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道

All

Latest

连岳 | 低俗的权利

人一生下来,就有了解世界的工具。除了疯子和傻子,他人的七情六欲和你是一样的,你如何趋利避害,别人也一样。你时时浮现低俗的念头,他人脑海里也是如此混乱。有时候,人人显得不食烟火,个个都是圣公圣母,全和你不同,那一定不是你出了问题,而是他们在演戏。...

纽约时报 | 对驻华外媒自我审查的“审查”

随着二战的深入,纳粹对威廉·L·夏伊勒( William L. Shirer )主持的CBS电台节目的审查变得让他无法忍受。1940年9月20日,他在柏林写道,“我问自己为什么要留在这里。” 这名美国记者希望,他的语气、停顿以及审查者并不完全理解的美国腔能够体现出,哪些是事实,哪些又是官方的谎言。“但是纳粹已经盯上我了,”他在日记中吐露。“如果不能继续进行相当精确的报道,我根本就没兴趣留在这里,”他在文中写道。这些文字后来成为了公开发表的《柏林日记》(Berlin Diary)。那年12月,夏伊勒离开了德国。 让我们快进73年,横跨半个地球来到中国,一个压制国内言论、时而报复发表敏感报道的外国记者的威权国家。知情人士透露, 最近在与员工通话的过程中 ,彭博社(Bloomberg News)主编温以乐(Matthew Winkler)把在中国做报道比作在纳粹德国做报道。温以乐其实是在考虑一个核心问题:记者怎样才能在这个崛起中的大国、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写出好文章,同时又保证自己不被赶走? 彭博社工作人员上周称,编辑弃用了一篇关于中国某富豪和中国领导层家属间存在隐秘金钱关系的文章。这个问题随之浮出水面。彭博社否认毙掉了这篇文章,而是说它需要在报道上花更多的功夫。去年,由于写到了国家主席习近平的家族财富,彭博社惹恼了中国政府。随后,彭博社的网站被禁,据称其金融业务也受到了影响。 彭博发言人崔普特(Ty Trippet)说,“温以乐认为,彭博在任何地方的报道都应当,并且必须确切、详尽、透明和精确,而这篇文章还没有达到这些要求。” 那么,把中国比作纳粹德国公平吗? 前《新闻周刊》(Newsweek)记者、著有《希特勒之国》(Hitlerland)一书的安德鲁·纳戈尔斯基( Andrew Nagorski )说,中国和纳粹德国不同。 “从政治角度来看,纳粹德国和今天的中国根本不具有可比性,”他在电子邮件中写道。“纳粹德国建立在这样的基础上:它有着疯狂的种族理论、对领导人的狂热崇拜,并且热衷于以救世主的姿态征服”世界。 然而,他在电话采访中说,这种比较仍然能够引起共鸣。“在一些威权和极权国家进行新闻报道有其特定的方式,这一点毫无疑问,”他说。 如果有外国记者的调查太过深入,或者他们的雇主惹怒了政府,这些记者就可能会被驱逐或拒发签证。最近, 半岛电视台(Al Jazeera)的陈嘉韵(Melissa Chan) 和 路透社(Reuters)的 慕亦仁 (Paul Mooney)就是这种情况 。 纳戈尔斯基说,在纳粹德国,记者的个性和新闻机构的态度很关键。 “谁愿意努力扩展边界,谁又天生谨慎?”他说。“编辑和发行人的态度有时也不一样。他们天生稍微谨慎一点,但是好的发行人和编辑会对他们的记者表示支持。” 他还称,出于留下来的愿望而进行自我审查,就才是最大的风险。 纳戈尔斯基提到了两名策略不同的记者,一个是美联社(The Associated Press)的路易斯·P·洛克纳(Louis P. Lochner),另一个是《芝加哥每日新闻》(The Chicago Daily News)的埃德加·莫勒(Edgar Mowrer)。他说,与洛克纳相比,莫勒会更加直率地拒绝压力。 “我认为洛克纳非常小心,但他的确把老板的意思铭记于心:‘尽量报道事实,但是别被赶出去,’”他说。 “如果觉得这条讯息的真实意思是,‘你的首要任务是不惹麻烦’,那么你就有问题了。之所以说有问题,是因为你已经加入了自我审查的游戏,”纳戈尔斯基说,这或许比公然的审查更糟。1982年,纳戈尔斯基 被苏联驱逐出境 。 记者的自我审查是件大事。他说,往往在那些控制严格的国家,“政府知道,如果他们完全不理会外国媒体无论如何都会报道的某些文章,他们就会颜面无光。可是,如果外国媒体不敢这么做,那就另当别论了。” 狄雨霏(Didi Kirsten Tatlow)是《纽约时报》驻京记者。 纽约时报中文网

纽约时报 | 近半中国人不满美国媒体涉华报道

律师们可能会称之为诱导性问题,一个可能被法庭判定为违反规定的问题:“你如何看待美国媒体一再发表涉华恶意言论?” 周一,总部位于香港的中文电视台凤凰卫视在其网站上提出了上述问题。截至周一下午,这个问题已经收到了超过25万个回答。主要的回应是“愤怒”,占总数的将近46%。 是什么引发了此次调查呢? 在网站的导读中,凤凰卫视提到了美国媒体最近发表的两条涉华评论。第一条出现在CNN,探讨了上周发生在天安门广场附近的严重汽车事故,中国政府称这是新疆西部的恐怖组织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East Turkestan Islamic Movement)策划的袭击事件。第二条出现在《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讨论了东海的岛屿问题,中日两国都声称拥有该岛主权。 网站的导读写道,“10月28号,CNN在报道北京暴力恐怖袭击案件时,为恐怖分子的犯罪行径找借口,还称其为所谓的值得同情的对象。11月1日,华尔街日报刊发社论,喊出‘钓鱼岛属于日本’,并呼吁奥巴马政府公开承认。”中国称位于东海的争议岛屿为钓鱼岛,日本称之为尖阁诸岛。 周一晚些时候,中国外交部严厉批评了海外新闻媒体,因为后者暗示天安门广场袭击事件可能是由民族或宗教问题引发的。外交部发言人洪磊表示,这相当于对恐怖分子的“纵容”。他在例行 新闻发布会 上表示,“我们表示强烈不满。” CNN的一名发言人通过邮件指出,有关袭击事件的评论是“一篇观点文章”。这名发言人写道,“就像cnn.com上所有的观点文章一样,文章表达的只是作者的观点,并不反映CNN的立场。” 前述调查问题得到的回答虽然以敌意反应为主体,调查提供的多个答案选项却不曾允许读者对这些评论表示支持。最接近支持的选项是“说不清”,选它的回答只占不到3%。 在“愤怒”之后,支持率第二高的答案是“淡定,一贯反华立场不足为奇”,占总数的将近26%。排名第三是“鄙视,对内对外坚持双重标准”,所占比率超过21%。 很难说,上述调查结果是因为有关西方媒体对这个崛起国家抱有偏见的说法真的在中国引发了愤怒情绪,还是因为回应此次调查的大部分人都是中国的民族主义者——一个人数众多,经常发表激烈言论的网络群体。记者打电话寻求有关调查措辞或调查方法的评论,但凤凰卫视没有回复。为了测试一个人或一个群体多次提交答案的做法是否能左右调查结果,我们点击了“说不清”这一选项,然后再次尝试。我们发现,只要每次回答都刷新了页面,多次回答确实被视作多次投票。 调查还问道,中国人该如何应对“来自西方的傲慢言论”? 最受欢迎的答案,亦即约53%的回答者或约12万次投票的选择,是“在涉及到国家主权等重大问题上‘果断亮剑’”,这个说法基本上意味着战争。第二受欢迎的回答是:“主动抢占舆论高地,争取国际舆论支持”,这个答案得到了近30%回答者亦即6.6万次投票的支持。 美国媒体以前也曾成为中国抗议的对象,尤其是2008年西藏暴乱之后。一群人组成了所谓的“ 四月网 ”,也就是人们通常所说的“反CNN”,指责许多西方媒体对中国存在偏见。 这一次,这种愤怒之情主要针对乔治·华盛顿大学(George Washington University)肖恩·R·罗伯茨教授( Sean R.

廖伟棠 | 为颠覆而颠覆的报道之谬

近来网上流行一个名称为“理中客”,意为自诩“理性中立客观”者,实则选择性失明,放大事件中的次要细节以求翻案,与史学上的“否定主义”或“修正史观”相似,唯理中客的“修正”未必是为了公理或私利,往往只是为了显示自己的众人皆醉我独醒而已。近日引起轩然大波的南方周末记者柴会群对维权母亲唐慧的“颠覆性调查报道”,善意地理解,就是一个高级理中客的行为。...

卫报:艾未未:每天我都会想,这将是我再次被带走的一天

副标题:政府对他的骚扰越多,艾未未越是在中国成为一种反抗标志。但他还能维持公开发言的状态多久呢? 图注:我不是为了我自己在说话。每次我讲话,我都会想,有多少被忽视的声音在那里没有人听。艾未未说。 翻译: 王仲夏 警方安装在艾未未工作室青绿色大门上的监控摄像头记录了络绎不绝的访客;记者、祝福者、艺术群体。从81天的监禁释放出来已经5个月了,再加上最近两星期的超乎寻常的公众支持,艾未未开始预期新的境遇。“每天我都会想,这将是我再次被带走的一天。。。” “那也是当局想制造的一种感觉,不光是给我,也给整个社会制造的一种感觉;给任何一个持不同观点的人。”他补充到。 就在几年前这位著名的中国艺术家是一位在国际国内艺术领域有着稳固地位的卓越人物;当然那时他就具有争议和擅长挑衅,但仍然被接受和尊重,得以参与设计鸟巢体育场,并被中国的国家媒体所报道。后来他坦率的观点和公开的活动使之与当局之间冲突不断,这种紧张关系在今年的监禁中达到高潮。对艾未未的监禁也是中国当局对活动人士、律师和异见分子的广泛镇压的一部分,这次的大镇压使得几十人被监禁,更多的人被骚扰、威胁或者其他方式限制。对很多人来说,他成为了中国人权的脸面:更像是一个象征,而不是一个人。 “政府消失他,接着加之身上诸多罪名,当局希望通过这些事实释放给其他活动人士一个信号:即使你很有名,这也不能保护你。”维权网的王松莲说道。“另一方面,他周旋的方式非常聪明,我想活动人士受到了鼓舞。” “这从来就不是关乎我,”54岁的艾未未说,“(我的支持者)将我作为一种标志为他们自己去认可某种他们希望的生活:我成为了他们的媒介。我一值很清楚这一点。” 艾未未在6月份结束了恐怖经历,瘦了很多-丢失了10公斤体重,出来后又涨回来了-很明显被严厉的“矫正”了。 “这81天之后我非常低迷,我的确需要时间来康复,生理上心理上。我当时相当脆弱。”他坦承到。“我曾经努力不再做那么多,因为我认为这不是一个我能玩的游戏,如果他们能把你弄消失,你为什么还要玩呢?这很荒谬。 ”但哪怕你不说话了,他们仍然给你施加这些错误指控。。。然后你会觉得,如果你不说话,你会成为罪恶的一部分。我猜这两边都会失望。”他笑道。 这些天调皮的幽默少了,他也在他的声明中更加小心,尽管如此他仍然说的超过了政府能接受的范围,而且近期他的支持者的行为更加的有力。当政府给他开了150万英镑的罚单时,成千上万人帮他付保证金,有些人直接将钞票从工作室的围墙外扔进来。当警察试图构陷他淫秽罪时-与他与四位女子的裸体照片有关-他的支持者们在推特上传自己的裸照。 “我们努力在一个非常有限空间里进行工作。对于那些不了解情况的人来说,这可能看起来滑稽。但对我们来说,这就是唯一的方式,”他说。 “基本来说人们都赶到很无力。如果他们能意识到自己是有一点力量的,能够支持和帮助解决问题,那么社会就会真正成为一个社会。“ 不好的方面不仅来自当局试图用捐款来构陷他-认为这是非法集资-而且来自前所未有增长的支持者预期。得知他被监禁期间所得到的支持,他被惊着了,但来自两方面的压力已经是他不堪重负。 ”一边在我肩上放了太多的希望。我实际上帮不到他们。我甚至帮不了我自己。我的情况非常糟糕。“他注意到。 当他讲话的时候,一条黑色西班牙犬来桌边呼哧呼哧喘气,不难看出为什么艾未未那么喜欢他那些宠物。”我觉得他们在一个平行世界里。。。他们不关心这些,我进去了,又出来了。他们还是在那里。“ 艾未未所激发的热情和愤怒很容易造成对他真实影响力的高估。对艺术爱好者来说他很著名,但还远未成为一个家喻户晓的名字。他激发了那些以往不会发表政治见解的人,但这些人在数量上甚至属于教育精英的少数,就更别提剩下的13亿了。 他对于中国的悲观观点也受到质疑。的确现在人们比30年前甚至10年前具有更多自由去批评政府;个人自由也极大改善,很多人满意于那个不言自明的交易-以政治局限换经济繁荣。 但另一些人同意他的观点,共产党对权力不会撒手,它努力的重申对于主流媒体和社交媒体的绝对控制,使羸弱的公民社会的点滴进展瞬间丧尽。上周知名中国法学家江平警告说,国家越来越像一个独裁政体。 中国政府坚称艾未未案与人权无关,他是因税务问题被拘押。批评人士认为西方媒体在应该检视他金融记录的时候反而在吹捧他。但这是不可能的,警察没收了公司文件并接管了他的事务。艾未未认为税案是对他的”政治报复或惩罚“,并且没有事实基础。 ”质问艾未未--或者更准确的说,北京发课公司---是否欠税是合法的。“约书华 罗森滋维格 最近在文章中提到,他是居住在香港的独立人权问题研究者。 ”质问艾未未案背后是否有政治动机也是合法的,因为对该案的处理方式是特殊的,警方先于税务局介入了,并且该案发生时间与其他多个拘捕同步。。。这些个拘捕毫无疑问都是政治动机的,而且艾未未被捕后舆论机器开动对他进行抹黑。“ 据说艾未未被拘押期间被提审超过50次,都针对他的观点和活动,没有涉及金融问题。他没有叙说在里面发生情况的细节,但他指出,这个春天被拘押的其他人遭遇比他要惨的更多。根据流传出的信息,有些人被殴打;很多人被剥夺睡眠,被迫在受压模式下坐着,被威胁。据当事人朋友说,有几个至今仍有清晰的伤痕在身上。 ”我觉得我是恢复最好的。大约100人在今年春天被捕。只有一小部分恢复说话。大多数人被永久噤声了-有些你可以看到彻底被击垮了。“艾未未说。 ”恢复非常难,你不再简单天真了,你变的,某种程度来讲,更为复杂,我认为不该那样。我们都应该得到更为简单的快乐,,,你变的苦涩。“ 然而,他补充到,”可能我也从中得到了某种东西。可能你还可以在某些事情上明晰。“ 与他父亲的案子的对比是无法避免的。艾青是一个备受尊重的诗人,这也能从某种程度上解释了他儿子受到的相对保护,但被划定为右派后,艾青遭受了经年的迫害。”他全身心的热爱艺术和文学,但他被摧垮了,他有几次几乎成功自杀,“几乎全程在劳改营长大的艾未未说。 ”我的声音不是为了我自己。每次我说一句话,我都会想,有多少代人多少人,他们的声音未曾被听到。至少他们可以作为一个数字被记住,但很多情况下连个数字都没有。 “我认为我对我父亲那一代负有责任,特别是对后代。” 而且他强调,“我不是异见人士”---这种人会被政府定点打击。 在政治风暴席卷下,很容易忽视艾未未的艺术活动。他的作品正在伦敦、柏林和台北展出;明年会在瑞典法国荷兰。更为值得注意的是,北京某场馆正在展览他的过往作品---包括川震死亡学生名单。他为记录死于豆腐渣校舍的孩子们所做的努力使他和当局进入冲突模式。 朋友说他对中国以外世界同样持批评态度;2007年作品《童话》,他在此作品中运送了1001个中国人到德国,不仅仅是关于将参与者置身于另一种生活方式中,而且在于挑战欧洲对中国人的贯有认识。 他的工作室再度忙碌,但“我真不怎么在意我是否是一个成功艺术家或者不怎么成功,因为我从不认为艺术和生活是分离的,”艾未未说,“如果你没有对话、快乐和愤怒,那生活又是什么呢?” 活动是他艺术的不可避免的结果,而不是一种偏离和干扰:“如果我是个科学家,可能言论表达的限制不会是我的烦恼,但我是个艺术家,寻找到一种方式和人们交流是我的核心活动。” 在一个极权社会,他补充道,那只会导致冲突。很多人想知道,艾未未是否会厌倦这种无休止的扭打而移居海外。他被释放后的条件禁止他在一年内离开北京,但政府可能会高兴看他离开;政府批评者通常在移居之后就消失在公众视野。 他说他要尊重他家庭的意见,但认为“尽可能长的在这里居留”很重要。 无论如何,他说,中国有了比他更勇敢和智慧并带有全新理念的年轻人。 “那也相当鼓舞人。这是关乎生活,实际上。这是一个关于生活的故事”他说。不是关于他。 中国其他5个重要异见者 陈光城 刘晓波 刘霞 倪玉兰 高智晟 新闻原址:http://www.guardian.co.uk/artanddesign/2011/nov/26/ai-weiwei-china-situation-quite-bad? 相关阅读 德国《明镜周刊》对艾未未的访问:我很惭愧 马英九参观艾未未个展 NBC专访艾未未 :互联网的力量 荣伟:论艾未未的前卫艺术实践对当代民主政治的启示 发课税案代理律师浦志强:就“发课税案”的初步意见 本文网址: http://aiwwstudy.appspot.com/191001.html

环球邮报:中国对阵天才阿飞

(香港国际艺术展,5月25日,一个参展商坐在中国艺术家艾未未的作品“大理石手臂”旁。中指与Fuck是艾未未艺术作品的主题) 中国对阵天才阿飞 分析:共产党能否审查掉中国领衔艺术家艾未未? 作者:David Case 译者:@duyanpii 校对:@ruanji 六月三日 波士顿报道-中国的共产党总是有办法。它毕竟是有史以来最富有的政府之一,拥有比其它任何国家都多的美国国债。它不允许任何对手存在,并通过独裁统治着世界近四分之一的人口。 但是有一个人,艾未未,却将中国政府置于困境当中。4月3日,中国政府在北京机场将艾未未逮捕,并关押到现在。 问题是,艾未未不是一个普通的囚犯。把他关起来也许比他在外面更麻烦。 作为中国艺术界领军人物,艾未未在全球都享有盛誉。他在伦敦泰特现代美术馆,以及慕尼黑的艺术之家和威尼斯双年展都举行过大型的展览。他与瑞士建筑事务所赫尔佐格和德梅隆合作设计了北京最具现代化标志性的 “鸟巢”国家体育场,是共产党的2008年奥运会举行的地点。 就像鸟巢一样,艾未未的艺术和他的个性极其迷人。他的作品客观来讲是美丽、有趣,而且很容易接触,即便是对艺术毫无兴趣的人。 他用充满活力的颜料和绘画给单调的古瓮——文物,如共产党所称谓——注入活力,吸引人们的眼睛。他用1亿颗手工绘制的葵花籽填满了泰特美术馆巨大的漩涡大厅。在艺术界,泰特的展览被评论为与中国特性如此一致——数量巨大,消费,廉价劳动力,亚洲式的整齐划一。 但是它也带来很大的乐趣:当别的艺术家把作品放在天鹅绒的绳子后面的时候,未未邀请博物馆的观众在瓷瓜子里四处走动,捡起它们,和它们一起玩——但是不要拿走它们。正如他的其它作品一样,它们可用于出售。(在展览的末了,瓜子的涂料上发现含有铅,所以最终不允许接触它们) 纽约客的欧文(Evan Osnos)曾经写过 一篇优秀的文章 ,文章中把艾未未比作中国的安迪.沃霍尔,他的工作室是一个“有着古怪创造性的蜂巢式建筑,他的一位朋友称之为寺院和罪犯家庭的交叉点 ”。 未未用他自己的方式上镜,这在美国记者Alison Klayman的工作中很明显;她跟踪拍摄艾未未近两年,为了一步将要发行的纪录片《艾未未:从未抱歉》。“他是一个和蔼可亲的小鬼,一个身材魁梧的泰迪熊玩具,有着胡志明式的胡子,当他说英语的时候带着如婴儿般的温柔口音(环球邮报6月2日 对Alison Klayma 进行了采访并在网络上播出 ) 他同时也极具恶搞。朋友们称呼他为艺术流氓。纽约时报的艺术评论员Holland Carter 称他为“学者小丑”。虽然异议者与活动家通常被认为应当是严肃的、义愤填膺的,但是艾未未却以大不敬的方式狂欢。 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拥有一系列照片——讽刺地命名为“ 透视学研究 ”——主要是艾未未在艾菲尔铁塔、白宫、蒙娜丽莎和其它文化偶像与权力面前竖起中指。 竖中指及以“fuck”这个字的形式是艾未未艺术作品的主要特征。上个月,香港的收藏家展览了一个漂亮的大理石雕塑叫“大理石手臂”,“苗条的二头肌和前臂上经过精心修剪的中指”。 未未的北京工作室名字叫“发课设计”(Fake design)。这在某种程度上象征着这个事实:一个未经过任何正规的职业训练而取得巨大成功的设计师。然而这也是一个大胆的玩笑:当用汉语读“发课”这个词时,听起来像英语一句粗口。 从艾未未出生以来,他与共产党的关系就充满争议,这是他恶搞的动力和行为的目标。 在他小时候,他的父亲艾青,这个国家最杰出的诗人、毛泽东早期的支持者,被流放到中国最遥远的西部新疆。他的父亲多年来被迫从事清洗厕所的工作。后来党又将这个家庭迁到戈壁滩,住在用于动物分娩的地下洞穴里。这是一种羞辱,至今仍然背负在他的儿子身上,并激励他为公正而抗争。 作为一个成年人,如欧文所言,未未似乎“天生缺乏合作的能力”。虽然他对 “鸟巢”体育馆做出贡献,但他拒绝参加奥运会奢华的开幕式,相反,他用他巨大的名声宣布这个运动会被共产党操纵,愚弄了整个世界,是个“虚假的微笑”。 近些年来,他的工作日益政治化。艾未未极力透明化,作为对共产党的审查、压迫的一种明显的反应。 在他被捕之前,他的工作室经常挤满记者。Klayman为她的纪录片拍摄了约200个小时,包括与艾未未的家人单独在一起。他以一种危险的方式(在中国)在网络上展示他的生活和思想,通过他的博客(现在已被关闭)和推特(基本上花去了他每天很多时间)。尽管在一个推特被官方禁止的国度用中文发推,他依然拥有超过8万5千个跟随者。 在2008年四川大地震后,未未与中共官员的冲突加剧。正如Klayman在PBS的节目中讲述的,地震中总共死亡7万多名中相当一部分在学校与公共建筑中人遇难,这是不成比例的。这些遇难者死于中国称之为“豆腐渣工程”中——也即主管的政府官员显然偷工减料,中饱私囊而形成质量低劣的建筑。 地震之后,官方删除了质疑的新闻,拒绝公布遇难学生的名字。为此,艾未未召集志愿者前往灾区,并找到了超过5000名遇难学生的名字。 随着与官方关系日益紧张,艾未未反应也越恶作剧,与党做猫与老鼠的游戏,这可能成为他最勇敢的艺术。政府在他工作室的外面安装了一个大的监控器,他拍摄这些监控器并把照片发到网上,并据此创造了相仿的大理石雕塑。 在一次去四川的旅行当中,警察在凌晨3点破门进入他旅馆的房间,并打了他。他将此发布到推特上,并将事件录音发布到网上,争执的照片在欧洲画廊和新闻杂志上出现。今年1月份,官方强拆了他在上海新建的、价值百万美元的工作室,而该工作室是当初官方邀请他前往建造的。 他记录了强拆过程,并宣布这是他最有力的作品之一。Klayman对事件的录像中显示,他戴着一顶橙色的安全帽,面带微笑注视着他花两年时间建造的建筑变为废墟。每次当政府试图恐吓他的时,他总是把他们的攻击转向他们自己,并将其变为艺术,在追随者中传播。 艾未未被捕是中国政府为防止茉莉花革命的进行打压的一部分。现在的问题是,这次他是否能再次最终获胜? 将具有如此创造力和巨大声望的公民投入监狱与国家的利益根本不符。对中国统治者而言,对他们派对场所的设计者进行打压尤为尴尬。此外,为了要提升经济价值链上的位置,为数百万新毕业的人提供工作,中国处在一个需要创造力的时期,用来创新和发展艺术、娱乐以及其它高附加值产业部门。 通过拘留艾未未,共产党有效地遏制了他的行为。但是他们同时也使得数百万原先没有听说过艾未未的人知道了他。他被拘留后, 用谷歌搜索他名字的数量飙升 ,羁押艾未未还激起了艺术界和艺术界之外的抗议,这些抗议活动成为了共产党的眼中钉。 与其他异议者不同的是,未未具有一种他们关不住的魅力。不管党如何对待他,他的艺术都将存在。 原文链接: http://goo.gl/tslVs

卫报:蒙特利尔博物馆能为艾未未做些什么?(翻译)#transaiww

作者:Hari Kunzru 翻译: @kRiZcPEc 校对:@ ruanji 原文: http://www.guardian.co.uk/commentisfree/cifamerica/2011/jun/03/ai-weiwei-montreal-museum 艾未未被中國當局拘押至今已經61天。由當天起,世界各地一直在舉行聲援艾未未的示威,包括希拉里克林顿和默克尔也呼籲過釋放艾未未。艾的照片給投射到在紐約的中國領事館外牆,在香港給製成貼紙貼滿整個城市。 在北京,林兵和費曉胜因為膽敢在群展中包括一面空白的墙,並“归因於”艾的缺席而被拘押。雖然這些舉動作在中國大多沒幾個人知道,影響也很有限,但國際博物館及畫廊儘管不情願,卻至少不能不想一想它們和廣義政治議題的關係。 一個有意思的例子是蒙特利爾的蒙特利爾美術博物館。自從二月起,遠在艾未未被拘留之前,該博物館就在舉辦“尚武皇帝與中國的兵馬俑(The Warrior Emperor and China's Terracotta Army)”展覽,展出的考古珍品來自統一中國的第一位皇帝,前221-210年在位的秦始皇的皇陵。就像即將開放中國藝術大型夏季季展的密爾沃基藝術博物館那樣,蒙特利爾美術博物館成了艾未未支持者的目標,艾的支持者認為博物館應該把展覽作為一個平台,提請人們注意藝術家的困境,以及中國更廣泛的人權狀況。 雖然蒙特利爾美術博物館的董事兼總館長Nathalie Blondil和其他許多著名博物館的負責人一樣在由古根漢博物館組織的要求釋放艾的請願書上簽了名,但博物館並未作出任何公開聲明,也沒有與艾未未有關的展覽。在被博客Artists Speak Out問到時,博物館的公共關係主管Sabrina Merceron 被引述說: 我們不會作出任何有關政治的事,我們只會支持藝術—這是藝術館的使命。人们很容易把藝術和政治联系起来,所以區分兩者是非常重要的。(We don't do any politics, we just support art as this is the mission of a museum. It's very important that you make the distinction as one can perfectly cohabitate [sic] with the other.)。 不論 Merceron是否真的這樣想,抑或只是在做一個輕度不連貫的嘗試去轉移不受歡迎的注意力,她恰恰是錯了。 蒙特利爾美術博物館舉辦兵馬俑展覽,這本身就是“有關政治的事”,和艾未未事件關係密切的“有關政治的事”。自2007年起,在大英博物館的大型展覽展出秦始皇陵墓的文物(吸引了自1972年的圖坦卡門展覽以來最多的參觀者)之後,這些兵馬俑就一直在世界各地的博物館巡迴展覽。2008年的奧運,今年的上海世博,和兵馬俑是中國文化推廣計劃的核心部分。這些兵馬俑取代了1970年代在世界主要國家的動物園中嬉戲的熊貓的功能,用来抵消中國可怕的國際形象。 對中國而言,兵馬俑也有特別的政治意義;派它們走向各國的文化中心,用來展示中國的軟實力。蒙特利爾美術博物館的眾館長深知這些兵馬俑的歷史意義,這一點無可置疑;但也許,自從展覽開始以來,他們沒有了解到始皇帝的故事和中國當今局面的關係。 首先,始皇帝是統一及和諧的象徵,統一、和諧是中國重視的價值。在中國,形而上的平衡概念往往攸關社會和政治穩定。秦始皇的統治結束了七國爭強的“戰國時期” (約前475年起至始皇帝在前221年登極止)。身為統一中國的人,始皇帝設郡縣,統一度量衡,修建萬里長城以使中國免受北方胡人入侵。他是中國第一個“偉大的舵手”一個擁有絕對權威和半神秘力量的人物,他殘酷鎮壓所有反對聲音。統一之後,他罢黜百家,使法家成了秦帝國的官方思想體系。這種無情的功利主義哲學主張確保社會秩序的唯一辦法是使人絕對服從國家。控制知識和創意對維持和諧至關重要,因為穩定的最終保證是一套公開的法律,而民眾不可以有偏離這些法律指定的行為。為免學者忍不住質疑官方理論,始皇帝下令焚毀幾乎所有的書籍,活活坑殺460名擁有禁書的書生。 當他崩逝(有可能是因為水銀中毒,因為相信水銀可以讓他長生不死而一直服用),為安置皇帝的遺體,修築了一座大型的陵墓。據傳為了修築這陵墓,徵用了七十萬民伕,而陵墓裡邊有一種始皇帝已知的世界模型,模型包括水銀江川河海。兵馬俑就是始皇帝在陰間的衛士。這些兵馬俑其實是一個遠古獨裁國家的儀仗隊,不要把它們看得太過美好。 始皇帝時代的中國和當代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相似之處是顯而易見的。這些兵馬俑為鎮壓中國人的自由提供了歷史理據:中國就是憑著鎮壓自由這些做法統一和強大的。任何支持民主的人 會使國家陷入不和諧不穩定的危險。大多數中國人看來相信只要國家能帶給他們繁榮,燒掉一些書,坑殺幾個學者是一個合算的代價。 在我看來,這個將在6月26日結束的展覽—無疑是很好很美的—在展覽舉行的最後一段日子,只有處理艾未未的問題,蒙特利爾美術博物館才能讓蒙特利爾的人民真正理解中國的歷史文化。艾未未被活埋了,下令活埋他的政令和兵馬俑同出一源。很顯然,艾未未被拘留這事正在損害中國,也在削弱它的國際地位。 假如能夠說服中國政府它們對艾未未的打壓和艾未未被失踪的同事展現的不是力量,而是軟弱,也許它們會找個方法釋放艾未未。這,不僅是基於西方的人權觀念的道德論點,也可能是艾未未獲釋的最終關鍵。

中央日报:马英九发表六四声明 吁大陆踏出政治改革第一步 早日释放刘晓波、艾未未等异议人士

马发表六四声明 吁大陆踏出政治改革第一步 中央日报 阎光涛/整理 2011-06-04 链接:http://goo.gl/t6l6h  总统马英九今天发表对六四事件的声明,强调「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呼吁中国大陆,政治改革的第一步,就是宽容对待异议人士,希望大陆从早日释放刘晓波、艾未未等人做起。  马总统以「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包容并珍惜异议分子的社会价值」为题,发表今年对六四事件的看法。  中央社台北4日电,总统声明指出,今天是6月4日,在这样一个日子,特别值得怀念曾经为追求民主而勇敢付出代价的人们。  马总统表示,最近很欣慰看到母校台湾大学,出版「殷海光全集」重编本。殷海光是台湾民主的先行者,因为坚持民主理念,强烈批判1960年代台湾的威权统治,结果遭到软禁,不能自由讲学,乃至在忧愤中以50岁英年早逝,但是殷海光那些带有自由主义色彩的评论,却替台湾社会播下了民主种籽。  总统说,他年轻的时候接触殷海光的文章,看到殷海光一方面以利笔批判当道,另一方面不断反省自己身为「自由知识分子」的责任,总是感慨不已。总统说,如果当时政府能倾听殷海光的意见,「那么台湾社会的进步发展,不就能少走许多冤枉路吗?」  马总统认为,台湾何其幸运的是,当年如殷海光、雷震及许多台湾民主斗士对自由民主的主张,目前都已实现。2年来,他曾在不同场合亲自向殷海光与雷震家属,表达政府深摰歉意。  马总统表示,也因为过去曾有过这一段遗憾,同为炎黄子孙,台湾很愿意分享经验,提醒大陆,应该包容并珍惜异议分子的社会价值。因为把异议分子关起来、不让他们说话,真正受害者,不只是他们个人,而是无法因此修正可能错误的政策,以及无法听取更多社会的心声。  总统说,过去20多年来,中国大陆经济快速发展,去年已超越日本,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近年大陆也积极参与国际事务,从维和任务到灾难援救,从广设孔子学院到扩大海外投资,锐意成为负责任的国际社会成员。  但马总统认为,大陆民主与人权现况却与亮丽的经济表现,形成显著反差。六四事件迟迟未能平反,刘晓波、艾未未等异议人士又因言论遭到拘禁,这些都变成大陆融入国际社会、成为新兴领导者的主要障碍。  总统回顾,3年来,两岸关系稳定发展,基于两岸深厚的血缘、历史与文化渊源,与日益密切的人民往来,中华民国政府有责任提醒大陆当局,政治改革必须配合经济改革同步进行。台湾从威权转型到民主的经验显示,改革一定会有阵痛,但绝不是灾难,而是新生,带来的是稳定和进步,以及人民对政府更多的信赖。  马总统在声明最后指出,在纪念六四的今天,深切期望大陆当局能勇于推动政治改革,促进自由、民主、人权、法治的发展。「千里之行,始于足下」,政治改革的第一步,就是宽容对待异议分子,珍惜他们的社会价值与贡献,希望大陆当局从早日释放刘晓波、艾未未等人做起,这不仅可以大幅提升大陆的国际形象,更有助于拉近两岸的心理距离。 【中央网络报】

卫报:蒙特利尔博物馆能为艾未未做些什么?

原文:http://www.guardian.co.uk/commentisfree/cifamerica/2011/jun/03/ai-weiwei-montreal-museum 作者解释了为什么在蒙特利尔艺术博物馆展出的秦朝兵马俑和艾未未有联系,反驳了博物馆发言人的观点:政治和艺术(兵马俑)无关。 请帮忙翻译并邮寄到[email protected]。 It is now 61 days since the artist Ai Weiwei was taken into detention by the Chinese authorities. Since then, protests in his support have been held around the world, and figures such as Hillary Clinton and Angela Merkel have called for his release. Ai's image was projected onto the wall of the Chinese consulate in New York. Hong Kong has been plastered in stickers. In Beijing, artists Lin Bing and Fei Xiaosheng were detained for having the temerity to include a blank wall, "attributed" to the absent Ai, as part of a group show. Though most of these gestures will have little visibility and less effect in China, international museums and galleries are, at least, being forced (somewhat reluctantly) to think about their relationship to wider political contexts

新唐人6月2日:先射箭再画靶心 评艾未未偷漏税

新唐人6月2日:先射箭再画靶心 评艾未未偷漏税 视频链接:http://youtu.be/X7sNqSkdHj8 文字: 中共在海外的喉舌网站近日报导,知名艺术家艾未未案所谓涉嫌偷漏税案件,涉案金额近2000万元。本台记者6月2号采访了艾未未的母亲高锳女士等人,他们一致认为,中共对艾未未的做法是“先射箭再画靶心”,根本上违法。 艾未未的母亲高锳6月2号对《新唐人》表示,儿子失踪2个月以来,没收到当局任何一份书面文件。她觉得这2000万的所谓经济犯罪金额,就像当局在编故事一样。 艾未未母亲高锳:“我不相信啊,他那公司是个很小的公司,怎么偷税漏税就2000万,开玩笑的。其实它(中共)抓的前前后后、它们(中共)表演得够充分了,我觉的是在讲民间故事似的。” 艾未未多次在德国展出自己的艺术作品,四川大地震过后,积极投入调查地震中被压在校舍底下等死难学生姓名名单。 目前正在台北的中国流亡诗人贝岭首先表示,国内法制不健全,贪污腐败遍地,很多个人和公司根本不清楚该如何交税。 中国流亡诗人贝岭:“但是艾未未的事情是明显的、是借用经济上所谓的税的、就是利用了中国税上的不健全,对他的政治行为的一个明显的惩罚!” 台湾人权律师邱晃泉指出,大陆当局对艾未未的做法根本上违法,如同先射箭再画靶心一般。 台湾人权律师邱晃泉:“这完全违反正当法律原则。那正当法律原则在各个文明国家是这样:你要逮捕一个人,必须有相当的证据,显示他犯了什么国家法令,而必要把这个人抓起来关押住。艾未未这个事件很显然的根本没有,根本就是先射箭再画靶。” 对比大陆媒体最近曝光的三峡工程弊案,31个资金滥用,涉及上亿元的案件,当局只要求他们内部整顿改正。对此,多年来关注三峡工程的旅德学者、工程专家王维洛博士表示,中共当局对艾未未却是先抓后搜集所谓证据。 王维洛:“你不能说,三峡集团总公司犯了这31条错误以后,它可以自己整改。那艾未未就要被消失,那这样就不合理了,你没有一视同仁。” 6月2号,记者多次致电熟悉艾未未情况的大陆律师刘晓原和浦志强,但是无人接听电话,情况不明。刘晓原律师在艾未未被抓后,曾被公安绑架并短时间扣留。浦志强律师也因义务为弱势人群打官司而常被打压。 贝岭呼吁各界民众在6月4号下午4点半到6点半,到台湾自由广场上,用1001把空椅子等待艾未未归来。 新唐人记者赵心知、薛莉采访报导。

路透社(伦敦):英国皇家艺术学院授予艾未未荣誉院士称号 (2011.6.1)

英国皇家艺术学院授予艾未未荣誉院士称号 UK's Royal Academy gives Ai Weiwei honorary title 路透社伦敦6月1日:著名的伦敦艺术机构 英国皇家艺术学院在周三宣布,授予艾未未,被羁押的中国艺术家,以及 荷兰画家柯克比荣誉院士称号。 荣誉院士是指不居住在英国,不参与艺术学院实际管理的院士。每年由 80 名从事实际管理的全院士通过投票选举出 2 名荣誉院士。 皇家艺术学院称艾,他于 4 月 3 日在北京国际机场被证据羁押,“这个时代最重要的文化人物,无论是在中国还是国际上”。 它没有提到艾未未被羁押事件,该事件已在国际艺术界和艺术界之外掀起了轩然大波。尽管中国声称艾未未涉嫌“经济犯罪”,但他的支持者声称,他是中国打压异议者的受害者。 现年 54 岁的艺术家在英国享有很高的知名度,特别在他的泰特现代美术馆“葵花子”展览之后,该展览中,上亿颗手工绘制的陶瓷葵花籽铺满了漩涡大厅的地板。 报道链接:http://goo.gl/LyfuW (Reuters) - Britain's Royal Academy has made detained Chinese artist Ai Weiwei an honorary member alongside Danish painter Per Kirkeby, the prestigious London art institution said on Wednesday. The title of Honorary Academician goes to artists not living in Britain, and they do not take part in the governance of the Royal Academy. The 80 full Academicians, who are all practicing artists, vote in up to two new honorary members each year. The Royal Academy called Ai, detained in China since he was seized at Beijing's international airport on April 3, "one of the most significant cultural figures of his generation in China and internationally." It made no mention of Ai's detention, which has sparked an international outcry in the art world and beyond. Supporters say he is the victim of a crackdown on dissent, while Chinese authorities have said he was suspected of "economic crimes." The 54-year-old artist has a high profile in Britain, especially after his giant commission for the Tate Modern gallery in London called "Sunflower Seeds" in which he covered the floor of the cavernous Turbine Hall with millions of handmade porcelain seed replicas.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