一发出,就遭删除。(他目前在新浪微博上的账号名为”夏业良九世”,原因是之前的八个账号都已被删。)”我从没有提倡过革命,”他说,”我提倡的是和平演变。” 如果遭受惩罚,他将成为又一位陷入异见打压活动的中国知识分子。这场活动日益扩大,已导致数十位律师、活动人士和公共知识分子被拘捕。今年3月,在十年来的首次领导换届中,习近平成为新任国家主席。自那以后,打压行动进一步升级,同时还伴随着一场铲除中共领导层眼中社会逆流的运动。不久前的一份秘密备忘录将社会逆流定义为倡导选举民主、新闻自由,以及人权等”普世价值”。 中国的高等院校本已由中共委任的行政人员来严格管理,如今又被迫卷入了改造思想的行动之中。学生们被要求参与以”中国梦”为题的征文比赛。”中国梦”是习近平发起的一项核心运动,旨在围绕民族复兴的主题团结中国民众。一些教授已经对中共中央委员会对在教学场所讨论七个话题的禁令表示不满,这些话题包括公民权利、司法独立和毛泽东的错误。 华东政法大学教授张雪忠今年夏天被停课,此前,他撰写了一篇倡导更大程度地坚持宪政的文章。而中国的宪法基本上是一纸空文。张雪忠在接受采访时说,针对他的惩罚,以及打压学者的其他行动反映出,中共担心,其对中国学生意识形态的影响力正在减弱,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有了互联网。 “很多年轻人会通过一些具体的现象来的出结论,所有的危机和不公正的事件,它的根源可能是一个不合理的政治制度,”张教授说,”官方不再有以往单向的、灌输式的电视或者报纸这种媒体的单方面的声音,我想当权者应该是感受到了他们在意识形态方面面临的危机。” 张雪忠仍然乐观地认为,尽管自由主义的思想受到打击,但大学生仍然能够保持独立的思考方式。夏业良则没这么乐观。他说,与10年前不同,现在几乎没有学生对民主观念感兴趣,对于讨论敏感政治话题的公共空间越来越小,感到不满的学生似乎就更少了。夏业良和其他一些人说,由党任命的班长越来越多地向意见非常强烈的同学提供”指导”,大学的电子邮件服务器也受到严密审查。 夏业良和其他一些学者说,如今,学生们大多数把工作置于理想之上。他说,”他们被父母教导,要避谈政治,努力成为公务员。他们的目标是,好好找个工作,赚钱买房。” 北京大学的几名学生在接受采访时说,他们不知道夏业良的遭遇,仅有的几名了解情况的学生十分漠然,他们说,他反复向共产党挑衅,这种行为越了线。物理系研究生楚一琪(音译)说,”我觉得他们是为了发展,牺牲一些民主或者正义。这个是可以接受的。” 但是许多在最近一个晚上聆听了夏业良的制度经济学课的学生说,他们很欣赏夏教授不受拘束的讲话风格,即使他的一些言论让他们觉得说教性太强。(夏业良在课上曾说,”当共产主义的价值取代了传统价值,最严重的后果是,人们失去了良心,就像过去的阶级斗争,让儿子杀死老子。”) 随着教室里的人渐渐散去,经济学研究生格蕾丝·张(Grace Zhang)说,她在得知夏教授因为公开言论可能被解雇的消息之后感到震惊。她说,”学校竟然会扼杀这种声音,真令人难以置信。大学教育的根本要义,就是应该包容这样的声音。” 相关日志 2013/10/15 -- 舌尖上的薛蛮子 2013/10/15 -- 媒体札记:理中客 2013/10/12 -- 《南华早报》党媒刊文“十问李开复” 质疑患病事实 2013/10/07 -- 薛药渣–传薛蛮子已经被放出来了 2013/10/05 -- 李牧:公知体 2013/10/04 -- 钳制网络言论,何患无罪之有? 2013/10/04 -- 美国百名教授:开除夏业良就停止与北大合作 2013/10/03 -- 王瑛:松开你们的手 2013/10/02 -- 左林右狸:我所知道的王功权 2013/09/26 -- 王功权刑拘延长至30天

纽约时报 | 多国政府用间谍软件监控异议分子

NICOLE PERLROTH 报道 2012年10月15日 本周,华盛顿一年一度的美洲世界情报支持系统展览 (ISS World Americas) 上,来自世界各地的执法人员将了解到电脑间谍软件的最新进展。但他们不会了解到的是,在某些情况下,强权政府使用此类软件来密切监视政治活动人士。 英国汉普郡的伽马集团 (Gamma Group) 以及米兰的黑客团队公司 (Hacking Team) 的高管们本周四将逐一登台介绍他们最新的监控技术。这两家公司都向政府出售间谍软件,并称其将专门用于刑事侦查。但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他们的间谍软件已经被用来监控异议人士。 今年8月《纽约时报》的一篇 文章 报道,由伽马集团出售的间谍软件被用于监视巴林的活动人士,以及在十多个国家中通过服务器暗中监视民众。这些国家很多有值得质疑的人权记录,例如文莱和土库曼斯坦。起初,伽马集团否认其软件正在以这种形式被使用,随后又称其间谍软件的几份拷贝被盗窃了。  摩根·马奎斯 - 博伊尔 (Morgan Marquis-Boire) 是首先从发给巴林活动人士的电子邮件中发现伽马间谍软件的安全研究人员之一。周三,他发布了新的证据,证明黑客团队销售的间谍软件也被用于监控政治活动人士。 这种间谍软件,将为那些此前不具备电脑监视程序的政府提供一种尖端的、即插即用式的监控技术,可以用来跟踪公民的位置,记录下他们的每一次按键动作,阅读他们的电子邮件和社交网络及即时通讯软件聊天,甚至在远程打开设备上的照相机或麦克风来记录他们的谈话。 TeleStrategies公司总裁杰里·卢卡斯(Jerry Lucas)在今年8月告诉《纽约时报》,这种技术的市场“ 10 年前还不存在”,但现在已经发展到营业额 50 亿美元的规模。该公司是世界情报支持系统展览的主办方。 马奎斯 - 博伊尔是多伦多大学蒙克全球事务学院 (Munk School of Global Affairs) 公民实验室 (Citizen Lab) 的一名安全研究员。在最近的研究中,他说已经发现黑客团队的政府级间谍软件被放在一个微软 Word 格式的附件里,发送给了阿拉伯联合酋长国一名政治活动人士,还被嵌入了一个发在摩洛哥某新闻网站上的链接。 黑客团队财务部门的一名员工说,他不知道马奎斯 - 博伊尔的发现,并说,该公司的高管们在周三不能接受采访。 阿联酋一位活跃的博客作者艾哈迈德·曼苏尔 (Ahmed Mansoor) 是“阿联酋五君子” (U.A.E. Five) 的成员之一。“阿联酋五君子”是阿联酋几名活动人士组成的小团体,团体成员去年曾因批评政府领导人而被捕。今年 7 月,当曼苏尔打开一封可疑电子邮件的微软 Word 格式附件时,其中的间谍软件就安装在了他的电脑里面。该软件可以监控他的每一次按键动作,记录他的密码,社会网络和即时通讯软件的聊天,甚至通过他电脑麦克风的语言谈话。曼苏尔告诉彭博通讯社 (Bloomberg) ,因为这个无心的错误——点开了一封恶意电子邮件的附件,他莫名其妙地遭到了一群不明身份的人殴打。 同样在7月,一条可疑的信息被发布到 Mamkafinch.com 的提交页面上,这是一个摩洛哥新闻网站,一直对摩洛哥政府持批评态度。这条消息由法语发布,其含义大致为,“请不要提到我的名字或我做的任何事情。我不想要任何恶作剧。”此外还有一个链接,如果谁去打开,这个人的设备就会被控制。 马奎斯 - 博伊尔说,他已经发现,电子邮件附件和恶意链接所隐藏的监控软件与黑客团队的示范间谍软件一致。该公司对这种软件的宣传是这样的,“远程控制系统 (Remote Control System) 是一件秘密侦查工具,可用于执法和安保机构的数字化调查。这种窃听软件可以隐藏在目标设备中,提供高效的数据监控和过程控制。” 在曼苏尔的事件中,到今年 8 月份为止,这个用于窃听的间谍软件来自一个服务器,这个服务器注册在阿布扎比的一个邮政信箱,与一家阿联酋集团公司皇家集团 (Royal Group) 的公司总部一致。在 Mamkafinch 网站的事件中,间谍软件由摩洛哥首都拉巴特的一个 IP 地址控制。 记者无法联系上皇家集团公司的高管进行采访。摩洛哥驻纽约领事馆的一名代表也没有回应记者的采访要求。 马奎斯 - 博伊尔的新发现的公布,正好在伽马集团和黑客团队的高管们将在世界情报支持系统展览登台的前一天。周四,伽马集团董事总经理马丁· J ·明奇 (Martin J. Muench) 的讲话题为《政府信息技术入侵:政府实用黑客技术》 (Government I.T. Intrusion: Applied Hacking Techniques Used by Governments) 。在他演讲后,三名黑客团队的高管将介绍他们最新的政府级监视技术。 马奎斯 - 博伊尔说他发布此发现的时机是一次巧合。在本周二的一次采访中他说,“这些公司说,他们只把这种间谍软件出售给政府和情报及执法机关,但重点在于,‘了解你的客户’。” 翻译:林蒙克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