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自更

明报|《新京报》坚守报格获赞有风骨 社长戴自更列传媒人物

日前,原属南方报系的敢言媒体《新京报》得到传媒业学界力挺,获2012中国十大都市报称号,因受“南周”新年献词案牵累被传曾以辞职相挟的报社社长戴自更获中国传媒年度影响力人物荣誉。消息传来,《新京报》获赞“有风骨”,名副其实。 据报道,1月13日,由中国顶尖传媒业高等学府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复旦大学新闻学院、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及中国传媒大学等10所传媒院校,共同举办的中国传媒大会2012年会在三亚开幕。...

Read More

无国界记者 | 无力的妥协:中国审查官员试图掩盖南方周末事件

Read in English / 看英文 Lire en Français / 看法文 无国界记者谴责中国当局,在过去的一周来,为掩盖自己的宣传官员对南方周末新年献词事件中审查、删改和打压引发的罢工和外界声援,更以严厉的舆论管制加以控制的种种做法。 无国界记者说, “中国当局强令各地的许多报纸转载环球时报的先入为主攻击性的社论,更进一步表现出其蔑视新闻自由的丑态。” 无国界记者认为,“中共宣传部清楚地表明,他们不愿意不允许持不同政见者的声音被听到。我们认为,目前南方周末编辑部和广东省宣传部门达成的协议并不理想,因为这一妥协并不包括官方任何赔偿或对妥协的执行有任何的担保。” 在过去的一年中,南方周末有1034篇文章被审查官员撤、改,曾有编辑威胁,将发布这些文章,目前,他们已经同意不公开表达自己对广东省委宣传部部长庹震的不满,一般认为,他是新年献词篡改事件和过去一年对广东媒体疯狂打压的主要执行者。作为交换,广东当局承诺,对该报不再进行事前审查,即该报不再如庹震此前要求的,在出版前,将选题甚至版面交由宣传官员审批。 昨天,最新一期的南方周末正常出版,不过,在广东的一些常见的零售点找不到该报。中国当局努力使1月3日开始发酵的南方周末新年献词事件平息下来。 1月8日,“中国数字时代”报道,中共中央宣传部,向各地媒体发出通知说:“党管媒体原则是不可挑战的底线”,同时免除了广东省宣传部门在此次南方周末新年献词风波的责任,中共中央宣传部还指责,此事的发展,“有境外敌对势力插手”。 就在同一天,中宣部还要求各地媒体转载亲政府的“环球时报”的一篇社论。《新京报》第一天没有转载,第二天晚上,北京市委宣传部的副部长前往新京报施压,据无国界记者获得的信息,官方甚至还派出的警察,并威胁不转载报社就关门。 该报工作人员通过发布微博试图向外界呼吁声援,根据中国的微博客网站的消息,转载上述批判南方周末文章的命令,来自中共宣传部系统最高层,尤其是刘云山,中共政治局的常委,刘在去年11月的18大上获得这一中国最有权力的职位。该消息很快就被删除。 新京报最终被迫转载“环球时报”的社论,北京市宣传部的官员威胁,以武警封闭了新京报的印刷厂,如果新京报不转载,就不印刷他们的报纸。新京报的社长戴自更,上周二递交了辞呈,北京当局拒绝,因为他们知道这样的举动只会增加民众的不满 。 现在,外界担心,戴自更可能受到中共中宣部系统的关注和报复。 根据微博消息,至少有29人因参加在南方日报社大院门口声援南方周末的示威而被传唤,喝茶和警告,有些人,据说仍被拘留.

Read More

Co-China周刊 | 尾声:1月8日—1月10日

《新京报》拒出环球社论未果,南周正常出刊   综述 7号晚接到宣传部命令后,各大网媒都开始转载环球的社论,网易、腾讯等门户转载时将那句“ 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 标红且加粗。 依旧有左右两派的市民驻守广州大道中289号大院门口表达意见,但真正左右事件走向的已经是南周和宣传部门的谈判。 路透社报道 称广东省省委书记胡春华亲自斡旋调解僵局。 正当此事渐入尾声时, 《新京报》 却突然成为关注焦点。作为宣传部点名要求转载《环球时报》社论的媒体,《新京报》和《潇湘晨报》在8号出街的报纸中并未刊登这则社评。然而8号深夜微博上爆出《新京报》承受巨大压力的消息,编辑、记者纷纷赶去报社,面对宣传部发出的“若不刊登就地解散”的威胁,对峙之后最终被迫转载。第二天出版的《新京报》A20版下角出现了《环球时报》社评。《华尔街日报》中文网刊出的 《 周二晚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通过采访当事记者还原了之前一晚的事情。《新京报》则在头版刊出 《南方的粥》 ,“据说今年是近几十年最冷的一个冬天,环球同此凉热,从南到北,如同一个人,从头冷到脚心。最难将息之夜,有什么食物能送来一点温暖的慰藉?”。   1月10号,在新年特刊出刊一周后,2013年第2期《南方周末》准时面世。头版标题为 “那么多的爱,那么少的钱” 。报纸内容未对此次事件做出回应,南周编辑部也没再发出关于此事的任何声明。有 读者 注意到,这期32个版的报纸刊出了6个图片版。 事件至此告一段落。     4-1    各大网媒标红加粗“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 4-2    路透社:胡春华亲自调解《南方周末》僵局 路透社引述接近中共广东省委的人士透露,胡春华亲自介入目前的僵局,提供解决方案。   根据这一方案,报社员工结束罢工,恢复正常工作,本周报纸照常出版;不搞秋后算账。 路透社的报道认为,这可能是中国媒体自由的一个令人鼓舞的信号。   早些时候,《南方周末》的部分采编人员举行罢工,抗议该报呼吁宪政改革的新年献辞被中共广东省委宣传部审查后遭到撤稿,而换成广东省委宣传部长庹震冒其名义发表赞扬党的成就的新年献辞。   这一事件在中国引起巨大民意风波,这一事件的走向被看成是中国新一届领导人对待改革的试金石。   调解方案   路透社引述这位接近中共广东省委的人士透露说:“胡春华亲自介入解决这个问题。” “通过显示他有胆量和能力解决复杂的问题,他在个人形象上得分。此外,他也借此传达了相对开放的信息。”报道称,无法立即证实胡春华介入导致同《南方周末》员工达成协议的情况,而后者可能因为协议规定无法立即表态。   但接近《南方周末》的两个消息渠道都说,记者们把这个看作是《南方周末》新闻工作者的胜利。   “官员去职”   上述的三个消息来源都向路透社证实,根据有关协议,《南方周末》主编黄灿将被解职。   接近广东省委人士还透露说,胡春华还暗示,中共广东省委宣传部部长庹震也将下台,但为了官方的面子,不会让他立即离职。   消息说,《南方周末》的采编人员将返回工作岗位,周报也将在周四按时出版。   早些时候,大约十几名中国当局的支持者星期二(1月8日)来到《南方周末》总部外,表示要为党说话。他们和反对官方控制《南方周末》的示威者进行了对立性抗议。广东警方没有干预双方的抗议,但制止了双方的冲突。   4-3《新京报》现场     4-4   《华尔街日报》中文网:《新京报》周二晚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中国宣传部门官员与中国最大胆直言的报纸之一《南方周末》的记者之间因审查而发生的冲突引发广泛关注,冲突的影响已经波及《南方周末》的姐妹报纸《新京报》 (Beijing News)。周二晚间,围绕转载一篇严厉批评《南方周末》的社评一事,《新京报》在与有关部门的戏剧性对峙中失利。   《新京报》社长戴自更和总编王跃春称,若有关部门坚持该报转发带民族主义倾向的国有报纸《环球时报》(Global Times)的一篇社评,他们将辞职。《环球时报》的这篇社评称,那些公开支持《南方周末》编辑的人得到了境外人权活动人士的积极支持。   《南方周末》和《新京报》都是总部位于广州的南方报业传媒集团(Southern Media Group)发行的。   南方报业传媒集团记者中不断扩散的不满刺激了中国主张言论自由的人士,这一事件被普遍视为是对中国新领导人习近平在媒体限制问题上面临的重大考验。以下为参与了周二晚间对峙的《新京报》记者的讲述(经过编辑):   我也知道我们对其他媒体讲话有具体要求,不能随便讲,但昨晚我们有太多绝望,对新闻管制的事情,我觉得我想当个见证者,应该让大家都知道这个情况。事情的来龙去脉是这样的:   昨晚八点半左右,北京市委宣传部副部长严力强到我们报社,在四楼的会议室,找人谈话聊天,那时候我们还没有意识到这是跟《环球时报》的社论有关系。   后来,到了11点半多,我们领导说,我们今天要快点签版,争取在12点半前签完,迟到一分钟,都有可能变成耻辱。当时我们还不明白这话什么意思。   这时,四楼会议室里的北京市委宣传部领导还没走,我们报社的高层领导们都在跟他们开会,他们在交涉关于是否刊登《环球时报》社论的事情。宣传部的领导态度很明确,9号一定要登这个社论。我们报纸和《潇湘晨报》是被点名必须要登的。   这个会谈持续了很久,至少两个多小时。我们的记者编辑签版了之后,都在远处看着,透过会议室的玻璃门关注事情的发展。   我们听说严力强代表的是北京市委宣传部部长鲁炜,而鲁炜受到的是更高层次领导的压力。当时我们新京报主要领导的意见是不登,所以情况很剑拔弩张。   我们听说戴社长和王跃春总编都表示,如果登了,他们就辞职。   12点多的时候,一线的采编人员听说了消息之后都纷纷从家里回到报社,关注事情的发展。   其实昨天大家都很高兴很骄傲我们的领导决定不登(《环球时报》的社论)。我们以为,只要再坚持几个小时,这事情就过去了。   但事实上,我们后来感觉到,压力真的非常大,据说领导在等消息。他们的条件是,不管发多大,哪怕只是一坨,也要发。   戴社长和其他领导看到我们的记者编辑都从家里赶过来了,就把我们叫到一个会议室里,他问我们的意见。大家都说反对刊登。我们也讨论了,如果不登,对报纸和我们来说最坏的结果是什么—-我们报纸有可能就不能出了,据了解情况的同事说,上面是做得出这样的事情的。大家听到这里,都沉默了。 (开始啜泣)   到了1点半的时候,版被送到印刷厂去了,但印刷厂被通知要暂停印刷。   我不认为这是妥协,我们做了我们能做的 。(哭泣)   至于戴社长是否已辞职的问题,我个人无法代表戴社长,但他和王总编在跟我们谈话的时候都谈到了辞职的事情,而且根据另外一个参会的高层,戴社长和王总编都在宣传领导面前口头说过要辞职的话。但接下来,报纸的高层究竟怎么变动,我们现在谁都不知道。   我们一直在会议室外面关注,可以看到领导们的脸色都很阴暗,现场气氛非常紧张。我们为什么不登这个《环球时报》评论的原因是,这个所谓的评论根本不符合逻辑,不符合良心,也不符合我们新京报一贯的风格。   本来《南方周末》的事情其实跟我们报纸没有太大关系,就因为我们拒绝刊登这个评论《南方周末》事件的评论文章,我们就要如此蒙难,我们真的无法理解。新京报每天接受的禁令、检查和打压难道还不够多么? 现在看来,他们弄死一个报社就跟弄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   记者请北京市委宣传部就《新京报》记者的讲述置评,该机构让“中国实时报”栏目将所有问题向北京市政府新闻办公室提问。记者致电新闻办公室,该机构说,已经与有关部门核实过情况,没有发生这样的情况。新闻办公室的一位员工在电话中说,戴自更工作正常,他昨天上夜班,所以今天在家休息。记者无法联系到戴自更和王跃春。         4-5    《新京报》:南方的粥   一碗热滚滚的砂锅粥,来自南方大地,刚端上桌时,粥还在里面翻滚,它似乎也有一颗勇敢的心,在寒冷的夜里,张嘴都是白气,尘世折腾,惟有温暖与这碗粥不可辜负。 据说今年是近几十年最冷的一个冬天,环球同此凉热,从南到北,如同一个人,从头冷到脚心。最难将息之夜,有什么食物能送来一点温暖的慰藉?   反正我最先想到的是一碗热气腾腾的粥,最好是南方的砂锅粥。   粥有南北之别,北方喝粥多半简单朴素,花样不多,最典型的是腊八粥,再过些天都能在满大街小巷吃到了。腊八粥讲究原料多种多样,按照作家阿城的说法:“入冬后北方蔬果稀少,人体内维生素取之不易,遂将杂粮豆类混煮,取得最大程度的多种维生素。”   而到了南方,粥的品种顿时花样繁多起来,只在广东,就有广东粥和潮汕粥的区别。广州最典型的粥是艇仔粥,在北京的不少粤菜餐馆里也常见。其实艇仔粥起源于荔湾,旧时有不少人在这玩,坐着艇仔(也就是小船)在河里游玩,其中有艇家以新鲜捕捉的河鲜来熬粥,再让在河面上撑小艇的小贩供应游人。从前的艇仔粥,以河鲜为主,用鱼骨熬粥,乘热入碗,灼熟生鱼片与鲜虾仁,再撒上炸过的花生和葱花。艇仔粥重火候,一定要热吃,如果加上一点点白胡椒粉,味道更出彩。这样子似乎更像是广东的鱼生,事实上,艇仔粥就是“加强版鱼生”。如今的艇仔粥做法万千,但是真正的艇仔粥早已经消失,随着河道的消亡,艇仔都已经不见,据说用河水煮成的粥才别具风味,但要是现在真有人用河水给你做一碗粥,你说不定会有把这碗粥泼到他脸上的冲动。   而潮汕粥被当地人称做“糜”,听上去古雅很多。在北京有不少主打潮汕砂锅粥的小店,我常去的一家在鼓楼,火齐潮汕砂锅粥,一个几十平米的小店,坐得满满当当也就只能坐20多人,我是眼睁睁地看着这家店越来越火,到了天冷的时候,排队的人能从屋里排到屋外,令周围的街坊顿感意外:不就是喝碗粥吗,至于吗?   其实我对这种排长队的小馆不太感冒,生意火爆,容易忙中出乱,萝卜快了不洗泥,如果再有点不思进取,菜品可想而知。这家砂锅粥倒算是例外,粥不像炒菜,它更容易保证质量,无非是料好,锅好,火候足。这里的砂锅不是北京市面上常见的砂锅,都是从南方一摞摞发过来,是比较粗糙、沙孔比较大的那种。这种锅炖出来更够味。招牌是干贝虾蟹粥,米粒都已经软烂成泥,味道混合入干贝、虾、蟹的鲜香,的确是好滋味。如果是一个大冷天,一碗粥下肚,那是一种尘世的温暖。   另外一家名声在外的潮汕砂锅粥店在日坛,叫潮香洲。潮汕菜本身是亲民体贴、细水长流的。一般来说,砂锅粥只算海鲜的钱,不算粥钱,看到这里的菜单上价钱挺贵,其实不算贵。一般人会点这里的虾蟹粥,最有特色的粥品,鲜美无比,里面加入一点鸡汤和潮州香芋。我偏爱这里的田鸡粥。大冷天的,几个人聚在这偏僻的角落里,喝粥,聊天,搭配着卤水拼盘,油炸花生米,喝一点酒。那种感觉是“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   从砂锅粥体系里面还衍生出一种粥火锅,以粥为锅底,里面混以鸡汤,涮食海鲜肥牛。在龙潭湖公园东门的万柳阁,这里不单有绝妙的油条,还有绝妙的粥火锅,与清汤火锅不同,粥火锅更觉有人间气,它是滞慢的,也是温暖的,最妙的是米油,在中医里这是滋补的上品。上好的雪花牛在粥底里翻滚,上面总会蘸着一些米粒,这样的涮食的妙处在于粥底里的淀粉给牛肉做了一层保护膜,叫它涮不老,一直保持鲜嫩。   一碗粥,貌似简单,其实可上天可入地。虽然我挺烦写美食掉书袋的,但还是要说说袁枚在《随园食单》里介绍的一款神奇鸡粥:“肥母鸡一只,用刀将两脯肉去皮细刮,或用刨刀亦可;只可刮刨,不可斩,斩之便不腻矣。再用余鸡熬汤下之。吃时加细米粉、火腿屑、松子肉,共敲碎放汤内。起锅时,放葱、姜,浇鸡油,或去渣或存渣俱可。宜于老人。大概斩碎者去渣,刮刨者不去渣。”太复杂了,有做这碗粥的工夫,我都能吃饱三回了。更寻常的做法就是白粥一碗,水米交融,你侬我侬,越是简单的东西越是吃不腻,如果天天吃袁枚版的鸡粥,我会腻烦,天天吃白粥,我也很乐意。   一碗粥而已,在寒冷的冬夜,我们围着一碗粥相互取暖。食物之中承载希望,在旧时,开办粥厂是一个传承已久的传统,粥可富贵,也可充饥,一碗粥似乎微不足道,却救活了多少流离失所的人们。   一碗热滚滚的砂锅粥,来自南方大地,刚端到桌子上的时候,粥还在里面翻滚,滚烫,它似乎也有一颗勇敢的心,在冷的夜里,张嘴都是白气,尘世折腾,惟有温暖与这碗粥不可辜负。一碗粥,告诉我们安慰和爱的力量。   4-6    2013年第2期《南方周末》头版:“那么多的爱,那么少的钱”         4-7   1月10日《南方周末》正常出刊后网友评论       一五一十周刊91期 “《南方周末》这一周”下载: http://my1510.cn/article.php?id=91283

Read More

自由亚洲 | 一周网络热贴(2013-01-10)

这个星期,《南方周末》新年贺词被篡改;《新京报》被迫转发《环球时报》文章,以及中共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宣布,今年将停止使用劳教制度等,都是中国网友们热议的话题。 最近中国发生的“南方周末事件”,引起民众强烈关注。 今年元旦,《南方周末》评论部题为《中国梦,宪政梦》的贺词,被广东省委宣传部长庹震否定,并擅自另写一篇刊登出来,引起了广大民众对中国大陆媒体生态持续恶化的强烈关注。 著名网络写手李承鹏发帖说:我们可以不要高楼,但要一份说真话的报纸。我们可以不要GDP世界第二,但要一份说真话的报纸。我们可以不要航母编队,但要一份说真话的报纸。道理很简单:世界上所有令人尊重的大国,都有一份被允许说真话的报纸。 另外一名“粉丝”众多的新浪微博写手“作业本”发帖说:“不敢评论庹(震)的事,但我觉得:在自己家厨房天天煮翔(即煮粪便)也就罢了,跑到别人家厨房逼人也煮翔就恶心了,尤其是用人家的锅煮完翔,还要用人家的wifi发出去让大家尝……”。 一些演艺界人士也参与到声援南方周末的行动中来。 演员姚晨在新浪微博上引用俄罗斯作家索尔仁尼琴的话发帖说:“一句真话能比整个世界的分量还重”。 姚晨还在微博上贴上《南方周末》的报徽。 著名演员李冰冰的微博也被网名认为是在声援《南方周末》。 她这样写道:“早安,连上8天班,周末不是周末,周一却还是周一。早安,南方无暖气,大家保重。早安,严冬里期待春天的到来。” 由于“南方周末”在中国大陆新浪等微博上成了敏感词,网友的评论也只能闪烁其词。不过,海外twitter网上,很多网民表达了自己对此事的强烈不满。 著名异议人士胡佳发帖表示了自己的愤怒,实名写了:“庹震部长,请你滚蛋!解散你的宣传部,向公民谢罪。” 著名网络评论人北风(温云超)写了八个字:庹震下台,开放报禁。 北风还在twitter上贴了自己手里举着这八字标语的照片。 四川作家冉云飞‏@ranyunfei:庹震擅改《南方周末》新年献词,说明强奸言论自由的人都有自我示范的冲动。《人民日报》改版称新的一年将努力“说真话”,这可能是它63年来硕果累累谎言中的又一个谎言。 网友“岳群群”发帖说:南方的沦陷是国家的悲剧,南方媒体失去了中流抵柱。 广州《南方周末》改稿风波也蔓延到了北京。 中国大陆中宣部要求北京的《新京报》转发《环球时报》批《南方周末》的文章,引起强烈反弹,众多《新京报》员工对此进行抵制,社长戴自更更当场表示要“口头辞职”。虽然,《新京报》最后还是转发了《环球时报》的文章,但种种迹象显示,这是被迫之举。 賈葭‏@jajia:蛮难得的,戴自更早年是“光明日报”广东站的站长。在“新京报”创刊初期,被认为是“光明日报”的监管代表和保守力量的头目。这次当面顶撞部长,可见这九年来,他自己在这家报纸发生了很多变化。 @ZhangDajun:戴自更肯定明白,当宣传部的人逼迫他转发环时的评论时,他的政治前途已经终结了。他最终以自己的勇气和良知为自己的体制内生涯画上一个句号,同时给体制外的人留下一个美丽的惊叹号! 维权人士郭飞雄:比较而言,中国真正的文化中心,北京的知识界,似乎过于知识化,太知识化了。新京报抗争,无人声援,就是最好的说明。中国的未来,还是要靠草根,靠街头,靠独立的市民社会和中产社会。 著名异议人士胡佳:为了多视角了解中国社会和北京时政,长期以来我家只订两份报纸,一份《南方周末》,一份《新京报》。没想到这两份带有血缘关系的姊妹报纸这次都在中宣部系统玷污过程中进行了反抗。 北风(温云超)‏@wenyunchao:从新京报被迫转载环球时报文章可以看出,南周献辞事件已经上升到中央层面,且已经证明中国媒体宏观环境在进一步恶化,(广东省委书记)胡春华与广东方面如何解决南周事件,已经不具任何象征价值,更不说明任何问题。 中共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日前在全国政法工作会议上“语出惊人”,他表示将进一步推进劳动教养、涉法涉诉信访工作、司法权力运行机制、户籍制度的改革。会上,孟建柱还宣布,中央已研究,报请全国人大常委会批准后,今年停止使用劳教制度。 网友斯伟江发帖说:消息传来劳教制度将在今年停止使用。一时,国人大为兴奋。但同时传出另一个信息是,《违法行为矫治法》正在进行中。《违法行为矫治法》对象只是缩小版的劳教对象,其程序和劳教程序无实质性的差别,那么我们可以说,劳教制度没走,他只是缩水了,换了马甲。 北京维权律师刘晓原在新浪微博发帖说:支持彻底废除劳教制度,但不赞同制定《违法行为矫治法》代替,这个强制矫治规定,在执行中很容易成为变相的劳教。对公民的违法行为,用<治安管理处罚法>、<行政处罚法>等法律来惩罚就足以。 网友唐音‏@Tang_Yushan:不管中共是不是真心的想要废除劳教制度,但是中共这个庞大的利益集团,是绝对不会允许这种实质性变化的出现的,因为这种变化,会直接导致中共体制的崩盘,中共这个体制,才是这一切背后的操盘手。 中国官方新华社1月9日报道说,中共中央纪律查委员会说,前中央政治局委员薄熙来严重违纪案已被送司法机关。之前有海外媒体报道说,前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在去年10月已被关进秦城监狱。 北京维权律师刘晓原在新浪微博发帖说:中纪委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2012年查办的大案情况,称薄的案件已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在此,我想问一下,能否请司法机关也向社会通报一下案件进展情况?现薄案是在刑事侦查阶段,还是进入了审查起诉阶段?律师是否已会见? 盛爱辉在江湖:中纪委公然凌驾于法律之上,这实际上正是造成反腐越反越腐的原因之一。 广州市公安局55岁的党委副书记、副局长祁晓林在1月8号自缢身亡的新闻,也在网上引起很多网友的猜疑。据中国官方媒体的报道说,祁晓林同志生前身患疾病,有抑郁症状,此前分管交警支队。 江南叶孤帆:这年头只要死亡的是官员,基本上都是生前患有抑郁症状的,难道泱泱大国没有人了么,非要让一些同志带病坚持工作?或者是党为了体现这些官员奋不顾身的精神给他们牺牲的机会?我信了,真的信了。 我们都是Patriot:眼睛不好都不批准进公务员系统,这偌大的一个广州市竟然选个抑郁症患者当公安局副局长,保卫人民财产、生命安全,我天X朝你这不是草菅人命么!对民众安危这么不负责任的!如果你不是草菅人命那就是你报道不实,这幕后一定有文章,绝非抑郁症导致自缢身亡,不是怕反腐反了自己就是怕上面更大的领导受牵连. 不吝先生:牺牲在工作岗位上,要追认为烈士,要向推焦裕禄,推孔繁森一样推祁晓林同志,要在全国做祁晓林同志光荣事迹巡回报告会,号召全党向党的好干部,人民的好公仆祁晓林同志学习!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唐琪薇为您采制的一周网络热贴。

Read More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