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探讨与交流

All

Latest

王思想家 | “依法治国”主语是谁?

“依法治国”主语是谁? 刚刚闭幕的中共18届4中全会的主题是“依法治国”,这是中共历次会议首次将“依法治国”作为主题,反应出这个执政党的进步。我们应给予表扬和鼓励。 然而,多数公民对于“依法治国”的实际含义并不了解。所以,我建议有关部门在组织宣传“4中全会伟大意义”之前,先把“依法治国”的概念向公民阐述清楚。用朴实的语言阐述,而不是罗列空洞的政治叙述。 中国的很多政治语言,让百姓听了直犯晕。不知是那些学者军师们水平太差,还是故意为之。 我建议用大白话进行解释。 关于“依法治国”,这两天很多人在写文章,大多立意在“依法治国”先要依法治党、依法治官上。这些文章非常好。缺点是,跳过第一阶段,直接跨入第二阶段了。我们谈“依法治国”,首先要谈的第一个问题是:谁来“依法治国”?即,“依法治国”的主体是谁。用我喜欢的大白话语言就是:主语是谁。 没有主语的政治口号,在中国极其常见。50年前“一定要解放台湾”,是百姓要解放台湾?解放台湾跟一群吃不饱的大陆人有什么关系?30年前到现在,有个说法叫“坚持4项基本原则”,是中国共产党要坚持那4项,还是中国人民要坚持那4项? “依法治国”的主语,肯定不能是“统治者”。如果是统治者依法治国,那么,中国几千年来,都是依法治国的,只有文革那几年例外。皇帝想杀个人也很难,得找个法律去套罪名。根本不像那些白痴编剧们瞎编的,好像皇帝想杀谁就杀谁。人家是依法治国的皇帝,又不是无法无天的红卫兵。 把“依法治国”的主语理解为统治者,那就成“以法治国”了。多年前我就写文章说过“依法治国”与“以法治国”的本质区别,今不赘述。 (网上传播的两篇文章很有意思。刘军宁的《依法治国不是法治》,杨小凯的《依法治国不是法治》。没错,两篇文章标题一样。两位作者,一个是政治学的领军人物,一个是经济学的领军人物。杨小凯先生已于10年前仙逝,他这篇文章大约写于12年前,内容主要谈共和。刘军宁的文章则紧扣标题。推荐这两篇文章大家去阅读,做出自己的评价。) 按照中国《宪法》所说“一切权力属于人民”,那人民就应该是依法治国的主语。人民,是个永远没错,却又永远空洞的词汇。因为,人民被代表了。 原全国人大副委员长田纪云曾说:“社会主义法治,不是治民,而是民治。”这个说法与“民有民治民享”对应了,在今天仍然光芒闪烁。 原国家主席江泽民在中共15大报告中提出:“依法治国,就是人民在共产党的领导下,依照宪法和法律……”。这个说法,类似于“党委领导下的校长负责制”…… 我个人理解,主语应该是“一切政治单元”,即,一切政党、各级政府、所有社会组织、全体公民,都要受到法律的制约。任何政党、政府、公民,一旦违反法律,必须受到惩罚。“依法治国”实际上是一个被动语态。(另外,也可将主语理解为“司法独立的法官”。总之,主语不能使“统治者”) 确定了主语,就进入第二阶段:“依法治国”,必须要依法治党、依法治政府、依法治官。 然后才是第三阶段,依法治民。每一个公民个体都要守法。 确定了主语和三个阶段,就能让“依法治国”既不被当权者歪曲利用,又能落到实处,保护全体公民以及保护政府。 链接: 《是否应惩治“反宪政”言论?》

王思想家 | 我们都是侵略者的后代

我们都是侵略者的后代 (首发于东网on.cc,其他网站延迟发布) 刨祖坟,一下刨到百万年前。结果,令民族主义分子沮丧,乃至绝望。 人类永恒的两个问题,“我从哪里来,我到哪里去”。到哪里去,只有天知道。从哪里来,则有可能知悉,只要一直上溯寻找我们祖先的足迹即可。 26日,《中科院:元谋人北京猿人不是现代人祖先》的新闻,在微博上令一些人愤怒。仿佛他们的祖先被篡改,他们受到侮辱似的。 这说明当今的中国人是多么无知。关于人类的起源,全世界的人类学家的共识早就是:人类的远古祖先起源于几百万年前的非洲人。这一知识,在各种书籍、网站上都能查到,甚至在中国引进的国外电视纪录片里也能看到。可很多人不去汲取知识,却还什么都敢断言。无知者无畏。 我们的历史教科书不仅对近代史造假,对远古史也造假。历史教材都说中国这块土地上存在过元谋人、蓝田人、丁村人、北京山顶洞人,然后不说这些人种其实后来都灭绝了,却暗示说今天的中国人仿佛是元谋人、丁村人、蓝田人、北京山顶洞人进化过来的。 26日的这篇新闻,引用中国科学院昆明动物研究所张亚平院士的话语,直接指向元谋人、北京猿人。此文有积极意义。不过,记者有犯了中国记者的老毛病:吹嘘。新闻说“张亚平院士指导的研究团队通过对超过6000个样本的验证,发现这些样本中的线粒体DNA都追溯到了非洲。没有发现任何像元谋猿人、北京周口店猿人这样的古人类对现代中国人有贡献……”“张亚平院士的研究团队发现,祖先人群从东非来到西亚,之后沿着亚洲南部的海岸线快速迁移,经过南亚次大陆,由东南亚向北进入东亚……” 如果照新闻里的描述,张亚平和他的团队的发现可以震惊全世界。实际上此新闻在国际上没什么影响。因为,人类起源于非洲,中国这块土地存在过的元谋人、丁村人、北京猿人都灭绝了,早已经是学界共识。 有些人说,现在主流确实是“世界人类同源”,都来自非洲,但也有一些学者认为是各个大洲“独立起源”。这种说法貌似中立,其实还是错的。 “非洲起源”,说的是远古人类,以及20万年前的现代人起源;“独立起源”,说的仅仅是现代人起源,也就是说,是在承认几百万年前非洲人的基础上,又提出,现代人未必是从非洲移居其他大陆的,有可能是几百万年前移居到其他大陆的非洲人,在各自的地区演化出了不同的现代人。 2009年曾经有一篇新闻《中科院称中国人祖先未必完全来自非洲》,从“未必完全来自非洲”,就可以看出,中国科学界也普遍接受我们最早的祖先是非洲人的理论。 当今哪些国家的学者是少数派,坚持现代人种的“多地区进化说”呢?是东亚的学者,尤其是中国学者。而东亚和中国,是民族主义情绪最被挑逗的地区。为什么这些地区的人,勉强坚持“多地区说”,原因大家都知道。 总结一下现在学界的观点:绝大多数人类学学者认可现代人种来自非洲,几乎100%的人类学学者认可:人类的远古祖先起源于非洲。 这是一个让东亚民族主义分子痛苦的结论。因为,这个结论意味着:今天的亚洲人、欧洲人,说好听一些,都是移民的后代;说残酷一些,都是侵略者的后代——我们远古的祖先,智商和体能高于百万年前的元谋人、蓝田人、丁村人,也高于几万年前的北京山顶洞人,在残酷的食品争夺中,杀死或淘汰了元谋人、蓝田人、丁村人、北京山顶洞人,导致那些人种灭绝。 我们的祖先是优胜劣汰的胜利者,同时是侵略者。 “真正的中国人”的祖先,被我们的祖先消灭了。 “自古就是某国领土”的说法,有些迷离,像宇宙般深邃了。 央视可以这样抒情了:啊,非洲,我的祖国,何时回到你温暖的怀抱? 爱祖国,那只能是爱非洲。 链接: 《没有我,祖国什么都不是》 《加倍自豪:中国人开日本车》

王思想家 | 什么是英雄?什么是亵渎英雄?

清明,收到市政府某机构发来的短信,号召大家缅怀革命先烈。未经我授权,向我发送这种短信,不知道算否骚扰短信。更重要的是,什么叫革命先烈?谁的先烈?每年清明,我都会缅怀自家的长辈,同时也缅怀为这个国家的民主和自由做过贡献的先烈,至于与他们所说的先烈是否一回事,我不清楚。 前不久,中共官媒《求是》刊文提议设立“国家英雄”、“人民英雄”称号,要以法律的形式禁止亵渎、污蔑英雄。我觉得,这个问题要分三个方面来看:啥叫英雄;啥叫亵渎英雄;法律是否有权利那样要求公民。...

王思想家 | 农民的背叛与代言

农民的背叛与代言           谁代表农民,是近代中国争论了百年的问题。就如同皇帝号称自己代表万民一样,近现代无数政客号称自己代表农民利益,但他们最后都背叛了农民,掠走了农民的土地,让农民贫困乃至饿死。 于是有人认为,让农民直接出来说话,就会好一些。 2014 年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湖南省政协主席胡彪提出,“农业界别 107 名委员,没有一个是真正的农民。”他认为这样“匪夷所思”。       虽说中国政协会徽上有四面旗帜,其中一面象征着农民。但农民代表一直很少。 1954 年,第二届政协设置了“农民界”,并一直延续到第五届全国政协会议。从 1983 年第六届开始,农民界改成了农林界。到 1998 年第九届,又改成了农业界别。但后来的实际是这个界别中都是专家学者或党政干部了,缺少了农业的主体―――农民。 农民被轻视了,这是事实。但这是因为农民担任代表委员少吗?“这么多委员没有一个是真正的农民”的感叹,隐含着这样一个逻辑:多数情况下,只有农民才能为农民说话,或者说农民必然为农民说话。 这个逻辑并不成立。甚至是故意设个陷阱,误导中国民主进程。 万年代表申纪兰被称为农民代表,她代表农民了吗?没收农民土地,她同意;承包到户,她同意;收走农民土地并把农民赶进城市,她也同意。总之,官员们的任何提议,她都同意,她当代表就是为了投赞成票的。我不知道她何时维护过农民利益。 农民陈永贵做官做到副总理,他给农民带来了什么? 假设一下,中国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中有上百位、几百位“真正的农民”,他们的表现会与申纪兰、陈永贵有多大区别吗? 事实是:至少在今天,中国的多数农民并不知道如何维护自己的权利,或者说,他们的素质还不足以让他们知道如何保护自己这个群体。恰恰是一些知识分子,他们或许从智力的角度看不上农民,但他们在为农民呼吁。不管是出于良知还是出于同情,确实有一大批知识分子一直在为农民呼吁。 这就是现代民主政治的“代议制”。只要有基本的现代政治常识,就不会发出“农民代表为农民说话,工人代表为工人说话”这种低级言论。 有些人,试图阻挡中国民主步伐,提出“ 中国人素质太差,还不适合民主 ”。然后这些人又只在农村——这个 被他们认为素质最差的地方进行民主选举 ,这不是很怪异吗?有些人提出“增加农民代表”,这与“中国农民素质差”放在一起,不就是降低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整体素质吗? 这些人在故意把水搅浑。实际上,事情很简单:关键在于你提出了什么主张,落实了你的承诺否,而不在于你的身份是什么。中共理论说该党“以工农联盟为基础”,可这个党刚成立时,绝大多数成员都不是工人,不是农民,而几乎全部是知识分子。可以说他们背叛了自己原本的阶级。同样,今天的农民或工人,也完全有可能背叛自己的农民阶级、工人阶级。 到底谁能为农民说话?那得看谁提出了惠农主张、农民把选票投给了谁。比如一个学天文的科学家,与农业和农民几乎没有关系,他想从政了,想代表农民,于是他提出诸多主张,提出如果当选,就为农民说话。然后农民就把选票投给他了。然后,如果他没有践行诺言,农民就可以把他选下去;如果农民满意,继续投票给他,他就可以继续代表农民。 农民无须亲自上阵,无须懂什么政治理论,他们只需要授权。其他阶级、阶层也完全一样 。比如,一个学机械制造的人,完全可能为云南的哈尼族代言,只要他在竞选中、在实际行动中讨好哈尼族、为哈尼族争取利益。 一切的一切,最后都归结于选票。少扯别的。

王思想家 | 中韩两个糊涂蛋抢遗产

中韩两个糊涂蛋抢遗产 http://hk.on.cc/cn/bkn/cnt/commentary/20140304/bkncn-20140304000330879-0304_05411_001.html     在前不久 2014 年索契冬奥会的闭幕式上,下届东道主韩国奉献了“ 8 分钟表演”,其内容引起部分中国人的不满。这些中国人对韩国冬奥官方宣传片中出现的古琴、水墨没有办法,对后面出现的活字印刷大为不满,认为是“剽窃”。韩媒则坚称活字印刷术起源韩国。 此前,中韩两国的媒体还抢过端午节、抢过孔子的籍贯什么的。韩国人似乎总跟中国人过不去。最近这一次,直接触碰到了中国民粹主义的圣地:四大发明。韩国人认为,最早的活字印刷品是韩国 1239 年印刷的《南明泉和尚颂证道歌》。中国人则称:早在北宋庆历间( 1041-1048 )中国的毕升就发明了活字印刷术,早韩方 200 余年。 到底哪个有道理?让所谓学者们去斗嘴吧,咱们根本别当回事。这些争论纯属一地鸡毛。中国的四大发明,原本就是半瓶子醋的洋人李约瑟生编硬造出来的,根本拿不出科学的论证,更无法得到国际上的公认。当年,李约瑟拿了中华民国政府的好处,手软嘴软,于是投桃报李,炮制个四大发明,作为礼物送给蒋总统,蒋总统以此鼓舞抗日战争期间的士气。这一鼓舞,到后来就越来越当真了,把自己都给骗得相信了。 至于韩国人,他们跟中国人太相似了,为老祖宗立牌坊的时候,什么都敢往上招呼,敢把孔子说成韩国人,实在是奇葩。中国人也同样可笑, 100 年前打倒孔家店, 40 年前批林批孔,如今见韩国抢孔子,就气得怒火万丈。 要我说,韩国人要抢端午、抢孔子、抢印刷术,就让他们抢去好了。他们不来抢,我还想送上门呢。因为,韩国人要抢的这些牌坊,我看对当今中国没啥正面意义。四大发明纯属意淫,伤害不了太多;孔子,本是一位颇有学问的、值得纪念的人,结果被中国人搞坏了,让好端端的儒学,害了中国几千年。如今依然不放过孔子老人家,有人硬要搞什么新儒家宪政,荒唐之极。儒家与宪政,相差 8 万里,硬把两者结合,就如同用西红柿盖房子,毁了西红柿,也毁了房子。 韩国媒体抢印刷术牌坊的时候称:(中国人自认印刷术起源于中国)是“中国自古以东洋文化宗主国自居而带来的误会。”这话其实有一定道理。中国人总念年不忘当年宗主国的荣耀,试图以此逃避今天在制度方面的落后。 日本、韩国,曾经深受中国文化的影响。后来,他们接受西方文明的熏陶,在经济、文化、政治、科技方面均取得了重大进步。而现在,中国经济的崛起,使得日本、韩国心里未免酸楚,一酸楚就给晕头了,居然就抢起老掉牙的遗产了,全然忘记了自己是在西方文明的照耀下才有了今天的成就。 中国人呢,仅仅因为经济指标上去了,就以为自己崛起了,全然忘记自己除了 GDP 以外,其他方面几乎统统落后于世界,落后于韩国、日本。 所以,中韩抢遗产,是两个糊涂蛋打了一场糊涂架。我呼吁我的中国同胞,尽快放下这些历史包袱或者说历史抹布,去接受最基本的现代政治文明。我们离现代文明,尤其是距离现代政治文明,太遥远了。 (该文为on.cc首发,在其他网站延迟一天发布)   链接:  《美国人为什么反感孔子学院?》              《批孔尊孔,祸害的都是纳税人的钱》

王思想家 | 恳求官员别那么辛苦

恳求官员别那么辛苦       新华社发了篇文章:《领导干部大多是贪官吗?》,文章说“没有哪一个国家的官员像我国的官员那样,如此痴迷于、专注于本地区本部门经济社会发展事宜”。此文被网友将标题修改为《没哪个国家官员像中国官员一样痴迷于做实事》,结果,被疯狂转播。 http://news.ifeng.com/mainland/detail_2013_06/06/26150372_0.shtml     此文可谓石破天惊。我被感动得要命。感动之余,心疼我们的官员,想恳求他们:能不能别那么辛苦,能不能少管一点事?求你们了。          任何权力都有扩权、自肥的本能。不受监督的权力,就会疯狂地扩权、自肥,直至荒诞的地步。     最新一例是南宁。南宁拟立法规定公交乘客拒为老弱病残让座可被赶下车。——明明是道德领域的事情,公权力硬要切入。不去消灭官员的公款养车,却要在坐公交的百姓身上表演道德。荒唐!可耻!傻波依!     前有深圳,规定公共厕所里尿歪罚款100元……每人后面站一人测量?用红外线卫星导航核磁共振等先进仪器来测量是否尿歪?     再往前还有,某权贵声称:要为公民建立道德档案;某人大代表声称公民上网需经政府批准……例子太多了,举不完。     这些所谓政策或提议由于脑子进水程度太重,所以引起了公众的嘲讽。实际上,更多的恶规,是那些荒诞程度略低、但是抢权意愿强烈的所谓政策。     比如汽车年检,律师年检……不就是为了抢钱吗?     比如各种资格证书、上岗资质……不就是为了赚培训费、发证费吗?     比如扶植个别国产汽车,扶植个别国产电器,扶植个别牛奶企业……官员凭什么动用公共资源去扶植个别企业,不就是劝钱勾结、牟利吗?     比如2009年的4万亿。当时国内御用学者一片歌颂,我则连续写文章反对。现在,哪个家伙还有脸出来为4万亿辩护?     比如文化部和广电总局争抢对动漫行业的管理权,都快打起来了。     比如消防。消防黑幕简直太黑了,黑到暗无天日,改天专门写一下。          权力的扩张,有一个绝对不动摇的特性:凡是对付百姓的,那一定是雷厉风行,严格执行,比如城管制度,比如无处不在的罚款;凡是假装要约束权力本身的,一定是温文尔雅、慢了又慢的,比如纪检,比如对公款吃喝、公款养车、公款出国的查处,比如官员财产申报……          今天的中国,宛如一个癌症晚期患者,全身布满肿瘤。每一个肿瘤上面都写着“权力”二字。肿瘤的症状是:权力太大、太集中,扭曲了市场信号,残害了整个中国经济、政治。权力肿瘤引领中国走向死亡。(详见博文 《重启改革,切除“权力肿瘤”》 )     今天中国的所有弊端来自哪里?别栽赃到什么文化什么传统什么人种问题上,我告诉你们,一切弊端都来自苏联体制。纵观人类社会几千年来,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朝代,都没有像苏联体制那样,政府权力统管一切,把一切都搞到一团糟。而苏联体制,在1980年代末发生重大变化,中国与苏联东欧走上了完全不同的改革道路。中国是政府强权,主导改革。苏联东欧是先削弱政府权力,然后由市场力量来引导经济发展。如今,谁成功谁失败?     不扼杀权力的扩张、自肥,我们这个民族就会被权力扼杀。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了,必须进行政治变革。须知,民主社会,除了选票和言论自由这两大要素,还有很重要的一条:自治。美国的民主制度是全世界最优秀的,美国人的自治能力是世界上最强的,两者之间有某种联系。      上帝的归上帝,恺撒的归恺撒。凡是民间能自己处理的事情,都无须政府插手,甚至,法律应该规定,禁止政府插手。      链接: 《2400亿养纪检,不如奖民间》             《凭啥扶持红旗车?》         《重启改革,切除“权力黑手”》    

王思想家 | 辽宁大悲寺:又一个宗教骗局的破灭

辽宁大悲寺:又一个宗教骗局的破灭 ——引发关于“宗教产业化”的一些思考       教育产业化,导致学校成为敛财机器,师德全无;医疗产业化,医生收红包已经是小事了,为了赚钱欺骗患者,小病大治,诱惑住院,医德全无;官员贪腐也已经产业化,官官皆贪,不贪者要被搞下去……在这样一个道德彻底崩溃的国家,我们似乎只能到宗教领域寻找一方净土。     宗教却不净。释永信的少林寺早已成为天下皆知的枪钱机器,连上交所都为其预留了600304谐音“少林寺”的号码。陕西法门寺则已经圈了大片土地,然后以旅游公司的名义上市,敛财无数。其他寺庙也好不到哪里去。和尚们过着花天酒地的奢靡生活,福建某个村的人都去当和尚了,然后逢年过节带着大笔钱财回家,和老婆孩子共享财富盛宴。     原来,宗教也已经产业化。     乌云中射下一束神圣之光:辽宁,海城,大悲寺,“拒收钱财,清修苦行”,让人眼前一亮。苦行僧,久违了,这才应该是佛教徒的本色呀。我们感叹这世界上终究还是有一块让我们心存希望的净土。     然而事实不免残酷,网友们陆续揭发“大悲寺疯狂敛财”的新闻。 http://news.163.com/13/0822/08/96SBQ5TC00011229.html 。其敛财手段之恶劣,欺骗性之龌龊,远远超过了少林寺。假如这世界真有地狱,我诅咒大悲寺的幕后操纵者永堕地狱。     借此做一些宗教思考。    1,宗教本是我们最后的心灵寄托       人类永远无法回答“我从哪里来,又到哪里去”的问题,几乎每个人都渴望永生,所以,宗教原本可以成为慰籍我们心灵的最后寄托。但现实让我们意识到,人类现有的宗教,尤其是佛教,似乎无法担此重任。      2,中国人为什么喜欢佛教?         佛教在其诞生地印度早已经没落,而在中国却发扬光大。这源自两个原因。一,佛教教义很混沌,这与中国传统哲学塑造的传统文化一致,容易被中国人接受。二。佛教被中国人世俗化了,有升官发财多子多福的疗效,所以赢得了中国消费者的欢迎。那么多菩萨,观音最受欢迎,为什么,因为观音被中国人弄成了“送子观音”。     《圣经》就不大容易被中国人接受。尤其刚开篇的上帝7天造人,上帝说要有光于是就有了光。其实,我觉得,基督徒也未必把这个当真,就好比中国人的“白发三千丈”,有谁会去抬杠说不可能有三千丈的头发吗?     现在中国信基督的人也特别多,据说有一亿多,超过佛教徒的数量。那些传教士的辛苦传教授予有了收获。真不容易。   3,因果报应也遵循物质至上?     佛教的因果报应,是个万能理论,永远有理。我们本能地希望“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可是现实中总不乏好人不得好报、坏人却很逍遥的例子。于是有大师出面解释:某些坏人这辈子泻药,是因为他上辈子积德了,有些好人没有好下场,是因为他上辈子缺德。这种解释,无法证伪,所以挑不出毛病。     那么,什么是“好报”呢?其实我们早都被灌输了:有权有势有钱,就是“好报”。这种所谓的“好报”,与宗教精神难道不是完全背道而驰的吗?     最让人厌恶的,就是寺庙为赚钱不择手段。很多寺庙以你捐钱的多少来决定为你祈福的力度,其实就是“买福”。寺庙里摆满了箱子让你往里扔钱,名曰“功德箱”——我不是问你要钱,而是你放钱越多就是你功德越大——这个名字太有创意了,绝对可以进MBA经典教程。     捐钱越多,功德越大,这种思路导致的必然结果,就是寺庙嫌贫爱富,巴结权贵。一位国企女高官,就是号称要为百姓建道德档案的那位,在五台山某寺庙有个专用禅房。为什么有这种待遇?因为她捐钱多。至于这个女人的人品,大家都知道。     我曾经问过不止一个佛教徒:***在和平时期害死几千万中国人,他现在是否在地狱的最底层,永世不得超生?回答竟然是:那是中国人该遭受的劫难,他是上天派来惩罚中国人的。我大惊,接着问:那希特勒呢?答:希特勒是个魔鬼。——这还有没有一点逻辑?     当宗教在权贵面前屈膝奉承的时候,未免让人失望。基督教好一些,世俗的皇帝要接受教皇的加冕。不过,拿破仑在加冕时羞辱过教皇。   4,基督教也敛财     基督教似乎也好不到哪里去,尤其是那个“什一税”,太可耻了。大约在公元6世纪,某些教会人士说农牧产品十分之一属于上帝,所以要把十分之一的农产品收入,甚至不只农产品收入,交给教会。通过与世俗政权的勾结,“什一税”一度横行。后来,宗教改革基本废除了“什一税”。   5,基督教比佛教好的地方    基督教重视忏悔,不像中国人把佛教给彻底庸俗化。另外,基督教孕育出了现代文明,从这个角度讲,我对基督教有部分好感。    基督教徒收取钱财后,建了很多孤儿院、学校、医院,而佛教徒做这些的很少。    基督教宣扬“爱”、“博爱”,因此西方人普遍比东方人友好,尤其在对待陌生人的时候,对比明显。佛教强调“修行”,轻视人伦,因此,一些走火入魔的佛教徒对家人冷淡。我曾经写过《佛教是让人自私的宗教吗?》,附后。        6,宗教怎能如此霸道?     佛教与基督教有一个同样的死穴,都宣扬“信我者上天堂,不信我者下地狱”。这个太过分了,以为自己是马列主义,是宇宙真理。人家好象真把自己当宇宙真理。是不是太霸道,太缺乏慈悲心肠了?我问过很多基督徒、佛教徒一个同样的问题:有一个人,不信上帝或佛祖,从不去教堂、不去寺庙,不烧香火不拜耶酥,但他一生积德行善,那他死后该下地狱还是上天堂?他们总是很难回答。     辽宁大悲寺那位被骗几百万元的女居士说:“我如果不修佛,死后就会被300把刀子插入身体”。     中国人喜欢搞传销,中国人搞出了文革,中国人在21世纪还有人摇头晃脑唱红歌,中国人被红十子会骗钱,被寺庙骗钱……这些事情之间难道没有联系吗?中国人几千年都习惯于没有自己的思想、自己的意识,总是被人蛊惑。猪一样的智商,别人不给洗脑,自己都哭着喊着让人家给洗脑。有时候想想,真是活该。      宗教教义中的胁迫成分有点多,过分了。   7, 中外富人的捐钱行为有什么区别?       中国富人喜欢把钱财捐给寺庙,为什么?因为当今富人几乎都是权钱勾结,发的不义之财。带血的财富,晚上睡不着觉,于是拿去贿赂佛祖。和尚们也很欢喜地做这样的生意交换。    美国富人也给教堂捐钱。但他们把更多的钱捐给慈善基金。因为他们的钱有脏的,也有净的,他们往往想不到去贿赂上帝。上帝在他的圣经中恐怕也没有暗示自己喜欢接受贿赂。      8,教义与教徒能分开吗?     当今宗教徒的无耻行经,被世人看得清清楚楚,无法回避。于是就有一种很流行的解释:教义是好的,只是被一帮坏人给玷污了。     还能讲出故事:佛与魔斗法,佛胜,魔说:你的胜利是暂时的,几千年后,我的信徒将穿着你的信徒的衣服,糟蹋你的名声。佛知道是因缘,无法阻止。     我不相信教义和教徒群体能分开。只是因为心存敬畏,不愿多评。   9,什么是执着?要不要是非?     佛教强调让人“破执着”,意思是说万事看开,不要计较。那么,人世间还有没有是非?如果连是非都可以忽略,那我们所做的一切还有什么意义?     更致命的问题是:一心向佛,是不是一种执着?总不能连这个也要破吧?          只要是人,就会本能地有宗教需求,即终极追求。我很羡慕、很尊敬那些能有宗教信仰的人,但宗教的种种现实表现,以及我内心对自由的渴望,使得我无法皈依任何一种宗教。     痛苦,或许是自由主义者的宿命。   链接:   《佛教是让人自私的宗教吗?》         

王思想家 | 重启改革,切除“权力肿瘤”

重启改革,切除“权力肿瘤”      有人说改革已死,我觉得可以含蓄一些,说成改革停滞。一切仿佛又回到了原点,权力再次肆虐,疯狂地吞噬着整个社会。我们热切希望习李新政府能改变这种局面。       改革总是权力的斗争、利益的分配。     毛泽东先生的20多年统治,是权力逐步控制一切的过程。把农民的土地强行没收了,把城市工商业者的资产没收了,权力控制了所有的经济细胞和社会组织,从而阻止了生产力的发展。 那时候,权力只能享受特权,但并无暴利,因为没有那么多社会财富可供权力吞噬 。     到后来,民众无法忍受贫穷,权力集团也无法忍受贫困基础上的特权,于是,必然走向改革。邓小平先生的改革宗旨,就四个字:放权让利。无须政府有多么高的水平,只需要你放开绳索,允许民众创造财富。中国人民的勤劳与智慧,很快就将中国经济引向辉煌。这个时期,上下同欲,官民同心,权力与百姓进入了蜜月期。     快乐的日子总是短暂,经济的增长再次刺激起权力的贪婪。从1990年代开始,权力拿着镰刀,用高税收、高罚款、高房价、高通货膨胀4大恶手段收获改革成果,权力再次控制一切。这次,他们熟练地收获着暴利。以前是商人行贿政府官员,让官员完成权力寻租。现在,是官员安排好方案,让商人们配合。 权力不再满足于被利用,而是主动出击,牟取暴利 。     今天的中国,宛如一个癌症晚期患者,全身布满肿瘤。 每一个肿瘤上面都写着“权力”二字 。 肿瘤的症状是: 权力太大、太集中,扭曲了市场信号,残害了整个中国经济、政治 。权力肿瘤引领中国走向死亡。     权力集团也看到了中国经济的问题。但是,他们试图用更疯狂的权力去控制中国经济。在经济增长势头跌落的时候,2008年推出4万亿,就像一剂强行针,人为延缓了本来是好事的衰退,结果是导致更糟糕的衰退。到2013年6月的时候,用电指标增长几乎停滞,大学生就业异常困难,北京等地写字楼的租金直线下降,这三个指标经济表明,经济衰退的脚步已经走近。          怎么办?还依靠林毅夫等人忽悠的“投资拉动经济”?事实证明,那是一剂“权力拉动经济”的毒药。中国的 天量货币发行,已经把整个中国经济送上了地狱之旅 。     唯一的出路是体制变革。许小年、陈志武这些有良知有水平的经济学家在呼吁体制变革,已经呼吁了很多年。而各级政府现在把一些小大小闹的政策称为“改革”,偷梁换柱,实际扼杀了改革。大家都知道进行根本性的体制变革,中国才有出路,但显然,权力部门拒绝改革。      当局早已意识到无法回避权力问题。几年前,就提出要下放权力,然而,迟迟没有行动。政府提出要裁撤各地驻京办,但就是裁不了。各地为什么要设置那么多的驻京办,就是为了接近权力,与权力勾结,弄出钱来。权力是皮,驻京办是毛,不剥皮,只喊减毛,肯定不会有效果。        习李组合上台后,一大亮点就是说“要把权力关进笼子里”,中国人民十分拥护。而权力这头野兽,怎么可能乖乖进笼子呢?必须先切掉权力野兽的爪子、牙齿。     挽救中国,必须从整治权力开始开始。而我们这么多年提了太多的思路、方案,但都被强大的利益集团给阻击了。现在,任何其他设计都没有用,必须先对权力进行物理切割。温药治不了恶性肿瘤,只能拿起手术刀,狠狠地切下去。        1,迁都     权力肿瘤中,最大的一个肿瘤是北京。现在,北京的利益集团已经形成一张巨大的权力网络,环环相扣,延伸到中国的每一个城市、乡村,吞噬并污染着每一个细胞。      把首都迁出去,迁到陕西宝鸡,或东北铁岭,或河南驻马店,都可以。这样就从地域上撕开了权力的口子。当然,北京缺水,无法承受不断涌入的人口,也可成为迁都的一个理由。      或可仿效“多首都”做法,把立法首都、行政首都、司法首都中间的一部分留在北京。无论如何,不能把全部中央权力留在北京。         迁都,对权力的打击是巨大的,效果明显的。            2,取缔大多数权力部门      权力天然具有自肥的内在动力,永远不要指望权力会发慈悲心。对权力,必须痛下杀手 。      比如,发改委,权力最大的一个部门,这么多年没有做过一件好事,应该彻底根除。所有项目不在需要任何审批,只要银行愿意贷款就可上马。这样逼迫银行进行精确研判。      国资委,原本号称要监督国有资产流失,结果却成为垄断企业的保护伞。可以裁撤掉国资委90%以上的人,只留十几个人,负责对那些大型国有企业进行资产统计、汇报就成了。任何其他权力没有。      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没有丝毫正面意义,应彻底根除。      宗教事物管理局,撤。上帝的归上帝,恺撒的归恺撒,权力不能干涉宗教。      住房与建设部,这么多年高房价天怨人怒,住建部撤消没商量。      工信部,撤消。      教育部、文化部,各自裁撤90%以上的人,这样就把该裁撤的权力给根除了。      税务系统,裁撤90%以上人员,这样就不能高税收搜刮了。      城管,彻底裁掉。      ……            3,所有垄断国企撤出北京,分拆出卖      大型垄断国企的总部,多数在北京。他们正是依靠着与权力为邻居,才完成权钱勾结,祸害中国经济的。应该强行将这些企业的总部赶出北京。中石油总部放在新疆去,中石化总部放到四川,五大电力、十大军工企业、几大银行、几大保险公司,各自寻找一个不同的城市做总部。      撤出北京,只是为了拆迁这些垄断肿瘤做准备。下一步,就是把他们各自分拆成10个或30个小公司,其资产可以平均分给中国13亿人民,或者,出售资产以充当税收收入,同时大幅度降低各项税收,还富于民。            这么多年来,顽固不化的权力告诉我们,任何温文尔雅的设计都没用,只有两件事情能够让权力屈服。一是经济的 衰退,乃至崩溃,二是对权力实施外科手术打击。上述物理切割看似简单,却绝对有效。       链接:   《 官贪,导致民贪 》          《新加坡模式害惨中国》         《分拆中石油,向人民赎罪》          《应对金融危机,完全开错了药方?》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