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行贿了

“我行贿了”网备案成功 再次上线访者寥寥

国内最早一批“我行贿了”网站之一“我行贿了”(www.woxinghuile.info)通过备案。这个结果,让网站创办人“笑笑生”都感到意外。他一度拒绝记者采访,因为“害怕太过高调让网站再度关闭。” 经过6... “我行贿了”网备案成功 再次上线访者寥寥 红网 - 4条相关> >

Read More

民间反腐网站短命之旅

听到自己一手创办的网站,因没有备案而必须关闭, 26 岁的广西小伙小树(网名)竟然倍感轻松。 十天前,小树创办了 “ 我行贿了 — 中国反行贿联盟 ” 网站。这个印度热门网站 “ 我行贿了 ” 的中国翻版,一路走红。 6 月 13 日,它的点击量超过 70 万,发帖 4000 多个。 网站出乎意料受欢迎,让小树觉得压力很大。十多天来,他精神一直高度紧张,甚至失眠。 实际上,在国内类似 “ 我行贿了 ” 的网站不下 10 家。然而,到 6 月 21 日晚,由于各种原因,这些网站都被网络监管部门要求关闭。 “ 这是一个尝试,我早预料到网站会关,但不做怎么知道不能做呢? ” 小树说。 对于这些网站,受访专家认为,这是公民监督的合法渠道,可能会存在信息不真实等弊端,但正面影响远远大于负面影响。 反行贿网站横空出世 6 月 7 日,小树在浏览一家技术网站时,无意间看到专门收集各种行贿故事的 “ 我行贿了 ” 网站,在印度以外蹿红。他眼前一亮, “ 印度人能做,中国人为什么不能做? ” 但是,小树还是犹豫了两天才动手。 “ 主要考虑适不适合中国,合不合法,自己和家人人身安全会不会遭到威胁。 ” 最终,小树还是决定一试。作为软件工程师,搭建一个网站并非难事,大半天他就做好了。网站分 “ 行贿经历 ” 、 “ 被行贿求助 ” 、 “ 回头是岸 ” 等板块。他还设计了 Logo ,请朋友做水印标志,这位热心的朋友还帮他写了两篇文章。 6 月 9 日下午, “ 我行贿了 — 中国反行贿联盟 ”(www.fanxinghui.com) 上线了。 “ 中国千百年来的行贿文化根深蒂固,我希望通过网站揭露腐败真相,铲除行贿文化。 ” 小树如此解释网站的初衷。 6 月 11 日晚,外出归来,小树发现很多网友在网站上留言。他很惊讶,也很受鼓舞,熬夜弄网站到凌晨四点。 次日下午,他发现网站无法登录,原来是访问量太大,服务器瘫痪了。于是不停优化网站,直到夜里一点多。忙完后,他突然感到责任重大,诚惶诚恐,以至失眠。 6 月 13 日,网站访问量达到高峰,点击量超过 70 万,发帖 4000 多个,其中来自全国各地的举报信息达 1000 多条。不少网友踊跃报名做版主,也有很多人给他提供技术支持。 有一个帖子让小树印象深刻,有一个国企副总,说自己收工程回扣一千多万元,正在考虑要不要自首,还咨询要承担的法律后果。 “ 他最后有没有自首不得而知,但是这说明我们网站已经有一定效果,有受贿者在胆颤心惊。 ” 小树说。 这一天,为了网站的发展,小树还接受了浙江电台和人民网的采访。不过,他没用真名。 “ 媒体的支持很重要。 ” 小树说, “ 我们希望有更多媒体来关注我们网站,甚至帮我们核实举报信息的真实性。 ” 实际上,人气旺的,不只小树的网站。笑笑生创办的网站 “ 我行贿了:拒绝行贿,从我做起 ” ( www.woxinghuile.info ),在上线第二天访问量就接近 5 万。 同时, “ 我贿赂了 ” 、 “ 我受贿了 ” 、 “ 我行贿啦 ” 等类似网站纷纷出炉。据统计,这类网站总共不下 10 家。 为何这些网站在国内大受欢迎? “ 它们触及了腐败这个重大而尖锐的社会现实问题。各地有大量受腐败影响的个案或个人,但是反腐渠道有限。所以,一旦有新技术、新手段来披露腐败,民众会比较汹涌。 ” 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院副教授胡泳如是分析。 “ 另外一个是门槛和成本的问题。传统的官方举报方式,耗时费力,且不见得有效果。而 ‘ 我行贿了 ’ 等网站,使用门槛比较低,传播效果比较广,理论上讲全国网民都会看见。 ” 胡泳道。 黑户身份或招灭顶之灾 尽管网站红火,但小树一直有个隐忧,那就是网站的备案。 “ 在我国,网站如果没有备案,就是黑户,就是非法的。 ” 小树说道。 1997 年颁布的《计算机信息网络国际联网安全保护管理办法》明确规定: “ 用户在接入单位办理入网手续时,应当填写用户备案表。 ” 2005 年,信息产业部要求我国境内所有网站主办者必须通过为网站提供接入、托管、虚拟主机等服务的 IDC 、 ISP 来备案登记,或者登录信息产业部备案网站自行备案。无论是企、事业单位网站,或是个人网站,都必须在备案时提供有效证件号码。 而小树所担心的是,备案要求实名,可能会对人身安全有威胁(毕竟搞举报不受腐败分子欢迎);如果网站备案不通过,反而会被要求关闭。 该来的终究要来。 6 月 19 日中午,服务器托管商通知小树,网络监管部门要求关闭网站,理由是 fanxinghui.com 这个域名没有在国家工信部通信管理局备案。 “ 我倒没觉得意外,反而松了一口气。 ” 小树告诉记者。 之前,他曾为网站的备案问题虚惊一场。 6 月 14 日, 14 : 55 ,他接到服务器机房的电话。 “ 我还以为要停掉服务器,要关掉网站。结果是服务器托管费要涨价了。 ” 在小树的网站之前,已有网站关门。 6 月 16 日晚 10 点开始,记者就一直无法访问 “ 我行贿啦 ” 、 “ 我贿赂了 ” 两个网站。 “ 网站不可能重开了,因为有关部门已经明确说不给备案。 ” 小树郁闷道。 6 月 21 日早上,记者访问笑笑生的网站,也一直刷不开。不久,笑笑生的网络签名就改为: “‘ 我行贿了 ’ ( woxinghuile.info )接到机房通知,应机房要求已经关闭。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和关注。 ” 至此,这些网站唯一健在的就是有备案的可可部落。 可可部落的创建者是江西 80 后学生可可(网名)及三个朋友。可可等人看到钱云会、李刚、药家鑫等案件在社会受广泛关注后,可以相对公正地解决,于是希望提供一个 “ 群众能说话的地方 ” ,通过这个平台曝光,最终得以解决一些社会问题。 今年 2 月 18 日,可可他们开始筹办网站。第一件事便是备案, “ 这个过程比较熬人。 ” 可可说。 备案先要提交网站及负责人相关信息,经过 IDC ( Internet data centre )服务商审核和修改,再将以上信息连同服务商的信息一起提交到当地的通信管理局,再审核修改。 “ 因为网站的特殊性,我们还按了手印。 ” 可可笑道。 3 月 20 日,可可部落正式建立。 “ 取这个名,是因为我们一致认为很好听,而且感觉充满希望。 ” 可可解释。 目前,可可部落有 “ 民生论坛 ” 、 “ 国土拆迁 ” 、 “ 我行贿了 ” 、 “ 媒体联盟 ” 等版块,最终目标是 “ 成为解决民生问题 ” 的平台。 成立之初, “ 我行贿了 ” 还没有从印度来到中国,这个版块叫 “ 反腐倡廉 ” , 6 月 9 日之后才改名。 “ 我们觉得这个名字很形象,就改了。 ” 可可说。 在同类网站陆续关闭之时,可可并不担心这个问题。一是因为有备案,二是可可部落有政府的关注。五月底,可可的一位朋友寻求上海市政府支持,当时上海市政府口头上表示会 “ 关心你们成长 ” 。 然而,令人想不到的是,可可部落还是步 “ 我行贿了 ” 网站的后尘。 6 月 21 日下午 5 点左右,可可部落二号群管理员杉木在群里说: “ 可可要关了,谢谢各位的支持。 ” 晚上 7 点多,记者访问可可部落,就跳出一行字: “ 期待可可部落再归来 ……” 记者多次留言问可可,可可部落关闭的原因,但至截稿时,可可一直没有回复。 关闭反腐网站属 “ 不得已 ” 小树猜测,可可部落关闭是因为 “ 不合法 ” 。 6 月 21 日,《 京华时报 》消息称,北京市检察院反贪局副局长张京宏说,网上收集举报线索需要规范。如果线索不属实,会对被举报人造成负面影响;如果举报线索在网上公布,容易打草惊蛇,给下一步查办工作带来影响。 一石激起千层浪。财经网微博发了这则消息后,转载和评论超过 500 条,几乎全是质疑的声音。著名经济学家许小年说 “ 网上反腐非法 , 网下腐败合法 , 是这逻辑 吗?如果反腐不是 ‘ 任何一个公民或组织 ’ 能从事的活动 , 谁有资格反腐呢? ” 博友 “ 蒋小涛 2002” 回复道: “ 打草惊蛇?能震慑预防犯罪何尝不是目的? ” 那么民间网络反腐到底合不合法?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张千帆告诉记者,这些网站在法律上不存在问题。 “ 宪法是明确授予公民权利,去检举国家工作人员工作过程中的一些不当行为,但也有限制,不能造谣,中伤。但国家官员的名誉权和普通人的名誉权不一样,为了反腐倡廉,法治国家都是鼓励公民举报的。所以,即便是不实的举报,也应该是官员出来澄清,而不是禁止公民说话。 ” 因此,张千帆建议,要就事论事,对不合法的言论,就介入调查,用刑法、民法来制裁之。 对于张京宏所言的网络举报的 “ 副作用 ” ,胡泳认为,尽管有弊端,但是正面的影响会远远大于负面的影响。 “ 两害相权取其轻,肯定会有信息真假,也可能伤害到被举报者,但是我们现在面临的问题,是真实信息无从披露和无从得到解决的问题,而不是虚假信息的问题。 ” 而事实上,并非所有 “ 我行贿了 ” 网站的举报信息都具体到个人。可可部落和笑笑生的网站,就提倡匿名举报。它们的规则是,被举报者的姓名和工作单位都要隐去,不然的话,版主会删帖。 “ 这是一种很好的自我监管。 ” 国家行政学院教师胡颖廉表示。 对于这类网站在国内的集体关门,而在印度却能得到官方支持,胡颖廉认为这是国情的不同。这些网站的存在可能会打破现有秩序的稳定,所以关闭也是政府 “ 不得已而为之 ” 的做法。 6 月 19 日下午 2 时 46 分,民间反腐网站站长 “ 小树 ” 的 QQ 签名更新为 “ 网站按规定暂时停了 ” 。 就在两天前,他还信心满满地写着: “ 国家兴亡,匹夫有责!说出你的行贿经历,一起揭示腐败真相!!! ” 而记者昨日再点其网站,已经显示 “ 您访问的域名不存在 ” 。  

Read More

BBC | 中国民间反腐网站”不合法“被关

中国社会的行贿受贿现象十分普遍 “网站按规定暂时停了”,这是“我行贿了”民间反腐网站站长“小树”19日下午2时46分更新的QQ签名。 据羊城晚报报道,记者再点其网站,已经显示“无法找到该网页”。 同样,其他民间反腐网站也遭遇了类似“命运”,据记者核实疑似被关停。 据《京华时报》21日报道,北京市检察院相关负责人表示,“我行贿了”这类公民反腐网站不合法。 北京市检反贪局副局长张京宏说,检察机关对群众参与举报的热情是给予充分肯定的,反贪工作离不开群众支持。但网上收集举报线索需要规范。如果线索不属实,会对被举报人造成负面影响;如果举报线索在网上公布,容易打草惊蛇,给下一步查办工作带来影响。 腐败猖獗 中国公众厌倦了社会上无处不在的行贿受贿,最近中国的公关专家陈泓受到印度网站启发,建立了一个让公众匿名举报官员受贿的网站。 这个网站一开始就受到热烈响应。这个域名为www.ibribery.com的网站在两周内吸引了20万访问者。 网友发来许多他们生活中遇到的贿赂的匿名帖:官员索要豪华驾车和别墅,警察因不开罚单而索要贿赂。还有关于医生在作外科手术时收取红包的帖子。 该网站经主流媒体报道后影响随之扩大,网址关于受贿内容的报道引起了许多人的愤怒。陈泓说,后来监管当局介入,在中国国内的网友不能进入该网站。 28岁的陈泓担心可能会遇到麻烦,所以在周末关闭了自己的网站。他说,贿赂在中国司空见惯,已经成了影响所有人的生活方式。 他原以为这个网站会给人们提供一个发泄的渠道,从而对政府有帮助。他说不希望他的网站会被当作对政府的威胁。 公众不满 腐败在中国社会根深蒂固。中国共产党当局在过去20多年期间采取许多行动清除腐败。民调经常将腐败列为公众不满之首。随着中国经济发展,腐败问题有增无减。 受印度“我行贿了”网站影响,中国民间还开通了其他数家仿效克隆网站。对此北京市市反贪局副局长张京宏表示“网上收集举报线索需要规范”,还有检控官员表示“这种形式不合法”。 “我行贿了”网站在中国是否合法引起了很大争议。因为中国的司法独立性以及缺乏新闻自由问题受到批评,所以许多人认为中国需要互联网的监督。

Read More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