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制堕胎

All

Latest

中国日报|卫计委:全国符合两孩政策、拟生育、需要取出宫内节育器的妇女人数约1800万

原标题:卫计委:全国符合两孩政策、拟生育、需要取出宫内节育器的妇女人数约1800万 中国日报北京12月12日电(记者单娟 王晓东)国家卫生计生委在12月12日下午召开的例行发布会上透露,为促进全面二孩政策的落地和实施,各地免费为符合条件的育龄妇女免费提供优质的取出宫内节育器手术服务。 据测算,全国符合两孩政策、拟生育、需要取出宫内节育器的妇女人数约1800万,将主要在近3年左右接受服务。...

自由亚洲 | 陈光诚:遗害无穷的中国暴力计生

中共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宣布将终止“一胎化”政策,实行一对夫妻可以生育两个孩子的政策后,国内外各大媒体都纷纷报道此事。社交媒体也很关注这一话题。说明这一问题的重要性。35年的暴力计划生育问题给中国人们带来了百害而无一利的严重问题。通过多年来国内外朋友们的努力, 才有了今天的将要废除一胎化的说法。这与我们要求尊重我们的生育权,党不要再继续控制我们的人体,完全废除计划生育的目标还很远。中国的计划生育从一开始就是靠暴力强迫推行的,这一点深受其害的民众应该体会很深。从“一胎化”政策到“二胎化”政策只是稍微放宽幅度而已。但很多人突然觉得好像中国一下子解决了计划生育这一问题。其实不然,党控制人口的暴力,野蛮的手段依然存在,并未改变。作为公职人员,为了保住自己的饭碗与职位,很多人不得不屈从这一恶政。因为中共规定违反“一胎化”政策者将被开除,失去公职和原有的社会地位,丢掉工作成为庶民甚至会加入无业游民行列。相对民众来说,公务员的优厚待遇,是多数人不愿放弃的。因而, 大多数公务员只好放弃自己再次生儿育女的权利。而对占中国人口绝大多数的普通民众而言,连自古以来“二亩地,一头牛,老婆孩子热炕头”的农民理想都成为遥不可及的奢望,那是封建王朝之下民众才有的权利和生活状态。在中共治下,土地是“国家”的,孩子要几个由党计划,一般民众除了作劳动力,或许拥有一头牛,有老婆,未被强拆者还有个热炕头之外,其它属于自己的就实在太有限了。 因此,他们的命脉也不像公职人员那样直接被当权者控制着。故中共选择靠暴力强迫这一大部分人遵守他的“一胎化“反人性的政策。于是,相应的有了:“当扎不扎,拆房揭瓦。当流不流,扒房牵牛”、“宁可血流成河,不可超生一个”、“宁添十座坟,不添一个人”的口号。在党委直接领导下,组成从十几人到几十人的小分队,不分昼夜到处抓人。敲门撬锁,半夜翻墙入室,展开了一波又一波运动。只要找到当事人,不容分说,强行拉到“计生服务站”做强制堕胎。抓不到当事人就株连抓捕他们的家人,亲戚甚至邻居。把他们关在黑监狱进行殴打酷刑,逼他们说出当事人的下落。美其名曰“法律学习班”还逼他们每天缴纳所谓的“学习费”。为了躲避抓捕,民众晚上不得不躲在田间睡觉。更有甚者,山东冠县1991年,竟然实行了“百日无孩”的计划。为了达标,不管是否是“超生者”,一律强制堕胎,百日内不准一个孩子出生。几十年暴力计生的危害是无穷的,当然无论过去现在和将来这些债都要由这个社会来买单。首先,暴力计生颠覆了传统天理观念。使得社会不再那么尊重生命,当权者甚至视生命为草芥。权力、暴力取代了天理、人伦。自私与利益代替了责任与良知。其次,离间亲人的感情,利用、煽动民众间的仇恨。中共计生部门通过奖励举报者的形式,让民众相互监督,互相举报,被举报者除缴纳罚款外,还要承担举报者的奖金。计生委坐收渔翁之利。这使得社会信任危机,谁也不相信谁,谁也不敢相信谁。甚至直接照搬了监狱的“连组连号”管理犯人的做法,让邻里间互相作保。还有,造成社会生育率严重低于正常社会的自然更替水平。即使现在中国所有育龄妇女全部生育二胎,出生率也依然低于正常的自然更替水平,即每个妇女不少于2.1个孩子的标准。可见,即使放开二胎,社会老龄化也仍在继续加剧。即使彻底取消计划生育,恐怕也要几十年才能回复到正常平衡的状态。还有男女性别比例失调问题、孩子在独生子女的环境中成长,形成的心理、人格上的问题;诸多的家庭问题;妇女身心被伤害问题等等,都埋下了太多隐患。总之,现在我们听到的还只是中共喉舌的一个说法,并未进入实施阶段,也就是说,不要听他说什么,还要看他做什么。即使将来法律从“一胎化”改到“二胎化”,也会依然要求育龄夫妇每三个月进站,检查是否怀孕,超出者依然会被做强制堕胎手术。庞大的计生利益系统仍然存在。公民的生育权依然被中共当权者控制着。只要你超越了中共事先设定的界限,一切加之于人身心、践踏人天赋权利的罪恶就会依然肆虐如故。我们仍须继续努力,直至彻底废除中国反人性的暴力计划生育。(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自由亚洲|专家认为,中国大陆2020年或全面爆发“光棍危机”

中国大陆面临严重的男女性别比例失衡问题,适婚男性人口比女性多出数千万。有中国人口学者认为,中国大陆的“光棍”危机可能于2020年全面爆发,届时中国单身男将数以千万计,将造成严重的社会问题。 中国《第一财经日报》9月30日报道,根据中国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2014年末,中国大陆男性人口将达7亿多,比女性多3376万。1980年后出生的非婚人口男女比例为136:100,1970后出生的非婚人口男女比高达206:100,男女比例严重失衡。报道认为,中国大陆人口性别比失衡的根本原因 是出生性别比失衡。正常情况下,出生性别比一般介于103和107之间,每出生100个女婴,相应有103至107个男婴。中国大陆的出生性别比1980 年代之前基本正常,1982年为107:100,之后迅速攀升,1990年达到111.3;2000年升至116.9;2004年高达121.18。2008年以来徘徊在117左右高位。

七月孕妇被强制堕胎事件引中国民众人权意识的觉醒

原文发表于    荷兰在线   http://www.rnw.nl/chinese/article/720347 近两天中国的互联网上流传着一组可谓“惨绝人寰”的照片:一位精疲力竭的年轻女子披头散发地瘫倒在医院的床上,在她的身边放着一具已经完全成形的胎儿的遗体。这是陕西安康的一名怀孕7个月的孕妇被当地计生部门强制堕胎后的情形。这一消息传开后在网上激起了一片愤怒之声,很多网民在评论时直截了当地提到了 “人权”二字。 谈到一直以来都备受国际社会诟病的中国人权问题,无论是异见人士遭打压、折磨和囚禁,还是游行示威被镇压,对很多中国老百姓来说距离他们的日常生活都过于“遥远”,也往往显得过于“抽象”。然而在面对上述这样一组照片的时候,大部分普通人的道德底线也被冲破了。谁周围没有满怀希望、期待着新生儿降临的准父母们?谁周围没有人有妻子儿女?生命权,作为一种最基本、最重要的人权,在这里都得不到最基本的保障,那还谈何其他人权? 曝光 中国的计划生育政策实行30多年来,这样的强制妊娠后期产妇堕胎事件其实早已屡见不鲜。前不久向美国申请庇护、引发中美外交风波的中国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就是因揭露计划生育政策真相和大规模强制堕胎的政府行为而遭到当局的长期迫害。然而和以往不同的是,如今互联网、尤其是微博这样的社交媒体的流行,使得这样发生在社会底层的惨剧能够得以很快的曝光,而相关的讨论和民意也能得到很快地传播。 法律规定 就在该事件在网络上引起强烈反响的时候,事发当地的 镇坪县人口和计划生育局在其官网回复称,根据相关计生条例的规定,该孕妇“属政策外怀孕,不能再生育二孩,应当依法终止妊娠。通过该镇干部反复做思想疏导工作,该孕妇同意落实终止妊娠术,于6月2日15时40分左右在陕西省镇坪县医院接受了终止妊娠术。” 地方当局在这里说称的“依法”到底依的是什么法?对于堕胎,中国并没有全国性的法律对此作出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口与计划生育法》也没有对强制堕胎和怀孕多少周内允许堕胎进行明文规定,只是写道:“各级人民政府及其工作人员在推行计划生育工作中应该严格依法行政,文明执法,不得侵犯公民的合法权益”,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在计划生育工作中如“侵犯公民人身权、财产权和其他合法权益的”,“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尚不构成犯罪的,依法给予行政处分”。 另外,也有少数地方政府的法规为了避免人们选择性终止妊娠导致男女比例失调有相关的规定。如哈尔滨市政府规定,怀孕14周以上做人工流产要经过行政审批;《贵阳市禁止选择性终止妊娠规定》规定,除一些特殊情形之外,禁止为怀孕14周以上的妇女施行人工流产。而在实践中,对于所谓的“计划外怀孕”,则常出现政府部门对孕妇强制堕胎的事情,且不管胎儿大。 《环球时报》 中国官煤《环球日报》本周三也发表名为《大月份堕胎应当坚决制止》的文章对这一事件进行了回应。该报写道:“怀孕6个月以上就属于‘大月份妊娠’,国家政策明确禁止引产。安康这件事如果属实,属于严重违反政策,应当受到谴责。”该报还试图在“强制堕胎”和政府的计划生育政策间划清界限,“一是一二是二,大月份堕胎应当谴责并坚决制止,同时这种谴责不应针对整个计划生育政策。计生使今天的中国少了4亿多人口,它正在有序调整,并面临中国人口老龄化等新情况的考验。” 对于《环球时报》的这篇社评,很多网友并不买账。“光是谴责就可以了吗,就能平息民愤吗?是不是应该受到党纪政绩的处罚,是不是应该追究当事者的刑事责任?”一名微博网友写出了很多人的心声。更多网友写道:“这是故意杀人!” 害穷人的命 前段时间网上有种说法称:“计划生育就是小康家庭的财,害穷人的命”。一方面,在大城市和富裕地区,计划生育政策多采用的是剥夺工作或罚款的办法对超生者进行惩罚,很少采用强制堕胎的做法。对于那些富人,计划生育政策则往往根本起不到约束作用。他们或支付得起巨额罚款,或可以赴境外或香港生子。而另一方面,在边远贫困地区和农村,超生家庭因付不起罚款,孕妇被拉去强制堕胎的事情时有发生,这次发生在陕西安康的事件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从《环球时报》此次事件作出的迅速回应可以看出,中国官方也害怕在今天信息如此发达的年代,这样一起极端事件会引起全民对政府政策和执政手段的谴责和反抗,以及老百姓人权意识的觉醒。 

下一个临沂公安?安康警务微博账号遭围观

拥有17万粉丝的记者@王思璟 在新浪微博贴出了安康镇政府和受害孕妇弟弟的短信,而由于该条微博提及了@安康警务,使得不少网友纷纷到@安康警务 的账号下留言,其目前最新的两条微博都已收到大量质问和指责的评论。这不禁让人想到了今年2月份时@临沂公安 的新浪微博账号因遭网友围观声援陈光诚而被迫删除所有微博的事件。@安康警务 会成为下一个@临沂公安 吗?

杨支柱 | 新快报:田亮赴港生二胎是“违法生育”吗?

2012-04-21 08:53:23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计划生育  |  浏览 12295 次  |  评论 14 条 日期:[2012-04-21]  版次:[B22]   版名:[意见周刊·专栏]     ■杨支柱   2012年4月18日人民日报发表就“田亮超生”事件对陕西省计生委的采访,被众多网络媒体和报纸转载。陕西省计生委称田亮夫妇赴港生二胎涉嫌“违法生育”,“只要孩子回到内地在两年内住满18个月”就得缴纳“社会抚养费”。笔者认为这个说法既是错误的,也是自相矛盾的。   《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第三十七条规定,“香港居民的婚姻自由和自愿生育的权利受法律保护。”第四十一条规定,“在香港特别行政区境内的香港居民以外的其他人,依法享有本章规定的香港居民的权利和自由。”这意味着任何人在香港都享有“自愿生育的权利”。   《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1990年4月4日第七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通过,自1997年7月1日起施行,是国家法律而非香港地方立法,因此不存在地方立法与国家法律相冲突而无效的问题,相反应该根据特别法优于普通法适用的原则优先适用。   其实不只是在香港生育第二胎,就是在内地生育第八胎,也是合法生育。自2002年9月1日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口和计划生育法》规定“提倡一对夫妻生育一个孩子”,改“准生证”、“超生罚款”为“生育服务证”、“社会抚养费”,并且在起草说明中将“社会抚养费”解释为补偿性的收费,而非惩罚性的罚款,通篇找不到“违法生育”一词。国务院《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办法》同样通篇找不到“违法生育”一词。合理的解释只能是:生育在中国内地跟在世界上任何其他地方一样是自由的,不同的是在中国内地生孩子需要缴纳“社会抚养费”来补偿孩子享受各种儿童福利给财政增加的负担,但获得了“生育服务证”这种优惠卷的除外。   为什么不能把无证生育规定为违法生育呢?这是由生育行为的特性决定的。   把无证生育看成违法行为,那么这个违法行为到底是丈夫和妻子共同违法,还是产妇和医院共同违法?我看生育是产妇和医院的共同行为呀!医院帮助产妇违法,应该怎么惩罚?如果医院拒绝帮助产妇违法,导致母婴双亡,医院要不要承担责任?   把无证生育看成违法行为,那么人人都可以而且道德上应该同违法行为做斗争,都可以而且应该阻止违法结果的产生,强制堕胎的私刑将戴上正当防卫的桂冠遍地开花、人人可为,这是一个多么恐怖的世界。   如果把无证生育看成违法行为而又不允许强制堕胎,那么预防非法怀孕就不可避免,公民隐秘的夫妻生活将处于政府严格监控之下。   把无证生育看成违法行为,无证生育的孩子就成了“违法所得”。“违法所得”应该让违法者保留吗?为了维护法律的尊严,是不是应该销毁或没收?   收“社会抚养费”,就不可能是“违法生育”。违法行为只能惩罚,不能收费。凡是政府收费或收税的行为,本身都是合法行为。政府不是收保护费的强盗或受贿的贪官,不能拿了钱就放任违法行为。      既然“社会抚养费”是补偿性的收费,那么就应该像收水、电、煤气费一样,用多少收多少,不用不收。至于一部分公民被征收“社会抚养费”而另一部分不收导致的不平等,还有被征收“社会抚养费”对公民纳税的道德义务的消解,那是立法问题,不是正确适用法律能够解决的。(此段报纸版删了)   既然“社会抚养费”是补偿性的收费,那么赴港生二胎回内地定居或两年内在内地生活满18个月收取“社会抚养费”的做法就是可疑的。真正应该付费的资源不是空气、阳光一类猪狗都可以享用的资源,也不是食物、衣服等父母已经付费的资源,而只能是儿童福利,然而享受内地的儿童福利是以有内地户口甚至当地户口为前提的,港籍或外籍孩子根本就不可能享受这些福利!国家计生委也没有权力命令卫生、教育等部门一视同仁地为居住在中国内地境内的孩子提供各种儿童福利。国家人口计生委《对浙江省人口计生委关于中国内地居民在境外生育第一个子女是否计算子女数问题的复函》跟《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口和计划生育法》对“社会抚养费”的补偿性收费定位是冲突的,一个对浙江省计生委的“复函”成为陕西省区、县计生委征收“社会抚养费”的依据也让人疑惑。   最后,向在港台或外国“无证生育”的父母收取“社会抚养费”也几乎是不可能的,这么做唯一的作用就是把有钱、有能力的中国人赶到海外去。同样是不享受内地陆儿童福利的港籍、外籍孩子,父母是中国人就要缴纳高额“社会抚养费”,是外国人就不用缴纳,叫人情何以堪?

德国之声 | 美国一人权委员会公布朝鲜政治犯调查报告

据美联社报道,位于美国的一个朝鲜人权观察委员会公布的一份调查报告显示,朝鲜国内超过15万政治犯被关押在效仿前苏联古拉格群岛建立起的劳改营。这份报告基于对60名曾经遭关押的朝鲜政治犯及监狱看守的采访书写而成。报告中记录了一些家庭,包括儿童在内的所有家庭成员被关押在劳改营遭受迫害的细节,以及中国遣返的女性北逃者在朝鲜监狱中被强制堕胎等内容。

杨支柱 | 适度早婚有利于减缓性别失衡

2012-03-31 08:41:09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计划生育  |  浏览 156224 次  |  评论 2 条   杨支柱   据人民日报 2012 年 3 月 29 日《我国出生性别比首次“三连降”》一文报道,我国出生人口性别比由 2009 年的 119.45 ,降到 2010 年的 117.94 ,再到 2011 年的 117.78 , 30 余年来首次出现“三连降”。报道认为需要通过加强打击“两非”(“非法的胎儿性别鉴定”和“非法的性别选择性堕胎”)和提高女性地位来继续降低出生人口性别比。 长期以来我国主流舆论一直把出生人口性别比失衡的问题归结为将来的适婚男女比例失衡,这篇报道也不例外:“根据国家统计局人口统计资料推算,目前我国 19 岁以下年龄段出生性别比严重失衡。到 2020 年,中国处于婚龄的男性人数将比女性多出 2400 万,届时将有上千万‘剩男’面临‘娶妻难’。”此前有学者估算过,到 2030 年我国处于婚龄的男性人数将比女性将多出 4000 万左右。 只有极少数学者提到,作为性别比失衡直接原因的性别选择堕胎反映了严重的人权问题:大量大月份堕胎,其中被堕掉的女胎比男胎多出数千万,这些胎儿如果不被堕掉当然会成为人类的一员,他们潜在的生命权被剥夺难道不比男人娶不着媳妇更加悲惨? 一些女人甚至因大量女胎被杀害而沾沾自喜,鼓吹男多女少有利于提高女性的社会地位和家庭地位。这说明计生理论不但使得其信奉者丧尽天良,也使他们变得弱智。“物以稀为贵”是事实,但再贵的物也还是物,不是人。越贵越不安全,你可能被盗窃、被抢劫、被强奸、被轮奸;你的老公“怀璧其罪”,可能因为娶了你而被垂涎三尺的男人杀死。“人以稀为贵”可能吗?脑残的人相对于正常人是少数,破产的人相对于未破产的人是少数,独裁者萨达姆、卡扎菲更是少数,他们因为少了就变得珍贵了?根据这种丧尽天良的弱智理论,一个被外敌入侵的民族,是不是也应该庆幸更多的同胞被杀害?更多的同胞被杀害确实可以减少奴隶的数量,提高奴隶的价格! 而性别选择性堕胎的原因,人口学界几乎公认是性别偏好的观念、生育控制对通过多生获得所需性别的孩子的否定和医学技术进步(特别是“ B 超”普及)的共同作用。其中性别偏好观念的改变即使可能也非短期内所能奏效,又不能拒绝利用现代医学技术;真正能起作用的措施,只能是取消生育数量限制(以我国目前育龄妇女的超低生育意愿,取消生育限制也不可能使生育率恢复到世代更替水平)和彻底禁止性别选择堕胎。 取消生育数量限制将从三个方面改善性别比:首先,可以通过多生获得所需性别的孩子,削弱了性别选择堕胎的动机;其次,即使做性别选择获得男孩的还是一样多,但由于出生人口总量增加,性别比也会有所降低;再次,农村生了一个男孩不许再生的,其中多数人更愿意生个女儿,取消生育控制可以帮他们把生女儿的梦想变成现实。 所谓打击“两非”,其实打击“非法的胎儿性别鉴定”是很难的,因为并不存在什么专门的性别鉴定,胎儿足够大时只要孕妇做“ B 超”检查,医师不可能不知道胎儿性别。知道而不告知孕妇在法理上很难讲得通——这会侵犯孕妇对自己身体状况的知情权。关键是这种告知只要在孕妇询问时使个眼色就成,在形成行业习惯的情况下甚至单纯的沉默都可以。国家总不该强迫医师说谎或规定一个“使眼色罪”吧? 我国治理出生人口性别比三十年来首次取得“三连降”的成绩,应该归功于禁止怀孕 14 周以上的性别选择堕胎。但是目前这种禁止是不彻底的,仅仅局限于“有证怀孕”。“无证怀孕”的,计生行政部门想方设法动员、逼迫孕妇去堕胎,强制堕胎也时有耳闻,才不管胎儿是男是女。我国出生性别比第一胎就明显高于正常水平,并且随胎次明显上升。第三胎几乎都是“无证怀孕”的,第二胎也有一部分是“无证怀孕”的,这些农村孕妇发现是女胎就跟计生干部去采取“补救措施”,是男胎就躲起来生。东躲西藏也是有成本的,生出来后还要支付巨额“社会抚养费”,这些没有男孩并特别想要男孩的父母不愿意为生个女儿支付如此成本。在生育数量限制取消以前,唯一能够有效降低性别比的手段,就是不能有证、无证一律禁止怀孕 12 周以上的堕胎(继续孕育危及孕妇生命或胎儿残疾特别严重经过批准的例外),并免除所有女儿户的“社会抚养费”。 一胎主义者李小平居然根据出生性别比随胎次上升的事实,得出应该一律一胎化、彻底消灭二胎的结论。他看不到性别选择无论发生在第一胎、第二胎还是第三胎上,对于一个具体家庭来说都是发生在最后一胎;因为最后一胎不选择,就再也不可能获得自己所倾心的性别的孩子了。一律一胎化意味着把所有的第一胎都变成了最后一胎,这会迫使对孩子有强烈性别偏好的人在第一胎就做出性别选择,而整个国家第一胎的总量显然大于第二胎,第二胎的总量显然大于第三胎。李小平如此肤浅的谬论居然能被程恩富、余斌教授采纳,说明一个人坏了良心是可能降低智商的。 虽然主流舆论把性别比失衡的问题归结为适婚男人娶不着媳妇,但是人们对这一问题的严峻性还是缺乏充分的认识,也没有人去研究解决的对策。我认为到 2030 年我国处于婚龄的男性人数将比女性将远不止多出 4000 万,如果国家不采取措施或采取的措施不当甚至翻番都有可能。第一个原因是男女结婚年龄不同,女方平均比男方小两三岁,而在出生人口持续下降的背景下低年龄组的女孩人数更少。第二个原因是到 2030 年我国的人口年龄结构已重度老龄化,养老负担沉重,经济萧条,邻国女性嫁给我国男性的可能性大大降低;而我国女性受到养老负担沉重和不安全感加剧(青壮年人口高性别比下这是不可避免的)的影响,外嫁的动力大大增强。 解决之法大概只有降低我国的法定结婚年龄,并不断提醒年轻男人将来婚配的严峻形势。 18 岁的男人不少愿意娶 20 岁的姑娘,但是 35 岁的男人很少愿意娶 35 岁的媳妇。适度早婚可以降低男女结婚年龄差对性别比失衡的加剧。适度早婚的另一个好处是趁着我国现在养老负担不重,对更加贫穷的邻国女青年还有一定的吸引力,赶紧娶一批外国媳妇回来。   2012 年 3 月 31 日新快报,发表时有删节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