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爹精选

南方人物周刊|陈小鲁:不要嫉妒红二代致富

2013年,中共开国元帅陈毅之子陈小鲁接受《南方人物周刊》专访,被问及“红二代身份有尴尬的地方,取得了成绩,有人说你是红二代;犯了错,也会联系到你的身份,你会感到这种困扰吗?”...

阅读更多

德国之声|胡锦涛之子政途再添新职

近日,中国前任国家主席胡锦涛之子胡海峰仕途上再添新职,此前已担任浙江嘉兴市委副书记一职的胡海峰,再任该市政法委书记一职。网民调侃:“终于明白了中国合伙人的意义” (德国之声中文网)浙江嘉兴地方官媒《嘉兴日报》3月21日报道称,前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之子胡海峰,继去年5月以该市市委副书记身份出现在公众面前后,再担任嘉兴市政法委书记。该市政府官方网站上公布的信息显示:胡海峰担任嘉兴市委副书记,协助市委书记分管党建工作;分管市委政法委、市委统战部(侨办、民宗局、侨联)、市委农工委、市农办、市委610办公室等十八个部门。 2013年5月24日《嘉兴日报》曾报道,浙江省委副书记王辉忠在嘉兴市调研,胡海峰第一次以该市市委副书记身份出现在公众面前。随后官媒“人民网”子网站“中国共产党新闻网”以“胡海峰任浙江嘉兴市委副书记”转发了该新闻。浙江卫视新闻中出现胡海峰清晰影像。此条高官后代从政消息曾引发中国网民热议,网友当时再创网络新语:“涛声依旧,让海峰吹拂了五千年。” 中国门户网站之一的网易,将胡海峰兼任嘉兴政法委书记新闻置于靠前位置。网友“跑步青云”评论道:“网易有点意思,把这个新闻放在首版,一个地级市的副书记没必要吧,这不是就想让人去搜索这位是谁么?” 胡海峰为胡锦涛之子,1970年出生,北方交大毕业,清华大学EMBA。胡海峰早年任职中粮集团,后成为威视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2008年1月成为清华控股有限公司党委书记,2010年4月任浙江清华长三角研究院党委书记。据英媒《每日电讯报》早前报道,2009年7月,威视卷入“纳米比亚贪腐案”,网民曾发出:“胡海峰你爸爸喊你回家吃饭”,以表示对官员家属经商的不满,此事件也成为当时官方屏蔽的敏感内容。 网友:涛声依旧 “ 中国合伙人 ” 2008年6月,与其姐姐李小琳共同掌握中国电力命脉的 李鹏之子李小鹏弃商从政 ,辞去华能电力集团董事长一职,同月成为山西省副省长;2013年1月,正式成为山西省省长。 2013年,不断有媒体曝出中共“红色后代”及官员后代得到快速提拔的消息:2013年5月2日, 邓小平之孙邓卓棣被任命为广西百色市平果县副县长 ;同年5月9日,另一位“红四代”——叶剑英之孙叶仲豪当选为中国共青团团中央十七大代表和广东云浮团市委书记;5月13日,中国官媒新华社发布一条简短新闻公示,中共人大前委员长吴邦国之子 吴磊拟任上海市经信委副主任 。网友“山残雪剑”表示:“我终于明白了合伙人的含义。” 对此中国学者、国务院前秘书俞梅荪向德国之声表示,近年很多网民对官员后代、红色后代经商或从政表达的不满愈加强烈。与普通公民不同的是,他们依靠家族强大的政治资本及衍生出的社会资源,握有直达仕途的“船票”,成为一种延续下来的“官员世袭”。与之对应的是底层的公众,很难有社会学意义上的向上通道,这也是社会缺乏公平的一个重要表现。 1989年的“天安门学运”,大学生提出民主自由、反腐,反官倒诉求,赵紫阳到广场上与学生对话 “ 有政治地位才能保住他们的经济利益 ” 俞梅荪回顾他任职国务院期间,正值上世纪80年代的赵紫阳、胡耀邦执政时代,在1989年“学运”之前的1985年,赵紫阳的政治班底委托国务院办公厅参考包括日本等国在内的反腐法规,制定和发布了《关于禁止领导干部的子女、配偶经商的决定》,但令行未止,官商现象成为现今中共执政下普遍现象。 商而优则仕,近年再起“红色后代”弃商从政风。俞梅荪认为对于这些红色后代和官员后代来说,从政实际上是比分割经济利益更重要的事情,因为掌握和巩固政权,就会不使利益旁落他人:“中国是个人治的国家,有政治地位就能保住经济利益。” 俞梅荪认为,要想打破这种官员后代握有“直达车票”的现象,就必须启动政治改革,但利益联盟阻力重重,视“民主、宪政为大敌”的习近平时代,改革难行,“世袭制”亦难打破。 作者:吴雨 责编:石涛

阅读更多

共识网 | 李晓:2013,一个新闻学子的困惑与出走

2013年,我研究生毕业。   凭借985名校光环和“三脚猫”的文字功底,顺利进入一家省级电视台实习。   进媒体不易,进“根红苗正”的媒体更难。在史上“最难毕业季”的2013年,就我而言,这不得不说是一个可以接受的很好的选择。看着多数同学走马灯似的参加招聘会,与众多牛校的硕士、博士和海归一轮轮PK,寒意阵阵,背脊骨发凉。经济形势不够明朗,大部分企业的校园宣讲更多地是走走过场,缩招的现实让698万的应届毕业生不敢“挑肥拣瘦”,当然,有爹可“拼”的人除外。   而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凡夫俗子,从并不发达的三线城市出来,父母都是普通工人,多年努力,拿到硕士学位,进入心仪的媒体行业,知足吧,更何况人外有人,比你牛的绝不是九牛一毛。朋友们也为之欣喜,“你进了一个“在省内有话语权”的单位。”这个时候,“新闻理想”四个字你都不敢大大方方地说出来。   然而,这一切,只是看上去很美。   你会感觉到这里的每一个人似乎都很有“来头”,都得罪不起,“他爸来自省委,她妈好像是局长,她是谁打了招呼进来的,他就是来混口饭吃…….”拿在此工作多年的师姐的话说,“即便是清洁工阿姨都不敢随便开除”。于是,工作能力只是一个附属品,完成自己该完成的事,为稻粱谋就好。“发展空间,培训机会、提职升级”这些不   是跟你绝缘,就是你还没有梦醒。   这里年轻人多,青春气息逼人,你原本以为这会激发你的创造力,保持冲劲和朝气,然而,他们却打扮时髦,光彩照人,甚至开着奥迪、背着GUCCI走基层,主题是农民群众生活如何得到改善。嗨,这有什么奇怪的,LV都只是入门的包,比你早来一星期的实习生不正提着吗。师姐的提醒是善意的,管他们的包有多贵,她们的高跟鞋有多高,他们和我不同,不靠这点钱吃饭。   有次和一位名制片人在楼道碰到,在学校时就仰慕已久,正准备上前讨教,听到其在拿着电话嚷嚷,“项目”、“钱”、“喝酒”是关键词。想想也对,在市场化大潮席卷而来的当下,有多少人会再花心思研读“作品”呢,“产品”、“效益”才是左右节目的准绳,冷板凳一坐十年的时光一去不返,早前的创业精神也消失殆尽,哪怕曾经思想深刻,眼光犀利。   互联网和手机掀起了新的媒体革命,且来势汹汹,有大局观的传统媒体人早已冷暖自知,“报业寒冬”、“电视衰落”的口号也不免充斥耳闻。而在这里,大家却丝毫不为所动,传播观念和新闻报道手法之陈旧,让人惊叹,也让人遗憾。在多数人看来,传媒发展走向、产业生态布局,这些宏大得不着边际的话题和记者们又有什么关系,那该是台长、总监的事,有个工作,混口饭吃,这样的想法在此得到了高度一致。   而在实习期间,自然灾害报道、日常民生新闻、党政重大议题、深度调查跟踪……大多数新闻题材我都都一一接触,犯过错,有稿子   被毙,也有人给过你车马费,也有报道被区县公关拿下;有在暴雨地区冲锋陷阵,也玩起了偷拍暗访,有跟黑社会打过交道,也跟省级领导碰个照面,这些在教科书上的案例活生生地成了现实,都处变不惊,接受,消化。痛并快乐着。   三个月实习结束,如愿转正,拿到“台聘”资格的我没做太多思考,毅然选择了离开。其实,在当下的中国做新闻应该是很幸福的,面对深刻的社会转型,我们用几十年的时间经历着西方数百年的行进历程,记者虽早已不是什么“无冕之王”,但也伴随着时代的阵痛感知着其中的人生况味,对很多人而言,这不可谓不是一种丰富和开阔。“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的座右铭仍然留存在很多记者的心中,如果他们能将新闻视作自己的事业,并保持对它的热爱和理想主义的情怀。   记得李安有一句话,纯真的丧失难以避免,但不要丧失对纯真的怀念。我们都只是这个大时代中的小人物,在父辈的叮咛中实事求是地谋生,安分地做人。我们也只是在力所能及的环境中想做的更出类拔萃一些,想更幸福,哪怕只是一点点,而不管幸福离我们有多远,希冀赤子之心永存。   现在的我,在一家国企做宣传工作,朝九晚五,许多人都叫我小李,小李生于1988年。

阅读更多

【异闻观止】人民日报 | “拼爹”也是人之常情

与其对别人拼爹“羡慕嫉妒恨”,不如趁年轻好好奋斗拼搏。莫等青春散场,才后悔来不及、回不去、得不到 又是一年毕业季。今年的毕业季,似乎多了些牢骚。一毕业就面临的“就业难”、“高房价”、“裸婚”等现实难题,确实让当代青年背负了太重的负担。...

阅读更多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