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车

【异闻观止】人民日报 | 在实事求是方面 大公报做得很好

在一个会议上,有人将几粒黑花生米扔进水中,水变黑后便称其为人工染色毒食品。经过媒体报道,民众对食品安全的脆弱信心又打了折扣。事实如何呢?多位农业专家指出,黑米、黑豆、黑花生米等在水中浸泡都会自然掉色,“浸水掉色是人工染色毒食品”只是想当然的成见。...

阅读更多

纽约时报 | “习近平打车记”成了假新闻

储百亮 报道 2013年04月19日 香港——在周四的大半天时间里,北京一名出租车司机讲的一个故事似乎为中国政府提供了一出理想的政治秀:一名地位卑微的出租车司机搭载了微服出行的中国最高领导人习近平,此后还透露习近平渴望分担失望民众的痛苦,解决交通拥堵问题。 在中国的首都,打出租车是出了名地难,不过,有司机接送的官员很少需要乘坐出租车,共产党的总书记就更不会有这种需要。因此,看到效忠中央政府的香港《大公报》(Ta Kung Pao)发表了一篇详细的报道,讲述习近平和一名随从3月初的一次打车经历,称习近平支付了4.40美元(27元人民币)的车资,还在路上同出司机郭立新讨论了污染及其他烦心事,中国大陆的新闻网站纷纷称赞,这个故事是习近平令人耳目一新的务实作风的例子。 然而,这一天快要结束的时候,起初对故事信以为真的官方新闻媒体突然改变了立场,故事也土崩瓦解。《大公报》承认故事为虚假新闻,撤下了报道,并和新华社一起受到网民的嘲弄,留给了国人一个非常奇怪的问题:当感觉良好的宣传按其自身的荒诞标准都无法信任时,这意味着什么? “一会儿真一会儿假的,新华社也真搞笑,”中国作家草军书在中国的新浪微博上写道。“你们到底是发真消息权威,还是发假消息权威?”新浪微博是类似于Twitter的网络服务。 新华社一开始在新浪微博上发帖证实了这个故事,还引用北京交通部门和《大公报》的说法作为依据。但后来,新华社的一个帖子称故事是假的,《大公报》也从自己的网站上撤下了相关报道。 “经核,此为虚假消息,对此我们深感不安和万分遗憾,”《大公报》在自己网站上的一份声明中说。“出现如此重大虚假消息是极不应该的。” 这次打车一度似乎是习近平上台以来一连串亲民姿态的一部分,去年11月,他接替胡锦涛成为共产党领导人。3月份,习近平取代胡锦涛就任国家主席,后者是一个严肃得近于刻板的政客。为了讨好对高高在上的政治精英不满的中国民众,习近平要求取消政府付账的宴会,并要求官员在出行时停止让警方封路。 一开始,一些中国人称赞了传闻中习近平避开围绕他和其他共产党领导人的层层安保的这次打车历程。他的“微服出巡”很快成为很多中国新闻网站的头条,这些网站都援引了《大公报》的报道。一些外国媒体也报道了这一消息,包括《纽约时报》。 经常在网上发表评论的北京权益倡导人士陈永苗称,“看上去好像《大公报》被耍了,但是,为什么新华社一开始也说这是真的呢?无论真假,我认为这件事会给习近平不应打破传统官员作风的想法增加理由。其他人会用这件事来提醒他恪守陈规。” 《大公报》费尽心思,把习近平这次传闻中的打车经历做成专门网页,展示了打车行程地图和几张照片,照片里是郭立新位于北京东北郊用水泥和砖头盖起来的简陋住宅。该报称,郭立新一开始没有认出习近平。 据称,郭立新对该报说,“我问了一句,‘ 您出来坐车就没人说您长得像某个人?’‘ 没人说您像习总书记?’他听了乐了一下就说,‘你是头一个把我认出来的司机。’ ” 之后,这一特别网页被撤掉了。打给郭立新所在出租车公司的电话整天无人应答,也无法找到郭立新。郭立新这个人有可能并不存在。 早在这一报道被撤掉之前,一些人就对这件事产生了怀疑。 听了这次微服出巡的打车经历之后,北京出租车司机王越(Wang Yue,音译)在采访中说,“我不相信。习主席打车绝不会只带一个人。” 储百亮(Chris Buckley)是《纽约时报》记者。 安思乔(Jonathan Ansfield)自北京对本文有报道贡献。Mia Li自北京对本文有研究贡献。 翻译:张亮亮、陈亦亭

阅读更多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