拐卖妇女

All

Latest

押沙龙:贾平凹他们的真正的问题还是没把人当人

旭阳写的一篇文章《在我老家,女人小孩不上桌的家庭更兴旺》。这类文字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作者怀念过去农村的那种秩序,长幼有序,尊卑有别,他们觉得这种环境其乐融融。 但是很多人在这个环境里并不其乐融融,如农村妇女自杀率一度高的吓人,但是他们身为男人,也不觉得这有什么了不起。

浮生怪谈|为马家三姐妹书

我们的教育和媒体中,往往充斥着一种宏大的叙述模式:我们生活在一个伟大的共同体之下,我们要看它君临天下,称霸四方;弱者因为其劣根性才深陷泥潭,而我们只要足够努力便可以安然无事。然而这种叙事,往往让我们忽视了每个人的脆弱之处,让我们在不公和悲剧面前,更愿意把自己代入到强者的位置,而看不到弱者与我们之间的相通之处。其实所有对弱者伸出的手、所有保护弱者的政策,都并非仅仅是靠强者的怜悯,而是因为意识到时境的变化之快之无常,可能让每一个自以为强者的人跌入深渊,而这个底线是为了让我们不再幸运的时候,尚有希望和生机。

【立此存照】扭曲的“正能量”:强奸智障妇女也能“感动中国”

张保勇说,自己家庭贫困,跟哥哥一把年龄了还没有结婚。10年前,他在外捡垃圾的时候,碰到一个智障女子,三年后,女子怀孕并生下一名女婴,因为害怕别人知道,他一直不敢出门,就在孩子刚满三个月的时候,孩子母亲偷跑出去,他一心照顾孩子,也没再寻找。“我身体残疾,没有劳动能力,我哥哥每天都去东阿县城捡垃圾,一个月也就收入六七百元钱。” 《齐鲁晚报》将上述报道直接打上了#正能量#的标签,《人民日报》和新浪山东也均被“感动”了。然而大量愤怒的网民表示,这根本不是所谓“单亲家庭”的感人故事,而分明是“被拐乡村女教师”悲剧的另一面——智障妇女被诱拐、非法拘禁、强奸生女后逃走,孩子无人照料。同时也有部分网民认为,孩子毕竟是无辜的,她不应成为舆论谴责其父亲的牺牲品。

女权之声|被拐的她为什么不离开?看到女人的选择与别无选择

艳敏的故事昭示着一个残酷的事实:对于一些女人来说,生活中从来不存在什么“更好的选择”。 郜艳敏也并非没有走出去的机会。她曾可以外出工作,但最终留了下来,作为“整个村子文化水平最高的人”做起了教师。在这看似“顺从”的背后,是郜艳敏的“抗争”。这不是懦弱和屈从,恰恰是女人能动性和力量最大的体现。 到现在,“下岸村的外地媳妇已经跑掉了一半”。当然,这些女人出逃之后的命运,没人知道。

湛若秋水:有多少被拐女子还在继续“感动中国”

这几天网上热议被拐代课女教师郜燕敏的经历,再次引起公众对被拐卖妇女的关注,经友人提醒,又看到了一个“感动中国”的人物事迹,主人公也是位女子,她就是福建省安溪县龙门镇龙美村村主任邓美华。有关邓美华的事迹,《泉州晚报》2001年6月7日的文章说的比较清楚,现照录如下: “外来妹”村主任...

德国之声 | 长平观察:拐卖人口与洗脑教育

一起拐卖妇女旧案引发热烈讨论。时评人长平认为,“感动中国”宣传模式长期压制对社会不公的抗争。 (德国之声中文网)中国网民正热烈地讨论着一起拐卖妇女旧案,对官方洗脑宣传提出强烈的质疑。...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