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自由

All

Latest

自由亚洲 | 张维迎:中国未来的经济发展需要思想市场的自由

中国的思想和言论自由一直被中国政府严格管控,这是否影响到了中国经济与民主的发展?中国著名经济学家张维迎在十月六日的一次演讲时说,中国需要思想市场的自由才能达到进一步的繁荣和发展。请看本台记者郭亚萨和李泽雨从现场发来的报道。 张维迎在美国华盛顿智库加图研究所演讲的题目是中国的未来取决于思想市场的自由。原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院长张维迎是国内最早提出并系统论证双轨制价格改革思路的学者,著有《市场的逻辑》、《中国改革30年》等书籍。...

肖雪慧:《大学人文教程》的命运和受它牵连的人

今早在得知涉出版界一条坏消息后,一句话挥在脑海里之不去:这个权力,专干搜索英才而毁之的事。而在教育、出版等被当成“上甘岭”阵地的领域,情况更严峻,现在几乎是:凡想在这些领域做点正常事,就动辄得咎。下面发的是两年前写的,当时很多人读后为文中提到的好编辑的境遇唏嘘不已,但今早得知的消息,这种情况正在常态化,出版界、思想文化界正被推入暗夜。

X博士|魔方大厦是怎样成为你的童年噩梦!

1996年的某个傍晚,那时候香港还没回归,我把频道调到上海教育电视台,在弘扬主旋律的垃圾纪录片播出之后,《魔方大厦》来了,片头强势的爆炸声,以及九十年代特有的立体光晕背景一下子勾住了我,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被下列东西充实着:白脸腮红、截肢的玻璃人、水晶棺材、鬼魅司机,以及各种怪诞图案与迷幻音效,画面如此阴森魔幻,让我惊吓之余又欲罢不能,来克那张死人脸妥妥地陪我走过了每一个夜晚。

陈希我|我该怎样当教师?

昨晚上课,学生让我签名。写到日期时,才想起已是“教师节”了。 今早,我家边上那家花店,人头攒动。甚奇怪,怎么生意这么好了?一问,“教师节”给老师买花的。 路上,车载广播也在谈“教师节”,节目在讨论,对尚在读书阶段的学生,是否应该给老师送“教师节”礼物?各种说法。我问自己:如果是我,送吗? 好在我的孩子已经不在国内,可以躲过一劫。其实,我每每恍然“教师节”,难说不是选择性失忆。在中国,再没有比教师这职业更令人尴尬的了,甚至有罪恶感。罪...

经济观察网|张耀杰:北大精神的改写与断送

导语: 北大精神是以北京大学教授及其学生为主体的学术自由、兼容并包、注重建设、尊重制度的人文精神,这种人文精神在三任校长蔡元培、蒋梦麟、胡适身上,曾经有过较为集中也较为充分的体现。北大精神的改写与断送,先后发生在马寅初、钱端升等人身上。 蔡元培时代的北大精神...

共识网|南金:学者的“囹圄”

今年三月人民大学伦理学教授罗国杰老师过世,至今学人们写了很多纪念文章。最近几年常听到老一辈学者过世的消失,生老病死自然规律,从社会生命与自然生命上他们逐渐衰老逝去天经地义,可是除了真心假意的哀悼之声外,还有一些人满怀深情地感慨什么“斯人已去,大师不再”,什么“我们很难再有这样一个为学术奉献生命的人”等,似乎未来不可期,后生只能活在阴影中。...

共识网|邓晓芒、项贤明:读书到底为了什么

今天的教育体制,培养出来的有时是听话而又心怀鬼胎的人,通过教育磨掉了人的锋芒,使得他们成为一个个深谙处世之道的人。回顾30多年的教育改革历程,我们可以发现,教育真正最有生气的时代,恰恰是教育体制最不健全的1980年代,也就是刘道玉的时代。那时甚至是百废待兴,但那时最有活力。目前教育体制可谓空前健全,但也是空前死板。

张维迎:中国数千年停滞不前,根在思想垄断

8月11日,在凤凰财经主办的“智友会”上,北京大学教授张维迎表示,中国二千多年的停滞,最重要的是思想被垄断了。“我们只接受一种思想,就不可能再进步。反观欧洲是不一样的,中世纪的时候是黑暗的,基督教的统治也是垄断。但是在后期文艺复兴之后不同的思想出现了,这才导致了他们的进步。这一点用在今天也非常重要。如果总是要追求一种思想,追求所有人有统一思想的话,中国不可能进步。”他认为,中国的思想启蒙到了上世纪二十年代基本上就中断了。“被‘一个主义’代替了中国人应有的启蒙,然后一直持续到七十年代末期。改革开放以后好多思想界的人做了一些启蒙性的工作,到1989年也中断了。到现在仍然没有经过真正的启蒙,启蒙在中国是一个‘半拉子’工程,也就是一个‘夹生饭’。中国人对基本的权利,对自由这些东西都是非常模糊的。”他表示,只要允许人们思想自由,可以避免很多灾难。“改革开放前三十年,中国的好多灾难都可以说是由于没有思想市场、没有思想自由。从这个意义上讲,思想自由是人类所有自由当中最重要的东西。”以下为演讲实录:启蒙在中国是一个“半拉子”工程按照安排,我先讲20分钟,然后和大家共同交流。首先谢谢智友会组织这一个读书会。我先讲几个观点。第一个观点: 想谈谈启蒙。启蒙的本意就是原来生活在黑暗当中,我们看不见,我们在一种愚昧状态当中生活。而启蒙的核心就是“灯”,让我们自己清醒,从愚昧当中解放出来。我们所谓的“愚昧”是什么意思呢?就是不知道人究竟是什么。可以说,我认为现在大部分中国人,60%以上甚至于说99%,不把自己当人看。怎么不把自己当人看呢?人和动物之间最大的区别是什么?不是吃喝拉撒,吃喝拉撒这些方面动物都会有一般。生物性欲望的满足方面人和动物是一样的。能把人和动物区分开来的,其实就是我们的思考,我们的自由意志。这也是康德讲的。我们之所以是人,是因为我们有理性、能思考、有自由意志。自由意志包括了要去表达。如果你想说一个话,别人不让你说,你就不说了,这就是你不把自己当人看。启蒙就是要认识人就是人,人之所以跟动物不一样就是有自己。在这个意义上,我们只有有了自由,我们才活的有尊严。如果没有自由,你就没有尊严,这一点非常重要。西方在几百年前,尤其是十八世纪,无论是法国的启蒙思想家,还是苏格兰启蒙思想家或像德国康德这样的人,他们做的就是这样的工作,告诉人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权利,什么样是有人的尊严。我们中国一直没有经过这个阶段,我们直到在一百多年前,特别是在甲午战争之后才认识到这个问题,所以开始了思想启蒙。但是这个思想启蒙到了上世纪二十年代基本上就中断了,被“一个主义”代替了中国人应有的启蒙,然后一直持续到七十年代末期。改革开放以后好多思想界的人做 了一些启蒙性的工作,到19⑧9年也中断了。到现在仍然没有经过真正的启蒙,启蒙在中国是一个“半拉子”工程,也就是一个“夹生饭”。中国人对基本的权利,对自由这些东西都是非常模糊的,也包括对民主的看法。自由是比民主更重要的东西。如果没有自由的理念,那么我们不可能有真正的民主,也不可能有真正的法治。这是我谈的第一个意思。第二个意思:这本书里面已经多次讲到了。我这几年还有一个重要的认识,就是“理念、思想、观念对人类的重要性”。人类的历史某种程度上就是一种观念历史。所有人类的创新,甚至于物质上的合作其实都是从观念变来的。我在这几年对传统讲的历史唯物主义产生疑问,因为历史唯物主义没有解决人类的很多问题。比如说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有什么样的生产力就会有什么样的生产关 系,这个东西是讲不通的。我们看一下人类的历史,其实你的生产力、技术很大程度上是由上层建筑来决定的,是由生产关系决定的。我们看一下中国和美国之间的比较,最新一些技术的创新都出现在哪儿?出现在美国,而不是出现在中国。那么我们唯一能找到的理由就是我们的产权制度约束了人们创造的自由。甚至从一般的技术来讲,其实就是由一个想法导致的。如果没有自由思考环境的话是不可能的。比如新的电动汽车特斯拉为什么在美国出现了,在中国为什么出现不了?在中国搞企业的人就会想这个事能不能去做,是不是符合法律的规定?这些约束性就导致很难有创造性的思想,更不用说社会科学这个行业了。自由就像空气一样。不是说搞社会科学的对这个敏感,搞自然科学的就不敏感。自由就像空气,无论搞什么学科如果没有自由空气的话,人的思维本身就会僵化。我在书里面谈了好多例子,在这里我也不多讲了。由于我是搞经济学的,大家知道经济学家谈的都是利益。主流经济学的基本假设是人只受利益的驱动。我想这是一个悖论。按照经济学传统假设的话,经济学家说什么与人们的行为没有关系,因为人们最大化自己的效益、利润。无论经济学家主张什么观点,人家知道自己怎么做,该怎么做就怎么做。所以有没有经济学家、有没有经济学都不影响社会。但是,话说回来要经济学干什么?我们之所以研究经济学或其他的社会科学,就是我们相信理念在影响人的行为。再进一步讲,过去经济利益上的好多理解比较片 面。我们认为利益是一种客观的,尤其是物质主义的利益。这种理解是错误的。我们好多对利益的理解是通过观念进行的,或者说利益是由观念构造的。举一个例子,好比几十年前在中国被灌输这样一种理念,工人阶级的利益跟资本家的利益是 矛盾的,工人和农民的利益和地主的利益是矛盾的。如果要追求利益的话首先要打倒资本家、地主阶级,但是现在来看显然这不是利益所在。当你打倒资本家的时候,全世界都是这样,任何消灭资本家的地方工人阶级的生活状况是最惨的,工人阶级的利益是最没有保障的。再进一步看计划经济。计划经济完全是一种理念的产物,从马克思最初对经济的批判,到未来的社会应该是有计划的协调机制,到最后斯大林,到中国搞计划经济。 看起来我们都是在追求自己的利益,但是这种理念错了。计划经济制度给人类造成了巨大的灾难。中国和苏联的灾难是最惨重的,仅仅大跃进就几千万人饿死,这在和平时期真是不可想象。理念无论好或坏都会对人类发生 重要影响,所以我们人类需要一种正确的理念去引导的。最重要的是思考自由和言论自由我想讲的第三点:就是思想的重要性。人类新的理念、进步的理念,只能是人类自身创造的。当然创造思想的人并不是平均分布,并不是像过去经济学家讲的那样, 所有的人都是一样的。其实并不一样,有一部分人比大部分人更善于思考,更能提出一些新的观点来。这些新的观点一开始是少数人提出的。这些人一定是很孤独的,而且受到多数人的反 对。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人提出的观念不断的被人们所接受。于是就变成了一种制度,我们就生活在其中。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思想和表达的自由对人类的进步是非常重要的。如果扼杀了思想的自由、思考的自由,扼杀了思想的话,人类进步的种子就扼杀掉了。我们的所 有进步都隐藏在新的思想当中。我们知道,思想的自由竞争并不一定导致被普遍接受的思想一定就是最好的思想。因为要受到来自于人类本身无知的限制。我们接受一个观点,最后也可能被证明是 错误的。但是如果人类要避免犯巨大错误的话,不同的思想自由竞争是唯一的办法。从历史上来看,如果我们的思想市场是市场化的,非强制的,没有一个思想可以长期的主导社会。如果施加了一种强制,使某一种思想变得垄断之后,就会遏制其他 的思想,会对人类的生活造成影响。像我刚才讲的计划经济,再往前讲,像中国历史上思想市场最好的时期是什么时候呢?是在春秋战国时期,那时候创造了灿烂的中国文化。但是到了秦始皇的焚书坑儒,就是否定儒家的思想,再到汉武帝的独尊儒术,这种思想都是错误的,无论是肯定它还是否定它。从此之后中国的思想就非常单一,除了到南北朝期间比较混乱的时候有新的佛教又起来了。无论是扼杀或者是树立垄断地位,其实都是对思想市场的破坏。还有一个意思,人类社会的所有进步都是多元化的,包括观念、思想的多元化是非常重要的。人类从生物学上是怎么进步的呢?一定是由变异引起的,变异就是跟之前不一样。如果不允许变异,如果把变异扼杀掉的话,人类恐怕跟猴子差不多。新的思想就是一种对传统的变异。我们知道在多元化的状态下人类才能够取得进步。中国这二千多年停滞不前,为什么二千多年停滞不前?我觉得最重要的是思想被垄断了。我们只接受一种思想,就不可能再进步。反观欧洲是不一样的,中世纪的时候是黑暗的,基督教的统治也是垄断。但是在后期文艺复兴之后不同的思想出现了,这才导致了他们的进步。这一点用在今天也非常重要。如果总是要追求一种思想,追求所有人有统一思想的话,中国不可能进步。所以思想市场非常重要。我认为人类所有的自由里面最重要的自由就是思考的自由和言论自由。我们可以自己思考,但人类的思考如果仅仅是自己思考而不跟别人交流的话,你的思考不会达 到一定深度的。只有在交流的情况下,你自己的思考才能到达一种深度。为什么说这个自由最重要呢?跟我前面讲的第二个问题是相关的。没有其他任何的强权或反自由的东西,只要允许人们思想的自由,可以避免人类很多的灾难。比如刚才讲到的五十年代的大跃进,只要可以实现思想自由,只要每个人可以在媒体上自由表达自己意见的话,大跃进是搞不起来了。即使毛泽东想发动,有人追随,有人就会反对。我们会看到好多事实证明这个东西是不对的,那么就会停下来。改革开放前三十年,中国的好多灾难都可以说是由于没有思想市场、没有思想自由。从这个意义上讲,思想自由是人类所有自由当中最重要的东西。有了思想自由,专断的、独裁的权力其实都可以被摧毁。反过来也可以这样讲,如果要维持一种绝对集权的话,限制思想自由和消灭思想市场就是必然的。这是我讲 的第三个意思。第四个意思,中国三十年的改革是功利主义主导的改革。两百多年前英国经济学家提出功利主义之后被越来越多的人接受。功利主义讲目标是第一的,为了目标可以不择手段。只要目标是正当的,任何手段都可以使用。在我们国家来讲,这也是非常严重的问题。当然,经济学家的目标是有一个社会福利或效率为导向。用在中国的话就是国家利益,只要我们认为国家利益是神圣的,所有对人类其他权益的侵犯都是正当的。好比说我们认为国家利益就是要经济发展、快速的发展,快速发展的话就要去建好多新的高速公路、厂房设备,这时候就要有拆迁。要拆迁的话,因为我的目标是正当的,所以用什么手段拆迁都是次要的。中国的政策基本上是功利主义政策。经济学家论证要市场,因为市场提高效益,所以也是功利主义的。现在到了这个阶段,要从功利主义转向一种权利优先或权利主义。简单来讲,人类有一些基本的权利,包括自由、人的尊严,无论出于任何目的都是不可剥夺的。西方经过启蒙思想家的努力,已经形成了基本的共识。尽管经济学家、经济理论是很功利主义的,但是并不能够动摇西方世界基本的权利哲学。由于中国没有经过思 想启蒙的洗礼,所以这种功利主义一定是对人类基本权利的损害。到今天应该提出这样一个问题来。我们再看一些新的改革措施的时候,我认为不能仅仅从功利主义的角度来看,不能用GDP的增长来判断某一个政策是好还是坏。当然我不是绝对的反对功利主义的,因为在某种情况下功利主义还是判断标准、成本的计算。在人类的基本尊严、人权的问题上,我们不可以用功利主义。这种思想如果能够成为很多人的共识,如果能够成为政府制订政策的共识的话,就可以避免由于发展而导致的很多负面的影响。现在社会的很多不安定因素都与个人 权利的维护有关系。我提出这个问题,也是希望大家去思考。我们未来真正的市场经济一定是要基于个人自由、权利、尊严的基础上。所有的政策不能越过这条底线。甚至未来对民主制 度的评价,也不可以是纯粹的功利主义。搞民主的话,我们比较一下印度。印度是民主国家,但是经济发展很难,在印度修一条公路太难了,中国很好,效率很高,这种思路可能是错误的。当然也可以从功利主义的角度提出这个质疑来,从功利主义的角度看,很多集权的东西看起来有效,做起来很强有力、很快见效,但是从整体不一定是有效的。举例子来讲,正因为这样北京的城墙都拆掉了。现在到中国的很多城市去看都是千篇一律,我觉得这是功利主义的思维,也是跟政府有关系的。我先讲到这儿,接下来大家进行交流、提一些问题,谢谢!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