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审查

All

Latest

武汉 · 人间 | 对抗审查的疫区求助信息记录

一月二十九日超级话题创建成功,二月三日官方发现, 二月四日实施控制, 微博数量由三千多下跌到一百四十二条。 现话题内最早的微博发帖日只到二月三日, 故无法证实或证伪, 欢迎大家出谋划策, 收集到二月三日前的求助信息。

Matters|米米亚娜:米米炸号记

从我炸号开始到能够(暂时)使用微信,已经过去半个多月了,不可思议的是它给我带来了如此多的摩擦。失去联系人、失去大量生活记录只是个开始,随之而来的时间、精力的消耗简直令人心力交瘁。更多的创伤体验则来自于普遍意义上傲慢的权力为所欲为却不付出任何代价,以至于更多人不得不将自己宝贵的生命一遍遍投入这荒诞程序中的屈辱感。 我无法忍受让这种无意义的经验存在于我的生命里,任凭它不断腐蚀我的力气,所以我必须写下来,作为一种反击。 在整个过程中,我也看到了更多人在不断反击,从“微信封号”的超话,到两次“我要言论自由”、“我要求言论自由”社交媒体运动的发起——有一个据说是上海的姑娘上街举了牌,还有多个学者、公民团体为争取言论自由发起联署。而这也引发了海外联动,我看到有外媒的记者在做疫情期间微信封号的调查,公民力量也启动了针对腾讯公司的集体诉讼。 反击可能会招来更多的打压,这次的炸号,不就是我长久以来一次次挑战言论边界的后果吗?可是打压也会酝酿下一次反击。绞索不是一下子收紧的,如果无法拓宽言论的边界,起码我们让它在收紧时遇到多一点阻力,再多一点吧。

【网络民议】微信再现大规模封号

CDT编者按:近几日微信以“传播恶意谣言”为由大规模封号,导致很多受害用户聚集在微博上诉苦喊冤。他们创建了一个“微信封号”的超话,里面有近四百个帖子,很多人讲述了最近自己在突然被封号后的惨重损失,他们丢失了七八年来大量生活记录和工作、生活中累积的人脉,在疫情期间无法正常得知消息,生活十分不便,这使得不少人陷入了悲伤、愤怒和抑郁的情绪中。本超话一度登上超话社会类话题榜首,但截至目前为止,微博平台上的“微信封号”超话话题已经被删除。

【立此存照】丁香医生“恳请大家不再沉默” 文章被微信禁止分享

CDT编者按:北京民航医院医生杨文被患者家属杀害后,微信公众号“丁香医生”2019年12月28日发表文章《这一次,恳请大家不再沉默》,但随后文章被微信禁止分享。2019 年 12 月 24 日是平安夜,人们沉浸在祥和快乐的节日氛围中。一位医生,却倒在了自己的工作岗位上。她叫杨文,是北京民航总院的副主任医师。据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下属公众号「RUC 新闻坊」统计,仅 2009~2018 年的十年间,中国大陆媒体共报道过 295 起伤医事件,362 名医护人员受伤。2001 年以来,至少有 50 位医务工作者因为暴力伤医事件而失去生命。如果「医生」成了一种高危职业,如果「救人」要以生命为代价,那么不远的未来,也许将没有人愿意把「治病救人」作为自己的人生理想。

【图说天朝】微信上讨论《当代政治与经济》被封群

12月15日,网传一则“微信申诉图”,自称是传播专业大学生的网友,因在微信上和组员讨论《当代政治与经济》触发关键词而遭到封禁。作者自称“怀着爱国热情”,进行正常的教学讨论,质问腾讯为何“不去封禁真正危害国家安全的内容”。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