慰安妇

All

Latest

女权之声 | 她们不是“慰安妇”,她们是战争性暴力受害者

说什么“饿死事小,失节事大”,在某些人的眼中,女性如果遭受了性暴力,那就不只是她自己受伤害,而是整个民族都受到了侮辱。有些人甚至不关心那些受害女性曾经历过的苦难,他们在乎的只是“我们国家的女人被人糟蹋了”,这是“国耻”,却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把女性当做民族男性的附属品”这种逻辑是多么地不尊重人。

罗罔极 | 抱歉,「二十二」我没看

我的后台被《二十二》刷屏了。 我当然知道,这是一部虽然小众,但却具有重大意义的纪录片。作为一个影评人,我很想看,但很抱歉,我没去看。 什么原因呢?...

德国之声|一名朝鲜“慰安妇”的地狱般经历

昔日“慰安妇”李浩善在日本的军队妓院中度过了地狱般的3年煎熬。她受尽了强奸、蹂躏和殴打。直至今日,无论是身体上还是精神上都遗留着可怕的烙印。 (德国之声中文网)昔日"慰安妇"李浩善(Lee Ok-Seon)的家乡在朝鲜半岛最南端的釜山。回忆起当年被抓走的情形时,她说,就在大街上,一些男人抓起女孩子的胳膊就拖到汽车里,然后把他们送到中国东北的"慰安所"。李浩善当年只有14岁。她没有想到,从此她离别家乡将近60年,她的父母已经放弃她能生还的希望。她也没想到,等待她的将是什么样的折磨。 14岁的李浩善被抓到日军“慰安所” 直到二战结束,李浩善在中国吉林省的日军妓院熬过了3年的时间。她每天都被强迫为日本兵提供性服务。这位如今已经86岁的老人没有细说其情节,只用一句话来形容慰安所:"那里不是人呆的地方,那是屠宰场。"在慰安所度过的3年时光影响了她的一生。她说:"战争早已结束,其他人获得解放,但是我没有。" 日本人不仅从1905年被其占领的朝鲜抓走女孩子送入妓院强迫卖淫,而且也从其他国家如中国、马来西亚或者菲律宾征召慰安妇送入遍布整个日本占领区的慰安所。按照官方说法,慰安所是为了提高日军的战斗士气,避免日本士兵在其占领区强奸妇女。但是对于大多数未成年女性来说,"慰安所"意味着每日难以承受的蹂躏。他们当中许多人经受不起这样的折磨,据估计超过三分之二的人在战争结束前死亡。 因感到羞愧和耻辱而沉默 李浩善回忆说:"我们经常挨打,受到威胁,被刀子割伤。""很多女孩子都试图自杀,她们在水中自溺或者上吊身亡。"李浩善也产生过死的想法。但是经过考虑她还是选择了活下去。她说:"我宁愿去死,这话说起来容易,但是真的去做很难。这是很难迈出的一步。" 李浩善在首尔的“集体之家” 李浩善在这一步面前退缩,使她在战争中幸存下来。1945年夏季日本投降,妓院老板一夜间消失了,突然间获得自由的所有女孩子完全不知所措。李浩善说:"我不知道我该去哪里。我身无分文,无家可归,只能流落街头。"她说,她不认识回朝鲜的路,也不想回去,因为会给家人带来太大的耻辱。她说:"我宁愿留在中国,死在这里。我怎么有脸回家? 我的脸上写着我是慰安妇。我无颜面对我的母亲。" 在中国组建家庭 后来,李浩善认识了一名朝鲜族男人,同他结了婚,替他照料其逝世前妻留下的孩子。她说,"我自己不能生育。"由于在妓院染上梅毒等性病,她获得自由后差点因病死亡。为了挽救其生命,她的子宫被切除。在中国的延吉市,她默默无闻地生活了几十年。 很多妇女和李浩善一样,在不堪的折磨中幸存下来。她们都试图开始新的生活,但是从不敢谈及她们的经历。她们害怕因此被边缘化,给家庭带来耻辱。德国波茨坦大学的历史学家施托维尔(Bernd Stöver )说:"被迫卖淫曾经是一个绝对的禁忌话题。"他说,"没有社会的支持,公开其身份便意味着被社会所排斥。"因此,战争结束后,无论是在朝鲜还是在日本实际上都不存在这个话题。几十年之后这一状况才得到改变。 未处理的历史和民族主义 直到1991年,才有一位当年的"慰安妇"率先公开了自己的历史。她的行动给其他250多名昔日"慰安妇"带来勇气,纷纷说出了自己的苦难经历,并要求日本政府进行道歉并赔偿。自此之后,当年的受害者及其亲属和支持者每周三都在首尔日本大使馆前举行示威集会,但是迄今日方并没有满足他们的要求。 昔日"慰安妇" 举行抗议要求日本赔偿 德国历史学家施托维尔说,因为日本难以面对自己战争历史中的这一黑暗的一页。虽然1993年日本政府公布了一份调查报告,正式承认"慰安妇"的存在以及日本军队所起的作用。"之后日本政府也多次进行了道歉,但是从没有真正做出结论。"因为受害者要求的是对每个人进行道歉和正式支付赔偿金,而不是笼统的认罪。但是迄今受害者们没有得到任何赔偿,预计未来也不会得到。因为"2007年日本最高法院做出她们无权获得赔偿的裁决。" 对于受害者来说这是一个严重的打击。迄今,经常有日本政治家断然否认"慰安妇"的存在或者对其悲惨境况轻描淡写。例如目前再次当选首相的安倍晋三2007年首次任职时就曾表示:"没有证据证明存在强迫行为。"他此话一出立刻受到强烈指责,不得不公开表示了道歉。 在家乡没有家 2000年其丈夫逝世后,李浩善感觉有股力量在敦促她重返家乡,公开自己的历史。从2000年开始,她一直生活在韩国首都首尔附近的一个专门安置昔日被强迫妓女的所谓"集体之家"。在那里她首次接受了心理治疗,日常生活受到照料,并终于有了一本新的韩国护照。 通过多方打听,她获悉自己的父母已经逝世,但是一个弟弟仍然在世。他曾帮助她重新恢复她的个人数据。但是之后便音信全无。她所一直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弟弟不愿再和她有任何联系。他为有一个当过"慰安妇"姐姐感到莫大耻辱。 作者:Esther Felden 编译:李京慧 责编:石涛

张鸣 | 一份日本朋友传给我的声明

你们好!这是我也是成员之一的民间组织 Human Rights Now (本部在东京)发出去的对于日本维新会领袖,大阪市长桥下彻发表的有关随军慰安妇言论的抗议申明。要是你们觉得有意义,麻烦你们帮我们发出去! HRN 是以律师与大学教师为主的民间组织。今年 4 月份, HRN 的 7 位律师们为了探讨 HRN 今后在中国进行项目的可能性自己掏钱访问了中国。我与这里的一些人好久没有联系。真不好意思。我们保持联系。有些我能在东京做的事情,请随时与我联系!   阿古智子(四月一日开始,我在东京大学工作) 对日本维新会领袖,大阪市长桥下彻就发表的有关随军慰安妇言论进行抗议申明,要求他撤回发言并向受害者道歉   国际人权 NGO 组织 Human Rights Now (东京办公室) 2013 年 5 月 19 日   1. 五月十三日, 日本维新会首党,大阪市长桥下彻宣称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随军安慰妇制度是保持军纪的必须, 2007 年安倍第一次内阁在阁议决定中也曾经提及到慰安妇强制制度并非事实。桥下彻的发言在否定了随军慰安妇制度强制性的同时,以随军慰安妇制度的必要性为前提,试图使其说法被众人接受,容忍和合理化,这样的言论严重侵害了人权。 近而,桥下彻关于冲绳在日美军性犯罪方面,声称冲绳美军司令官想要好好地利用日本的风俗产业。随后,虽然桥下彻表示会对此进行反省和道歉,并且应该对慰安妇给予关怀,同时也多次表示自己在关于在日美军发表的言论也缺乏国际视野,但却始终没有收回此前的发言并公开道歉。 国际人权 NGO 组织 Human Rights Now ( HRN ) 关于桥下彻的侵害女性人权与人类尊严的发言,尤其是要将最为严重人权侵害的纷争下性暴力合理化的一系列发言表示强烈的抗议。   2.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朝鲜半岛, 中国,菲律宾,印度尼西亚,荷兰等各个国家的女性,由于日本旧士兵随军慰安妇制度受到了性侮辱。       在当时,众多国家的女性被监禁,并且被强行要求发生性行为,若对其性要求表示拒绝,则施加残酷的暴力惩罚。以上实情是由国际联合组织发言者 Radhika Coomaraswamy 关于对女性暴力的调查报告所获得,并且旧日本军队的性奴隶制度是已经通过其他联合国调查报告成为被承认和确定的事实的。随军慰安妇制度实际上是对人类尊严的严重践踏,尤其是对女性造成精神和肉体上的持续性严重伤害。 国际刑事法院罗马规约中明确记载,有组织性的,广泛的或者是在战争中发生的强奸,性奴隶制度,强制卖淫都是对人道主义的犯罪以及战争犯罪,这一系列事件都能够构成重大的国际犯罪。随军慰安妇制度违反了国际法,造成了对女性人权的严重侵害,显而易见这样的罪行无论如何是不能够得以合理化的。 桥下彻一连串的发言是对战争中慰安妇女性心理上的严重伤害,也是对战争暴力和人权侵害的容忍,这些是无论如何也不允许发生的。       再者,桥下彻关于冲绳的发言,宣称慰安妇制度是当时维持军纪的必需制度,并且应该得以积极的奖励和推崇,他的这一言论相当于是否定了一直以来对于废除军队纷争下的性暴力的努力,同时也是对在战争基地长期以来生活在痛苦之中的性侵犯受害者的又一次伤害。       鉴于桥下彻如此过激的言论,我们要求他应该迅速撤回发言,公开表示道歉,并且亲自辞去当前职务。 3 . 桥下彻关于慰安妇制度并非强制实行这一发言,曾经于 2007 年安倍内阁的第一次内阁会议的决定中首次提出声明在政府所掌握的资料文献中,对军队以及政府所谓的强行带走慰安妇这一说法没有直接的记载。所以由此可见,关于随军慰安妇这一制度的承认与否,在日本不仅仅是桥下彻一人的问题。       1993 年 8 月 3 日,河野官房长官曾在谈话中明确指出并承认在战争中日本军队与强制实行慰安妇制度的关联性。慰安所是根据当时军队需要所建立的,慰安所的设置,管理以及慰安妇的转移等都与当时的日本军队有着直接或者间接的关系。关于慰安妇的募集,军队间接委托交易者对慰安妇进行招募,在招募过程中,使用花言巧语,强制施压等手段把女性召集到一起从事性工作,更直接者,则是政府官吏等采用直接干预的手段,对慰安妇制度的招募进行参与并给与支持及袒护。并且慰安妇在慰安所的生活也是长期处于强制状态下惨不忍睹,令人痛心的状况。       而且,即使是在为数不多的战后补偿审判中,随军慰安妇制度的强制性这一特征是得到了肯定及认可的。再进一步而言,众多在战争中被强制性带走,或是被交易者用花言巧语等欺诈手段汇集到一起的受害者如今正向法院提出诉讼,希望能够维护自己的权利。到现在这一时刻,如果仍然对随军慰安妇制度的强制性这一特征进行否定的话,完全可以说是对历史的歪曲,无论如何这都是不被允许的。       不论人权侵害的严重性,日本政府对慰安妇的直接补偿,谢罪以及对被害者的救济措施等都是有所疏忽怠慢的,尤其是在安倍政权下,他对河野谈话的重新认识及考虑,并且对慰安妇制度的强制性企图给予否定。日本政府如此的作为及态度受到了联合国自由权公约委员会 、 联合国消除女性歧视委员会 、 联合国禁止酷刑委员会 、 以及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普遍审查等一系列联合国人权机构的谴责。对于长期没有受到相应救济补偿的慰安妇制度的受害者来说,他们要求日本政府能够从正面承认人权侵害的事实的存在,并且给予公开的道歉。       我们对于日本的政府以及桥下彻的一系列的言论表示公开的指责与责难,我们也希望并要求政府对于随军慰安妇制度的强制性的给予肯定,同时对于如此严重的人权侵害事件能够毫无保留的作出明确的肯定及承认。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