户籍制

All

Latest

新闻极客 | 特稿:毕节服毒四兄妹的人生末路

开篇语 兄妹4人喝下农药后,14岁的小刚推开二楼的窗,跳下。 30米外的邻居老张,在家听到“砰”的一声,“像西瓜摔在水泥地上”。 村民们打着手电跑过去,小刚侧趴在家门口的水泥地上,一动不动,嘴里分泌物流了一地,没有血。 “有娃儿跳楼了!” 6月9日深夜,事情很快传遍了贵州毕节最偏远的茨竹村。 警察和村民们撬开反锁的门,冲进屋子,是一股刺鼻的农药味。 为时已晚。...

小乖 | 完鸟

覆巢之下,复有完鸟乎,乱世之中,最先受伤的只会是那些脆弱而无助的群体。

宋石男 | 留守儿童:在泪水中结束一生

昨晚从十点半写到十二点,心情很不好,半夜才睡着。还梦见了那些孩子。 留守儿童:在泪水中结束一生 读到这样的新闻,我感到悲伤,并为自己与他们生活在同一个国家却不曾为他们做过什么而羞愧。 2015年6月9日晚,贵州毕节4名留守儿童在家集体服农药自杀身亡。最大的哥哥13岁,最小的妹妹仅5岁。他们的父亲长年在外打工,母亲则被人拐跑。 毕节似乎是儿童被诅咒之地。...

吴主任 | 去他妈的户籍制度

昨天回老家更换驾照,去了告知我非本地户口,必须提供暂住证。于是我只好去了趟派出所,用了我爸的身份证办了一张暂住证,显示我暂住在我自己家。 这件事是如此荒谬,想起之前做过的一个户籍制度专题。相信只要不是在出生地工作生活的人都多少被这个愚蠢的耻辱的制度折磨过。办个什么证都要回到户籍所在地。全中国多少人因此要浪费多少时间和金钱。而事实上全都不过是形式而已。有新闻报道,一农民工为给3个孩子上户口,一年跑9趟花费近万元。...

政见 | 为什么农民不愿意入户城市?

(本文已刊发于2014年05月07日 出刊的 《青年参考》 ) 随着《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的颁布,城镇化在中国已经是不可阻挡的浪潮。新的规划里特别强调了加速“农民工市民化”,将早在2010年便已在部分城市实行的政策以更大力度推广。这是否意味着农民工终将融入城市的大熔炉? 哈佛大学学者尼克·史密斯(Nick Smith)在重庆附近的海龙村做了田野调查。他发现,农民工和村民往往都不愿意加入城市户口。...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