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愿者

丹尼尔在救助儿童会的志愿者经历

                   丹尼尔·普拉特,一位来自美国北卡罗来纳州的葛兰素史克的职员在2010年7月份抵达北京,来帮助我们救助儿童会中国项目的六个办公室进行IT方面的更新和维护。这使得我们有机会和丹尼尔一起坐下来聊一聊他的经历。访谈内容如下:               你为什么要参加 葛兰素史克的志愿者项目?        我一直以来都希望为一个发展机构做点贡献,不仅仅是捐款之类的。另外,我也希望能够开拓一下自己的文化视野。葛兰素史克的这个志愿者项目就是体现企业社会责任一个很好的例子,也给像我这样的人很多的机会。我从来都没想过我的IT技能也能作为一项财富捐赠给非政府组织。          你对救助儿童会中国项目的第一印象是什么?        中国面临着巨大的发展挑战,然而,中国针对千年发展计划做出的努力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同时,我对于救助儿童会的同事们面对这些挑战所体现出的激情而感到意外。        这趟中国之行对你有哪些影响?        这趟中国之行是一个不断学习的过程,在这里我每天都能学到新东西。更重要的是,我对于创新和决心的重要性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我们在IT设计和实施上确实遇到了一些问题和挑战,要解决问题就不能拘泥于固有的常规思路,而且要不断探索,不放弃。        我非常高兴有机会参观了所有中国项目的办公室,也更清楚的认识了中国,看到了比我预期更多的东西,这是一次非常令人满意的经历。

阅读更多

10月志愿者支教日志

在甘孜石渠的日与夜 来源: 陈彩虹的日志 到蒙沙小学已经是第二个白天了,终于克服高原反应,不再是头疼欲裂的状态,想到前几天被大雪堵在巴颜珂拉山口的景况依然心有余悸,恰巧赶上我的高反来势剧烈,恶心头痛到死,还有鹏宇的干呕,一场恶梦总算过去。此时我正站在那个很神奇的篮球架下搜索信号,把这边的情况给同伴们作个简单介绍。天气是刚刚雪过天清,空气清新得简直令人发指,抬头就可以看见远处的雪山皑皑,孩子们在操场旁边玩跳绳,用的还是听不懂的藏语。老师们在自己的房间里烧火做饭,对了,提一下,他们用的是牦牛粪,烟特别大,不过都从烟囱里导出去,估计和狼烟性质差不多,晚饭是吴瑶掌厨,她说得弄个土豆和牛肉乱炖,等会回去尝尝,中午我做了两个家常小菜,蒜炒青菜和牛肉炒丝瓜,龚老师的评价是挺好吃的,我也觉得还不错,嘿嘿,至少都吃完了。这两天的任务主要是配合学校做好普九检查工作,我的任务是在班级外墙上画墙体画,有北京奥运会的运动图标已及大幅的卡通画,想不到从小玩板报的功力还健在,画了一幅白雪公主和一幅月亮船,好多小孩子们问我是不是画家,那些老师也怀疑我学的是美术系,我汗!吴瑶带了好多糖果和铅笔,我在镇上给孩子们买了十个皮筋,他们的开心是真实的。这里的孩子们是天然纯朴的,他们也许不懂肯德基,不知道耐克阿迪,可是他们的快乐很简单,他们见到我们会很认真的说老师好,会伸着小手争着和我们握手,会主动为我们提水,干重活。不是没有震撼,也有很多心酸,他们都是一群天真可爱的孩子,可是由于地理位置,由于宗教信仰,由于教育资源的不公平,他们要丧失掉多少人生的可能。他们的教育还很落后,也许还要很多年,他们的孩子才可以像现在的东部小孩一样上大学。 樂愛基金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ee53a600100lqc8.html

阅读更多

柴静:大龙的信

柴静你好,我是绿化网络的大龙。6月20日的面对面,我看了。唱歌的地方,还是有点害羞啊。

阅读更多

社会缺乏什么样的“平常人”?

自德国人卢安克 十三年前到中国投身志愿教育以来,关于他的各种猜测从未停止。最新消息是,这个十多年未领一分钱工资的洋雷锋,因为既“没有获得正式的志愿者身份,也没有获得中国的教师资格”,为了和那些与自己命运相连的“留守儿童”呆 …

阅读更多

网贴称“洋雷锋”卢安克或因无志愿者资格离开中国 …

在广西支教10年,据说因谈论有关“中国教育和留守儿童的话题”受到当地有关部门警告。“洋雷锋”卢安克关闭博客,网民叹息。 最近,有网友发帖称,今年32岁的德国“志愿者”卢安克的博客被广西有关部门要求关闭,而这位被网友称为“洋雷锋”的老外,也可能因为“没有做志愿者和教师的资格”离开中国。不过卢安克在其博客的关闭声明中说,这是一个“完全自愿的决定”。 2010年初,中央电视台《面对面》播出了对卢安克的专访,使得更多人认识了这位老外——德国汉堡人,毕业于汉堡美术学院工业设计系。1990年夏天的那次为期3个月的中国之旅,改变了这个德国青年的人生,广西的乡村成了他实现理想的热土。1992年夏,卢安克来中国东南大学留学。1993年2月转学到广西农业大学,与一群来自广西农村的中国同学朝夕相处。 1999年他从德国回到广西,到河池的一所县中学当初中老师,因不能提高学生的考试分数,家长们有意见,学校把他开除了。后来,他来到广西河池的的特困县东兰,在东兰县切学乡偏僻的板烈村小学,当了10年的乡村教师。而在这10年的教师生涯中,从未收受过学校一分钱工资,他每年三四千元的生活费均由其远在德国汉堡的父母提供,月支出不超过200元。其间,这位与中国最贫困地区农民一道承受着最艰苦的物质生活,同时进行着极富创造力实践与研究的青年,还得过乙型肝炎,并遭遇车祸险些失去了性命。“仅仅为钱工作,是可惜的。”他来中国工作之前曾对父亲说过这番话。 卢安克从2001年开始开设博客和个人网站,网站上有他翻译的上百万字的教育论著;在博客中,他张贴了自己的研究成果和作品,力求对别人有所帮助。 对于卢安克关闭博客一事,网民们都表示非常可惜。网民“冰瀑”质疑说,如果从条文上讲,卢安克确实没有当志愿者和乡村小学教师的“资格”,但他毕竟为中国乡村教育做了许多好事。也有网民认为,卢安克在媒体上经常谈论有关“中国教育和留守儿童的话题”,可能是他受到“警告”的原因,毕竟作为外国公民,有时候在不了解中国国情的情况下说的话,的确会让有的人很不安。 昨天,记者登录卢安克的博客,看到了他对于关闭博客的声明: 社会对我的关注也已经超出了我的承担能力,我承担不了社会反应所带来的后果、责任和压力,也就不敢让更多的人知道我的事情。因为这些,也因为媒体给我带来的压力,我只好把我的博客关闭起来。请你们理解我这个完全自愿的决定。 我真不希望别人因为我而难受。按照有关部门的要求,我在这要声明:我没有获得正式的志愿者身份,也都没有获得中国的教师资格。 卢安克:德国汉堡人,毕业于汉堡美术学院工业设计系。1990年夏天为期3个月的中国之旅,改变他的人生——从1997年至今,他在中国广西的大山里已经待了十年,辗转多处山村,过着简陋的生活。他在华支教十年,是感动中国2006候选人。当时他说:“我很害怕去感动别人。有人推荐我参加感动中国人物评选,我吓坏了,赶紧给评选委员会写信,让他们别选我。我不想感动中国,只能是中国感动我。”

阅读更多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