揽炒

附件三:“八九民运是在有国家安全法的地方发生的”

不是......香港还没死呢。 怎么就死了呢?怎么又终局了呢? 八九民运是在有国家安全法的地方发生的。 南方周末维权律师刘晓波钱理群艾晓明胡杰寇延丁李志公民调查还有无数我爱的崇敬的引为灯塔的人和事和行动是在那个有国家安全法的地方长出来的。他们甚至都没有在没有国安法的地方生活过。太多人没有机会享有我们曾享有过的自由了。他们难道活该吗? 我不是说情况不坏。我是想对自己说,如果这样就活不了了,就天塌下来没什么可做的了,那不是让那些我敬爱着的甚至从未自由过的人们看了好笑?他们一直活在更糟的处境里,但是活出自由和尊严最好的样子。那个最好的样子,并不是没有代价的,也从不是纯净无暇的。他们要在每一个日常的每一件小事,每一个别人看不见的时刻,诚实安排自己的生命,什么底线绝不退让,什么空间必须争取,什么时候储备粮草,什么时刻全力以赴。生命就是这样在矛盾与挣扎与挫折中丰富充盈起来的。 说到底,活,还是死,是我们的意志,不是他们的。人如此,城也如此。

Read More

CDS档案 |“揽炒”之势能否助香港抗争者绝处逢生?

“事实上,这场运动其中一个焦点,正正是针对外部因素的行动意识。观乎「我要揽炒」团队的攻势,不少都强调要把这场运动带入国际视线。而其他行动例如G20登报、排山倒海的白宫联署、堵塞机场(示威者形容为「揸春袋」行动),以至今天的美国领事馆集会,都是出于同样的策略方向。这种抗争方式,突破了以往以香港或/及中国政府作为单一诉求对象的思考,更倾向借着香港本身作为全球城市的独特性作为杠杆,向政府施加更大压力。在这个意义上,揽炒其实把香港的抗争文化带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Read More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