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参三部

All

Latest

美国之音 | 中国战略支援部队接收“黑客部队” 提高网络战能力

华盛顿—中国军事观察人士告诫,中国军队改革中成立的新军种战略支援部队,将大大加强其网络战、太空安全和网络间谍能力。 2015年12月31日宣布成立的解放军战略支援部队是中国全面军事改革的一部分,目前还不清楚这支部队的详细情况。可是美国官员和中国问题分析人士说,原属总参谋部的军事情报部队现在被纳入这个新军种,跟陆海空和导弹部队平级。 这支部队纳入了原总参2部、3部和4部的情报部门。...

多维|盛极而衰 解放军内红二代藏玄机

转发此新闻: 中共十八大后最大规模的解放军中高层人事调整告一段落,得益于此,军队的全面改革和调整已成定势。在此期间大规模上位的红二代群体受到最多的注目,部分分析者着眼于他们与习近平等决策层共同的红色背景,认为是军队反腐改革得以顺利进行的重要依仗。据查,红二代虽然绝对数量很少,但在军中的分布颇有玄机,很有可能确实是出于一种有意的整体安排,以实现习近平所代表的中央对军队的绝对控制。外界很多观者对于红色后代集体在党政军商系统的全面上位始终较为排斥,这是一种自然反应。因为红色身份会始终使其具有某种特殊之处,且很容易转化为特权,而其上位或许就在一定程度上受益于这种特权。而且如果红二代也涉贪的话,将成为后代的反腐和权力收束的难题。不过,红色后代现今位居中国权力和财富顶端的场景终将是昙花一现,随着时间的推移,红二代们总归要退出舞台,而三代或四代们虽然也免不了受到特权的某些益处,但也将因为中国制度体系的完善而泯然众人。也就是说,红色基因终将没落,这只是一个时间问题。红二代解放军分布密码在2015年前后的军队中高级别军官大调整中,红二代的上位可谓盛况空前,即使是官方也不再掩饰这一点,而是反其道而行之,主动披露现任军队高层中的部分当红红二代。包括总装备部部长张又侠、空军司令马晓天、总后政委刘源、海军政委刘晓江、武警司令王宁等一大批人物。随着春节的到来,此次调整暂告一段落。从结果来看,红二代目前的分布颇有玄机。总装备部是红二代分布相对最集中的区域。除了上面提到的张又侠,原福州军区第二政委刘培善之子刘胜任总装副部长,原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刘华清之子刘卓明与原中共北京军区司令员陈锡联之子陈再方同任总装科技委副主任,原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迟浩田之子迟兴北任总装科订部政委,原北海舰队副司令员冯洪达之子、冯玉祥将军之孙冯丹宇任总装军兵种装备部长。总体来看,外界观感之中红二代群体数量十分可观,但是相对于军队高层集体,其绝对值仍然很小。但这并不妨碍其作用的发挥。可以发现,红二代在军中的分布很分散,或者说是很平均(像在总装备部的密集分布情况在其他区域极为罕见),如此能实现红二代群体在军中最大范围地布局。比如,在中央军委层面有两人:张又侠和马晓天,一个身在陆军,一个身在空军。武警方面是从南京军区新晋升的王宁。在大军区层面,总政副主任是原中共中央军委委员、总后勤部长王克的女婿殷方龙,总后政委是刘源,总参三部部长是原广州军区副司令员刘昌毅之子刘晓北,中共国防大学政委是活跃于意识形态和社会舆论的刘亚洲,不久前退役的张震之子张海阳曾任二炮政委。红二代在大军区的分布同样如此。在北京军区有副司令员黄汉标(原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张万年女婿),在南京军区有副司令员秦卫江(原中共国防部长秦基伟之子),在广州军区有副司令员郑勤(原北京军区司令员郑维山之子),在成都军区有副司令周小周(原北京军区司令员周衣冰之子),在吉林军区有司令员陈红海(原沈阳军区副政委、冶金工业部长陈绍昆之子),在甘肃省军区有司令员陈知庶(原中共国防部副部长、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院长陈赓之子)。另外,军中父子、兄弟或其他亲属关系共同服役的现象也非个例,其中有几个家族的“枝叶”较为“繁茂”。刘培善两子刘晓榕和刘胜,一人担任总后副政委,一人担任总装副部长;原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张万年两女婿黄汉标和王晓朝,一人担任北京军区副司令,一人担任广州军区空军副司令;原国防部长秦基伟两子秦卫江和秦天,一人担任南京军区副司令,一人担任国防大学科研部长。来源:多维转发此新闻:

高端参考|解放军最神秘的部门:总参谋部

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在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中央军事委员会领导下,负责组织全国武装力量建设和作战指挥的最高军事统率机关。经过精简调整后,总参谋部下设办公厅、作战部、情报部、第三部、信息化部、军训部、军务部、装备部、动员部、炮兵部、装甲兵部、工程兵部、防化部、电子对抗雷达部、政治部、机要局、测绘局、外事局、陆航局、管理局等部门。下面重点介绍一下几个主要部门: 总参一部...

自由亚洲 | 解放军被曝在香港设电子情报监听站

加拿大《汉和防务评论》最新一期透露,中国解放军在香港的大帽山设立了一座大型无线电讯号情报侦搜监听站,可监听、监看当地所有的手机通话、电子邮件、无线网络信息等。形同中国大陆版“棱镜计划”。最新版的加拿大《汉和防务评论》日前报道说,中国军队的监听站位于香港大帽山顶,海拔950米,外观像普通的导航或气象雷达,但经“汉和防务评论” 的防务专家研判,认定是一座无线电讯号监听站,用于截收、监听无线电讯号,手机、无线电话、无线网路的讯号都能截收。不论是香港民主派人士、外国使领馆都有可能被监听。香港政府可能根本不知道有该设施有上述功能。

美国之音|中国黑客继续攻击美国高科技公司,军人参与

遭到黑客攻击的美国海藻生物燃料公司(图片来自该公司发布的视频) 华盛顿 — 就在美国与中国就网络间谍案争论不休之际,美国一家高科技公司声称仍然遭受来自中国等国家长期而密集的网络攻击。位于佛罗里达州的海藻生物燃料公司说,过去一年多以来遭受了上千万次网络攻击,其中来自中国的黑客威胁最为严重。公司高管告诉美国之音说,来自其他国家的网络攻击主要是盗窃信用卡信息等一般网络骚扰,而中国黑客的目标很明确,他们针对的是产业机密和生物燃料方面的高科技信息。...

纽约时报 | 斯诺登披露美国安局曾监视华为

长期以来,美国官员一直把中国的电信设备巨头华为视作安全威胁,并阻碍其在美国达成商业交易,因为他们担心,华为会在设备中设立“秘密通道”,帮助中国军方或北京支持的黑客窃取企业和政府机密。...

编程随想 | CPC Third Plenary Session

三中全会解读:名为改革,实为集权,天朝重回个人独裁 如果你看到这行红字,说明你的博客阅读器无法显示修改后的博文内容 :( 可以考虑换一个阅读器 ★引子   三中全会已经结束一周了,应读者的要求,再发一篇时事评论。   在会议的前一周,俺已经写了一篇《 若政治制度不公平,则经济改革无意义——谈谈天朝这个大赌场 》。看完之后你应该明白:(在现有的政治制度下)经济方面的任何改革,只对权贵有意义;不管如何改,最终都是咱们屁民遭殃。因此,无论朝廷发布的公报中如何忽悠经济改革的力度,大伙儿都不要上当。经济方面再怎么改,只不过是换了一种新的游戏规则。不变的是:权贵依然是庄家。   有鉴于此,今天这篇博文不打算再聊经济方面的改革,今天要聊的是:三中全会所做的"政治改革"(可惜这个"政改"跟民主自由人士希望的"政改"是背道而驰的)。 ★"国安委"是啥玩意儿?   这次三中全会,最实质性的改变就是:决定成立国家安全委员会(以下简称"国安委")。因为是刚刚决定成立,这个"国安委"还蒙着神秘的面纱(具体的组织架构尚未公布)。不过捏,咱们可以通过互联网收集到一些相关的信息,大致摸清该组织的轮廓。 ◇缘起   "国安委"并不是习近平发明的。早在1997年,当时伟光正的江掌门去美国公费旅游。他发现美国佬的" 国家安全委员会 "是个好东西,就想照搬到天朝。可惜这个计划最终流产。为啥捏?据未经证实的小道消息称:其它朝廷大员担心老江会利用这个权力很大的"国安委"一手遮天,于是纷纷反对。   到了18大,习禁评当上新任掌门,他又开始琢磨这玩意儿。今年5月份,就有外媒发布小道消息称:习掌门会再度推动"国安委"(相关报道在" 这里 ")。这次三种全会果然应验。 ◇牵涉的部门   老江当时只是想效仿美国的国安会;而习近平的野心更大,他设想中的这机构,权力将会大大超过美国的国安会。这可不是俺瞎掰的,有朝廷的官方喉舌为证—— 习近平亲释"国安委"职能 权力大过美国"国安委" @ 新华网   这篇报道提到: 这意味着国安委将承担或者部分承担、整合或者部分整合中央外事工作领导小组(即中央国家安全领导小组,一套人马两块牌子)和中央政法委的对外和对内职能。   中央政法委本身就已经够牛的了(掌控"公检法"和武警等各种维稳力量),而政法委只不过是"国安委"的一个子集。   这篇官方报道中还提到: 涉及到的部门将包括外交部、中联部、军方对外机构等外事部门;公安部、国安部等内务安保部门。涉港或者涉台部门的职能也很可能将统归"国安委"协调,因为这两个机构也与国家安全息息相关,特别是最近中央高调批判香港反对派"占中行动"存在外部势力的支持,已经让国家安全受到损害。此外,国家民族事务委员会、宗教事务委员会由于涉及到民族和宗教问题,也将会在此机构下协调相关事务。而人大和政协的相关内外机构、经济、群众等相关部门的情况肯定也将会被统筹考虑。   考虑到某些读者对朝廷的衙门不太熟悉,俺把几个名词稍微注解一下。 中联部 全称是"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这是党务系统中的情报机构,直接隶属裆中央。它和大名鼎鼎的中宣部(真理部)、中组部(吏部)是平级单位。 国安部 全称是"国家安全部",前身是"中央调查部"。这是政务系统中的情报机构,隶属国务院。 军方对外机构 俺猜测这指的是:总政联络部、总参二部、总参三部。这仨都是军务系统的情报机构,隶属中央军委。 总政联络部前身是对敌工作部(敌工部)。目前负责对台港澳的情报工作。 总参二部负责训练派驻国外的情报人员(比如驻外武官)。 总参三部负责电讯监听、密码破译、网络攻击、等等。今年春节大出风头的" 61398部队 "就来自总参三部。 涉港或者涉台部门 这应该是指"国务院台办"和"国务院港澳办"。   (限于篇幅,俺就不对上述机构作更多介绍了。有兴趣的同学可以看俺写的博文《 八卦一下天朝党政军的情报机构 》,此文对上述机构有详细介绍) ◇权势   如果稍微熟悉天朝官场,应该知道天朝的实权机构分为:党、政、军 三大坨。从刚才引用的这段官媒报道可以明显看出:党政军三坨都被"国安委"涉足。而且牵涉的都是 强力部门 。   为了让大伙儿有一个感性认识,稍微做一下对比。 从国家间的横向对比,它有点像苏联的克格勃(KGB)。 从时间上的纵向对比,它有点像明朝的东厂。 ★成立"国安委"意味着什么?   下面俺稍微分析一下,成立这个"国安委"会对天朝政局产生哪些影响。 ◇最近三十年的天朝是"寡头制"   "寡头政治"也叫"贵族政治"。在这种政治体制中,重大决策不是某人说了算,而是几个政治大佬一块儿商量着办(关于"寡头制"的更详细解释,请看《 扫盲各种政治体制 》)。   俺在《 聊聊天朝的政治体制 》一文有提到:自从邓太宗掌权一直到"江胡",朝廷的格局都是"寡头制"。当年邓太宗虽然权势很大,但对一些重要决策,他还是要跟陈云、李先念等元老商量。后来江的权势小于邓,胡的权势又小于江。   所以,从80年代初华国锋倒台一直到十八大召开,天朝的政治格局都是"寡头制"。 ◇习近平企图利用"国安委"当上"僭主"   "僭主制"这个词比较学术化,很多同学应该没听说过。简单通俗地讲就是:非世袭的君主制。所以"僭主"有时也可称"个人独裁者"。更详细的解释请看《 扫盲各种政治体制 》一文。   前面已经分析了"国安委"的牛逼之处,而"国安委"是习禁评大力推动的。可见这位习掌门的野心很大,三位一体(总书记、军委主席、国家主席)都无法满足他的胃口。而比"三位一体"更高级的,那就是"僭主"了。   一旦"国安委"如他所愿开始运作,开始接管强力部门,其它几个常委估计都得靠边站喽。 ◇习近平的动机何在?   半年前发过一篇博文《 关于朝廷近期舆论和习近平的嘴脸 》。当时俺就说: 习近平不是什么好鸟,他 是权贵中的权贵,太子党中的太子党 。   他这个人不光政治野心很大,而且很强硬(别看他长得胖乎乎的,挺憨厚,打击网络言论毫不手软)。像他这样的性格,仅仅做个"寡头"怎么能满足捏?   另外,原先的"寡头制"暴露出很多问题(具体请看《 聊聊天朝的政治体制 》一文的"天朝寡头制的弊端"这一章节)。习近平显然不笨,肯定也意识到寡头制的诸多弊端。   所以,转向"僭主制"对他个人而言,可谓一箭双雕。 ◇习的企图会得逞吗?   俺猜测,可能性较大。   从今年的某些迹象推测,他应该在朝廷的派系斗争中占据上风;另外,三中全会能够通过"国安委"的相关决议,也从另一个侧面说明,他占据上风。作一个对比:老江当一把手那么多年,都没搞成"国安委"。习近平上台才一年就把这事儿办成了。   顺便八卦一下:   三中全会后发布了《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这个《决定》的起草小组,组长是习近平,副组长是刘云山和张高丽( 竟然没李克强 )。这不禁让人浮想联翩啊。 ◇"僭主制"能挽救朝廷的命运吗?   显然不能!   为啥不能,原因有很多。限于篇幅,俺光拿"反腐败"来说事儿。   在中国历史上,很多铁腕的独裁者都无法消除腐败——经典的例子就是朱元璋。朱元璋为了打击腐败,花了很大的精力,甚至还发明了若干种酷刑(比如:剥皮实草)。被朱元璋杀掉的贪官不计其数,单一个郭桓案就干掉了几万名官吏。但是腐败的官员依然前赴后继,倒下一批又上来一批。   再来看习近平近期的反腐。到目前为止,习的反腐并未触及高层的权贵家族(大老虎)。这样的力度跟朱元璋比起来差得太远了。如果连朱元璋都无能为力,习近平就更加没戏了。 (注:虽然天朝号称奉行马列主义,但本质上,天朝和明朝都是中央集权的独裁体制,在反腐败方面具有可比性)   另外,在《 谈革命[6]:回顾"非暴力抗争"的历史 》一文中,俺汇总了全球最近50年来的政治变革。从这个清单中可以看出,非常多的个人独裁者(僭主)都被革命推翻了(大部分都是 非暴力 革命)。这从另一个角度也说明了,依靠强力政治人物搞个人独裁,并不是长久之计。   但是,那些希望推动政治变革的网友们也不可盲目乐观。像习禁评这种家伙,个人野心很大,又比较强硬。这种人掌权,会让"暴力革命"的概率变大(不妨回顾一下:利比亚的卡扎菲、叙利亚的阿萨德)。"暴力革命"是多数人(包括俺)不愿意看到的。所以,想要推动政治变革的同学们,需要花更多的精力,用更多的技巧,争取用"非暴力革命"的方式实现民主化转型。 俺博客上,和本文相关的帖子(需翻墙) : "谈革命"系列 扫盲各种政治体制 聊聊天朝的政治体制 若政治制度不公平,则经济改革无意义——谈谈天朝这个大赌场 看看全国人大代表都是些什么货色——兼谈"议会道路的改良"行不通 八卦一下天朝党政军的情报机构

白衬衫 | 《较量无声》销声匿迹 引用中情局“十诫”成笑柄

被称为猛片的政论片《较量无声》销声匿迹 几天来,中国的互联网上流传着一部由国防大学、总参三部和总政保卫部等军方高级机关和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现代关系研究所等外交智库制作的政论片《较量无声》。由于话题敏感,镜头劲爆 (出现了晓波刘和八平方事件的画面), 且推出的机关级别背景神秘,自然引起了许多讨论。 但昨天(10月30日)以来,许多视频网站纷纷删除了这部90多分钟的视频,目前还没有审查方的删除指令曝光,是网站自我审查还是另有缘由都不清楚,但已引起了诸多揣测。 这部电视政论片阵容强大,解说慷慨沉重,颇有八十年代电视政论片之风。 其总策划是国防大学政委上将刘亚洲,撰稿人和总编导则是国防大学科研部部长,秦基伟上将之子少将秦天,出场受访还有国防大学校长中将王喜斌、负责对外电子情报的总参三部部长少将刘晓北、负责政治侦防的总政保卫部部长少将于善军。 《较量无声》首先论述了中美的战略竞争关系,声称美国为颠覆中国现体制,在五条战线进行渗透。 首先,政治渗透:千方百计影响中国政治走向;其次,文化渗透:企图改变民众特别是年轻一代思想观念;第三,思想渗透:依托舆论心战瓦解民众思想基础;之四,组织渗透:培植代理人集团掩埋定时炸弹;最后,政治干涉和社会渗透:培植反对力量扩大颠覆基础。 上述论述基本符合中美关系合作又竞争的状况,该片将中国国内复杂的社会矛盾、意识形态冲突和种种的腐败问题,完全归咎于美国的黑手;更指责目前民间占据主流地位的自由派知识分子受到美国影响,几乎公开指责其是卖国团体。 例如,片中将南方周末新年献词事件,指为美国策划的对中国和平演变的舆论战的一部分,该片又指责在中国开展基层民主选举项目的卡特中心等是敌对机构。 《较量无声》回访了卡特中心2004年资助中国学者和人大、民政系统官员到美国观摩大选的行程,认为其别有用心。 片中引用了一位上海人大官员的观选后博文,此文不过是说,定期通过选举进行权力交接,是政治民主稳定的标志,而美国媒体在此期间表现出的中立、专业和客观值得赞扬,片中却认为这位人大官员受到了美国的洗脑和颠覆宣传。 该片还指责,美国千方百计拉拢,收买,威胁和策反利用中国的学者,大力培植亲美势力和“第五纵队”,片中点了茅于轼、贺卫方博文,并闪过了夏业良的照片(对其指责是宣扬新自由主义)。 贺卫方的这篇博文中被红框划出的部分中说, 我明确希望中共形成两派,希望军队国家化,希望解决大是大非的问题 ,茅于轼的博文中则被划出一句 “卖国并不是什么严重的错误,出卖人民才是严重的错误”。 与这些杀气腾腾的表述相比,“美国动员国家战略资源强力推广的转基因粮食,实际上就是美国控制世界粮食生产、进而控制世界的手段。”这类的小花絮都成了小儿科。 该片在中文视频网站推出后,引起了许多右派观点的网友的不满。批判者责其实军人干政,直接参与意识形态争议,并认为,以公帑制作宣传品攻击民间学者是危险的举动。 《较量无声》片中,还引用了流传在中文互联网的的所谓中情局局长杜勒斯颠覆中国共产政权的《十条诫令》。 所谓的《十条诫令》的第一条就说,尽量用物质来引诱和败坏他们的青年,鼓励他们藐视、鄙视,进一步公开反对他们原来所受的思想教育,特别是共产主义教条。替他们制造对色情奔放的兴趣和机会,再鼓励他们进行性滥交。让他们不以肤浅、虚荣为羞耻。一定要毁掉他们强调过的刻苦耐劳精神。 美帝居然如此恶毒?这么劲爆的猛料,经过这几位高级军官的渲染,十条诫令当然会在中文互联网上掀起新一轮的热潮。不幸的是,这一看似劲爆的十诫也成为这部政论片的最大软肋。 此前,这份“十条诫令”,见诸于不少中文主流媒体的新闻报道,在2000年6月17日,新加坡《联合早报》就以“北京讯”为消息来源,发表了一篇题为《美中情局十套手段中国政府不倒不罢休》的文章。一些教师作为参考文献使用于课堂上,一些党内讨论也甚至文件也援引其作为立论依据,在中国网络上更是流传颇广。 事实上,“十条诫令”的说法本身来源以英文世界的一条政治谣言。英文媒体如《纽约时报》等早有考证和报道,在中文世界中,新语丝作者庄海青、媒体人杨学涛等人也有跟进和翻译。 最早,“十条诫令”类似版本最先出现在美国,英文名称是“Communist Rules for Revolution”即“共产主义者革命章程”。 绝大多数西方人浸淫多年的《圣经》也有“Ten Commandments”,中文叫十诫,上述内容一般也是十条内容呈现,所以就从原来的英文名称“共产主义者革命章程”变成了“十条诫令”。 据当时的说法,此十条“革命章程”号称是协约国于1919年5月在德国杜塞尔多夫城搜出,并于同年首次被印刷在了俄克拉荷马Examiner-Enterprise报上。据考证,这家Examiner-Enterprise是真的,但这个“十条”却从未在该报发表过,是德国共产党用来腐蚀资产阶级、发动共产革命的章程。 目前可以考证到的,“十条诫令”英文版本的最早发表年份是1946年(发表在当年2月份的期刊Moral Re-Armament上)。1954年,佛罗里达州司法部长George A. Brautigam证明其为真实,并签上了大名。后来,“十诫”广为流传,选民们出于警惕左派威胁,就把这十条印出来发给议员们。 据《纽约时报》此后的考证,国家档案馆、国会图书馆和各所大学的图书馆都找不到这个所谓的文件,蒙大拿州参议员Lee Metcalf在与FBI、中情局等机构联合调查后也得出结论,认为这个所谓文件纯属伪造。 上述的报道和引文都能找到英文报道的原文,不难查考。但遗憾的是,经过变造和添油加醋,这条美国谣言摇身一变来到中国后,变成了是中央情报局用来颠覆中国现体制的“十条诫令”。 这一并不审慎的引文大大降低了这部政论片的严肃度。有网友调侃说,是否因为推出这份政论片的,虽有国防大学、总政保卫部、总参三部等高级机关,却没有专司对外情报的总参二部。否则这份完全经不起入门级网友网络检索的解说词,应该会得到见多识广的二部武官、特工们更专业的资料支持,不至于犯下如此简单的错误,既成笑柄,又靡费公帑。 一位资深媒体人评论说 ,《较量无声》跟谁较量呢?这是跟民间土鳖革命党还是互联网思想家较量? 都不是。 他认为, 这是跟体制内另一帮较量,是维护红色革命后代和改革既得利益派较量。在他们眼里,能够势均力敌的引起注意的,只会是体系内的“同类人”,其他的折腾太多风浪,也未必看得上。 有批评者认为,《较量无声》不过是这位前右派上将所放出的姿态有余,成色不足的投名状,对其偷偷被上传到互联网平台,以及悄悄被删除消失,都不必做太多解读。 本文来源《 法广》 ------白衬衫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