抹黑

All

Latest

CDS档案 | 中国是如何在推特和脸书上攻击抹黑香港抗争者的?

推特公司周五(9月20日)宣布,他们已经确认4302个来自中国的账户"试图扰乱香港的抗议运动"。今年8月,推特公司宣布发现来自中国的超过20万个虚假账户,被用于在香港扰乱视听。 根据推特(Twitter)的声明,以及纽约时报等媒体的披露显示,这些有中国当局背景的账号在以推特和脸书为主的海外社交媒体上攻击、抹黑抗争者的方式包括:夸大或偏颇地表现香港抗争者的暴力、极端、愚蠢的信息和图片、将其比作恐怖分子、指责其为港独分裂国家、发表对其喊打喊杀的仇恨言论等,另外也有一些为香港警察辩护以及支持中国当局的言论。

【异闻观止】唐立培再次致歉:我是中国人

原标题:唐立培再次发致歉声明:强烈反对“港独”主张,热爱祖国 来源:观察者网 9月13日晚,曾辱骂同胞是“支蛆”的泸州高考状元唐立培在微博上再次发了一封致歉声明,称强烈反对“港独”主张,热爱祖国。...

慕容雪村 | 中国五毛党的网络抹黑运动

北京——中国异议人士常常会遇到各种奇怪的麻烦,艾未未不能出国参加自己的作品展,人权活动家胡佳常常被软禁在家,就在最近,81岁的老作家铁流因“寻衅滋事罪”被警方拘留。...

中時電子報 | 北京觀察-港首選舉抹黑戰 北京傷腦筋

     外界稱香港特首是「小圈子」選舉,由一千二百名選舉委員投票,一般港人難以置喙;然三月廿五日舉行的特首選舉,卻因親北京的「雙英之戰」陷入烏賊抹黑戰,意外多了「民意」因素,讓中共中央頗傷腦筋。      候選人之一的唐英年,為浙江富商二代,其父唐翔千與江澤民有四十多年交情,又歷任港府財政司長、政務司長等要職,且選委會委員多是支持北京的政商界人士,唐具當選實力。      另候選人梁振英,貧寒苦讀出身,立足商場後從政走議會路線,曾任行政議會召集人;梁最早宣布參選,又是十屆大陸全國政協委員,被外界視為中方長期精心栽培的特首「見習生」,坊間亦傳言他是中共地下黨員。      「雙英」的出身與歷練均不同,本月十四日登記參選提命後,卻引發烏賊戰。唐英年遭踢爆未經申請擅自將住家地下室改成酒窖,引發港人對唐只愛豪宅與紅酒的質疑;而梁振英則被爆,十年前擔任香港西九龍填海區文化中心建築設計比賽評審時、未利益迴避。      烏賊戰也扯上現任特首曾蔭權,他被踢爆兩次乘坐朋友私人遊艇往返港澳、兩次搭私人飛機出國度假,珍藏千瓶洋酒,還在深圳租豪宅作為退休寓所。      原欽定變成「雙英決戰」,特首成特權之首,北京迄今未作聲,僅提「要愛國愛港、要有高管治能力、在社會上有高認同性」三條件,態度引發好奇;而親北京的民建聯成員、立法會主席曾鈺成,今日中午將決定是否參選。      北京當局目前頭痛之處在於,最具接班架勢、符合特首獲香港大財團支持,或出身官僚體系傳統的唐英年,民望卻最低,硬讓其出線將衝擊陸港關係;再者是北京完全沒預料到,梁振英與唐英年會激烈地如此競爭,互揭醜聞,已讓選委會親北京勢力一分為二。除非北京集中力量支持第三人選,否則幾能確定唐梁兩人誰勝出,都無法獲壓倒性票數。北京到底能掌控或忍受這次特首選舉到何程度,即將見真章。

艾未未被关押期间官方媒体抹黑清单(2011年4月3日—6月22日)

来源:http://loveaiww.blogspot.com/2011/08/201143622.html 1、 4 月6日 《环球时报》社评 《法律不会为特立独行者弯曲》,官方媒体首次对艾未未事件做出反应。 “艾未未是近年来十分活跃的“行为艺术家”,也常被称“前卫艺术家”,是中国社会的特立独行者。他反艺术传统,喜欢出“惊人之语”和“惊人之举”,也喜欢...

香港文汇报5月23日继续抹黑:艾未未其人其事

艾未未其人其事 文汇报 沙柳 2011-05-23  內地「行為藝術家」艾未未涉嫌經濟犯罪,被公安部門依法調查後,境外關注者中有一些人為他鳴冤叫屈。但是,艾未未涉嫌偷稅漏稅、重婚、傳播淫穢物品罪的大量表證,早已由艾某本人呈現在廣大網民眼前。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儘管西方一些傳媒不顧案情的基本面,對艾案做了政治化的解讀,但中國的司法機構只會以事實為依據、以法律為準繩來處理,不會屈從外來的任何壓力。  面對艾未未恣縱的生活方式,歇斯底里地辱罵自己的國家民族,恣意挑戰法律、道德、倫理底線,善良的人們在感慨之餘,不免要問一句:誰為為之,孰令致之?筆者走訪了一些藝術圈中同道、有關專家之後,艾未未的多面人生圖景漸次呈現出來。  1978年,剛滿20歲的艾未未進入北京電影學院學習。得益於中國實施改革開放的國策,1981年,大學還沒有畢業的他就遠赴美國,從此開始了他在美國十餘年的闖蕩。在紐約就讀之際,艾某初露本性,崇仰顛覆正統的風格。  1993年,艾未未回國了。此時,在鄧小平南巡講話強力推動下,中國又進入了新一輪的快速發展期。艾未未頂著留洋藝術家、名人之子的光環,各種機遇紛至沓來,歐美交流機會、獎項薈萃於一身。名與利,他都賺得盆滿缽滿。然而,人們何曾料到,艾未未不是一個安於本分的藝術家。他的「行為藝術」、放言高論,充斥於媒體和各種熱鬧場中。圈中人對他張揚恣縱的私生活耳語不斷,玩感情,私生子,各種緋聞層出不窮。如果一切止於此,無非是多了一個無行的「行為藝術家」而已。艾未未漸行漸遠,以「另類」的作派介入各種領域。 (一)  開放的中國海納百川,對各種藝術門類兼容並蓄。然而艾未未的所謂「行為藝術」一直令人困惑,表達方式離經叛道,爭議性很大。他的不少所謂的行為藝術喜以裸體示人。他那所謂「十八隻小鳥一起飛」的照片,有網友評論「藝術的精髓就這樣被糟蹋!」   一位資深的美術評論者說,他的行為藝術其實淺陋至極,只不過蒙上一層所謂的前衛、先鋒之後,在某些人眼中變得艱深起來。涉世未深的人在艾未未的魅惑之下,放棄了應有的恥感,在踐踏傳統人倫物理中尋找肉慾的宣洩。他慣於以惡俗的裸裎去搶眼球,招引尚未形成正確人生觀、藝術觀的後來者。於是就有了所謂「以一搏四」(「一虎八奶圖」)之類的照片,艾未未將自己當做主角,與其他4名女性全裸入鏡,忸怩作態,醜陋不堪。   《聯合早報》、新浪、twitter等媒體和網站報道,海內外藝術圈有很多人不屑地批評:「艾未未就是喜歡在網絡的大庭廣眾下裸露,喜歡在網路上尋找刺激」,「其形態可以說醜得石破天驚、神憎鬼厭!」艾未未對藝術的玷污,恐怕不是任何一個正常的藝術家所敢做的。  有圈中人感慨地說:「艾未未的那些玩意兒,不是我們不會,我們不敢突破道德底線。正常的人都會擔心無顏見家人、親友,真的豁不出去。藝術家首先是人,不能肆無忌憚,要有所為,有所不為。」實際上,艾未未的行為無關藝術。  不難看出,艾未未的藝術路徑選擇,是一種價值觀選擇。在一個有著五千年文化傳統,禮義廉恥已深入國人骨髓,並有著深厚的本民族藝術傳承的國度,艾未未的「特立獨行」顯得是那樣的突兀。堅守中道、理性的藝術家不免會問:他這樣做是為了什麼?  內地藝術界群星燦爛,不乏大家。隨著中國越來越開放,中外藝術交流也越來越頻密,但明眼人不難看出,某些西方勢力所青睞的當代中國藝術家中:其一,幾乎不會有國畫家的身影,這是中國的傳統國粹,不會入他們的「法眼」;其二,中國藝術家走歐美主流藝術路子,即使成就斐然,也不會獲得青睞。他們青睞的是什麼人?恰恰是艾未未這樣的反叛國家民族、反叛中國傳統的所謂行為藝術者。  西方某些基金拋出一點散碎銀子,在中國扶個把「特立獨行」的藝術家,所期望的回報大家都看得很清楚:他們企圖假手於中國某些趨附順從者,解構中國的文化傳統,解構中國的主流觀念、道德、風尚……若有不從,或有悟今是而昨非者,他們就來個「天下圍攻」。人們不免要問:他們要把中國人的文化取向引向何方? (二)  艾未未選擇並推崇一種生活方式,一種他樂此不疲的生活方式。BBC、多維網、《聯合早報》、twitter等報道,艾未未借工作之便,把工作室的工作人員,慢慢發展成二奶;還和國內一些所謂的女「民主」人士關係曖昧;艾未未甚至還把手伸向了一些思想激進、涉世未深的女學生女青年。他流連於不同的青春胴體之間,大約這也算是他的一種所謂「藝術之旅」吧。  他的所作所為不避家人。艾未未私生子家人皆知。艾未未之姊更是放言:「如果重婚,也應該路青去告。」明眼人或許問,為何作為艾未未的合法妻子,路青沒去告?答案應不複雜,常理可知:其一,路青默認艾未未的生活方式;其二,路青提倡這樣的生活方式。  一些專家指出,艾未未狂濫的生活方式對青少年的影響不可低估。性的放縱,曾在美國造成了「垮掉的一代」。內地有關方面應本著對青少年負責的態度,大力清理淫穢色情圖片,不可任其泛濫。中國的國運繫諸青年,不允許任何勢力將他們引向墮落之門。 (三)  今日的艾未未實際上已墮落為一個小政客。在一張所謂的行為藝術圖片上,艾未未對著天安門豎中指,還在天安門前露出肚皮寫上「fuck」。他侮蔑的豈止是一個合法政權,他是在鄙視中國五千年的優秀傳統文化。  與一般的問政、論政者不同,艾未未是公開挑戰一切與中國政府相關的事物,攻擊謾罵政府的一切施政行為。舉凡中國人民感覺到榮光、自豪的事情,他都要極盡詆毀、醜化之能事。他慣於在傷口上撒鹽,在大眾之間製造對立。  在北京成功舉辦2008年奧運時,艾未未偏偏大潑污水,抨擊奧運會「沒有靈魂」,抹黑中華民族的百年夢想。  2010年上海世博會舉辦期間,他在丹麥哥本哈根美人魚雕像的空位,建造了一個能現場直播美人魚世博會情況的閉路電視系統,說是要表達「中國人都處在某種監視之下的真實生活」。  多維新聞網、《聯合早報》、twitter有報道稱:「2008年5月16日,一邊是四川大地震廢墟下面孩子們的生命在做最後的掙扎,正在救災的人們爭分奪秒努力在挽救著每一個還有活下去可能的生命,一邊卻是艾未未和他的一幫人們樂不可支地在做真人秀,大玩口交,搞行為藝術,還要故意發到他的博客上讓人看見,這是故意挑釁人類最起碼的道德良知。」  不止於此,2008年7月,北京青年楊佳闖入上海市閘北區政法辦公大樓,持刀襲擊警察,導致6名警察殉職。3個月後,楊佳被判故意殺人罪依法執行死刑。這樣一個完全符合中國法律的案件,卻被艾未未橫加指責,更別有用心地拍攝了楊佳案紀錄片《一個孤僻的人》,企圖蠱惑人心。  2010年2月的一天,北京市朝陽區008藝術區七個拆遷留守者被人打傷。這本是一個普通刑事案件。當天下午艾未未組織了所謂的「天安門散步」抗議活動。有位叫喻高的女藝術家,也是當事人之一,她在博客上發表題為《艾未未老師,你躥得太快,太厚顏無恥了》的揭露文章:「我聽說你當天下午到正陽,鼓動大家去遊行,沒有人理你,你就開罵:『都60年了,你們還相信政府。你們應該對著鏡子叫三聲傻逼。』」喻高還揭露說,艾未未託人給他們挨個打電話,說如果警察問起來,千萬不要提艾未未。此事雖已塵埃落定,但反映出艾未未惟恐天下不亂的惡劣動機。  2011年,艾未未工作室記錄對內蒙古青年呼格吉勒圖死刑案件訪談,他的嗅覺伸到了所謂的民族問題上,其用心不言而喻,說白了,就是妄圖蠱惑人心,製造裂痕,攻擊政府,「撕裂」社會。艾未未及其身後的支持勢力意圖很明顯,他們企圖把動盪之禍引向中國。 (四)  艾未未的種種「另類」所為何事?一些善良的人們也許會問:今時今日哪裡會有那麼多的陰謀?  筆者手頭正好有那個廣為人知的某國情報機構「行事手冊」(Rules for Operation)中用來對付中國的《十條誡命》(Ten Commandments)。且摘錄幾段文字:盡量用物質來引誘和敗壞他們的青年,鼓勵他們藐視、鄙視,進一步公開反對他們原來所受的思想教育,替他們製造對色情奔放的興趣和機會,進而鼓勵他們性的濫交;一定要把他們的青年的注意力,從他們的政府為中心的傳統中引開來,讓他們的頭腦集中於色情書籍,讓他們不以膚淺、虛榮為恥;時常製造一些無風三尺浪的無事之事,在他們的人民的潛意識中種下分裂的因子。特別要在他們的少數民族裡找好機會,分裂他們的地區,分裂他們的民族,分裂他們的感情,在他們之間製造新仇舊恨;一有機會,不管是大型小型,有形無形,就要抓緊發動「民主運動」;不斷製造「新聞」,醜化他們的領導;利用所有的資源,破壞他們的傳統價值觀,利用一切來毀滅他們的道德人心。  掩卷沉思,不覺毛骨悚然。艾未未不正是從事這樣的事情嗎?他的所謂的前衛、先鋒「行為藝術」,不就是解構中國優秀文化傳統、衝擊人類文明的價值觀、破壞社會正常秩序、貶損政府的聲望嗎?艾未未不正是推崇色情奔放、性的濫交,製造無風三尺浪嗎?這些年來,無論艾未未的真實身份為何,他畢竟忠實地履行了這些誡命。無怪乎艾未未一被查,某些西方勢力就痛心疾首。中國的司法機構還沒有對艾未未作什麼處罰,他們就跳了起來,大呼小叫。  中國已經走過了積貧積弱、任人宰割、侮辱欺凌的時代。利令智昏的艾未未之流,低估了中國維護國家利益、人民福祉、社會穩定、法制尊嚴的決心和意志。封建時代已經過去了,沒有人可以因家有「丹書鐵券」而免去一切刑責。喜歡當中國社會「判官」的艾未未也應接受法律的審判。  開放的中國不會拋棄悠久的優秀文化傳統。中國人會堅守傳統美德,更不會放棄制度優勢。「名人﹢網絡﹢街頭」這一模式亂不了中國。虛擬世界的幾聲鼓噪不會動搖中國人心中的主心骨,實現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已經成為全民共識。 (本文轉載自2011年5月號《紫荊》雜誌) 来源链接:http://goo.gl/q1YN4 附: 推友精彩点评: @ multiple1902 :读了一下文汇报的《艾未未其人其事》,其要点如下:1、艾未未辱骂自己的民族,所以涉嫌经济犯罪,被调查;2、艺术行为不够高深,玷污艺术,所以应该被抓起来;3、和女人关系暧昧,他的妻子居然不反对他重婚;4、鄙视中国传统文化,说奥运会没有灵魂,所以应该关起来。 http://goo.gl/GjKSA

环球时报社评:汶川,千面中国的一个真实表情(5.12)

环球时报社评:汶川,千面中国的一个真实表情 • 2011-05-12 08:25 环球时报 摘要:这大概就是我们中国人21世纪的命运:轰轰烈烈崛起,匆匆忙忙补漏,不时出现精彩的几笔,却有数不清的小辫可以被捉住 。    今天是汶川地震3周年,重建工作以令世界眩目的速度大体完成。用“奇迹”二字都难以描述这一切,一个有着种种陋相的发展中大国,却在汶川那片山区绽放了它的惊世力量。然而只要往回看一个月,中国就发生了多少令我们生气的事情?它们和汶川重建哪个是“真中国”呢?中国是它们的总和。   13.39亿人生活在同一个国家里,它的好处和挑战都一言难尽。西方治理现代国家的那套理论,获得成功的最大模块是3亿人。欧洲那些几百万、上千万人口的民主小国家,漂亮得就像受到精心保护的一个个精致古堡。而中国却不得不把大和拥挤作为筹划自己生计的出发点。   汶川地震波及的广大地区,生活着几千万人,重建的20个重点县和受灾严重地区,总人口超过千万。它相当于一个欧洲中等国家。想想看吧,如果把瑞典或者希腊的大部分生活设施推平了重来,那会意味着什么?中国以一个发达省市扶助一个受灾县,每年拿出它们1%财政用于重建的方式,迅速重塑了震区。只有大国才有这样干的可能,只有一个有着强大中央政权的大国,才会把这种可能性变成真实。   但国家“大”的代价也是明显的。新汶川的基础设施水平一下子在四川省跃居前列,中国还有很多贫困地区,它们为什么不能在这3年中也得到更多资金呢?中国的发展不平衡,连救助、扶贫也不得不有个先后,国家早就在谈地区差别以及各种差别,但它们还是存在。在为汶川成就鼓掌的同一天,我们可以有无数个理由批评这个国家。   这大概就是我们中国人21世纪的命运:轰轰烈烈崛起,匆匆忙忙补漏,不时出现精彩的几笔,却有数不清的小辫可以被捉住。我们可以雄心勃勃,也可以垂头丧气,这一方面取决于我们所处的位置,同时也取决于我们的眼界和胸怀,取决于我们对人生以及对这个国家的基本态度。    今年中国还有几件事受到举世关注,其中之一是中国迅速从利比亚撤出3.5万侨民,动作比美国还快、还漂亮。然而中国以涉嫌经济犯罪逮捕艾未未,禁止街头“茉莉花革命”,却引起西方舆论的一片争议。这些支离破碎的事件彼此真的毫无联系吗?无论这些联系好与不好,它们都是同一个“大而复杂”中国的不同表情。   中国不是3亿人的美国,更不是颁发诺贝尔和平奖的400多万人的挪威。中国也不是12亿人的“民主的印度”。中国人的选票没印度人的选票管用,但中国人有越来越多的私有住房、小汽车和无处不在的高速公路网。而全印度封闭的高速公路只有200公里。   我们该为中国建成了高速公路网庆幸,但它的高收费令人讨厌。我们有了车开,但堵车让我们头痛。私有住房别人都买了,而轮到我买时却突然涨成天价。我们该怎么办?答案属于每一个人。但用乐观态度面对复杂人生,通常更快乐些。热爱祖国的人,通常更幸福些。积极进取的人,成功的机会通常更多一些。这是不少人的经验。▲ 来源:http://goo.gl/1Xi0T

司马南博文:“铁生肖”“瓷瓜子”是什么意思?(2011)

来源: http://goo.gl/ES4lM “铁生肖”“瓷瓜子”是什么意思? 司马南 / 文 (2011-05-13 07:50:01) 【提要】 从汶川地震开始不久之后朱学勤恶狠狠的“天谴论”出笼,到南方周末祭起“普世价值”抢功,再到部分媒体对余秋雨文章的围剿(无非余秋雨说了几句右派不爱听的真话),而后又有对领导抗震救灾的党的基层干部的妖魔化报道(参见南方周末《史上最牛的官腔》) http://club.china.com/data/thread/1011/2544/46/95/3_1.html ,直至南方系媒体对范跑跑无良行为的矫情无理的辩护。当然,最重要的是,那个挟洋自重的大胡子借着地震灾难所搞的一系列“行为政治”,以及南方系的坚定声援。 他们踏着遇难者的尸体,在国难当头之时,一次次发起对国家根本政治制度的攻击……让我万万想不到的是,祭奠 8 万多同胞亡灵三周年的日子,也会被广东省委宣传部主管的报纸拿来“曲笔社论”一番。 ———————————————— 2011 年 4 月 28 日,《人民日报》发表评论员文章《容忍异质思维》,声言不容忍异质思维者,说明自己没有自信。 5 月 12 日,汶川地震三周年纪念日《南方都市报》就来了一篇异质思维的感性社论。 一、明里抒情,暗里叫板,意在宣仇泄恨 那社论诡异地说: “我们无法做得更多,只好摆上 铁做的十二生肖 ,敬上 瓷做的瓜子 ,象征且祭奠你们凝固了的生命。” 刚一看,某些读者可能不解其意,但是圈里人都知道, “十二生肖”和“瓷做的瓜子”,都是那个“要终结共产党一党执政”,并因此受到海内外某些势力赞助、支持与庇护的某胡子的作品。 许多网站纷纷转载这篇社论。转载者当然是心知肚明的。如果诸位把《南方都市报》社论的标题为“躺在时间的河流上怀念他们”这句话放到百度里搜索,即刻可搜索到相关结果约 6,110 个。 利用这样的方式,南方都市报成功地将对那个搞行为艺术(其实是行为政治)的所谓艺术家的声援发了出去。就在笔者撰文的此时此刻,这篇明里抒情,暗里叫板,意在宣仇泄恨的社论,依旧海量地在网上复制着传播着。 二、事实证明,“多难兴邦”是有条件的 今天是汶川地震三周年纪念日。三年前,半个地球的重量撕裂巴蜀大地, 10 万平方公里土地上山河破碎, 8 万多人罹难失踪,上千万群众无家可归,共和国经受了严峻的考验。温家宝总理在废墟上说,多难兴邦。这句话“有条件成立”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灾难与痛苦或会让人民团结起来。因为,唯有团结起来形成合力才能战胜困难,困难越大,越需要团结。所以,当为 8 万余同胞辞世下半旗致哀,四海之内汽笛长鸣的时候,那一刻,在长安街头肃立默哀泪流满面,我与周围那些素不相识的同胞一样,整个人被痛苦、哀伤、感动与奋进的情绪笼罩着。那时,我信,人同此情,人同此心,中华民族决不会被击垮,只会更加团结更加坚强。 经过一千多个艰难困苦气壮山河的日日夜夜,汶川灾区救灾与恢复得以完成,实现了“三年基本恢复,再还人间一个锦绣巴蜀”的梦想。回首往事,人们怀念亲人悲情不去,复喜泪长流感恩祖国。感谢举国体制动员力巨大的社会主义制度,感谢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的多情重义的淳朴中华民风,感谢一切为了人民不畏流血牺牲的人民解放军公安武警及其所有的参与救援行动者。 但是,与人们的善良愿望相反,在救灾最关键最艰难的时候,《南方周末》发表署名“本报编辑部”的文章《汶川震痛,痛出一个新中国》,作者极有创意地给全国人民抗震救灾的行动定了性——“ 国家正以这样切实的行动,向全世界兑现自己对于普世价值的承诺” 。 好奇怪啊,我不得不擦干眼泪思考这样诡异的问题:闹了半天,十几万官兵的浴血奋战,全国人民的大力支援,那哗哗的眼泪,那井喷式的捐助,十三亿人抗震救灾的所有努力,居然不是中华民族古已有之的“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的传统使然,不是政党和军队“为人民服务”宗旨的体现,不是“以人为本”、“人民利益高于一切”的价值观的表达,也不是朴素的“爱的奉献”,不是善良天性,不是悲悯之心,而是为了“兑现国家自己对于普世价值的承诺”。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4e0e9801009gb8.html 那时候,对“普世价值”这个词,人们还很陌生,像今年《人民日报》评论员突然高叫“异质思维”一样,大家很感到陌生。 http://www.wyzxsx.com/Article/Class4/201105/231421.html 我不计工拙,连续发文向南方系请教,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4e0e9801009lf8.html 事实证明,多难兴邦是有条件的。多难,毕竟是不幸的;多难,并不必然表现为兴邦;多难兴邦的条件之一,就是人民的团结;而人民团结最重要的,是社会先锋团队的共识,即核心价值观统一而不分裂。 三、他们的目标是毛泽东留下的政治制度 三年过去了,辛苦忙碌的人们似乎有理由舒一口气,有理由以灾区重建的成就告慰那些逝去的生命。天灾无情人有情,共产党领导的人民中国,在巨大的自然灾害到来面前,表现得可歌可泣可圈可点,灾区的人民感受到了,以人为本理念不是一句空话。 胡锡进写到,大家想想看,汶川地震波及的广大地区,生活着几千万人,重建的 20 个重点县和受灾严重地区,总人口超过千万,相当于一个欧洲中等国家。完成一个中等国家的大灾难救援,只有一个有着强大中央政权的的国家,才能把这种想象中的可能,变成践诺的现实。相形之下,日本反对党今天还在指控菅直人政府“尚未开始地震海啸核泄漏是故的灾后重建工作”。 如此情形下,南方都市报社论要我们大家“ 摆上铁做的十二生肖,敬上瓷做的瓜子”去“祭奠凝固了的生命。” 人们不禁要问:这种新鲜祭奠的特色是什么? 答曰:是干那个“政治行为艺术家”现在不方便干、干不了的事情。 不妨直白地说,到底是什么事情呢? 答曰:无非亟亟于改变中国的政治制度,亦即推翻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制度。 呵呵,隐喻典故,绕来绕去,弄得满地瓜子,不论什么“兑现普世价值”,还是什么“容忍异质思维”,无论什么“瓷瓜子”,还是什么“铁生肖”,都是一路货色,一个意思,一副心肠,一个目标。 希拉里 4 月 8 日在接受美国《大西洋》杂志采访的时候说的很直白:“他们(指中国)正在试图阻挡历史,这是徒劳的折腾 。他们注定做不成的。但他们能拖多久就会拖多久。”该访谈的标题为: “中国的制度死定了! ”。 磨刀霍霍,扬眉出剑,杀气腾腾——国内外的异质思维力量,靶标直指毛泽东给我们留下的国家基本的政治制度。 当然,他们早就在这样干了,他们一直在这样卖力地干,他们耄耋之年还不休息,以“补偿心理”愈加疯狂地干。可是,他们越干越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毛泽东无时不在,无处不在,毛泽东是窃国者、强拆者不可逾越的障碍。 ( 2011 年 5 月 12 日星期四 北京南锣鼓巷 8 号)

人民网5月7日:中国驻英国使馆驳英媒关于艾未未报道

链接 http://goo.gl/vqFJN 中国驻英国使馆驳英媒关于艾未未报道 2011年05月07日20:29 来源:人民网   人民网北京5月7日电 (记者 崔东)2011年5月6日, 英国《经济学家》读者来信版刊登了中国驻英国大使馆驳斥4月16日该刊有关艾未未评论的信函大部分内容 。信函全文如下:   贵刊4月16日的封面文章 《中国的镇压(CHINA’S CRACKDOWN)》 ,借艾未未案无端攻击中国,这是对中国司法主权的不尊重和对中国内政的干涉,反映出贵刊对中国的无知、傲慢和偏见。   中国是法治国家,不搞人治,也不搞专制。改革开放30多年来,中国取得了举世瞩目的发展成就,这不仅体现在中国经济已超居世界第二,人民生活水平大幅提高,还体现在人民思想的解放、社会的自由宽松、政府的公开透明。中国的发展是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的全面发展和进步。   中国民主法制建设不断加强,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在国家政治生活中的地位和作用越来越大。党内民主不断完善,彻底废除了领导人终身制。30多年来,中国全国人大共审议通过了200多部法律,全国律师人数从3000上升到20多万。   中国公民的各项权利和自由,包括言论和宗教信仰自由依法得到保护。中国公民可以自由迁徙、自由择业,自由到国外留学,可以通过各种合法渠道表达意见和诉求。中国网民人数达4.5亿,信教人数超过1亿,是英国人口的近两倍。   艾未未曾发表过很多言论,他在推特网上很活跃,还经常接受西方记者采访并到国外举办展览,中国政府未予限制。由于艾未未因涉嫌经济犯罪,中国公安机关依法对其进行调查,这既不是人权问题,也不是言论自由问题,而是要不要法治的问题,任何人,不论他是什么“家”,都没有凌驾于法律之上的特权。   西方一些人妄言,中国只搞经济改革,不进行政治改革,这在理论上不成立,也不符合事实。试问,如果没有一个合理有效的政治体制,何来中国经济30年快速增长?何来当今中国社会的开放和多元?   一个国家走什么样的道路,归根结底应该符合实际国情,由本国人民决定。实践证明,中国选择的道路是正确的,得到了广大中国人民的支持,有着光明的前景。我们将沿着这条道路,克服各种艰难险阻,坚定不移地走下去。在中国制造不稳定,损害中国的根本利益,中国人民决不答应。   中西方在民主、人权问题上有分歧,只能在相互尊重、平等相待的基础上,通过对话交流来处理。那些自以为是,对中国诽谤谩骂的人不妨扪心自问,到底是谁在搞“镇压”?谁在搞对抗? (责任编辑:崔东) 附:《经济学家》来信栏目5.5日刊登的原文: 链接:http://goo.gl/vBDA2 May 5th 2011 The Economist riticising China SIR – Your criticisms of China in the Ai Weiwei case were unwarranted, show a disrespect for our judicial sovereignty and are an attempt to interfere with our internal affairs (“China’s crackdown”, April 16th). Mr Ai, an artist, has made his comments before, through Twitter and interviews given to Western journalists, and he has travelled abroad to hold exhibitions. These activities were not restricted. Mr Ai is now under investigation for suspected economic crimes. The case is not a human-rights matter nor is it about freedom of speech, but rather it is a question of whether the rule of law should be upheld. China is ruled by law, not by man; it is not a case of rule by a few.

中国驻英国使馆驳斥英媒关于艾未未的报道评论

中国外交部网站刊登了驻英使馆驳斥英国媒体对艾未未报道的函: 《每日电讯报》刊登驻英国使馆发言人驳斥该报关于艾未未的报道评论的信函 (驻英国使馆供稿) 2011/04/27   2011年4月27日,英国《每日电讯报》读者来信版刊登了中国驻英国大使馆发言人驳斥4月20日该报有关艾未未报道和评论的信函的主要内容。信函全文如下:   中国公民艾未未涉嫌经济犯罪,中国公安机关依法对其进行调查。贵报4月20日刊登拉什迪先生的评论文章《中国必须释放艾未未(CHINA MUST SET AI WEWEI FREE)》并发表社论,就艾未未案对中国妄加指责,这是对中国司法独立的干涉,是对中国司法主权的不尊重,是任何一个主权国家都不能接受的。   中国依法治国。中国公民的各项基本权利和自由,包括言论自由依法得到保护,中国民众可以通过各种合法渠道表达他们的意见和诉求。目前,中国公开发行的报纸近2000种,期刊近10000种,电台和电视台共500余座。此外,中国现有4.5亿网民,2.3亿个博客用户,1.2亿微博用户,上百万个网络论坛。超过66%的中国网民经常在网上发表观点,包括批评性的言论。中国文化艺术百花齐放,从古典到后现代,从民族到西洋,从写实到抽象应有尽有。拉什迪先生的作品早在1992年就与中国读者见面。此后,他的绝大部分作品都在中国陆续翻译出版。艾未未此前发表过很多言论,他在推特网上很活跃,也经常接受西方记者的采访,还经常到国外举办展览。对他的这些活动,中国政府未予限制。试想,如果予以限制,艾未未在伦敦TATE现代美术馆的展览还能够举办吗?   另一方面,中国公民必须遵守法律,任何人没有凌驾于法律之上的特权。有法必依,违法必究,这在任何国家都一样。艾未未案的实质既不是人权问题,也不是言论自由问题,而是要不要法治的问题。对艾未未的处理,我们没有罗织罪名,也没有打压,而是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中国的司法制度不容侵犯,也不容他人指手画脚。   中国改革开放30多年来,经济持续快速发展,社会日益开放包容。人民生活水平大幅提高,民主法制建设不断向前推进。路透社和IPSOS公司最新民调显示,78%的受访中国民众对国家发展未来感到乐观。中国政府和人民正在加倍努力,克服前进道路上各种困难和挑战,建设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中国的前景更加美好。   中西方因历史、文化传统以及现实国情不同,在人权、民主等问题上存在分歧是正常的。对于这些分歧,我们一贯主张平等对话,而不是强加于人;相互尊重,而不是谩骂攻击;坦诚交流,而不是施压炒作。中国不是前苏联。中国不需要抱着冷战思维、持双重标准的教师爷。 附: 英国每日电讯报《中国必须释放艾未未》 China must set Ai Weiwei free 萨尔曼•拉什迪 2011年4月20日 The communist regime is conducting a brutal purge and jailing human rights activists – including its most famous artist, Ai Weiwei, the creator of 'Sunflower Seeds’. The world should not stand idly by, says Salman Rushdie. e great turbine hall at London’s Tate Modern gallery, a former power station, is a notoriously difficult space for an artist to fill with authority. Its immensity can dwarf the imaginations of all but a select tribe of modern artists who understand the mysteries of scale, of how to say something interesting when you also have to say something really big. Louise Bourgeois’s giant spider once stood menacingly in this hall; Anish Kapoor’s Marsyas, a huge, hollow trumpet-like shape made of a stretched substance that hinted at flayed skin, triumphed over it majestically. Last October the leading Chinese artist Ai Weiwei covered the floor with his Sunflower Seeds installation: one hundred million tiny porcelain objects, each hand-made by a master craftsman, no two identical.

中国日报:中国驻英使馆来信 无须人权表态

China Daily Letters Human rights lecture not needed 2011-04-29 07:56 原文链接 Chinese citizen Ai Weiwei is now under investigation for suspected economic crimes. The Daily Telegraph, London, carried an article, "China must set Ai Weiwei free", by Salman Rushdie on April 20, along with bigger article. Both unjustly criticized the Ai Weiwei case. This is a blatant interference in China's judicial independence and violates the country's judicial sovereignty. This cannot and should not be accepted by any sovereign country. China is a country under the rule of law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