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头之患

All

Latest

东方头条|十五个省市区网信办主任首次集中亮相

一年以来,随着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中央网信办的成立,各省、市、自治区网信办逐渐升格为正厅级机构。这个新成立的体系,构成了中国网络的幕后管理系统,他们决定着这个国家网络所呈现给大家的状态,一定程度上通过信息构建了大众对周遭世界的认识。他们是谁?他们在干什么?近期,中央网信办主管的学术期刊《网络传播》陆续对15个省一级网信办的主任进行了访谈,鹿鸣君将这些访谈摘出精要,并重拟标题,与诸君分享。

华夏文摘|歪脖子树:斥网络空间主权论

普天之下、率土之滨,凡上网者皆为网民。网络世界人不到而心灵至。大家以文会友,高谈阔论,才思共享,异见各持。 网络是精彩的新兴人类文明。 “网络自由”本质是“言论自由”、“通讯自由”。属于基本的人权。 根据“联合国人权宣言”第19条:人人有权享有主张和发表意见的自由;此项权利包括持有主张而不受干涉的自由,和通过任何媒介和不论国界寻求、接受和传递消息和思想的自由。...

博讯|习近平2012年14天神隐秘闻终解密

习近平在2012年9月1日出席中央党校秋季学期开学典礼并讲话后,就从公众视野中消失。9月5日,习近平罕见取消了与美国国务卿希拉蕊会面的原定行程;同时还取消了和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以及俄罗斯代表团的会面。而后原本称习近平将于9月10日公开会见到访的丹麦女首相,当天他并未出现,其行踪让外界更加高度关注。之后,习近平去向立即成为全球追踪的焦点,各种“谣言”、放风、猜测纷纷出笼。至今为止习近平的14天神隐仍然是个迷。...

【异闻观止】解放军报 | 与看不见的敌人争夺制脑权

近期,一本名为《制脑权》的书引起人们关注。书中分析,未来的战争,很可能是网络媒体之间的战争,是意识形态领域的战争,是认知空间上的战争。这也提醒我们,只有学会同“看不见的敌人”过招,打好网上舆论斗争的主动仗,才能争得话语权,赢得制脑权,最终夺得制胜权。...

法广 | 习近平8.19讲话传达版:互联网亡党亡国

大陆最近几个月来发起的网络打谣运动,内地著名历史学者章立帆以“网络反右”来形容这场类似1957年毛泽东所发起的极左政治整风。在现代版的反右运动下,司法部门匆匆制订网络入罪新规条,谣言被点击5000次或被转发500次,即可刑拘;互联网则掀起大整风,一个又一个在微博指点江山、议事论政、批评政府的大V(微博名人),相继以多种“罪名”被捕,被捕者包括王功权及薛蛮子等著名网络名人。 报导指,网传讲话是今年8月19日习近平在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的讲话记绿,据称是中共内部的传达版本。北京独立学者高瑜指,传达版本经中共中央办公厅整理过,不会太出格,但据她所知,习的讲话原版比传达版更具火药味,露出其极左的真面目。 报道指,习近平讲话长逾1.5万字,针对思想意识形态高谈阔论,除司空见惯大道理和“党八股”之外,全篇讲话杀气腾腾。习怒斥党内自由主义泛滥,党员干部精神空虚,“不问苍生问鬼神”,热衷算命看相、求神拜佛;把配偶子女移民到国外、钱存国外留后路,随时准备跳船。 报导指,讲话内容最令人震撼部分是习近平把火头指向互联网,指互联网已成舆论斗争主战场,是中共面临的“最大变量”、“心头之患”,指西方一直想用互联网扳倒中国。根据网传的8.19讲话传达版本,习说:“在互联网这个战场上,我们能否顶得住、打得赢,直接关系我国意识形态安全和政权安全。” 传达版虽未见“互联网为亡党亡国的大敌”的字眼,但报导引述内地知情者指,习讲话时确实用了这样字眼,表述对互联网的恐惧。 习近平又指普世价值是敌对势力挂羊头卖狗肉,跟中共争阵地、争人心最终推翻中共的阴谋,如任由其大行其道,势搞乱党心,危及中共政权安全。他吁全党“要敢抓敢管,敢于亮剑”、“主动出击,抢夺阵地”;“决不让这些人舒舒服服造谣生事、浑水摸鱼、煽风点火、信口雌黄”;对恶意攻击中共领导、歪曲党史、国史言论,“决不能提供空间、提供方便”。 报导进一步指出,习近平还大肆妖魔化美国和西方,指西方媒体戴有色眼镜看中共,“好事也往坏处引”,攻击中共的体制制度,老拿中国经济、食品、人权、治安、贪污腐败“借题发挥,小题大做”;他反问党媒“我们为什么要对他们客气留情?”、“必须要平衡,要他们来平衡是不可能的,得我们自己做!” 报导引述北京《中国改革》杂志社前社长李伟东指,习的8.19讲话精神与世界文明背道而驰,如此下去中国前途堪忧。北京政治学者陈子明说,习正率领中共开历史倒车,仿佛回到1957年反右。陈认为,习近平的极左思维,源于其血液中充满毛泽东基因,与已倒台的薄熙来一样,是毛的孝子贤孙。 在8.19的讲话传达版中,习近平又说:“西方标榜新闻自由,其实也有意识形态底线,有利益和政党倾向,没有完全独立的媒体。”

纽约时报 | 中国食品在欧洲麻烦不断

MARK MCDONALD 报道 2012年10月24日 香港——塞浦路斯的检查员在冷冻鱿鱼中检查出了砒霜。意大利人在通心粉中发现了蛆。运往丹麦的南瓜籽中混有玻璃碎片,而由于伪造文件问题,西班牙监管方拦下一批冷冻鸭肉。中国向欧洲的食品出口经历了十分艰难的一年。 但至少德国的孩子又能吃来自中国的草莓了。 最近,德国柏林和其他四个州数百所学校的1.1万名学生出现食物中毒。进口自中国的冷冻草莓引发了这场诺瓦克病毒的大爆发,食用者出现严重的腹泻和呕吐症状,30人被送进医院。但不久德国卫生部门就解除了警报。 经过调查,德国消费者保护机构发现这场病毒爆发都和同一批草莓有关。德国东部学校的餐厅受到了主要影响,而原因可能是专业厨房不恰当的食物加工方式。 该机构关于草莓的声明并没有指明产品来源国,但德国联邦消费者保护与食品安全办公室(Federal Office of Consumer Protection and Food Safety)的一名发言人对《食品生产日报》(Food Production Daily)表示,这些草莓“均来自中国进口的同一批货物”。 而另一篇新闻报道则称,这些草莓的种植、收获和冷冻都是在孔子的家乡山东省曲阜市进行的。 这是中国持续不断的食品安全噩梦的最新情节,《国际先驱论坛报》的博客Rendezvous已对这些事件进行了 记述 。目前,德国《明镜》周刊(Der Spiegel)也已对中国出口至欧洲的食品展开了深入调查。 此类出口增长迅速,范围也在逐步扩大。《明镜》周刊称,2005年至2010年间,中国至欧洲的食品出口额近乎增加了一倍。而在德国,自2009年以来,进口自中国的食品增长了26%。 北京的中国人民大学食品安全专家周立教授接受《明镜》周刊采访时表示,以前,中国农民也吃自己种和卖的食物。 文章整理了对周立的采访,这样写道,“但现在他们意识到了杀虫剂、肥料、激素和抗生素的坏处。他们仍然会将农场上的一部分产品卖给市场,一部分留下给自家吃。但唯一的区别就是,留给自家吃的农作物是用传统的方法种植的。” 文章引述周立的话说,“事实上,许多富有的中国人买了自己的地种菜。这样他们就不必依赖于超市里卖的产品。 另外还有一些报道称,有一些地专门种植特供给政府高官的农产品。” 食物受污染的丑闻已成中国消费者的心头之患,到香港旅游的内地游客经常光顾食品商店和市场,尤其是那些靠近边境的店面,抢购他们认为更为安全的商品,其中最主要的就是婴儿配方食品和奶粉。这些大陆游客购起物来疯狂而高效,以至于香港当地人嘲弄地将他们称为“蝗虫”。 吴恒是上海一所大学的历史系研究生。他曾经认为,食品安全与他个人无关,只有媒体关注或闲聊时才谈起。他觉得那时他就好像是“ 温水里的青蛙 ”,对上升的温度并不关心,对不断增长的危险毫无意识。 但就在去年4月,一份有关肉类中加入致癌添加剂的报道引起了他的注意,随后他和几个朋友建立了 一个网站 ,记录全国各地的食品安全事件。 据报道,网站第一周的访问量就达200万,由于不堪负荷而崩溃。 亚洲科技(Tech in Asia)的葛亚辉(Charlie Custer)今年5月 访问了吴的网站 ,并以“麦片”为关键字搜索。一篇2008年的新闻提到在一些麦片里发现的霉菌是标准的15倍。 葛亚辉写道,“麦片看上去还挺安全的。于是我再以牛奶为关键字搜索,发现了50多篇报道。” 这个网站的名字很长,叫“掷出窗外”。它的意思是“把它扔到窗户外面”。这个名字的灵感来自美国前总统西奥多·罗斯福(Theodore Roosevelt)。美国作家厄普顿·辛克莱(Upton Sinclair)在1906年出版小说《丛林》(The Jungle)曝光了芝加哥的肉食包装行业。有一天罗斯福在吃早餐时读到该书,把剩下的香肠扔出了窗外。 吴恒对《中国日报》记者说,“罗斯福把香肠扔出窗外的行动成了世界食品安全历史上的一个分水岭。我希望我的网站同样能够敲响警钟,让人们更加关注中国的食品安全。” 中国在食品安全方面的诸多事件制造了一系列最耸人听闻的新闻标题。这也许是罪有应得,但中国绝不是这方面唯一的肇事者。今年夏天,欧洲开展的食品安全检查中,仅仅一周就有几十批次的货物被收缴或者退回。其中包括意大利蛤蜊(大肠杆菌)、印度乌贼鱼(镉)、厄瓜多尔金枪鱼(又是镉)、挪威青花鱼(寄生虫)以及土耳其无花果(黄曲毒素)。 同一周,法国检察人员还销毁了一批从斯里兰卡运来的,杀虫剂含量很高的咖喱。德国检察人员发现了一批墨西哥产蜂蜜,其中含有已经禁止使用的磺胺类化合物。这种物质过去用来治疗淋病,现在用作兽药。 中国网站创始人吴恒有一天读到了一篇文章,说有人将猪肉假造成牛肉,以减少成本,这彻底改变了他。上周,BBC报道了 一起类似的事件 : “最近瑞典发现多达20吨标称为牛肉的染色猪肉,当地食品管理局发出了警告。 “该局调查员蓬蒂斯·埃尔温松(Pontus Elvingson)告诉BBC,他们仍在检测染色所用的染料。 “瑞典企业Heat AB从一家叫Filetto的匈牙利供货商进口了这批肉。几批可疑肉中有一批来自阿根廷。检查发现,染色肉早在一年前就开始在瑞典出售。” 你会检查你所购食品的产地吗?如果看到“中国制造”的标签,你会拒绝或者犹豫吗?或者你仍旧依赖食品检测来保证安全?请写信给我们。 翻译:曹莉、谷菁璐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