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探讨与交流

王思想家 | 什么是英雄?什么是亵渎英雄?

清明,收到市政府某机构发来的短信,号召大家缅怀革命先烈。未经我授权,向我发送这种短信,不知道算否骚扰短信。更重要的是,什么叫革命先烈?谁的先烈?每年清明,我都会缅怀自家的长辈,同时也缅怀为这个国家的民主和自由做过贡献的先烈,至于与他们所说的先烈是否一回事,我不清楚。 前不久,中共官媒《求是》刊文提议设立“国家英雄”、“人民英雄”称号,要以法律的形式禁止亵渎、污蔑英雄。我觉得,这个问题要分三个方面来看:啥叫英雄;啥叫亵渎英雄;法律是否有权利那样要求公民。...

阅读更多

王思想家 | 农民的背叛与代言

农民的背叛与代言           谁代表农民,是近代中国争论了百年的问题。就如同皇帝号称自己代表万民一样,近现代无数政客号称自己代表农民利益,但他们最后都背叛了农民,掠走了农民的土地,让农民贫困乃至饿死。 于是有人认为,让农民直接出来说话,就会好一些。 2014 年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湖南省政协主席胡彪提出,“农业界别 107 名委员,没有一个是真正的农民。”他认为这样“匪夷所思”。       虽说中国政协会徽上有四面旗帜,其中一面象征着农民。但农民代表一直很少。 1954 年,第二届政协设置了“农民界”,并一直延续到第五届全国政协会议。从 1983 年第六届开始,农民界改成了农林界。到 1998 年第九届,又改成了农业界别。但后来的实际是这个界别中都是专家学者或党政干部了,缺少了农业的主体―――农民。 农民被轻视了,这是事实。但这是因为农民担任代表委员少吗?“这么多委员没有一个是真正的农民”的感叹,隐含着这样一个逻辑:多数情况下,只有农民才能为农民说话,或者说农民必然为农民说话。 这个逻辑并不成立。甚至是故意设个陷阱,误导中国民主进程。 万年代表申纪兰被称为农民代表,她代表农民了吗?没收农民土地,她同意;承包到户,她同意;收走农民土地并把农民赶进城市,她也同意。总之,官员们的任何提议,她都同意,她当代表就是为了投赞成票的。我不知道她何时维护过农民利益。 农民陈永贵做官做到副总理,他给农民带来了什么? 假设一下,中国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中有上百位、几百位“真正的农民”,他们的表现会与申纪兰、陈永贵有多大区别吗? 事实是:至少在今天,中国的多数农民并不知道如何维护自己的权利,或者说,他们的素质还不足以让他们知道如何保护自己这个群体。恰恰是一些知识分子,他们或许从智力的角度看不上农民,但他们在为农民呼吁。不管是出于良知还是出于同情,确实有一大批知识分子一直在为农民呼吁。 这就是现代民主政治的“代议制”。只要有基本的现代政治常识,就不会发出“农民代表为农民说话,工人代表为工人说话”这种低级言论。 有些人,试图阻挡中国民主步伐,提出“ 中国人素质太差,还不适合民主 ”。然后这些人又只在农村——这个 被他们认为素质最差的地方进行民主选举 ,这不是很怪异吗?有些人提出“增加农民代表”,这与“中国农民素质差”放在一起,不就是降低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整体素质吗? 这些人在故意把水搅浑。实际上,事情很简单:关键在于你提出了什么主张,落实了你的承诺否,而不在于你的身份是什么。中共理论说该党“以工农联盟为基础”,可这个党刚成立时,绝大多数成员都不是工人,不是农民,而几乎全部是知识分子。可以说他们背叛了自己原本的阶级。同样,今天的农民或工人,也完全有可能背叛自己的农民阶级、工人阶级。 到底谁能为农民说话?那得看谁提出了惠农主张、农民把选票投给了谁。比如一个学天文的科学家,与农业和农民几乎没有关系,他想从政了,想代表农民,于是他提出诸多主张,提出如果当选,就为农民说话。然后农民就把选票投给他了。然后,如果他没有践行诺言,农民就可以把他选下去;如果农民满意,继续投票给他,他就可以继续代表农民。 农民无须亲自上阵,无须懂什么政治理论,他们只需要授权。其他阶级、阶层也完全一样 。比如,一个学机械制造的人,完全可能为云南的哈尼族代言,只要他在竞选中、在实际行动中讨好哈尼族、为哈尼族争取利益。 一切的一切,最后都归结于选票。少扯别的。

阅读更多

王思想家 | 中韩两个糊涂蛋抢遗产

中韩两个糊涂蛋抢遗产 http://hk.on.cc/cn/bkn/cnt/commentary/20140304/bkncn-20140304000330879-0304_05411_001.html     在前不久 2014 年索契冬奥会的闭幕式上,下届东道主韩国奉献了“ 8 分钟表演”,其内容引起部分中国人的不满。这些中国人对韩国冬奥官方宣传片中出现的古琴、水墨没有办法,对后面出现的活字印刷大为不满,认为是“剽窃”。韩媒则坚称活字印刷术起源韩国。 此前,中韩两国的媒体还抢过端午节、抢过孔子的籍贯什么的。韩国人似乎总跟中国人过不去。最近这一次,直接触碰到了中国民粹主义的圣地:四大发明。韩国人认为,最早的活字印刷品是韩国 1239 年印刷的《南明泉和尚颂证道歌》。中国人则称:早在北宋庆历间( 1041-1048 )中国的毕升就发明了活字印刷术,早韩方 200 余年。 到底哪个有道理?让所谓学者们去斗嘴吧,咱们根本别当回事。这些争论纯属一地鸡毛。中国的四大发明,原本就是半瓶子醋的洋人李约瑟生编硬造出来的,根本拿不出科学的论证,更无法得到国际上的公认。当年,李约瑟拿了中华民国政府的好处,手软嘴软,于是投桃报李,炮制个四大发明,作为礼物送给蒋总统,蒋总统以此鼓舞抗日战争期间的士气。这一鼓舞,到后来就越来越当真了,把自己都给骗得相信了。 至于韩国人,他们跟中国人太相似了,为老祖宗立牌坊的时候,什么都敢往上招呼,敢把孔子说成韩国人,实在是奇葩。中国人也同样可笑, 100 年前打倒孔家店, 40 年前批林批孔,如今见韩国抢孔子,就气得怒火万丈。 要我说,韩国人要抢端午、抢孔子、抢印刷术,就让他们抢去好了。他们不来抢,我还想送上门呢。因为,韩国人要抢的这些牌坊,我看对当今中国没啥正面意义。四大发明纯属意淫,伤害不了太多;孔子,本是一位颇有学问的、值得纪念的人,结果被中国人搞坏了,让好端端的儒学,害了中国几千年。如今依然不放过孔子老人家,有人硬要搞什么新儒家宪政,荒唐之极。儒家与宪政,相差 8 万里,硬把两者结合,就如同用西红柿盖房子,毁了西红柿,也毁了房子。 韩国媒体抢印刷术牌坊的时候称:(中国人自认印刷术起源于中国)是“中国自古以东洋文化宗主国自居而带来的误会。”这话其实有一定道理。中国人总念年不忘当年宗主国的荣耀,试图以此逃避今天在制度方面的落后。 日本、韩国,曾经深受中国文化的影响。后来,他们接受西方文明的熏陶,在经济、文化、政治、科技方面均取得了重大进步。而现在,中国经济的崛起,使得日本、韩国心里未免酸楚,一酸楚就给晕头了,居然就抢起老掉牙的遗产了,全然忘记了自己是在西方文明的照耀下才有了今天的成就。 中国人呢,仅仅因为经济指标上去了,就以为自己崛起了,全然忘记自己除了 GDP 以外,其他方面几乎统统落后于世界,落后于韩国、日本。 所以,中韩抢遗产,是两个糊涂蛋打了一场糊涂架。我呼吁我的中国同胞,尽快放下这些历史包袱或者说历史抹布,去接受最基本的现代政治文明。我们离现代文明,尤其是距离现代政治文明,太遥远了。 (该文为on.cc首发,在其他网站延迟一天发布)   链接:  《美国人为什么反感孔子学院?》              《批孔尊孔,祸害的都是纳税人的钱》

阅读更多

王思想家 | 恳求官员别那么辛苦

恳求官员别那么辛苦       新华社发了篇文章:《领导干部大多是贪官吗?》,文章说“没有哪一个国家的官员像我国的官员那样,如此痴迷于、专注于本地区本部门经济社会发展事宜”。此文被网友将标题修改为《没哪个国家官员像中国官员一样痴迷于做实事》,结果,被疯狂转播。 http://news.ifeng.com/mainland/detail_2013_06/06/26150372_0.shtml     此文可谓石破天惊。我被感动得要命。感动之余,心疼我们的官员,想恳求他们:能不能别那么辛苦,能不能少管一点事?求你们了。          任何权力都有扩权、自肥的本能。不受监督的权力,就会疯狂地扩权、自肥,直至荒诞的地步。     最新一例是南宁。南宁拟立法规定公交乘客拒为老弱病残让座可被赶下车。——明明是道德领域的事情,公权力硬要切入。不去消灭官员的公款养车,却要在坐公交的百姓身上表演道德。荒唐!可耻!傻波依!     前有深圳,规定公共厕所里尿歪罚款100元……每人后面站一人测量?用红外线卫星导航核磁共振等先进仪器来测量是否尿歪?     再往前还有,某权贵声称:要为公民建立道德档案;某人大代表声称公民上网需经政府批准……例子太多了,举不完。     这些所谓政策或提议由于脑子进水程度太重,所以引起了公众的嘲讽。实际上,更多的恶规,是那些荒诞程度略低、但是抢权意愿强烈的所谓政策。     比如汽车年检,律师年检……不就是为了抢钱吗?     比如各种资格证书、上岗资质……不就是为了赚培训费、发证费吗?     比如扶植个别国产汽车,扶植个别国产电器,扶植个别牛奶企业……官员凭什么动用公共资源去扶植个别企业,不就是劝钱勾结、牟利吗?     比如2009年的4万亿。当时国内御用学者一片歌颂,我则连续写文章反对。现在,哪个家伙还有脸出来为4万亿辩护?     比如文化部和广电总局争抢对动漫行业的管理权,都快打起来了。     比如消防。消防黑幕简直太黑了,黑到暗无天日,改天专门写一下。          权力的扩张,有一个绝对不动摇的特性:凡是对付百姓的,那一定是雷厉风行,严格执行,比如城管制度,比如无处不在的罚款;凡是假装要约束权力本身的,一定是温文尔雅、慢了又慢的,比如纪检,比如对公款吃喝、公款养车、公款出国的查处,比如官员财产申报……          今天的中国,宛如一个癌症晚期患者,全身布满肿瘤。每一个肿瘤上面都写着“权力”二字。肿瘤的症状是:权力太大、太集中,扭曲了市场信号,残害了整个中国经济、政治。权力肿瘤引领中国走向死亡。(详见博文 《重启改革,切除“权力肿瘤”》 )     今天中国的所有弊端来自哪里?别栽赃到什么文化什么传统什么人种问题上,我告诉你们,一切弊端都来自苏联体制。纵观人类社会几千年来,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朝代,都没有像苏联体制那样,政府权力统管一切,把一切都搞到一团糟。而苏联体制,在1980年代末发生重大变化,中国与苏联东欧走上了完全不同的改革道路。中国是政府强权,主导改革。苏联东欧是先削弱政府权力,然后由市场力量来引导经济发展。如今,谁成功谁失败?     不扼杀权力的扩张、自肥,我们这个民族就会被权力扼杀。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了,必须进行政治变革。须知,民主社会,除了选票和言论自由这两大要素,还有很重要的一条:自治。美国的民主制度是全世界最优秀的,美国人的自治能力是世界上最强的,两者之间有某种联系。      上帝的归上帝,恺撒的归恺撒。凡是民间能自己处理的事情,都无须政府插手,甚至,法律应该规定,禁止政府插手。      链接: 《2400亿养纪检,不如奖民间》             《凭啥扶持红旗车?》         《重启改革,切除“权力黑手”》    

阅读更多

404新闻博物馆(最新)

米兔在中国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