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考

贾葭:五论香港 不要质疑香港对整体中国的忠诚

葭案:这几篇文字,陆续写于2013年春夏之交,那年春节前后,正赶上所谓的“蝗狗之争”,作为身在香港的内地文人,不免显得尴尬,于是写了这几篇文字,算是对“中港之争”的一点思考及记录。五篇文字虽分别写就,但连续读来,仍系一体。虽系旧文,于今时今日观之,仍不过时。我的朋友王怜花说,即便再过三年,恐怕仍不过时。承他过誉,我今天在公众号上合刊出来,合称“五论香港”。 一、香港,最成功的殖民地...

Read More

社会进步就是好

我不懂这方面的技术,但我可以确定天灾最多就是诱因,要让那么多层的防撞保护失效,只能是人祸。 但我想说的是,不论是地震,还是动车,我们总是追求着每一个遇难者的名字。尽管有些人以政治心态看待所有问题,但我对遇难名单是追求毫无任何政治动机的。遇难者不是一个统计数字,他们曾经是在这片土地上生活的一个个活生生的人,他们的思想,生活和那些也许微不足道的快乐和悲伤在这片土地上确实地存在过。纪念他们曾经的存在,就是纪念他们的逝去。正因为有了他们的名字,我才 有机会在人人网找到了已知在高铁中遇难的两位大学生,花了点时间逐页看完了他们对自己生活的琐碎记录,想象着他们曾经渺小和平淡的快乐。 这是一 个错误的举动。现在他们在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我每天都不能阻止自己想念他们,而 最不能忘怀 的是那位 陆同学 。 我并不认识他,我想如果以前有过见面的机会,我们之间的谈话也不会太过投机。我不喜欢篮球,而且要是我以前看到他的种种观点,我通常会认为和这种人不会有什么好说的。但看到下面这一条时,任何可能的不屑都会转化成愤怒,对整个国家机器的愤怒。 其实不管政治观点如何,如果大家都静下心来了解对方的意见,其实会发现基本上没有人会过去的“社会发展”或者“经济发展”持有多大的异议 —— 至少我读过的媒体和了解的网民都承认这一点,不论他们“反华”与否。 很多人真正在谈论的不是社会有没有发展,而是我们这个社会对这样的“发展”付出了代价,收入是否大于支出?这个问题的核心在于,我们为了发展,所失去的那些东西,不管是自然环境,安全风险,还是道德,我们要如何给这些概念定价? 中国的铁路系统在刘志军的大跃进时期的确获得了“发展”,也很少有人会对这一点提出异议。但是同样众所周知的是这种大跃进是有隐患的,已经不知道有多少个人和媒体指出技术可以买来,但安全不能买来。“安全”,作为一个同样的无形概念,在你 不需要它,不重视它的时候,它可以说是毫无价值可言;而一旦人们需要它时。它又是无价的。但我们的喉舌却有着独特的回答,在 牛皮 没破之前,他们的言论 诡异 而又 无耻 ,发生之后,“自主产权”突然就变成“与日本合作”的列车了。 为什么讨论和确定“支出” 的准确价值那么重要,原因就在于如果我们为了所谓“发展”而付出的那些比“发展”得到的收益还多的话,这整件事就不能称之为“发展”了,而你知道某个团体的合法性从何而来。加之中 国过去的发展成果通常可以用金钱来衡量,支出却很难,把支出项目的估价权牢牢掌握在自己的手中,无疑就是整个宣传机器的重要目标。于是就有了诸如《 环球时报 》之类的无良媒体。而它,在这事件中达到了自己道德良心水准的最低点。 我一直认为是“环境影响个人行为”,而不是相反。作为城市规划的学生,我各种通过设计环境,不管是物理上的建筑环境,或者是政策以及舆论环境来影响个人行为的招数。我从不哀叹我们在经济发展中失去的良心和道德,为了发展,或者更简单的说,为了钱而可以不顾一切的做法,因为归根到底人的行为是环境影响的,而谁控制 环境,或者对环境有着最大的影响?有时候很厌倦谈论中国的事情,因为无论是什么事件,我会发现这些事件的本质最后都能追朔到某个黑帮身上,或者在他们身上 找到类似的行为。所以实在是很容易厌倦。 我们生活的环境,无论是教育还是媒体,对我们思维模式和价值观的影响都是深远而又通常只存于潜意识中的。其实就算你,或者我在海外,要是认真注意下自己的 思维过程,会发现对无论是任何事得出的第一个结论,通常还是通过党的思维得出的结论,只不过我们可以很快的的自我否定并且继续思考下去。至于在海外的人为 什么会好一些,我个人的理论是能收到的信息更多,会改变思维方式。这并不是我被什么“反华媒体”愚弄。上twitter看一看,无论是什么事件,我们第一 时间关注的通常还是类似于日人民报之类的官方消息渠道。 也是因此我对互联网在中国的流行报有很大的期待,因为互联网能够极大的拓宽人们可以接触到的信息范围。如果任其自由发展,结果终将朝着黑帮不利的那个方向 发展。但他们对互联网严加控制,当我看到下一代人重复着春夏之交风波之后,上一代中国人学到的“发展才是一切”,“管好自己,不问时事”,“你为什么只看 黑暗面?”之类的言语时,就直到他们不仅做到了,而且还做的很成功。 为什么陆同学给了我极大的震撼原因就在于此。如果我没有通过此事认识他,那么我会直接忽略掉这些话。因为我认为,对待任何认为事不关己可高高挂起,把任何 “反党反社会”的言论当作“谣言”,任何只看进步不看代价的人, 最好的方法就是让那些人遭遇到的不公降临到他们身上。这让他们意识到如果自己认为别人遭遇到的不公和自己无关,在 他遭到不幸时别人也是同样想法,就是最好的一课。 但陆同学所付出的代价太让人悲伤了,死在自己认为的那个“发展中的社会”,而且在这个社会的眼中,身后事还没有尽快恢复通车重要,这种黑色到极点幽默一点都不好笑,我更希望这种黑色幽默永远不要再次发生。 挖坑埋车 , 埋车前发现幸存者 ,隐瞒死亡人数(线索太多,仅 举1 , 2 两例),甚至原因还没查明,就让下一班动车在同样的路径上踏着尸骨未寒的乘客们滚滚前进,难道这些还不够让我们停下来,反思下我们失去的那些东西? 很多人对社会问题的关心并不是出于“不可告人的目的”,至少对我来说,我不忍心看到任何民族,任何观点,任何阶层的同胞被当作燃料,投入这列滚滚向前的火车中。因为坐在这列火车上,愧疚和不安会时刻笼罩着我。我们本应阻止很多可以避免的悲剧,就像高速铁路的隐患众人皆知,我们的舆论却仍然无法阻止悲剧的发生。可惜陆同学在自己做了柴火为这个经济增加动力之前,看上去也没明白“发展”的动力从何而来。这不是人们的错,就像生在任何国家都不足够成为一种“错误”一样真正的错在于那些从不给人们完整信息,独立思考的那些人和团体。 而谁在控制舆论环境,谁在灌输思想,谁阻断了他们思想的自由,我就诅咒谁。因此要是哪天老天开眼

Read More

纽约观艾未未作品记

上星期去华盛顿特区开会,散会后由纽约返回悉尼,其中在纽约城逗留大概24个小时。去纽约的一个重要目的就是去看一眼在纽约中央公园普利策喷泉(Pulitzer Fountain) 展出的艾未未作品:十二兽首。纽约中央公园是曼哈顿茂密的水泥森林里面的一片绿洲,喷泉在东南角,旁边是一个苹果商店(Apple Store),可见位置的重要。我和朋友从地铁出来,没费什么力气就找到了地点。这是刚出来的视频。 我还拍了一些照片( Flickr相册 ): 这是贴在柱子上的寻人启事: 我随机询问了几位驻足拍照的游客,有的表示知道艾未未,有的则不知道。但是他们都觉得监禁这位艺术家是不合适的。 在这些兽首前,我思考了一下来纽约前有人问我的问题:如何理解“如果艾未未不自由,我们便不自由”?我觉得有两点: 一是言论和表达的不自由。虽然官方媒体放风出来说艾未未是因为经济犯罪而被调查和监禁,但是从 很多证据来看 ,我更相信官方是因为他对于真相的追究和对于言论、表达自由的追求。因为这些自由是宪法规定的,所以用这个理由监禁恐怕会受到更多的谴责。对艾未未的监禁是官方向公众发的一个信号:如果你也像艾未未那样行使宪法规定的自由言论、表达的权力,那么你也将会得到迫害。这是用恐惧变相的限制你我的自由。 二是人身的不自由。艾未未被调查和监禁将近两个月,但是警方还没有给一个确切的说法。我甚至都不知到到底是警察、国宝、还是税务局在调查他,艾的家人也没有得到艾被监禁的任何正常手续。程序的不透明可以用在艾未未上,对他的人身自由进行侵犯,那么同样在将来也可能用在你我身上。 所以,我和几位艾未未的支持者们创建和维护了一个支持艾未未的网站。这是我们争取自己自由的方式。 相关文章: 对艾未未被拘的一些最初思考 I Shall Be Released 艾未未,来看海(消失15天了) 五毛党三例 MIT Press:艾未未博客书(2006-2009) 艾未来-给我的中国朋友发的一份私人信 立刻释放艾未未 - 来自吉软糖的视频 请加入要求释放艾未未的请愿书 Facebook上参与支持艾未未活动人数统计以及增长趋势 建了一个博客:爱艾未未 -Love Ai Weiwei

Read More
  • 1
  • 2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