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控制

All

Latest

自由亚洲 | 中国高校的“教学信息员”到底做什么?

近来,中国各地高等院校频繁发生大学教授因言论被学生举报而被停职、停课、甚至被撤职的现象。在中国高校,存在指定一些学生担任信息员,定时向学校当局汇报情况的制度。学生信息员是学校党政部门的耳目,是思想政治工作队伍的一部分。

邹思聪:新中国的政治运动与“边缘人”的悲剧

《“边缘人”纪事——几个“问题”小人物的悲剧故事》是一部令人心惊胆战的书。也许从来没有一本学术著作,对于那些超过半个世纪前的小人物故事,如此细致研究,如此击打人心。 本书里,宏大历史成为背景,个人命运成为主体,书中的主人公与你我并无二致,却命若野草,永无宁日。八位“问题”小人物,在1949年以前,他们各自有自己的人生经历,有欢喜与忧愁,有坚持与犯错……但中共建政之后,一整套新的社会运作体制、社会规则、国家-社会关系拔地而起,所有人进入瓮中,成为新建制的“玩家”。 这整套建制化操作,也因此成为了一套系统制造“新人”、淘汰“边缘人”的“通关游戏”。

psy-eyes | 唐映红:恐惧语言的力量

Q&A160528 谁恐惧语言的力量 现时代最伟大的心理学家之一,史蒂芬•平克(Steven Pinker),他还有另一个头衔,最伟大的语言学家之一。其实,出生于加拿大蒙特利尔的平克,可谓是正宗的心理学科班出生。他1976年获得加拿大麦吉尔大学心理学学士学位,1979年取得哈佛大学实验心理学博士学位。 在推荐平克教授经典著作《语言本能》(The Language...

季风赏书 | 教育不是让统治者能更方便地统治

季风说: “共同体成员的教育是为了帮助他们能够更好地共同生活,不是为了让统治者能更方便、更随心所欲地统治他们。” 这本《统治与教育:从国民到公民》所谈论的,并非是通常意义上的教育问题,而是“公民教育”,就如同前文所说“作为共同体的成员如何更好的共同生活”,所以这里教育的还包括了一系列关于政治参与的价值和知识的教育,公共讨论和政治宣传,对于好生活、好公民的价值判断……...

共识网|文革记忆:恐怖中的“思维训练”

文化革命前,小学语文课文多为民间故事、寓言、童话、儿歌,清新自然,文字优美,寓意深刻。如《猎人海力布》、《神笔马良》等,都是传播善心、爱心的。这样的课文,老师爱教,学生爱学,也便于进行语言文字训练,提高学生的思维能力,陶冶学生健康审美情操和培养学生的仁爱、善良之心。那时的课文都在生字上注有汉语拼音,老师讲新课前,就让学生先用拼音自己拼出生字的读法,再结合上下文试着理解生字、生词的意思。然后让同桌或者前、后位的同学互相校正读音及评判对生字、词的理解。再找成绩好一些的同学,通读课文并说出自己对生字、生词的理解,老师予以纠正。同学们在读懂课文内容后,老师就要学生不看课文,用自己的话讲述课文,可以展开想象,自由发挥。只要想像得合理,都会得到老师的肯定和赞许。同学们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尽情地展开思维的翅膀,看谁构思的巧妙和有创造性,然后把自己的“作品”拿出来与同学们分享。同学们在这种轻松愉快的气氛中,不仅学会了应掌握的语文知识,也使形象思维和抽象思维能力都得到训练和提高。好景不长,小学三年级时文化革命轰轰烈烈地开始了。我们喜欢的童话、寓言、儿歌不见了。语文课变成了学毛主席语录、毛泽东写的文章及毛泽东诗词,要么就是学习重要会议的公报,或者是学习英雄人物在毛泽东思想哺育下茁壮成长的事迹,如王杰、门合、刘英俊、刘学保、麦贤得的故事等等。小学高年级和初中,按理,语文课应当进行段和篇的分析、训练,看作者怎样遣词造句和连段成篇,思路是怎样一步步展开的,怎样布局谋篇的,怎样表达自己的思想感情的。这样既可以帮助学生从中学习作者运用语言文字的精妙之处,学会写景状物、记叙事件和准确表达的一般规律,提高阅读和写作水平,还能从中学习借鉴前人的生活经验,开阔视野,丰富阅历,形成健全人格。同时,对培养学生的逻辑思维能力也大有益处。然而,这些基本的语文知识老师们都不敢讲了,语文课没有了语言文字基本功的训练,没有了自学能力培养,生动活泼的思维训练更是成了一片空白。语文课强调的是“突出政治”,一天到晚都是在向学生灌输“毛泽东思想”和“阶级斗争”理论。随着文革运动的深入,恐怖气氛越来越浓。因言获罪,在中国历史上有代表性的是清朝的“文字狱”,然而,与文革时的新版“文字狱”比,那就是小巫见大巫了。文革因言获罪的人数远比清朝多。我所在的公社就曾经发生过多起因说话、做事,被人吹毛求疵,“上纲上线”为反动言行而受到严厉打击的事例。有人画了一匹马,肚子有点瘪,被说成是诬蔑社会主义;有位放映员在放映“土电影”即幻灯片时,不小心把毛主席像放倒头了,被认为是反毛主席;有的人在写“老三篇”体会时,不小心把“篇”写成了“扁”或“骗”,也被说成是故意贬损毛主席;甚至有人说了句“毛主席咋不长胡子?”,也被认为是对毛主席的大不敬。轻的遭批斗、殴打,重的被判刑。在这种恐怖气氛下,教师和学生头上都戴了一顶紧箍咒,时时处处谨小慎微,思维被限制在一个狭小范围,只能在歌颂、赞美毛主席和以阶级斗争、继续革命的观点看待事物分析问题的小圈子里打转转,谁也不敢越雷池半步。人们都学会了戴着一副假面具,假话、大话、空话、时髦话和听起来让人肉麻的话大行其道。这样的环境,对刚接触到社会,处于懵懂期的学生伤害最大,他们听不到真话,学不到真见识,就错把报纸上、广播上那些宣扬革命、暴力、斗争的话当成真理,并逐渐在头脑里扎根、发芽,最终造就了一大批缺少善良仁爱之心又偏执愚昧的人。一次,在学习毛主席诗词《水调歌头·游泳》时,同学们不理解“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的意思,老师就解释道:孔老夫子在河边叹息道:时间就像流水一样过去了,意思是说时间过去得太快了,要抓紧时间赶紧做该做的事。马上就有学生质疑:孔子是资本主义、修正主义的祖师爷,是反动的,毛主席的诗词里怎么会引用坏人说过的话?老师一时不知道怎么解答,只好搪塞:毛主席说的是反话,是讽刺孔夫子的。然后又对这位学生赞赏一番:这位同学时刻绷紧阶级斗争这根弦,同学们要向他学习。老师在教一篇毛主席语录时问学生:什么是地主?有的同学望文生义,回答道:地主就是土地的主人。老师马上板着脸纠正道:怎么能这样说呢?要是在外面说让人知道了,那可不得了,我们邻近公社的一个人这样说就被打成了反革命。然后纠正道:地主是阶级敌人,是坏人,土地的真正主人是贫下中农,被地主霸占去了。以后你们理解词语和课文的内容都要记住,用毛主席的话进行分析,突出阶级斗争,这样才能理解正确,也才不会犯错误。也许是这件事把老师吓坏了,本来就很少的课堂发问,此后干脆就没有了,上课就是照本宣科。数学课也是一样,无非是换一种模式宣传毛泽东思想的伟大胜利和阶级斗争理论。数学应用题,大多先说一段毛主席语录,然后开始正文。比如:毛主席教导我们: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解放前,上海某纺织厂有100名工人,资本家一年从这些工人身上榨取了20000元的利润,资本家平均从每个工人身上榨取了多少利润?那时候,老师们天天要学习毛主席著作、写心得体会,还要参加开批判会,没有多少精力照顾学生。此时,我们刚开始学习乘除法,计算题都没有问题,就是应用题同学们都感到很为难,不知道什么时候用乘法,什么情况下用除法。有的同学就发明了一套办法:凡是题目中出现“平均”的,就用除法;题目中有“多少倍”的,就用乘法。可这样老是出错。比如,解放前上海的小白菜每斤4角钱,是现在的20倍,现在的价格是多少?题目中出现“多少倍”,却又不用乘法而要用除法。再如:解放前某工厂有50个工人,资本家平均每年从每个工人身上剥削100元,资本家一年从这些工人身上剥削多少利润?题目中虽然有“平均”二字,但不用除法而要用乘法。一次,老师在上课前,先把一名同学的作业本拿出来给大家看,计算题全对,应用题大部分错了。老师讲道:你把志愿军牺牲的人数算成比打死的美国军队的人数还多,又把解放后工人平均工资算得比解放前的工人平均工资低很多,要是在社会上,还不要被打成反社会主义?同学都知道此言不虚,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我们班上有位同学,成绩很好,但在做乘除法应用题时也老是出错。听了老师的这番话受到启发,总结出一套解题办法:这就是用毛泽东思想和阶级斗争观点分析。比如,志愿军是正义之师,是用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钢铁战士,战斗力远超过美军,美军根本就不是志愿军的对手,志愿军牺牲的人数怎么可能会比美国军队还多呢?新中国的工人是国家的主人,旧社会的工人是资本家的奴隶,现在的工人工资肯定比解放前工人工资高得多。所以,在确定这个前提下,再考虑是用乘法还是除法。如果问的是现在的工人工资是多少,那肯定是比解放前工人工资高,就用乘法。如果问的是解放前工人工资是多少,那就用除法。后来,这套办法得到老师的肯定,在全班推广。这方法还真管用,乘除法应用题的错误率大大减少了。只是,数学题固有的解题规律,以及通过对数量关系分析,培养学生严谨、缜密的思维习惯和逻辑推理能力,这些对学生最为有用的知识被“阶级斗争”严酷形势下的畸形思维取代了。钱学森老先生留下了著名的世纪之问:为什么总培养不出创新人才?其实,许许多多的人都明白这个问题的答案。钳制、管制、压制,人们活得战战兢兢的,恐惧大祸临头,思维都被限制得死死的,哪里还有创新、创造?

陈希我:看“黄”的年代

有读者买了我的《我疼》,邮寄来,要我签名。寄回时是通过邮局,邮局工作人员说要检查。“还要检查?”我问,“之前都不要。”答曰:“现在查得严了。”对方把书翻成扇子一样,又问:“这书是正规出版社出的吗?”我反问:“人民文学出版社是正规出版社吗?”对方说:“我不知道,有书号吧?”

自由亚洲 | 重视意识形态 中办文件要求高校加强思想控制

收听或下载声音文件 中共中央下发文件,要求全国高校加强意识形态工作,加强党的领导,要求书记校长必须站在意识形态工作第一线。有分析认为,中共加是在逆世界潮流而动。官方新华社1月19号报道,中央《关于进一步加强和改进新形势下高校宣传思想工作的意见》是中共中央办公厅和国务院办公厅联合发出的。文件有七个部分除强调要在全国高等院校加强思想意识形态工作的外,还要求各校严把教师聘用政治考核和定期注册制度,实行“一票否决制”。各高校党委书记和校长必须“要旗帜鲜明地站在意识形态工作的第一线”,着力培养一批导向正确、影响力广的“网络名师”。中国网络作者刘先生表示,从去年年中起,中国官方已举行过多次会议,强调加强全国高等院校的意识形态工作,“这事情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去年中央宣传工作会议后,就传达了习近平的指示,牢牢掌握高校意识形态工作的领导权。接着北京开了两个和高校有关的会议,这个文件算是一个继续吧。”近年来,中国一些著名大学的自由派教授成为网络名人,他们的意见受到许多网民欢迎。有部分知名教授被解职,甚至被开除。刘先生认为,中国的毛左派主要集中在三大领域:宣传、理论和高校。他们对高校出现的不同声音非常不满,因此要着力清理高校的自由派教师,“很多高校都加强控制,虽然很多老师口服心不服,但却是是风声鹤唳,搞得大学里都很紧张。”美国南卡州立大学教授谢田就此表示,实际上中国共产党对中国高等院校的思想控制从未放松,最近两年更变本加厉。他估计,中国大学的学术自由空间会越来越窄,“其实中共建政之后从未放松过这方面的控制,中国大学都有党委书记,比校长权力更大。所谓学术自由,或者是教授管学校等等在中国从未落实过。改革开放之后这些年,也从未放松过。”刘先生则认为,这个中央文件虽然调子很高,实际上新内容不多。中共官方宣传和新文件中,只提马克思主义主义,没有列宁和斯大林主义,也很少提毛泽东思想,体现出中共的不自信,“什么是马克思主义,如何才是马克思的道路,其实一直没有说清楚。实际上他们的马克思主义概括起来就两点,一是承认共产党的领导,二是服从共产党的领导。这体现了共产党的不自信。”谢教授认为,随着各种资讯新技术的普及,各种思潮的涌入,中国官方很难全部封锁过滤,严厉控制虽可能有短暂效果,但长期来看,中共的陈旧理论和思想必然被淘汰。(记者:石山  责编:嘉华)

【河蟹档案】言论自由是最好的刮骨疗毒

以下被新浪审查删除的微博来自自由微博网站以及其他来源,数字时代编辑整理: *赵士林89:副总理马凯视察春运,随机询问了候车女乘客刘秀艳,刘大姐高兴地告诉副总理,“您放心,今年票还行,不难买。” 刘大姐火了! 模仿刘大姐体: 您放心,今年空气还行,不污染; 您放心,今年房价还行,不高。 您放心,今年官员还行,不贪。 您放心,今年地铁还行,不挤。 您放心,今年看病还行,不贵!|相关新闻:《马凯到北京站视察春运 乘客称今年票还行不难买》...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