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疫苗精选

法广|当局称婴儿猝死与疫苗无关 网民说我们需要真相

最近中国多地发生注射乙肝疫苗后出现17例死亡病例,引起民间心里恐慌,怀疑疫苗出了问题。就此,中国有关当局今天联合通报乙肝疫苗问题调查进展:称未发现深圳康泰公司生产的疫苗存在质量问题。不过,从网上反应看,人们的疑虑远未消除。 北京当局元月3日出面否认乙肝疫苗与17名儿童死亡有关 DR Standard

Read More

自由亚洲 | 儿童接种问题疫苗致残致死 全国受害者北京维权遭特警清场

收听或下载声音文件 全国各地30多个疫苗受害者家庭近日齐聚北京卫生部讨说法,至周三已连续上访三天,但卫生部官员却一直未出现,当局派出特警清场,并与示威者发生冲突。 周三,来自甘肃、山东、河南、等地的三十多个疫苗受害者家庭冒雨在北京卫生部门口拉横幅、举牌讨说法,这是他们集体上访的第三天。 甘 肃疫苗受害儿童家长张凤兰周三告诉记者,上访的受害者及家属没有等到官员的接待,却等来了特警的暴力清场:“现在就在卫生部门口,越来越多的疫苗受害者家 属慢慢都碰到一块了,现在还有疫苗受害者家属不停在来。刚开始在卫生部门口请愿,他们的保安、特警动粗了,我们有个家属受不了说了一句,有一个卫生部的工 作人员对我们一个受害者家属有推搡的过程,不让我们在卫生部门口站,不让我们说话。” 参与维权的浙江疫苗受害儿童家长张红平周四对记者说:“也没有人接待我们,我们现在有三十多个家庭,有的家庭来了一个人,有的家庭带着小孩,来了三个,(多数)像我们这样的出现严重反应的非死即伤,死亡的(受害者)家庭这次也来了好几个。” 据了解,这些疫苗受害者家庭的孩子在出生后因注射了问题疫苗而引发了尿毒症、白血病等问题,但地方政府拒绝负责。近年来,大批疫苗受害者走上了维权的道路,几乎每年都会发生多起疫苗受害儿童家长上访事件。 张凤兰告诉记者,大多数的受害者家庭都被当地政府出具了“偶合”、“排除”、“不能排除”、“无法确定与疫苗有关” 等等似是而非的鉴定结论:“卫生局、卫生厅他们推卸的手段就是让我们‘偶合’,说孩子打针之前就有疾病了,好多家庭现在都是‘被偶合’了,还有说‘与疫苗 无关’。他们(当地医院)报上去是说疑似‘异常’反映,但报到省上以后,省上直接来了一句‘诊断依据不足,请重新诊断’,他们自己就违法地操作,自己找的 专家,没见小孩,没见家长,想尽一切办法把我们的小孩与疫苗扯开关系。” 据广州《南方都市报》今年6月报道,中国疫苗科研、生产和管理过程中存在诸多问题,导致很多接种者罹患疫苗后遗症瘫痪,甚至死亡。同时,疫苗相关立法不完善,产业链不规范、又缺少常规的救助与补偿机制。据统计,中国每年疫苗预防接种达10亿剂次,不良反应概率是百万分之一到二,即每年超过1000个孩子患上各种疫苗后遗症,留下终身残疾。 对 此,来自浙江的张红平周四对记者说:“官方统计出来的数据有水分,他们所强调的不良反应是指出现了严重残疾和死亡的病例,一般的反应他们没有计算在内的。 疫苗是由卫生部统一管辖的,也是他们操作的,我们要求卫生部给出问题家庭一个积极的态度,而不是让我们自认倒霉的心态。” 记者周三就此事致电卫生部,但对方拒绝接受采访。而卫生部官方网站曾宣称:异常反应是疫苗本身固有特性引起的,是不可避免的;既非疫苗质量问题,也非实施差错造成。 但 近年来,中国在疫苗生产行业存在质量问题的新闻却屡见报端,大连金港安迪、江苏延申、河北福尔均被报道过所生产疫苗效价不足,不能产生足够的免疫力,还有 厂家为了节省抗原,违规添加“成分外核酸物质”,以节省成本。而此前的“山西疫苗案”因疫苗灭活或减毒不彻底,致近百名儿童死亡伤残。 张凤兰还告诉记者:“在预防接种规范上也存在很大问题,他们不会在小孩接种疫苗之前做任何检查。还有接种疫苗有一个《知情同意书》,那个他们都不给我们阅读,也不让我们自己去阅读。”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忻霖的采访报道。

Read More

要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

安徽、河南近日发生丙肝疫情,据新华网报道,截止11月29日,已发现有168人感染,据悉,其中大多数感染者为儿童。安徽省卫生厅通过媒体报道称,已经确定此次疫情的传染源为河南省永城市马桥镇一个体诊所,官方称该诊所为合法诊所。此事让人自然而然地联想起了半个月前发生在甘肃造成21日死亡的校车事故,在那次事故中,死亡者绝大多数也都是儿童。 残孩悲剧层出不穷触目惊心 很多年前,盲人歌手周云蓬就创作了那首《中国孩子》,这首歌没有绚丽的辞藻,也没有其它流行歌那样动人的旋律,但是,在让人听过以后,心弦却会情不自禁地为之拨动。2008年的5月初,我有幸在香港听到了周云蓬的亲自弹唱,然而,就在那之后不久,四川便发生了8级大地震,无数的孩子被豆腐渣校舍夺去了生命。四个月后,媒体又爆出三鹿集团毒奶粉丑闻,而受害者主要也是儿童。 有关中国孩子的悲剧并未因此而终结,在2010年3月,调查记者王克勤首度揭开了山西毒疫苗的盖子。实际上,从2006年开始,山西各地就陆续出现了儿童因注射疫苗而发烧、抽搐、昏厥等异常现象。患病儿童出现或死亡、或残废、或留下严重后遗症等情况。虽然家长赴太原和北京上访,但一直遭受冷遇。 Bildunterschrift: Großansicht des Bildes mit der Bildunterschrift:   毒奶粉让母亲忧心 三鹿集团在毒奶粉丑闻后土崩瓦解,而那些受害家庭并未得到应有的赔偿,结石宝宝之父赵连海则因为坚持维权最终被法院以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半。另外,毒奶粉并未随着三鹿集团的消失而消失,在2010年初,中国媒体再度报道了毒奶粉重返市场的丑闻,而这些重返市场的毒奶粉正是此前未被销毁的毒奶粉。 残害儿童的不仅有豆腐渣校舍、毒奶粉、毒疫苗,而且还有明晃晃的屠刀。从2010年3月23日开始到5月12日,不到50天时间内,中国就出现了6起屠杀幼儿园儿童的恶性事件,举世为之震惊。如今,丙肝病毒对儿童的残害以及校车超载导致儿童的大量死亡,让人又情不自禁地想起了那首《中国孩子》,想起了那平淡却又凄惨的歌词与旋律。 残孩悲剧其实是制度性悲剧 孩提时代原本是人生最美好的时代,然而,中国人的孩子却需要面对太多的艰难困苦。强大的生活压力、学习压力以及不幸遭遇,已经把很多孩子的美好童年摧残得满目疮痍,甚至让他们的生命戛然而止。对于很多人而言,做中国人是不幸的,而做中国人的孩子则更为不幸。 除上述孩子的悲剧之外,我们还能看到,即使是在昏天黑地的黑砖窑和黑煤窑中,都不乏孩子的身影。虽然一般人无法置身其中,但是,当我们看到那一张张照片上无奈和充满童稚的眼神、被煤灰或砖灰污染的面庞时,我们的内心岂能不泛起一阵凄凉与感伤?在基本人权都无法保障,社会道德异常败坏的国度,今天受害是别人的孩子,明天或许就是我们的孩子。 虽然在西方也会偶尔出现孩子受伤害的事件,但那只能是个案,而在中国,孩子受伤害则早已是司空见惯。当一种现象非常普遍的时候,所折射出的就是一种社会问题和制度性的问题,只要中国的制度依然在专制的漩涡中徘徊,那么,有关孩子的悲剧就一天不会停止,所以说,发生在中国的孩子悲剧其实都是社会悲剧和制度性悲剧。我们在谴责制造悲剧的毒奶粉和豆腐渣校舍制造者、黑砖窑和黑煤窑老板、医院医生、学校领导的同时,更应该谴责这个制度和制度的设计者、维系者。 与其消极逃避不如勇敢面对 几年前,新浪网所做的"如果有来生,你还是否愿意做中国人"的调查曾掀起舆论旋风,70%以上的网民选择了"不愿意",这让执政当局大为不快。其实,这种结果并不出人意料,在各种社会问题层出不穷且日益严重的今天,希望用脚投票的中国人已经日益增多。不仅是一般的中国人,更有官员和富豪。 几年前,学者何祚庥在接受《南方人物周刊》记者采访时,一句"谁叫你不幸生在中国了?"激情了公众的愤怒。没有谁能自由选择出生,即使是在后天谁想选择居住地,都需要具备足够的条件。在中国,一般人连迁徙自由都没有,到异地打工和生活还需要忍受种种歧视。对于一般人而言,要想移居异国简直就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想。不管是非法移民还是合法移民的大门都为他们紧锁。 面对社会和制度困境,有人选择逃避,也有人选择面对。相信很多人都能理解那些用脚投票的中国人,但是,诸如艾未未、于浩成这样长期在异国生活,而后又回国为弱势群体发声的中国人更值得我们尊敬。如艾未未曾经调查四川地震遇难学生人数和真相,他说要念念不念,以孩子为生命的教训不被人记取,中国孩子的悲剧就永远不会终结。   作者:刘逸明 责编:吴雨 作者简介:刘逸明,1980年出生于湖北鄂州 。担任过《中国民营》杂志社驻深圳记者。现为自由撰稿人,网络特邀编辑。2011年1月被评为凤凰网2010年度十大写手之一

Read More

《卫报》王克勤和中国调查报道的革命

核心提示:来自犯罪分子的死亡威胁和官方的震怒都无法阻止热情的调查记者。注:本文并非最新发表,只是我们刚刚完成翻译 原文: Wang Keqin and China's revolution in investigative journalism 作者:Tania Branigan 发表:2010年5月23日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Michae1S翻译 TTS: MP3 【图:非原文配图,这是2011年7月19日王克勤领导的《中国经济时报》新闻调查部被整肃后,网友制作的凡客体王克勤介绍】 除了大多数新闻工作者都得有的"装备",诸如机警狡黠、能说会道和一定的文学水平外,每次采访时,王克勤还有一件额外的东西:一个小小的、沾满 红色污迹的扁金属盒。 盒子里是浸透了红色印油的海绵。像一个侦探一样,45岁的调查记者王克勤会编辑证词,然后在每份证词的底部他要让被访人按上指印。 他的一系列的调查报道让他成为中国最知名的调查记者,印油就是这种调查的彻底性的证明。一连串的爆炸性的新闻给他带来了名声,也给他带来了犯罪分子的死亡威胁和官方的震怒。 "通常对手非常强大,所有你必须做到铁证如山。"他边说边盖上印泥盒。 但这还不够。上周,因为签发王克勤采写的山西毒疫苗造成大量儿童死亡和致残的报道,《中国经济时报》主编包月阳被免职,调到另外一个无关紧要的兄弟单 位。山西官员宣布王克勤的报道不实,王克勤在报道中说山西官方的调查有问题,尽管在《卫报》联系他的时候他拒绝就此事置评。 王克勤案是彰显中国调查记者热情的最新个案,同时也暴露了中国调查记者们面临的挑战。 王克勤的简历反映了当代中国主流媒体的发展史:从一名宣传人员到一名调查记者――虽然是被严格束缚着手脚的记者。他在80年代中期在中国西部的甘肃省成为一名官员,开始了他的职业生涯――"在中国这是通往财富和地位的捷径,"王克勤在毒疫苗案之前的一次采访中说。 王克勤回忆了他当年大量炮制官方宣传报道的生活,"你就在一个一颗红心都献给了党的领导下的会计员"――然后他讲起他如何拼凑一些文章发给本地媒体换取一点点外块。但随后,一些居民找到他,向他诉说自己的问题,王克勤的良心在颤抖。"他们热情的邀请我到他们家里,告诉我他们的问题,对我抱以极高的期望。作为一 个20出头的小伙子我第一次感到这样被人关注,同时感到肩负着巨大的责任。我必须报道这些事情。" 到2001年,王 克勤已经成为"中国身价最高"的记者。这里说的不是他的收入或者他的生活方式。那时他仍然还在北京郊区的又小又脏乱的办公室里办公,但是他揭露本地金融市场非法交易的报道已经让他的人头的价格达到高峰。很快他的另一篇牵涉到本地官员的报道就让他失去了工作。 "黑社会找我的 麻烦,红社会(官方)也找我的麻烦。"王克勤说,"我听说有一个专门的调查组,任务就是把我送进监狱。" 朋友、以前的同 事都避开他,后来他在特殊干涉下才被保了下来。他的一个在新华社工作的熟人写了一篇关于王克勤问题的内部报告,这个报告最终送到了当时的总理朱�基手上。朱介入了才保护了这名记者。 那是中国的新闻记者们的黄金时代,越来越多的新闻媒体敢于挖出丑闻和犯罪。但从2004年开始,中国当局严厉禁止新闻媒体报道外地的新闻事件。然而新闻记者们大量无视这一规定。记者们认为官方在运用这一规定阻碍他们进行调查,并打压调查记者。 随着北京当局大力推行"和谐社会"的概念,对经济与政治的影响也越来越紧密,很多人感到悲观。"在今天,调查报道已经成为'稀有金属',不光是当权者,连资本也在打击它。"进步报纸《南方周末》的前主编钱刚说。他现在香港大学做"中国传媒项目"。一些人争论的的是近年来,媒体、甚至是国 有媒体都对新闻事件有了更快、更全面的报道,触及更敏感的话题。但同样在香港大学中国媒体项目的班志远(David Bandurski)说,这只能说明政府在更主动的引导公众的思想。"你看到的表象后面还是控制,"大卫说,"事实上,现在能做这些报道的记者比两三年前还少……表面上你能做调查,实际上你却做不到。" 2008年毒奶粉丑闻披露以后,一名失望的编辑在他的博客撰文说,他之前的文章就曾经揭示过毒奶粉的危险,但未能爆出真相。 尽管北京有些时候会鼓励调查报道,但它仍然通过了禁止跨区域采访的规则。班志远说"你可以大书特书本地官员的问题和中央打击地方腐败的决心,这样事实上是在美化中央政府,同时也传递了重要的信息。" 因为这些限制, 果敢的调查记者们为了找到可以工作的空间而战。"规定哪些事情可以做哪些事情不可以做的,根本不是法律和政策,而完全是其他因素――看你跟谁有关系,发生了某新闻事件之后有没有某人发话保护你让你继续去调查,"班志远说。 很多年轻的记者们把王克勤当作榜样成长起来。在媒体被普遍商业化的氛围中,竞争的压力促使记者们去挖掘更震撼的新闻。 2006年被开 除的《冰点》杂志主编李大同说,媒体其实可以做的更多,"不是因为政府放松了控制,而是我们的整个社会已经成熟了很多。"2008年汶川地震和上个月的青海地震,很多媒体的主编就不顾政府的禁令派出了记者。 互连网也放大了主流媒体的声音。很多记者于是利用个人博客来发表他们的报道中被审查机器删除的部分。 但记者们知道不透明和边界的模糊会影响甚至中止自己的职业生涯,或者让自己的报道被毙。这些是新的挑战。从记者转行做律师的周泽关注对新闻从业人员的暴力伤害和其他方式的打压,他说,他最担心的是官员们改变处理批评的战术。 "近年来对贿赂和敲诈的指控增加了,"他说,"当你说这是造谣中伤,人们 会问你报道里写的是什么,这些是实情么?如果你说这是贿赂或敲诈,这给记者的形象造成相当坏的影响――人们假定他们失去了职业操守,因此他们就失去了公众的支持。" 读者们有相当充 分的理由来怀疑。腐败盛行、薪水微薄,出席新闻发布会有报酬。隐藏负面报道、确保只有正面报道的现象非常普遍,甚至衍生出"假记者",专门去敲诈勒索工业事故的事主,只要给钱就不报道。 王克勤谴责敲诈者,但他更担心的是"假新闻",即那些披着新闻报道外衣的党宣传、政治宣传和商业广告。 在一个公民面对强权的时候几乎没有什么救济渠道的国家,深入、可靠的报道就更显得更为重要。王克勤已经采写的调查报道从抢夺土地到矿难到非法采血输血造成HIV的大规模流行。周泽担心更少有记者敢于报道这些话题了,而公众会为此而付出代价。"如果记者的权利得不到保障,普通公民的权利也就得不到保障。"他说。 媒体的压力 2009年11月,在中国影响甚大的商业杂志《财经》主编胡舒立,因为传闻报道当时的敏感事件而辞职。她辞职后创办了另一个媒体《财新》 2009年12月,中国最有影响力的报纸之一《南方周末》的编辑(向熹)因为报道了奥巴马专访而被降级。据说该处分是因为南周的报道激怒了审查者。 2010年3 月,13家中国媒体联合共同刊发要求改革户口登记制度最终废止户口登记制度的社论。随后社论被政府要求从网站删除,领头的报社被当局严重警告。 2010年5 月,中国经济时报主编、发行人包月阳,因为保护王克勤关于山西毒疫苗造成儿童死亡、致残的报道,被贬到一个小公司。该报道发布后引起轰动,但在审查机构的指示下被迅速低调处理,然后由其他媒体报道淹没。 相关阅读: 《福布斯》 黑暗的中国新闻界 点击下载【译者访谈No.3】的实况录音――闾丘露薇与曾经的南周副总编长平和伯克利大学的萧强谈中国的媒体控制与维基泄密 第一部分 、 第二部分 、 第三部分 (需翻墙) 友情提示:您可以到 这里 看到推友们对该篇译文的评论和转发;欢迎参与!如果您的电脑可以翻墙,请到 这里 的左栏参加我们的一个小调查

Read More

万延海:麻疹疫苗强化免疫需要尊重人权和保护生命

麻疹是由麻疹病毒引起的急性、全身性、出疹性呼吸道传染病。麻疹传染性极强,儿童是主要易感人群。麻疹病毒主要通过喷嚏、咳嗽和说话等途径,由飞沫传播。   消除麻疹从技术上可行。人是麻疹病毒的唯一宿主,疫苗接种后所产生的血清抗体可以保护人类不受各种基因型麻疹病毒的感染。国际经验证明,消除麻疹是可以实现的,如美洲区从2002年11月起就实现了消除麻疹目标。   世界卫生组织将麻疹列为继天花、脊髓灰质炎后,又一个要消灭的传染病。消除麻疹是消灭麻疹第一步,目标是在一定区域内阻断麻疹病毒传播,麻疹发病率控制在1/100万以下。2005年,世界卫生组织(WHO)在我国所在的西太平洋区确定消除麻疹时间为2012年。2006年中国开始实施国家消除麻疹行动计划,制定了《2006~2012年全国消除麻疹行动计划》。   2010年7月29日,中国卫生部在贵州省贵阳市启动加速消除麻疹行动,同时下发卫生部等多部委联合制订《2010-2012年全国消除麻疹行动方案》。行动旨在通过3年努力,力争在2012年消除麻疹。   2010年9月1日,卫生部就麻疹疫苗强化免疫活动举行通气会,宣布今年9月11~20日在全国范围统一开展一次以8月龄~4周岁儿童为主要接种对象的强化免疫活动。麻疹疫苗强化免疫是在短时间、较大地区范围内,针对所有目标儿童,无论既往有无麻疹疫苗免疫史及患病史,凡无麻疹疫苗接种禁忌证的儿童,均接种1剂次麻疹疫苗。涉及儿童人数在1亿左右。世界卫生组织在新闻稿里表示,中国本次麻疹疫苗强化免疫活动重点在边远地区、农村地区和城市流动人口中。   卫生部发布1亿中国儿童将强制接受麻疹疫苗强化免疫注射消息后,国内舆论一片哗然。虽然卫生部表示,此次麻疹疫苗强化免疫活动,旨在彻底消除麻疹对人民健康的威胁,保护儿童健康,但公众不仅表示严重的疑虑、焦虑,而且对卫生部门强制儿童疫苗接种已经到达愤怒的程度。   我国政府是在人们对卫生部门严重不信任,未经公众意见征询的情况下,擅自出台全国消除麻疹行动方案和本次麻疹疫苗强化免疫活动方案的。人们对卫生部门不信任,特别是在相关儿童健康保护上的不信任,是基于近年来发生的下列事实,而卫生部不仅推诿,而且掩盖真相: 1、忽视并掩盖输血导致艾滋病病毒和病毒性肝炎传播(主要是妇女和儿童受害)的事实及其严重性,动员公安部门打击受害人的维权行动。 2、奶粉三聚氰胺污染受害人不仅得不到赔偿,维权者赵连海被关进拘留所,而奶粉丑闻不断传出。 3、广泛存在的疫苗接种受害人,特别是山西疫苗丑闻案、猪流感疫苗问题,而卫生部门对此不闻不问。 4、传言中的儿童性早熟问题,卫生部门说“没有证据表明”后不了了之,公众有很多疑问。 5、广泛存在的医疗事故,病人权利得不到维护。 6、广泛存在的食品安全和药品安全问题。   在人们对我国卫生部门严重不信任之际,卫生部本次推出的麻疹疫苗强化免疫活动,存在下列严重的问题: 1、  缺乏扎实的公众健康教育,公众没有足够的知识理解和配合本次麻疹疫苗强化免疫活动,特别是在边远地区、农村地区、城市流动人口和言语不通的少数民族人口中。 2、  无论全国消除麻疹行动方案,还是本次麻疹疫苗强化免疫活动,缺乏公众可以参与的政策咨询和听证过程。公众的知情权被剥夺。在一个信息化时代,因为广泛存在的伤害到儿童的公共卫生丑闻,公众被剥夺知情权和参与决策机会后的愤怒和恐惧,是可想而知的。 3、  卫生部没有提供证据说明国产麻疹疫苗是安全的。卫生部仅仅表示,“本次全国麻疹疫苗强化免疫所使用的疫苗,是由各省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招投标法》规定的招标采购程序向国内具有生产资质的企业招标采购的国产疫苗,所有疫苗均为经过中国生物制品检定所每批检测合格的疫苗。”就笔者熟悉的领域,卫生部门按照国家采购办法购买的安全套产品出现大量的质量问题,大多数无法用于艾滋病防治的一线工作。 4、  卫生部采用政治运动方式,无法处理好下列问题:1)医务人员培训,能力建设和工作规范;2)注射器安全和注射安全问题,中国很高的乙肝病毒感染率,就是当年疫苗接种过程中的不安全注射带来的,卫生部能够确保全国所有地方在用一次性或消毒过的注射器和针头吗?3)不良反应的医疗咨询和紧急情况医疗救援工作,涉及到通讯工具和通讯机制,涉及到医疗费用问题;4)监督机制;5)出现医疗纠纷的处理,儿童家长如何懂得法律知识,处理好文件的签署和保存问题;6)脆弱群体中的儿童和脆弱儿童的特殊需要,比如缺乏父母或监护人照顾的孩子、街头的儿童、残障人士的孩子等。   为此,我提出下列意见: 1、  卫生部下令暂停本次全国麻疹疫苗强化免疫活动,把活动推迟1个月或半年举行。 2、  卫生部下令全国各相关医疗机构学习计划免疫相关法规政策和《2010-2012年全国消除麻疹行动方案》,确保全国各地医务部门遵照科学和法律规范工作。 3、  卫生部通过大众媒体、各级医疗卫生机构、街头乡镇里的社区组织,就全国消除麻疹行动方案和麻疹防治知识,开展广泛深入的健康教育工作;特别要考虑边远地区、少数民族地区或人口聚集区、农村地区、城市流动人口、以及各种脆弱儿童的需要。 4、  卫生部召开一次《2010-2012年全国消除麻疹行动方案》和本次麻疹疫苗强化免疫活动的公众咨询会议或公开的听证会,听取公众意见,修改和完善相关行动方案。 5、  卫生部组织人员收集公众通过网络表达的各种意见和问题,耐心地听取,具体地回答公众的疑问和在行动上把握好相关问题。 6、  卫生部在各省市公开招募2名公众代表,参与监督各省市疫苗采集、管理和接种工作,特别关注疫苗采购过程中的各项文件信息公开、注射安全和医务人员培训。公民监督人员可以在全国招募,分派到各省市自治区,参加监督工作。 7、  在全国麻疹疫苗强化免疫活动启动开始之日,到活动结束后3周内,大约持续1个月时间,卫生部下令全国各公立医院,为参加麻疹疫苗强化免疫的儿童,提供免费的医疗咨询和体检服务,提供免费的疫苗接种后的紧急医疗服务,而无论其疾病是否必然为疫苗的不良反应。 8、  最后,确保儿童的父母或监护人有权利拒绝参加本次全国麻疹疫苗强化免疫活动。各级卫生部门、卫生机构、社区组织,尽量动员和教育,但不能强制儿童接受本次疫苗接种。

Read More
  • 1
  • 2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