愚民政策

All

Latest

剑客会|李洪林:人民有没有读书的自由?

把书店和图书馆的书封存起来,到别人家里去查抄图书,在海关和邮局检扣图书,以及随便把书放到火里去烧,放到水里去煮,所有这些行动,显然有一个法律上的前提:人民没有看书的自由。什么书是可看的,什么书是不可看的,以及推而广之,什么戏是可看的,什么电影是可看的,什么音乐是可听的,诸如此类等等,人民自己是无权选择的。 我们并没有制定过限制人民读书自由的法律。相反,我们的宪法规定人民有言论出版自由,有从事文化活动的自由。读书总算是文化活动吧。当然,林彪和“四人帮”是不管这些的。什么民主!什么法制!通通“打翻在地,再踏上一只脚”!这些封建法西斯匪徒的原则很明确,他们要在各个文化领域实行“全面专政”,人民当然没有一点自由。

大象公会|怎样成为一个感动中国的孝子

《二十四孝》为什么到处都是自残和自虐?什么样的孝行才能让你脱颖而出?当今时代,如何尽孝才能感动中国? 近些年来,随着中华民族复兴日期临近,以及国家改口强调养老还是要靠自己,孝道逐渐升温。 在当代,值得提倡的孝行有哪些?一些流行于古代的孝道已经过时——文化程度的提高与科学的普及让人们不再相信祥瑞,医疗水平的进步使捐肾代替了割股。但有些传统的孝子元素,如贫寒出身、问题家庭等依然吃香。 当然,最大的孝是孝顺国家。

【网络民议】用大清洗成年人,用大明洗未成年人

@住在武藏上的葵托利:[可爱]制作组内有反贼233(景山·歪脖子树·大行 是忌讳啊你们这些死猪头 [蜡烛][蜡烛][蜡烛] @汰渍全效:崇祯16岁诛杀国妖魏忠贤,剿灭阉党,肃清朝中反对势力,然而大明还是亡了,自己还自缢于煤山[doge] @我为部落流过血:什么?大明亡了?! @渡辺少年:明朝早已亡了数百年,死人就该有死人的样子 @Who视之:煤山的歪脖树还结实吗?这位体重比较超标 @排茹兰V:确认了!在你国生子就是虐童 @真是无趣的人啊:搞不定这一代,开始抓紧洗脑下一代了 @飞翔般欢快的日子:哎呀,用大清洗成年人,用大明洗未成年人? @巴萨叔叔哒哒哒:反庆复民

政见|我们想做的,不过是拆掉知识的高墙

我们——拆掉知识高墙的人,有一个你经常见到的称呼:“政见观察员”。我们大多是在全世界各所大学求学的学生,也有几位已经毕业,走上了讲台。我们的团队里还有另一批人,不直接撰写内容,而是负责内容的包装和传播。为了让这些知识到达更多的普通人,我们需要运营新媒体账号、配发图片、设计 logo 和整体形象、维护网站。 我们有时会说自己是知识的搬运工。但我们很清楚:这件事情比 “搬运” 要更有挑战性。从一篇几十页的论文中,提取出精华部分,再完全抛弃掉学术论文那种或古板、或诘屈聱牙的写法,用大众可接受的方式,往往还要结合当下热点,用千余字的篇幅娓娓道来,所需付出的精力非 “搬运” 所能概括。这也是为什么我们从不认为自己做的是 “编译”——这件事比编译要难多了。

psy-eyes | 唐映红:禁止成员说三道四能提高团队的凝聚力吗?

对一个社会生态中的组织、社团团队,所涉及的议题往往复杂多维,单一或少数维度的相似性无法满足总是达成共识的边界条件,因此就需要团队成员的判断能力、思考能力要相对简单,甚至越简单越好。这样,他们就很容易被说服,而不大可能会依据逻辑和实证对漏洞百出的说辞提出质疑。这就意味着,团队成员普遍越愚蠢越保守,也越容易通过禁止说三道四来提高凝聚力。

【异闻观止】特种兵爆头前潜伏3天不动 蚊子被眼泪淹死

不懂装懂的大师:呸!一般人有资格谈笑风生么!so angry! sonicblue_nju2:军人生理学之温水煮蚊子 角刀牛洋:点赞,我军就需要这样的人才,争取下一步培养跳伞不用伞,打枪不用子弹的一流士兵! 网易玻璃天花:手枪打飞机石子扔卫星的事,今日终于信了。还有那些真身不怕火炼的串门堵枪眼的,就更深信不疑了。 路子野2012:一只蚊子飞进他的眼睛里,直到被眼泪淹死,他也没眨下眼~本能你还能控制?就像肚子饿了,我用意念控制其不肚子饿一下~ 一头小活猪:好吧,淹死蚊子我信,但这三天他是怎么拉屎撒尿的?

德国之声|长平观察:抗日剧为什么这么“神”?

历史如此沉重,也如此丰富,中国影视人为什么就不能严肃认真地拍一些作品?中国国内舆论对"抗日神剧"给予了多方面的批评,但是批评者很难有机会指出,其根源在于中共只许戏说,不许认真。中共宣传对待历史从来就是戏说的态度,而抗日战争这段历史更是经不起认真对待。

Vicsforum | 古德明:習近平的孝道

請先說新中國的故事:一九八九年學運領袖熊焱不能見容於中共,流亡美國多年,最近得悉老母病篤,致函習近平,懇求准許回鄉探母,不獲理會,於是準備來香港闖關,不料連香港都不准入境。中國誓教他們母子不得再見,抱憾終身。 現在謹說舊中國的故事。《資治通鑑》卷二四三載:唐敬宗寶曆元年,大赦天下,只是不赦鄠縣令崔發。崔發曾拘捕殘民的宦官,招致「大不敬」罪。諫官紛紛上言營救,敬宗充耳不聞。最後,大臣李逢吉以孝道為言:「崔發輒曳中人(擅拘宦官),誠大不敬;然其母,年垂八十,自發下獄,積憂成疾。陛下以孝理天下,此所宜矜念。」敬宗一聽慘然,回答說:「如卿所言,朕何為不赦之!」即下令放崔發回家。敬宗和新中國明主習近平相比,誰懂得孝道,不必多說。而唐敬宗在舊中國已算是個無道之君。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