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侵害

英俊的龅牙赵 | 这特么是在保护未成年人,还是在保护坏人啊?

01 最近一段时间,有两条新闻一直让我心里的愤怒、质疑、无奈等情绪挥之不去。 第一条是陕西蓝田四个未成年男生,在课间休息的时候把一个女同学拖到了男厕所里实施了强奸。这四个畜生得到的惩罚是,转到工读学校就读。 没了。从当地政府发布的消息来看,“转到工读学校工读”就是他们受到的唯一处罚,甚至这么严重的一起恶性案件,“不够立案条件,不予立案”。...

阅读更多

西木的江湖 | 王五四:这届苍天不行

“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 读起来令人正能量爆棚,仿佛希曼的妹妹希瑞公主附体,但这届苍天明显不行,经常饶过谁,比如说“猥亵儿童的王振华”。

阅读更多

时代就这样 | 又一个银杏伙伴被「俺也一样」,你们却只是只敢小声讨论

2020年4月17日,电台节目「不合时宜Weirdo」的主播若含在「过了6年,我终于说出了这个秘密」中,说了自己曾经被严重性侵的经历。 被公开指认的这位性侵嫌疑犯是2017届银杏伙伴,当时所在的机构是新南社会发展中心,目前这位「伙伴」的身份是成都市武侯社区发展基金会秘书长。   在2019年社会影响力投资论坛年会的嘉宾介绍中,可以看到这位秘书长的身份还有两个,分别是银杏伙伴和菁莪学者。...

阅读更多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