愤青

All

Latest

【麻辣总局】变态辣椒:抗日奇侠

@亲见郭斌:遇到一些欺负人的事总是很难缓过劲,曾经的九一八!整个国家被一个比咱小太多的Sb国家从头到脚羞辱欺负的到家了!我是去过日本却从不用它包括电器之內的任何产品!甚至在日本住酒店很小人地把水都打开,还觉得解气!其实这没用!咱得多方位加油!加油!

【CDTV】五名爱国男生播国歌扬党旗砸六部iphone

南海裁决结果出炉,瞬间点燃内地网民怒火,除了针对提出仲裁案的菲律宾外,也纷指美国才是幕后推手。互联网连日流传「爱国份子」砸烂美国品牌的iPhone,表达对美国的愤怒;而最新更有一班男生拍片,手持党旗、播放国歌后,一口气砸毁6部iPhone! [youtube]https://www.youtube.com/watch?v=jXdXAxrXonI[/youtube]  ...

伯通李:愤青才是抗日主力,70多年过去了,有几个中国人知道……

中国之所以能取得抗日战争的胜利,不在于国军或共军多给力,而在于日本愤青太傻逼。愤青才是抗日主力,70多年过去了,有几个中国人知道…… 虽然时逢反法西斯胜利70周年,国人对待日本的情绪似乎再一次趋于绥靖,在知乎,这个有时被美分党戏称为“支乎”的网站上,竟然有人问出了这样的问题——“南京大屠杀和我有什么关系?” 喜欢战争的没脑子,忘记战争的没良心!...

男人装 | 鬼子专业户:炮火中的雅蠛蝶

(F=《男人装》,浅=浅井悠佑) F:哟,小伙子看着挺眼熟啊。 浅:往后翻,翻到后面时装栏目你可能还会看到我,最近经常给你们当模特。 F:怎么?不演日本兵了? 浅:最近不演了,还是当模特好,鬼子演了几十次,从来落不着好下场,基本都要死,有时候一天死好几回。 F:都是怎么死的? 浅:被刀砍死、被枪射死、被绳子勒死、被石头砸死、被炸弹炸死、被气功震死、被骂得吐血而死…… F:没有手撕鬼子,差评。...

美国之音 | 北京餐馆“钓鱼岛” 吃出中日关系麻辣烫

北京一家主题餐厅的老板一方面说,“欢迎”日本朋友光临,可是店里却到处陈列着爱国主义的图片和标语,宣称东中国海的钓鱼岛是中国领土。这家餐厅的做法吸引了西方媒体的目光。北京的钓鱼岛麻辣烫主题餐厅的老板夫妇身穿迷彩服,吧台是按比例缩小的中国航母。中日两国在东中国海列岛的领土主权问题上发生冲突,东京所称的尖阁列岛,中国称之为钓鱼岛,双方都不断向这个地区派出军舰和飞机。

法广 | 贵州副省长微博斥“不爱国”网友是“败类人渣”

7月27日,美国迈阿密发生一起劫持人质及枪击案。当瞭望周刊社28日在微博上发布相关新闻时,引起贵州省副省长陈鸣明关注并评论。陈通过实名认证的个人账户对美国枪击案发表评论,要求“天天骂祖国的人”赶快整形去美国,并爆出“败类”“人渣”骂词。北京时间7月28日21点29分,陈鸣明对相关事件发出第一条评论“怎么美国又发生枪击案了?!”,随后又进一步表示“有人巴不得祖国天天出事,出事就小题大作,已经习惯这样炒作。关键没有听说美国这样的天堂会出事,而且是枪击,滥杀无辜!”在和网友互动中,陈鸣明语带讥讽地说:“天天骂祖国的人,又赖着不去米国!快去啊!坚决支持!去之前,先整形,不要让人家看出是中国人! ”

冯学荣:愤青的狂欢——取缔清国留学生事件真相

中国相当多的近代史书籍似乎一直在告诉我们:1905年,日本政府出台了一个旨在侮辱、禁绝清国留学生的《取缔清国留学生规则》,于是,在东京的清国留学生们奋起抗议,其中,爱国青年陈天华因此悲愤投海而死。   但是,这样的历史,恐怕是失真的。笔者在耕读了关于本案的多种史料之后,却发现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其实是这样的:   当时在东京的清国留学生,有相当的一部分已经被革命党、同盟会给策反,他们积极从事反清革命活动。在这种情况下,1903年,当时的湖广总督张之洞,向清廷写了这样的一份奏折:   “…….伏查,游学日本学生,年少无识惑于邪说,言动嚣张者固属不少,其循理守法潜心向学者亦颇不乏人,自应明定章程,分别惩劝,庶足以杜流弊而励真才,当即酌拟约束游学学生、鼓励毕业生章程各一通…….拟定约束章程十依,已往者当知,续往者有范,上示朝廷瘴疠之公,下以昭学术邪正……”(参《鄂督张奏约束鼓励赴日游学章程折》转引自永井算巳《所谓清国留学生取缔规则事件之性格》(日本)信州大学纪要第二号)   在征得朝廷的首肯之后,张之洞与当时的日本驻华公使内田康哉商量订立《约束游学生章程》,要求日本帮助清国“管一管”在日本的清国留学生。   “取缔清国留学生”事件的亲历者冯自由,在其所著《革命逸史》里面,也是这样回顾此事的:   “…….值日本文部省徇清公使所求,颁布取缔留学生规则……”(参冯自由《革命逸史》中华书局版,第120-121页)   冯自由的回忆也指证了:日本这次监管清国留学生的立法行为,是日本政府和清政府互通款曲、共同策划出来的事物。   清政府要求日本政府立法监管留学生,这是属于干涉日本内政的事情,那么日本为什么心甘情愿帮这个忙呢?这里有一个不可忽视的历史背景:当时日本刚刚在日俄战争当中打败了俄国,日军仍然盘踞在中国的东北地区,日本想向清政府适当示好,以便在东三省善后谈判事宜中,以条约的形式攫取一些殖民权益。   当然,还有另外一个客观因素,那就是:当时日本民间专门为清国留学生开办的野鸡学校已经泛滥成灾,而且清国留学生的确学风不好,整天在清国人同乡的小圈子里瞎混,终日在酒楼、妓院里游荡,耽于酒色,旷课成风,许多清国留学生甚至连日语都没能掌握好,这样的学风,已经严重影响了日本国内的教学秩序,的确需要整顿。   于是,1905年,日本政府拟订了一个监管清国留学生的新规定。   当时的清国驻日本公使杨枢消息很灵通,他获知日本政府打算出台这样一个规定之后,他找了日本政府要草稿来看,看了之后,杨枢对日本政府出台这个规定表示了同意。杨枢在他给清廷的奏折中,是这样报告这件事的:   “…….日本文部省亦以中国学生来者日众,良莠不齐,而日本人之不肖者,复遍设不完全之学校相引诱,实于教育名誉有碍,因拟订一规程以整肃之,其用意虽极美善,而其内蕴非可揣测。奴才即亲告文部省:整顿学校,固所愿闻,但于我国学生必有关系,请于未公布前抄稿示商,嗣准文部省所拟章程十五条抄稿送来,寻读全文,有为整顿学校者,亦有间接管理学生者,实无苛待之意,旋即公布…….”(参史料《驻日大臣杨枢为学生罢学办理情形事奏折》,转引自(台)中央研究院黄福庆《清末留日学生》第279页)   将法案草稿交给清国公使杨枢审阅并且征得杨枢的同意之后,1905年11月2日,日本政府出台了《关于准许清国学生入学之公私立学校之规程》,这个《规程》的条文很长,读者不必一一研读,它里面有相当多的条文是约束日本人开办的野鸡学校的。在这个规定当中,关于监管清国留学生的,主要有如下四条的规定:   第1条:清国学生需要清国公使馆的介绍,方能入读日本公私学校;   第4条:清国学生转学、退学,需要征得清国公使馆的同意;   第9条:清国学生到校外租房子的,所在的学校需要加强监管;   第10条:因品行不端被学校开除过的清国学生,其他学校不准录取。   颁布了这个《规程》之后,日本文部省次官木场对媒体发表评论说:   “…….(清国)留学生之中,属于革命派者甚多,他们经此次省令,必然蒙受一大打击…….”(参史料《读卖新闻》明治38年12月15日,转引自(台)中央研究院黄福庆《清末留日学生》第287页)   木场次官的这个评论,进一步旁证了:日本出台这个《规程》,是为了讨好清政府、帮助清政府监管在日本的清国留学生、防止他们被孙文革命党策反。   《规程》出台之后,日本的中文报纸《新民丛报》发表了一篇旅日华人撰写的社论,对《关于准许清国学生入学之公私立学校之规程》作了以下七点的评论:   1、此规则之名清国留学生取缔规则也,故无论内容奈何,吾辈义不可忍受,何以故?以损辱我国权故,日本人留学于欧美各国者,宁乏人?何以不闻某国有取缔日本学生之规则?即我国人留学他国者,宁止一日本?何以不闻某国开日本之先例?别为规则以取缔我也,若是夫彼日本明蔑视我国权也;   2、此规则之名,原清韩留学生取缔规则也,不过恐我国不认,姑为朝三暮四之计,去韩留清之尔,夫其使我与受彼保护之韩国为伍,是可忍孰不可忍也;   3、规则第一、第四条言入学、转学需要经公使之介绍、承认,明侵害我入学自由;   4、规则中有侵害我书信秘密自由之件;   5、规则中有学生卒业后将姓名通告于我国政府,清其登用之语,使日本人欲结好我政府、愚弄我学生,以握我教育权,且渐干预我用人行政之权;   6、规则第九条剥夺我居住自由权,查日本惟待娼妓乃有勒令居住于指定场所之制,是娼妓我也;   7、规则第十条性行不良一语,不知以何者为不良之标准,广义狭义之解释界说漠然,万一我辈有持革命主义为北京政府所忌者,可以授意日本、意污指为性行不良,绝我入学之略,其设计之狼毒不可思议。(参《记东京学界公愤事并述余之意见》,《新民丛报》第三年第二十二号,转引自永井算巳《所谓清国留学生取缔规则事件之性格》(日本)信州大学纪要第二号)   《新民丛报》这七点评论,其中第一点是值得读者注意的:“此规则之名清国留学生取缔规则也,故无论内容奈何,吾辈义不可忍受”。这句评论翻译成现代中文,是这样的意思:“日本政府出台的这个规定,叫做《清国留学生取缔规则》,无论它的内容是什么,我们都不能接受!”评论的意思是:因为它起名叫《取缔规则》,“取缔”二字十分刺眼,十分侮辱人,而至于这个规定的内容,就不再重要了,总之,一部连名称都叫做“取缔中国人”的法律,无论它的实质内容是什么,我们都是要反对的。   《新民丛报》这七点评论中的最后一点也是值得读者注意的。依照这个规定,日本学校可以根据清政府的要求,以“品行不端”的名义,将和革命党有瓜葛的清国留学生开除,而且不准这些有革命倾向的学生再入读任何日本学校。这无疑是断绝了众多革命派留学生的前途。   但是,丛文字上而言,这部法律本来名叫《关于准许清国学生入学之公私立学校之规程》,为何到了旅日华人眼中,却改了名字、变成了《清国留学生取缔规则》呢?   原来,这是日本报纸“标题党”惹的祸。日本报纸在报道这个新闻、拟定标题的时候,或许为了吸引读者,或许出于排版原因,总之,日本报纸简化了一个新闻标题,将《关于准许清国学生入学之公私立学校之规程》简称为《清国留学生取缔规则》。其中,“取缔”二字十分刺眼。报纸一出,留学生和旅日华人哗然。值得注意的是,当时没有网络、没有电视、电台,日本政府出台一个新法规,许多清国留学生其实是没有机会接触到法规的原文的。许多时候,要靠口口相传。三人成虎因而在所难免。   这里有一个不太显眼的陷阱:在日本语里面,“取缔规则”的意思是“管理规定”。日本语里面的“取缔”两个汉字,并非“取缔”的意思,而是“管理”的意思。例如:日本企业里面的“取缔役”,是“董事长”的意思。不得不说,这是一个不小的误解。   可是,当时在日本的许多清国留学生,吊儿郎当,日语学得并不精,他们直接把日语的“取缔”理解成了汉语的“取缔”,换言之,他们是把“管理”错误地理解成“开除”和“禁绝”。   这个新规定一出台,顿时在东京的清国留学生之中掀起了轩然大波。清国留学生纷纷扔下课本,蜂拥冲上街头,举行了声势浩大的罢课、游行、示威、抗议活动,风风火火,沸沸扬扬。   其中,以秋瑾为代表的部分清国留学生,煽动全体清国留学生罢课回国,一些清国留学生更是组成了“纠察队”,带上棍棒武器,满东京跑,看到清国留学生就威胁他们:“你回不回国?”说“不回国”的,立即群起围殴之。(参张篁溪《1905年留日学生罢课运动始末》)   但是,终归还是有明白人。当中有一个清国留学生站出来说:“我们连那个所谓《取缔规则》的原文都还没有读过,发什么怒呢?我们是否应该先调查、研究,搞清楚之后,再反对也不迟呀!”愤怒的留学生们当即这样回应他:“不用查了,还有什么好查的?!我们认为是这样,就是这样!”(参黄尊三《三十年日记》)   鲜为人知的是:在这场留日学生的抗议回国潮中,汪精卫一派革命家,和秋瑾一派学生代表,立场是对立的。汪精卫是不主张留日学生回国的。因为,汪精卫的上司——孙中山——担心这批革命派的留日学生回国之后,会被清政府一网打尽。于是,孙中山让汪精卫在东京办了一个叫做“维持会”的组织,规劝留学生不要跟风回国、尽快回归课堂、恢复学业。(参亲历者吴玉章回忆《辛亥革命》)   与此同时,清国留学生胡瑛则成立了一个“联合会”,公开和“维持会”叫板。“联合会”私设法庭、对反对回国的汪精卫、胡汉民等一些革命党人判处了死刑。当然,他们没敢实际执行私刑,当时的日本已经是法治之地。   在这次罢课回国的风潮当中,先后一共有八千二百名清国留学生离日返国,日本《东京朝日新闻》发表了这样的社论:   “…….要回去的,随便他们回去,别让他们在这里无理取闹,这种学生,就算我们有心培养他们,也是白费心机……”(参史料《东京朝日新闻》明治38年12月14日,转引自(台)中央研究院黄福庆《清末留日学生》第298页)   在中国湖北这边,湖广总督张之洞对闹事的学生进行了这样的批评和指责:   “……盖此次中国学生八千余人先后全行退学,实为革命党所煽惑威逼,其中胁徒者十之八九,倡首滋事者不过十之一,特以乱党凶顽过甚,良善不能与抗,钦使监督避祸不遑,无从理论,近日本学生种种逆谋真情毕露实堪发指……”(参《张文襄公全集》转引自永井算巳《所谓清国留学生取缔规则事件之性格》(日本)信州大学纪要第二号)   清国留日学生陈天华在细细耕读了日本政府这个《规程》之后,发表了这样的评论:

特级教师蒙冤 | 中国五大贱人

原文地址: 中国五大贱人 作者: 雨歌雪舞 中国五大贱人   毛粉——排名第一的贱人。这类人也分很多种,一种是在毛时代得到了很大利益,属于那个时代的既得利益者,因此怀念那个时代,梦想复辟那个时代;一种是纯粹的傻逼,不懂历史,盲目崇拜强人狂人,有一种受虐狂的变态心理,就喜欢被毛式的强人玩弄,被强人的所谓“能力”所迷惑、所“折服”,因此崇拜毛;还有一种是表面上的毛粉,就是把毛当成神主,唯恐皮之不存毛将焉附而威胁到自己的屁股和椅子。   五毛——排名第二的贱人。就为了5毛啊,居然就去干那昧着良心的勾当。五毛也分很多类,一类是“职业五毛”,这些人就是干这个的;一类是兼职五毛,就是靠这个挣外快;还有一类是高级五毛,这类人身披华丽外衣,头顶各类光环,极尽摇旗呐喊,其实就是为了维护自己那点利益,为了自身利益,不惜助纣为虐,不惜忽悠百姓,不惜昧着良心胡说八道,这样的一副嘴脸其实比那些“低级五毛”更可恶、危害更甚。   左棍——排名第三的贱人。这些人思想观念、行事作风,就一个字:“左”。就连脸上都仿佛写着一个“左”字。左棍的特点就是喜欢喝鼓吹阶级斗争,蔑视民主法治建设,崇尚无赖式的斗争哲学和暴力,对以文革为代表的“整人”、“窝里斗”推崇之极,反对一切符合时代潮流的改革,反对普世价值的存在,打着“爱国”的旗号反对和抹黑“美帝”和西方,愚弄百姓,祸国殃民。对左棍来说,不是脑残,就是居心叵测。   垃圾愤青——排名第五的贱人。愤青分好多种,有的很有睿智,但是有的纯属起哄架秧子的货,这类人没有自己的主见,没有自己的思想观念,更没有认识和分析问题和现象的能力,纯粹就在那里骂街起哄——当看到腐败的时候,他唾沫四溅的骂官僚骂体制;当看到美军收拾萨达姆卡扎菲的时候,他又以干涉内政、欺人太甚为理由,大骂美国佬。如此等等,不一而足,纯属一个集合了墙头草和脑残特质的垃圾群体。   麻木屁民——排名第五的贱人。这类人其实非常可怜,但是正应了那句俗话:“可怜之人必有可恶之处。”这些人对一切社会问题漠不关心,或者没有能力思考问题,“打酱油”是他们唯一的特长和态度。俗话说给点阳光就灿烂,这类人是给点好处就磕头;任何悲催的故事也难以让他们做一点深入的思考;任何世界潮流和参照物,也难以让他们检视、思考一下草民的生存环境到底为什么如此不堪,更遑论对民族未来的思考。

自由亚洲 | 郑州四青年公开撕毛像引发两极反应(图)

河南郑州四位青年在公开场合撕毁毛泽东画像引来截然相反的两种反应,不少拥毛的左派批评,他们被人肉搜索后收到恐吓电话,有人甚至威胁要杀全家。也有网民表示支持,有的要发起大规模撕画活动。 图片:四位青年撕毁毛泽东画像(撕画者提供) 受日前在柬埔寨的中国人撕毁西哈努克画像而被罚跪事件影响,更多中国民众近日开始以公开行动方式表达对专制者的批评。 近日网民“@老衲关注郎咸平”发现了一张郑州四位青年在一处广场的毛泽东塑像后面的草坪上集体的撕毁毛泽东画像的照片,他随即公布在网络中,引发许多左派民众的讨伐。 四位撕画人之后更被人肉搜索公布他们的名字,包括:蔺其磊、姬来松、文刀以及曹小东。随即,网民“老衲关注郎咸平”称北京艺术家艾未未以及女权工作室负责人叶海燕是该次事件的幕后主使。 左派围攻 本台记者周二上午浏览该名博主的留言,发现不少对撕画人士进行语言攻击。有的留言称要上他们家中放火,有的则说要让他们尸骨无存。 本台记者浏览四人的微博留言,发现也都遭左派人士刷屏,言语充满了火药味及攻击性。 网民声援无错 事件引发左派人士大力讨伐的同时,不少网民声援此做法,他们认为毛泽东是位独裁者,撕画也是表达言论自由的一种方式,也有网民称他们〝有勇气、够胆识〞。而撕画的四人在微博中表示接到了大量的骚扰短信。 撕画者之一,艾滋病维权人士文刀周二向本台表示:“我昨天看到了那一条微博被转发了将近两千次,的确有一两个人给我打电话,但是我只接了一个青岛的大姐打来的电话,就骂我狗崽子之类的脏话。但是她听起来也挺紧张的,骂了十几秒就挂了。今天早上又有一个人打电话来说是什么要去我家拜访我。” 记者:他们有威胁你说要杀你全家吗? 文刀:他们在微博上这样说,但是打电话没有那样说。他们总共才几个人打电话。总体上来看毛左的行动力还是不如我们的。 另外一名参与撕画行动的曹小东告诉本台记者,他担心撕画之后遭到秋后算账。 “撕的当时我们觉得挺酷的,但是其实我们撕的时候当下就发现许多便衣。当时我们在郑州紫金山毛泽东像后面,结果我们到前面的时候就发现有很多便衣,就把我们盯上了,一直跟着我们。结果我们走的时候就把我们那个拍照的人给抓了,但是过了几个小时之后就给放出来了,因为我们找了很多律师朋友去要人。” 记者:我看到这次很多人在说指使你们的是叶海燕和艾未未。 曹小东:我已经看到叶海燕发微博澄清了,这件事情是和他们没有关系的。我也不是她的助手,这是他们胡说的。和艾未未就更没有关系了,他压根就不知道这个事情。这就是我想的一个事情,然后大家去做的。 行为引来骚扰 另一位撕画者,郑州律师姬来松说,他觉得郑州市毛左特别多,而且他们经常在广场集会,于是决定以「撕画像」的方式表达反左的决心。 网民“我爱飞翔”表示将在近日发起大规模的撕画活动反击左派,以表达反对左派停留在毛时代的行为。 “我爱飞翔”告诉本台记者:“我会在这个周末和我朋友他们安排一下该怎么做。我们也有拍一些纪录片什么的,可能会一起在纪录片里体现这一场景。其实表达的方式很多,只是我正好看到这一方式,就觉得突发奇想做下来吧。”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心语的采访报道。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