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动中国

All

Latest

【立此存照】感动中国:拿虐童致死当“正能量”案例两则

不,这是虐童。 中共各地宣传系统经常会发出一些奇怪的鸡汤文,来宣扬一些在正常人看来毫无人性的、扭曲的价值观。这也并非他们第一次拿牺牲孩童性命来宣传“正能量”。今年7月,首都互联网协会党委在其微信公号上发表了一篇网媒代表团听“红色故事”,锤炼“党性”的文章。其中提到八路军某个孩子被寄养在一普通百姓家,这家母亲在喂奶时总是先喂八路军的孩子,最后导致自己的孩子因营养不良而夭折。这——就是传说中的“党性”?

澎湃新闻|残疾种树老人火遍全球后:成了典型,树也不敢卖了

主动联络本地媒体报道的那一年,盲人贾海霞没有想到,三年后,他会因为外媒的报道而名扬世界。 而他和他十几年的种树搭档——失了双臂的贾文其,也被媒体这三年以来塑造的光辉形象,给困住了——招来了市委书记的慰问,“感动了河北”,但作为“植树绿化”的典型,老兄弟俩如今感觉进退两难,“再也不敢卖河滩上的那些树了。”

【立此存照】种花家的正能量,能叫抄么?

@阑夕:请简述图一、图二和图三的血缘关系。(扒自 @战争史研究WH ) @共青团中央:其实真相是,最可爱的人在看不到地方守护我们。(小兔子H4) 相关阅读: F-223244:兔粉的意淫与现实 变态辣椒:To 共青团 以下评论由数字时代编辑收集自新浪微博: @姑且妄谈:爱国的抄袭那不能算抄袭 @_南Pile三森:共青团中央便涨红了脸,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借鉴不能算抄……借鉴!这爱国者的事……能算抄么?” @坂本同學提不起勁:...

拆哪儿|王石的猪队友与前海人寿的中国梦

在争做看家狗的年代,连看门狗都要抢封最后一只了。但看门狗不是你吴晓波、秦朔想做,就能做的。刚刚病死于监狱的人民企业家徐明曾以为自己是赵家人的看门狗。哪知道,法庭上赵家人不厚同志对徐明只有毫不掩饰的蔑视:“他是什么身份?比他牛、档次高的人我认识的多了,轮不到他!” 吴晓波老师说辞职后的秦朔专注在学术,投身于商业文明的研究。很快,我们就看到了秦朔老师的研究大作。最新一篇秦朔老师研究了田老师红烧肉的商业文明。 秦朔说希望大家不要再拿王石的个人隐私作为讨论材料。虽然王太因没有系安全带发生过车祸,虽然田小姐的官司很无厘头,虽然在田小姐去洗手间补妆期间,秦朔老师拉着王石的小手娇嗔地问:你幸福吗?

湖畔|西木:当灾难成为一种颂赞

“世界再次见证了中国救援的速度”,这个国家的官方电视台的男主持人一脸兴奋地向他的观众宣称,接下来的画面是一群人在鼓掌,一个领导模样的人上前紧紧握住刚从废墟中被抬上来的伤者的手,这个伤者脸上没有一丝表情。那个颤抖的声音还在继续,它似乎要用这种带有浮夸的方式向人们证明,这是一个多么感人,多么激动人心的场面。

【立此存照】扭曲的“正能量”:强奸智障妇女也能“感动中国”

张保勇说,自己家庭贫困,跟哥哥一把年龄了还没有结婚。10年前,他在外捡垃圾的时候,碰到一个智障女子,三年后,女子怀孕并生下一名女婴,因为害怕别人知道,他一直不敢出门,就在孩子刚满三个月的时候,孩子母亲偷跑出去,他一心照顾孩子,也没再寻找。“我身体残疾,没有劳动能力,我哥哥每天都去东阿县城捡垃圾,一个月也就收入六七百元钱。” 《齐鲁晚报》将上述报道直接打上了#正能量#的标签,《人民日报》和新浪山东也均被“感动”了。然而大量愤怒的网民表示,这根本不是所谓“单亲家庭”的感人故事,而分明是“被拐乡村女教师”悲剧的另一面——智障妇女被诱拐、非法拘禁、强奸生女后逃走,孩子无人照料。同时也有部分网民认为,孩子毕竟是无辜的,她不应成为舆论谴责其父亲的牺牲品。

三剑客|黎明:活着能发声多美好啊

事件曝光后,舆论反应强烈,批评与反思聚焦于“漠视生命”的责任。其实,我们的社会,并非笼统地漠视生命,真实而严重的问题,出在对漠视和重视的选择上,如选择条件,选择中的规则、潜规则,影响选择的观念、潜意识等。 常见大陆航班为救助重症患者而返航、备降的报道。媒体看重这新闻,因为它可展现“为人民服务”的形象和高度的“精神文明”。看吧,连国家大飞机这么贵重的物件都为救命服务了,这就是好政策恩赐于民的证据。而在境外,地空一体论秒定医的航班急救,只算守法循规,算不上“好人好事”,所以境外不把航班例行的急救当新闻。深究起来似乎有点怪:本土之所以宣传航班“果断备降”,起因竟然还是“漠视生命”,文明程度低。 和众多议论者的看法有别,在我看来,这事,还是个非常出色的励志故事。励志故事都差不多的模式,大都讲某个人克服先天不足与后天困难,受尽磨难与屈辱后大功告成。而张先生获得的是最大成功——活下来了,没有比这更成功的了。

宋志标:“不许跑”与“跑不了”

北方爆炸事件中,最小的遇难者姓卢,乳名涛涛,男婴,享年七个月。搜狐网报道说,要不是孩子父母奋力争取,涛涛一定会被遗忘,进不了遇难者名单。年轻父母为涛涛做过的最勇敢的事情,可能就是把他送进了死亡名录,似乎这是唯一的告慰。 对于丧子之痛,年轻夫妻只有独饮痛苦。在与政府打交道的过程中,他们需要反复自证:证明儿子已经死了,证明是爆炸致死,证明他是他们的儿子,证明名单是不全的。这番折腾下来,父母想要什么,已经降到最低,复仇遥不可及,只有乞怜政府有眼。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