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质思维

从精神分裂走上实质分裂?

根据我的观察,中共恐怕已经不只是精神分裂,而是有可能走上实质分裂。这是从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在中国政坛所出现的不寻常事件得来的结论。 4月19日,李庄“漏罪”案在重庆江北区法院开庭审理。这是毛粉薄熙来在“打黑”以后的乘胜追击。原因是“黑律师”李庄的一年半刑期将满,薄公子心有不甘,因此3月29日重庆市政府就发布消息说,在李庄案宣判后,重庆司法机关接到多起举报,要求追究李庄的其他违法犯罪行为,主要是2008年在上海的一宗辩护案件上。 第一次对李庄判刑时已经被认为是政治力的介入,这次再接再厉,引发法律界的公愤,被谴责为“以违背基本良心道德为逻辑基础”的案子,李庄本人19日为自己辩解时,除了表示记不清细节,还一度情绪失控大骂证人。情况似乎对李庄不利,但是出人意料的是重庆检方却在4月22日撤回起诉。 公诉人声称是辩方提出证据,使检方认定公诉方的证据有疑点云云。但是人们却认为这又有政治力介入,迫使薄熙来让步。事后薄熙来接见香港传媒团时主动谈及此案,刻意表现出印象不深,要他人提醒才讲出“李庄”的名字,并澄清自己没作干预。正是此地无银三十两啊。 4月21日,矗立在天安门广场国家博物馆前的孔子雕像像艾未未那样突然“被失踪”,由于是半夜动工的偷偷摸摸行为,以致有杂志发出“寻人启事”,迫使当局出来解释是被移到馆内。这是不是被“软禁”的意思? 胡锦涛“和谐论”始祖是孔子的“中庸之道”,因此孔子被软禁,似乎是胡锦涛失分。胡锦涛失分可以理解,孔子是“大成至圣先师”,然而天安门城楼上早挂着毛泽东这个“伟大导师”的巨像,一山不容藏二虎,九米五高的孔子雕像如果是象徵“九五之尊”,那么请问毛泽东是老几?中共一向称呼孔子是“孔老二”,怎么可以与毛老大在天安门圣地争锋? 因此让位是肯定的,正如吴邦国在人大会议上所说的“五不搞”中的“不搞指导思想多元化”。毛泽东思想仍是中国的“唯一”。但是这不是完全否定孔子的辅助角色,用孔子的外表,却以毛泽东斗争哲学与人治的内涵来欺骗老百姓与向西方国家渗透,仍旧会继续,甚至加强。 中共9人政治局常委中的“异议人士”温家宝则继续发表奇谈怪论,利用4月底出访东南亚的机会大谈政治改革的必要,但是国内媒体冷藏他的言论,于是温家宝是作秀帮中共“减压”,还是他的确主张改革的争论又起。 然而更精彩的是,同时,香港传统左派的吴康民公布温家宝在中南海接见他的照片,奇就奇在陪同接见与拍照的有温家宝的夫人张蓓莉,这是她首次与温家宝一起亮相,这又意味着什么?吴康民以前长期从事教育工作,形象清廉,温家宝此举当然也要以吴来为自己染色。 上世纪末、本世纪初,朱镕基向江泽民施压,外传不少江泽民爱将贾庆林夫人林幼芳的许多贪污丑闻,包括与大走私贩赖昌星的不可告人关系,以致传说贾庆林与林幼芳离婚以保自己的清白。 而这些年来,则盛传张蓓莉的贪污丑闻,也盛传温家宝与她离婚。最近更传张蓓莉涉及铁道部长刘志军的重大贪污案中。因此温家宝此举似有“自清”的意思。 然而香港的中共党报也冷却这场会见,更把照片中的张蓓莉隐去,否定温家宝想要表达出来的意思。 而清华建校百年,新校友胡锦涛去了以后,老校友朱镕基又去,好像在唱对台,还破戒高谈阔论,这又是什么意思? 4月28日,中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发表“以包容心对待异质思维”的文章引发外界的好奇,但是由于没有其他文章附和,因此可见它本身就是“异质”文章,不是中共宣传机器成批生产出来的产品。但是它本身也含糊其词,不但艾未未可以是“异质思维”,温家宝在中共高层是否也是“异质思维”? 甚至在文革结束30多年后,薄熙来还想恢复文革的红色恐怖,难道不也是“异质思维”吗?因此党报的这篇文章可以“放诸四海而皆准”,倒有点像毛泽东思想而失去它的真正意义? 由于中共政坛出现这些异象,搞不清是东风压倒西风,还是西风压倒东风,因此我怀疑中共内部的东南西北风实际上已经在开始肢解中共了。而人民群众则再度发出对毛泽东鞭尸的吼声,真是火上加油。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林保华所做的评论)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Chat about this story w/ Talkita

阅读更多

《人民日报》为何突然转向为人民说话?

温家宝总理上任以来,他的很多为人民说话的声音都被媒体和谐掉了,以至一个政府总理的声音很微弱,很边缘,也常常被迫出口转内销。人民很难知道他的真实想法,人民也很难知道他的价值观,因而也常常没有细细地去品味他的话。 …

阅读更多

中国: 人民日报谈包容 外热内冷

中国官方刊物《人民日报》28日突然刊登评论部文章,用「以包容心对待『异质思维』」为题,呼吁以包容心态对待不同声音,有关文章在中国加强打压维权人士和异见人士之际刊出,香港议论纷纷,时事评论员林和立认为,这只是中国缓兵之计,以纾缓西方的不满声音,中国内地人不会重视。 事实上,有关文章在中国内地的反应出奇地冷淡,连《人民日报》强国论坛在文章发出整整一天,只有两个持否定和质疑态度的跟贴,文章的阅读人次亦只有一百余人。 惹起香港窃窃私议的文章开宗明义指出,中国已经从千人一面发展到丰富多元的时代,而多元表达难免会有「异质思维」,这时,各方应理性平和讨论,但遗憾的是,一些人在讨论中容不下异见,相互对骂、攻讦,动辄给对方扣上吓人的帽子,「搞起了『诽谤定罪』,甚至以权力意志压制不同声音。」 评论不点名引述法国思想家伏尔泰的表达自由注脚:「我不同意你的看法,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指这是自信的表现。那种「不同即敌对」的思维模式,是狭隘虚弱的表现,无助于社会和谐的构建。故此,各方应以包容心对待「异质思维」,透过交流化解矛盾和协调立场,达成共识。而手握权力的执政者尤其需要这种「包容」,否则会导致寃案。 全文1189字的评论又说,执政者不应害怕别人批评,而批评虽或有错,甚至偏激,但只要是善意、合法和没有影响秩序,都应包容,而不能主观地视之为「对着干」。这样才是尊重公民的表达权,亦可提高执政水平。 文章更引述已故领导人邓小平说:「七嘴八舌并不可怕,最可怕的是鸦雀无声」,所以中央领导强调「创造条件让人民批评监督政府」。 时事评论员琳和立接受本台访问时指出,《人民日报》的评论与总理温家宝在马来西亚指中国须要政治改革的言论,目的都是希望西方相信,中国共产党内仍有支持改革的自由派,以便西方的「中国通」可以免为中国自由派添烦添乱为借口,消减批评中国的声音,甚至鼓吹继续与中国沟通、结盟。但事实上,中国没有所谓改革派。 他续称,温家宝的言论只是为自己在历史上留名,中国内地人对温营造的假象,已经不感兴趣。   关键词 媒体

阅读更多
  • 1
  • 2

404新闻博物馆(最新)

2020 年终专题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