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封城

极昼工作室|找到那个“偷外卖”的女孩

中秋节前一天,还处在封控期间的成都高新区居民楼里,一个住在群租房的16岁女孩正在为食物发愁,最终她拿走了两份不属于她的外卖。原本,女孩只是成都500多万租客中的一个,在人群中辨不出面貌,叫不出姓名。因为两份偷来的外卖,她得以被身后的都市看见。

阅读更多

无法|原则居家日记:第七天

“今天是上次原则居家通知实行期限的最后一天,晚上照例是成都人等新通知的时间。有人问,但多数人心知肚明,3日复3日是板上钉钉的事。”

阅读更多

张江名媛|上海人受过的苦,成都人不该再受一遍

上海人受过的苦,成都人不该再受一遍。我知道这是一句自欺欺人的话,本来很不应该发生的事情,总是出其不意地发生,直到我们都习以为常,直到我们都麻木地成为一个看客。昨天我写了篇巴黎贝甜的文章,后台有个粉丝驳斥道,“该罚,上海当时物资那么充足,怎么可能有人饿肚子?!”

阅读更多
  • 1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