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旭

All

Latest

文涛:郭松民考

前空军校官飞行员、 乌有之乡在军界的前重要联络官郭松民先生,与戴旭司令等联袂出阵,顺利接管了《炎黄春秋》杂志社的防务。 郭松民先生之所以能够成为新炎黄骨干,改写新春秋,主要是因为他在国民语言教育、政坛人事安排等领域拥有的超凡脱俗的能力。 亦有网友咨询笔者,为何邀请司令作为军代表?这么说吧,旭帅能文能武,集笔杆子和枪杆子于一身,他的“二杆子”思想,将成为新春秋重新定义历史的指导方向。 更何况,司令自己也是这么想的呢。

文山娃:中國文人的“金蓮”情結——微博名士口業小錄

於中華傳統,有些個男性學者們繼承得最好的,恐怕就是“金蓮文化”——把對著女性比拼把玩色情文字的技巧,視為雅。 【上流文人 下流表達 】 老左識途:共青團網絡智庫專家 歐美同學會會員 微博社區專家委員 戴旭:團中央網絡智庫專家 微博社區專家委員 點子正:團中央網絡智庫專家 前新華社記者 瀋陽城市學院兼職教授 郭松民:前 空軍飛行員 《國企》雜誌研究部主任 椒江葉Sir:台州市公安局椒江分局民警 新浪微博社區專家委員 浙江最美警察候選人...

【网络民议】美国黑手已控制新浪微博

@wentommy:中华名将,军中鹰帝戴旭认为,他在微博上打不出“占中”,只能以“Z中”指代,原因是新浪已被美资控制,系美国的政治黑手设立了敏感词。 以下为数字时代编辑摘自网友评论:...

环球时报 | 戴旭:应给日本军国主义划红线

2014年即将到来。120年前中日甲午战争和100年前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炮声恍然如昨。眼下,日本对中国的挑衅已从钓鱼岛争端扩大至东海危机,这意味着原有的领土之争,已经演变为战略之争。 有的欧洲大国和地区国家不合时宜地支持日本,这种绥靖做法看起来是在鼓动日本祸害中国,但历史证明,军国主义的日本伤害过它周边所有的国家。现代技术早已将世界链接为一个整体,欧美也难以独善其身。...

【网络民议】罗援:把国旗插到钓鱼岛海底

@财经网:【罗援:把国旗插到钓鱼岛海底】 军事科学院世界军事研究部副部长罗援表示,我们在东海和南海应凸显:行政存在,法律存在,军事存在,执法存在,经济存在,舆论存在。国防应与科研相结合,可利用“蛟龙号”载人深潜器的优势,把五星红旗插到钓鱼岛和南海岛礁海底,以宣示中国主权http://t.cn/zQatOtx 以下网友评论由数字时代编辑搜集整理: 自主高坠小熊熊 : 还敢插得再低点吗?...

BBC|中国网民热议“马钟成三批宪政”

《人民日报》连续三日刊文批“宪政”思潮引热议 中国官方媒体《人民日报(海外版)》连续三天刊登马钟成文章,抨击西方特别是美国的宪政制度,引起网民热议。 周三刊登的马钟成文章题为“在中国搞所谓宪政只能是缘木求鱼”。此前两天,他分别又发表过““美国宪政的名不副实”和“‘宪政’本质上是一种舆论战武器”两篇文章。 第三篇文章表示,当下中国社会盛行的“宪政”概念体系,本质上是一种信息心理战武器。该文指责“‘社会主义宪政’理论曲解中国宪法,将‘公民基本权利保障条款’看做是最紧要、最核心的内容,......但在资本主义雇佣制度下,劳动者的劳动成果每时每刻都在被垄断生产资料的资本家阶级侵犯”。 文章指责中国目前的宪政“主张,其实质就是要按照美国宪法来修改中国宪法,颠覆‘人民民主专政’的国家政权,打着‘民主’的旗号恢复资产阶级专政”。 文章说:“事实上,中国宪法认为,只有巩固社会主义基本制度、只有保障劳动阶级的阶级利益,才有每个个体的利益。” 这三篇文章的末尾,都无一例外地标明“作者为海洋安全与合作研究院高级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社会主义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员”的头衔。 马钟成的文章和他的背景均引起了网民的热议。 一些网民转发表示支持马钟成的文章,但很多网民表示反对。 “财产和阶级” 网民“聂绍通”表示,应该比较一下马钟成的文章和毛泽东1940年批判独裁和“顽固分子”写的《新民主主义的宪政》。 网民“作家崔成浩”:马钟成说,中国是无产阶级治理的国家!请教马先生,波希赖是无产阶级?刘志军是无产阶级?一个有三百多套房产的人是无产阶级,那什么才是资产阶级呢?照这样的标准,普通百姓怕是工作一万年也成不了无产阶级!如此颠倒黑白,马先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一些网民认为“马钟成”是笔名,意为“忠诚于马克思”,并就此发表看法。 很多网民转载帖子说:看财产,忠不忠就清楚了,全是人民日报几十年来评论的翻版拼凑,毫无新意! “姓资姓社” 网民薛侃说:几天来,马钟成连续发文批评宪政,读后有疑:一、满篇无产阶级资产阶级,是又要搞阶级斗争了吗?二、当下中国谁是无产阶级,谁是资产阶级?按照官媒说法,"微博上主要是一些低收入、低学历的人",而两会上却坐满了大腹便便的千万亿万富翁,以及被喊了18年都不敢公布财产的官员!三、你代表那个阶级? 一些网民转发“吴稼祥”的评论:人民日报海外版发表署名望海楼的反宪文章,再次挑起姓社姓资争论,这是91年姓社姓资争论的继续,不过那次争论的是市场经济,这次是宪政。其目的是阻止政改,把中国逼上权贵资本主义,其目的,一是让经改失败,二是维持所谓隔 代禅 让,让国家停止进步,等待他们上台。 网民“猫眼看人”说: “海洋安全与合作研究院” 百度搜索结果显示,仅显示一个问题“现任的海洋安全与合作研究院院长是谁?该院是军队的学院吗?”回答则是“现任院长是空军大校戴旭,不是军队的院校,是属于国家智库类型的学院……”。 (撰稿:立行 /责编:李莉) fullrss.net

荷广 | 武之阳:陈鸣明的网络战争

2013-08-02 09:22 武之阳 陈鸣明,贵州省副省长,分管法制、公安、国安和维稳等。这位现年56岁知青出身的地方高官,于2009年11月入主新浪微博,成为中国迄今为数不多实名开微的地方高官之一,颇受网民捧足。但最近几天,陈鸣明心里有点堵,他没有想到自己脱口而出的一句话,竟引发了舆论的轩然大波。 7月28日,陈鸣明转发了@瞭望一条“关于美佛州发生枪击案7人亡”的微博,后有网友谈及近期城管事件,陈脱口而出指责网友“不爱国”、“败类”、“人渣”、“有人巴不得祖国天天出事,出事就小题大做”、“天天骂祖国的人,又赖着不去米国!快去啊!去之前,先整形,不要让人家看出是中国人!”此言一出,网路哗然。多数网友认为陈鸣明辱骂网友言语欠妥,也有网友称官员也是人,人谁无过,没必要深究。还有网友则提出要人肉搜索陈鸣明,查一查他有没有贪腐和作风问题。对此,陈鸣明爽快应答称“求查”。 大批中外媒体随后纷纷报道此事。在舆论的炮轰之下,陈鸣明29日发布长微博表示歉意。他表示,网友对我“拍砖”,既是观点之争,也是因为我个别言词欠妥。对大家的意见,我虚心接受,有不妥的地方,请大家原谅,以后我会注意。有话好好说,从我做起。中国有些网友在无限放大一些个案的意义,否定中国社会的整体进步。极端事件哪个国家都有…但在中国的微博上不是只能说中国坏美国好吧…(网民)监督也需要理性,监督的目的是希望这个国家更好,不是希望这个国家垮掉。 陈鸣明的上述表态,并未成功平息舆情。多数网友对他的表态并不买账,指责他道歉没有诚意。有人搜出不少陈鸣明的戴表照片,但迄今无证据表明陈鸣明会重蹈杨达才老路。还有人搜出陈鸣明与染香、点子正等左派人士的合影,陈的微博关注名单也被揪出司马平邦、张宏良、司马南、戴旭等名字,陈鸣明的政治派别呼之欲出。一时之间,各路网络大军角逐微博,五毛水军推波助澜,公知大腕席卷其里,舆情热度直逼上海的烧烤天,成为2013年夏天最轰动的互联网公共事件之一。 陈鸣明PK网友看似简单,但若综观事态起因和发酵的全过程,我们看到的不只是陈鸣明一个人的网络战争,而是中国社会正在上演的一场更大规模的战争。 它即是中外的意识形态之争,也是五毛与公知的左右之争;它即是自媒体时代官民对立的话语权之争,也是事关官员财产申报和言论自由的制度之争。 首先,陈鸣明的民族主义倾向有迹可循。 随手翻翻陈四年来发布的微博不难看出,他转发和评论了大量的有关美国负面新闻和钓鱼岛主权之争的微博。读他的微博,如看《新闻联播》,无非是“领导很忙国内很好国外很乱”的老调子。陈显然以政治正确为发微第一要义,把庙堂之上的那一套搬到网上,看似审慎有度,但实与当局一贯渲染敌我矛盾的意识形态教育同出一辙。近十几年来,中国政治中最引人注目的现象是民族主义的兴起。当局借助民族主义大旗,炒作民众排外仇外情绪,不仅可以转移国民的视线,也能安抚军方鹰派。一旦国内民怨沸腾,海监船马上出发巡航钓鱼岛,转移民众视线,但巡到何处,巡航何用,无从可知;当局要么声称有一小撮反华势力蓄谋造反,但这一小撮势力均系何人,为何反华又如何蓄谋,当局同样惜字如金。当有网友借美国枪击案指责中国城管之时,这位副省长终于坐不住了,大骂网友不爱国,但这种“不爱国论”又从何谈起?网民批评城管打人,或是出于对祖国的爱之深则言之厉,不见得是胳膊肘子外拐。这位网友或许不爱党,不爱政府,却不见得不爱国,而陈鸣明将党国混为一谈,认为不赞美强权就是汉奸,不歌颂专政就是媚外,莫非让所有网友齐呼打倒美帝国主义才称得上是爱国? 其次,中国民间左右之争日趋白炽化。 从几个月前的宪政姓资姓社之争,到解放军报的宇宙真理论,再到陈鸣明辱骂网友人渣,网友的跟帖和评论显示民间政见已极度分化。五毛党支持者攻击公知被反华势力收买,搅动民心欲颠覆社会主义;公知支持者则反击五毛党被宇宙真理洗脑,拥护专制且习惯暴力相向。民间政见的严重分化源自于上层在大是大非问题上的模棱两可。自十八大上台以来,习近平接连抛出“摸石头过河”、“苍蝇老虎论”、“中国梦”等论调,他一方面信誓旦旦捍卫宪法宪政,但同时却重申不照搬发达国家现代化模式;一方面号召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努力,但同时却称中国梦和美国梦彼此相通;一方面承诺以科学的制度设计把权力关进笼子,同时却下发秘密文件收紧思想管控——习近平左右摇摆的中庸执政方针没有讨好左右两派中的任何一方,反而日益加重了中国社会的持续分裂。陈鸣明与网友之间,以及网友与网友之间的口舌之争,恰恰是这种民间政见严重分裂的缩影。共识缺失已日渐成为中国政治语境的常态。 再次,自媒体时代的官民话语权之争升级。 陈鸣明被骂,其实不是因为他说了什么,而是因为他是谁。中国社会矛盾不断激化,民众自然将怨气归咎于政府和官员身上。民间仇官情绪蔓延的同时,不少官员出于维稳考虑将民众作为自己的假想敌。进入自媒体时代以来,越来越多的官员意识到欲控制微博必先占领微博,大批官员注册实名微博,以为能凭一己之力引导舆情,涤荡他们眼中所谓的乌烟瘴气的微博平台,杨达才在微笑事件后第一时间注册微博回应质疑就是一例。但这些官员无视了一个明显的事实,那就是微博的自媒体属性。在自媒体时代,人人都是记者,人人都是媒体,曝光、直播和揭露成为常态。个别极端的案例被无限放大,一些沉寂的权利缺失被彰显,一批不听话的异见人士被推崇,一群投诉无门的受害人被关怀。在这种情况下,批评无异成为微博的常态,而一贯容不下批评的达官贵人在微博上自然会水土不服,陈鸣明便是如此。 第四,官员财产公开是中国民间共识。 陈鸣明辱骂网友之所以能在短时间内引发如此大的反响,一个很大的原因并不在于骂人本身,而在于他说的“求查”两字。演员王小山就在微博中调侃道,陈副省长主动要求审查他的个人财产问题是该事件的最大亮点,民间要求官员公开财产已有经年,但一直没形成良好互动,陈副省长终于发出声音,宛如赤子初啼,让人看到希望。希望有无,我们不得而知,但陈鸣明主动“求查”后,网友一边倒支持副省长晒家底,可以从一个侧面折射出中国民众对于官员财产公开的民间共识。与这一共识背道而驰的,是当局对此的讳莫如深。自2010年以来,官方多次下发指令,禁止媒体私自报道官员财产公开;近几个月里,有赵长青等多位呼吁财产公开的民主人士被抓;目前财产申报虽在多地试点,但制度设计与外界期许差距不小,恐将最终流于表面,难有实效。 最后,网友批评之于中国是财富而非威胁。 陈鸣明在长微博里用了很大篇幅阐述网民不可一味批评政府,为了批评而批评,即便是批评也应该理性,但对官员言论自由的边界却绝口不提。陈鸣明以贵州副省长的身份认证微博,在正常工作时间发布微博,这不是个人行为而是职务行为。他的一句骂人话,彰显的是公权力在普通网友面前不可一世的傲慢,但名誉扫地的并非只有他本人,躺着中枪的还有贵州省政府的颜面。公众人物的气话骂人话,会对数量庞大的粉丝群体产生负影响,因为这种影响的实际存在,140字的微博会成为一种牵动社会的力量。目前全球有77%的政府官员开推特微博,官员骂人在言论自由度较高的西方国家也不罕见,但却鲜见有谁口不遮掩却安然自得的。2010年,英国工党成员麦克伦南在推特上骂反对党“娘们儿”、“私生子”,他不得不公开道歉,并被取消党籍和议会候选人资格;2012年,加拿大国库委员会主席甘礼民在推特上骂15岁高中生“蠢蛋”,经媒体曝光之后,甘礼民最后不得不亲自向高中生致歉,民众支持度急转日下。相比之下,陈鸣明既便是在道歉信里也不忘倒打网友一耙,他的道歉显然缺乏足够的诚意。在他眼中,网友的批评之声是维稳的大敌,是对官员权威的挑衅,殊不知容许空气中充满不和谐的声音,不是软弱的表现,而是力量的象征。因为批评的限度,恰恰就是民主的尺度。美国大法官布伦南曾说过,政府官员名誉受损,并不意味着我们要以压制言论自由为代价进行救济。这是包括陈鸣明在内的中国官员在自媒体时代亟待补上的一课。 据互联网实验室统计,2012年中国党政官员在新浪和腾讯上的实名微博数量达50579个,虽较2011年增长约200%,势头迅猛,但与数量庞大的党政官员基数相比尚属沧海一粟。据此,有网友建议不应过分谴责陈鸣明,否则以后恐无官员再敢开微博。此言虽不无道理,但却忽视了这样一个重要的事实,即便上千万官员人人开微博,但若都像陈鸣明一样只发些外国丑闻、官样简报或名人名言,不去回应敏感权利诉求,不去化解民生积怨戾气,不去倡导多元自由讨论,官员开微博又有何用?不是每一个陈鸣明,都能成为赵克罗。 陈鸣明的网络战争还将继续。无论支持他还是批评他,每一个声音都很重要。中国共识不是权威的选择,而应是多元声音的妥协。等陈鸣明把家底晒出来,我们到时再一起鼓掌也不迟。 (特约评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文不代表本网观点。) 作者 武之阳,中国时政旁观者。期以慷慨激昂之辞,践行公民政治参与。

自由亚洲 | 冀中星被正式批捕 吴虹飞会见律师

首都机场爆炸案嫌疑人冀中星被正式批捕,北京警方表示要加强社会防控力度。歌手吴虹飞因“炸”言论被刑拘后,律师周一在看守所会见了她,并坚信她无罪。有网民举例左派人士“杀人”等反人类言论做比较,认为吴虹飞言论属言论自由范围。 山东访民冀中星7月20日在北京首都机场引爆炸弹,引起各界关注。他的代理律师刘晓原周一在微博表示,冀中星已经被批捕,官方媒体《新华社》周二也证实了消息,称“ 犯罪嫌疑人冀中星的行为触犯了《刑法》第114条之规定,涉嫌爆炸罪。依据《刑事诉讼法》第80条之规定,北京首都国际机场公安分局已于7月21日对其采取刑事拘留措施。” 冀中星由刑拘转逮捕 仍在医院周四见律师 刘晓原周二告诉本台记者,案件将继续由公安进行刑事调查:我昨天给办案的警察打电话,他说检察院已经批准逮捕了。昨天北京的《京华时报》记者也已经打电话确认了这个消息。因为逮捕通知书需要寄送到他家里所需的时间比较长,所以他家里现在还没有收到。逮捕之后公安的继续侦查期限是两个月之内,之后就是把案件移交检察院审查起诉了。我现在还没有见到他。 记者:刘律师可以申请见到冀中星吗? 刘晓原:刑事拘留通知书上写的是他被羁押在朝阳区看守所,但是朝阳看守所那边说他在北京市公安医院那边住院治疗。后来我到公安医院的时候他们说他身体有病,要会见需要预约安排,后来安排在这周的周四去会见。 北京警方周一表示,将全面强化社会巡逻防控力度,提出“对严重刑事犯罪主动出击、露头就打”。警方表示,将特别加强夜间、凌晨和周末的巡逻防控力度,提高见警率、盘查率,及时发现查处各类可疑人员。 律师会见吴虹飞 家属未收到通知书 机场爆炸事件引发各界关注的同时,也让当局对“炸”变得敏感,歌手吴虹飞于日前在微博中发表“想炸”言论而遭警方刑事拘留后,律师介入了案件。 她的辩护律师陈建刚和李金星于周一前往北京朝阳看守所会见了她,并了解到她关押在911号监室,身体以及情绪都还可以,同监室的号友很欢迎她,成为监室的主唱。监狱方面不让她戴近视眼镜,让她感到不满。吴虹飞与律师沟通的过程中坦承自己发布的微博有不妥的地方,玩笑失当。 陈建刚周二向本台表示:我们之前进去的时候她的家属和我们说因为她是搞艺术的,有艺术家的那种率性,所以沟通的时候可能会有些障碍。但是我见到她之后发现完全没有这种问题。 记者:她关于她发的微博有什么样的说法呢? 陈建刚:她对这个帖子感到歉意,感到对不起她的父母。她一再的说让她父母担心了,她因为这个微不足道的小事被关到看守所,让她父母十分的担心。 据了解吴虹飞被以所谓”寻衅滋事“罪名抓捕,目前仍然处于刑事拘留阶段,直到周二,她的家属都没有收到来自办案机关的书面通知文件。与此同时律师了解到朝阳区公安局已向朝阳区检察院提请以所谓“编造虚假恐怖信息罪”进行逮捕。律师随后和朝阳检察院联系,递交审查逮捕程序的辩护人意见,但朝阳检察院却称查无此案。律师们并表示,经过与吴虹飞的沟通之后,更加坚定她是无罪的。 网民举例网络言论证明其无罪 吴虹飞被刑拘之后,引发民众的高度关注,许多人都认为她是无罪的。有网民举出一些左派人士的凶残言论作为比较,如空军大校戴旭微博早前发表的要杀掉批评他的人,以及左派网站乌有之乡公布威胁要活埋200人,还有左派人士公布的“锄奸录”扬言要杀掉上榜的人。还有不少左派激进网民也都曾发表许多指名道姓的杀人言论如要杀掉自由派经济学者茅于轼的全家等。 网民菊花表示,左派人士种种反人类言行都没有受到法律的惩处,吴虹飞的一句气话和牢骚话怎会就成了刑事案件。不少评论都说希望公安及法院能够厘清犯罪和言论自由的界限,公正审理此案。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心语的采访报道

王思想家 | 吴虹飞“想炸建委”是言论自由还是有罪?

吴虹飞“想炸建委”是言论自由还是有罪?       关于歌手吴虹飞“想炸建委”一事,网上吵得沸沸扬扬。中国人没有享受过言论自由,因而对言论自由的边界非常模糊。我将此事来梳理一下。     事实简述:“我想炸的地方有北京人才交流中心的居委会,还有建委……”7月21日,冀中星在机场引爆炸弹后的一天,女歌手吴虹飞发了这么一条微博被警方刑事拘留,据说面临5年以下徒刑。          1,吴虹飞有罪吗?     要想起诉她暴力威胁公共安全罪,你至少得发现她有“炸建委”的具体计划,她准备了爆炸物(中国连菜刀都实名)……可以说吴虹飞缺乏犯罪的客观要件。     要起诉她威胁罪,请问人才交流中心、建委感受到威胁了吗?报警了吗?公众产生恐惧心理了吗?扰乱社会秩序了吗?     刑法291条规定,“编造爆炸威胁……严重扰乱社会秩序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其中“严重扰乱社会秩序”是该罪的必备条件,否则就不是罪。显然,吴虹飞凌晨3点多的微博,转发才40就已删帖,若不抓她导致影响放大,都没几个人看到,哪来的公共影响与恐慌?     可以非常确切地断言:吴虹飞无罪。       2,如何界定吴虹飞的言论?     她的言论肯定是不对的。同样肯定的是,她不是犯罪,最多就是个网络暴民。甚至连网络暴民都称不上。她也就是发个牢骚,宣泄一下情绪。     言论固然有对错,但若未满足法定要件、不可能有现实的社会危害,也都是无罪     有人同意吴虹飞无罪,但要求她向公众道歉。我认为,你有权要求她道歉,但人家吴虹飞可以道歉,可以不道歉。     以前不知道有个唱歌的叫吴虹飞,这下,大家都知道了。莫不是吴虹飞的经纪公司与警察联手炒作?          3,这样的言论在美国,算犯罪吗?     我知道肯定有人拿美国出来说事。果然,5毛方舟子等人就跳出来说了。他们总是“选择性拿美国说事”。     美国人骂总统是猪,无罪;但如果骂隔壁约翰是猪,就可能被起诉。中国人能吗?退一步,就允许他们“选择性拿美国说事”,吴虹飞依然无罪。     我曾经向美国驻华大使馆一秘梅儒瑞详细请教过美国的言论自由。梅说:在美国,公民有权宣布自己的种族歧视观点,有权宣布自己支持纳粹、支持共产主义,这些都是言论自由。甚至美国公民可以组建纳粹党,组建共产党,那是公民的结社自由。但如果你说今天晚上要去哪里杀人放火,警察就要去找你麻烦,如果发现了真有实施准备,法院就要判你的罪。     注意:吴虹飞说的是“想炸建委”,而不是“要炸建委”,两者有本质区别。前者只是表达自己的情绪,后者是宣布一个计划,虽然这个计划非常含糊,也是计划。     所以,如果吴虹飞说的是“要炸建委”,警察就可以去拒捕她,然后进一步侦察,看是否要拒捕、起诉。而吴虹飞说的是“想炸建委”,警察无权干涉。     林彪想当国家主席,就被说成有野心;吴虹飞说个“想炸建委”,就有罪?难道我们回到文革了?中国人的言论自由在哪里?          4,为什么要抓吴虹飞?     有人想杀鸡儆猴,并且自以为巧妙地选择了一个歌手下手,以为这样既有轰动效应,又不至于引起知识界的愤怒。没想到,以知识阶层为主力的微博,大力讨论此事,很多人为吴虹飞呐喊。显然,杀鸡儆猴选错了切入点。     国家机器是暴力,是利器,一定要慎用。最近,《环球shit报》那个奇葩,又发高论,认为中国目前管的太松而不是太严。呵呵,暴力机器的爱好者。胡锡进应该跳出来说要求重判吴虹飞。          5,此事件谁有罪?     吴虹飞的言论自由被侵犯,那些抓他的警察是否滥用职权、是否应该被判罪?     那些整天叫嚣“杀汉奸”、“杀光小日本”的网络暴民们,是否应该抓起来审判?     张召忠、罗援、戴旭等人,整天在电视台公开散播“灭日本”、“灭菲律宾”的暴力言论,是否该被抓起来判刑?警察没有去抓他们,是否渎职?      我只是提出疑问,请法学专家出来解释一下。      6,言论自由的边界在哪里?    感谢警察抓了吴虹飞,让中国人多了一次探讨言论自由的机会。至于吴虹飞小姐本人,权当为了公民的言论自由,牺牲一点。这话对吴小姐或许不公,请她谅解。     希望这场讨论能深入下去,成为一次言论自由启蒙事件,记入历史。     可以肯定的是,中国这64年来,国家暴力机器管得领域太多、尺度太紧,公民的言论自由太少。在我们无法认知言论自由边界的时候,宁愿给得宽一些。    链接: 《与美国驻华一秘对话言论自由》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