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晓

徐晓:幸存者的不幸

这是一个解不开的情结。只有经历过这种内心折磨的人才知道,那就像是一种除不了根的慢性病,它不影响你吃,不影响你睡,也不影响你工作。你不会疼得呻吟,也不会弱得喘息,但是它存在着,若即若离地、时隐时现地存在着,让人不得安宁。
  
我的困惑在于:人,究竟能在怎样的意义和程度上对自己的行为负责;我,在这一事件中应该承担怎样的责任。
  
即使想明白了,我又能做什么呢?事实上谁也无力偿付别人付出的代价,无法分担别人所承受的不幸。我惟一能做的是:不放弃内疚和自责,像牟志京,像杨健。

阅读更多

徐晓:在《今天》杂志四十周年纪念会上的发言

作者: 徐晓   来源:布谷在歌唱 (感谢徐晓老师授权发表这篇演讲,文章虽短,但力透纸背,充满洞见和自我批判的勇气。) 四十年,几乎是每个人一生中最有效的全部时间。在这期间,我们送走了赵一凡、顾城、周郿英、史铁生、刘羽、刘迪、陶家楷、张枣、甘铁生,就在今天上午,又为诗人孟浪送行。他们的离世给我们留下难以平复的伤痛。在此,首先让我们一起向我们的兄弟和朋友致以最深情的哀悼! 徐晓老师在发言...

阅读更多

东网|非韩:无产阶级的政治不好玩

最近中国的这一波抓捕,让一些原本被认为是安全的人也入了狱,也让人感受到了新极权的寒意。在此背景之下,许多人开始重新解读游戏规则,核心就是缺乏安全感,最近看到的两篇文章《作家徐晓被捕知识界陷不确定季节》和《做个正常人》都提到不确定性和界限的模糊,即极权之下安全感的缺乏。

阅读更多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