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审

自由亚洲 | 河南男子求职因“政审”被拒录提出诉讼 法院不予受理

收听或下载声音文件 河南新乡居民周扬(化名)报考当地人口协管员一职,因政审出“犯罪嫌疑人”被拒录。周扬认为自己的平等就业权受侵害,到法院状告当地公安局。法院近日作出不予受理裁定,周扬已提起上诉。 北京民间公益组织“益仁平中心”日前公布的资料显示,河南省新乡市男子周扬(化名)在2011年6月报考新乡市公安局实有人口协管员一职,前期都很顺利,但最后的政审结果显示周扬是“犯罪嫌疑人”,于是周扬被拒录。 周扬星期五晚间向本台记者介绍说,2009年6月当地公安怀疑他涉嫌一起强奸案,对他刑事拘留1个多月,并进行了半年多的监视居住,尽管后来检察院因证据不足,决定不予起诉,公安也在2010年解除了对他的监视居住,但要把个人档案信息中的 “犯罪嫌疑人”字样去掉却并非易事。周扬说: “我知道了后,去找他们撤'犯罪嫌疑人'记录,他们说不可能撤。我说,这是以前的调查,发生了1、2年了,如果有罪就有罪,没罪就没罪,不可能一直是犯罪嫌疑人。他们说不能撤。我去找了派出所、纪委、公安厅,他们说解决,但也没给我撤。后来到公安部上访,他们在全国人口记录里把我的‘犯罪嫌疑人’给撤了,但是在新乡的公安局内部网里,还是继续显示我是‘犯罪嫌疑人’。公安也没有给我解除监视居住的决定书,我去要,他们在2011年才给我补了一份。” 周扬说,在因政审显示他是“犯罪嫌疑人”被拒录后,他曾经向新乡市公安局申请相关信息公开,但未获回复。 “去年我去公安局申请政府信息公开:政审标准是什么?他们一直没答复。他们说把我的'犯罪嫌疑人’删除了,但是删除到了哪一步,以后政审还有没有这些东西,我也不清楚。” 周扬在2013年12月把新乡市公安局告上法庭。他认为,新乡市公安局在招录公告中把“无尚未查清的违法犯罪嫌疑”作为政审标准、并且依此取消他入职资格的行为毫无法律依据,侵犯了他的劳动权和平等就业权。周扬要求法院判令新乡市公安局向他赔礼道歉,并赔偿他的经济损失和精神损害。今年3月12号,新乡红旗区法院下达了不予受理的裁定书,周扬委托律师在3月20号提起了上诉。 周扬的律师、河南博扬律师事务所刘伟星期五向本台记者表示,新乡法院对此案存在未立案先审理的行为,明显违法。 “法院在裁定书里,不予立案的理由是关于这个案件事实方面的它的观点,比如说它认为整个案情不构成就业歧视。这个案件构不构成就业歧视,应当是立案之后,主审法官经过庭审之后,才能决定起诉的事实是否构成就业歧视。但现在,它等于是在立案阶段就进行了实质审理了,这不符合中国现在《民事诉讼法》的相关规定。” 刘伟认为,目前中国的刑事诉讼法没有建立疑案撤销制度,也没有明确规定刑事侦查期限,这令很多人可能陷入周扬的困境。 “这个案件我之所以介入,就是因为我们每个人都可能被公安机关询问、带去作笔录,被作为犯罪嫌疑人来对待。但是现在公安机关没有完善的内部机制或者对外公布的法律规定,犯罪嫌疑多长时间要查清,多长时间改正记录,也没有相关规定。这就造成很多人,很多曾经的犯罪嫌疑人,可能电子记录上一直有犯罪嫌疑人的字样,但自己不知道,直到有一天他需要出国、找工作,政审才发现有问题。” 周扬表示,“犯罪嫌疑人”的标签,已经严重影响了他自己的生活和工作,将来还可能影响到自己子女的参军和就业,这令他感到担忧。 (记者:林坪 编辑:嘉华)

Read More

维权网 | 江苏农民吴玲华因为上访,女儿考上国防生被告之“政审不合格”

( 维权网信息员高鸣报道 ) 江苏丹阳市吕城镇农民吴玲华 19 岁的女儿今年高考完,分数超过国防生分数线,要去派出所办理户籍证明,当他们去的时候,派出所说他们是上访户 是法院把他们拉进黑名单的,所以政审通不过。 在接到本网信息员的询问电话时,吴玲华反复问信息员的身份,由于害怕地方政府的干扰,在经过几分钟的沟通后,吴玲华才愿意说出真相。 吴玲华说:“由于女孩子不想让自己的事情上网,她对这个事情非常敏感,已经受了打击,不想再因此引起麻烦。并说妈妈你就认了吧,社会这么黑,你说要是把你搞死怎么办?他们说抓就抓,你把那个土地证和政府不作为的事情解决了,我的这个事情就算了,我可以在考研什么的,只不过多走点弯路,咱们会好起来的”。 由于此次对吴玲华女儿政审不过关唯一有关系的就是自家宅基地被人私自占有,提起的诉讼遭到法院不作为乱判,所以才连累了自己的女儿,还让自己跟丈夫被抓进去过。 吴玲华说:“我去丹阳政府、信访局、政法委、国土局等部门都去过,解决不了情况下我们去江苏省,最近到北京被抓回来,没收手机,限制人身自由,关押超过 24 小时,没有给任何的说法和解释,放出来的时候还让写个材料给他们,就是说我保证再也不去上访了,才放人,而且十八大的时候他们把很多人关起来,我都认识,大概有十几户人家”。 此前,也有上访户的子女因为政审不合格,被剥夺上军校、警校的权利。而所谓的政审不合格,就是因为他们的父母或亲属因为各种权利被侵害而上访,在上访的过程中,不仅再次受到不公正对待,还被地方政府列入“维稳黑名单”。 吴玲华电话: 13775336928

Read More

自由亚洲 | 武汉两会对采访记者“政审” 令人担忧回归毛泽东时代

武汉市人大及政协2013年会议即将召开,大会要求前来采访“两会”的各地记者预先提供所在党组织的“政审证明”,舆论哗然。有学者认为,联系到当局进一步加强网络实名制,令不能不人担忧,中国官方是否要重回毛泽东文时代。 据中国《法制日报》星期天引述武汉新闻通气会透露,武汉市第十三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定于1月5日至8日召开,政协武汉市第十二届委员会第二次会议定于1月4日至7日召开。会期均只有4天,堪称“史上最短”的武汉“两会”。不过,该报记者收到武汉市“两会”宣传报道组有关负责人的通知,称因会议需要,要求以单位党组织名义开具一份“书面政审证明并附参会记者身份证号码”上交。 人大会议预先政审采访记者 记者发现,中央、省、市参加武汉市“两会”报道的媒体记者都收到了类似通知。一位已将书面政审准备好的中央级媒体记者称,按照要求,“书面政审”基本内容是反映参会记者“政治合格”、“没有违法违纪”与“可以前往报道会议”等,并要附上记者身份证号码。 湖北网络作家刘逸明对这一新要求表示吃惊,他周二告诉本台: “我看到这个消息觉得自己是不是又回到毛泽东时代,这是什么时代啊,又要搞政审?这种做法我觉得完全是在走文革的那条路。估计不会是武汉一地的行为,可能其他的地方也会做类似的事情,只不过武汉可能现在做得比较明显而已”。 曾在媒体工作过的深圳独立评论人朱建国也认为,这不是一个孤立事件: “这不是武汉政府单方面作出来的,是有大背景的, 甚至有可能他们内部得到了什么新的信息。可能是按照中央的某种意图,只不过比其他地方率先公布。它出台的大背景就是新班子七常委出来,第一个实际的动作就是禁网,首先是全面推行实名制”。 政审是新的政治动向 最近一段时期,各地网民通过网络揭露官员贪腐事件后,先后已有多位官员被停职或调查。其后,当局再次强调网络登记实名制,甚至要“完善手机用户实名制”。朱建国说,在此大背景下,武汉对两会记者政审更令人忧虑: “各地在批判网络反腐是运动式反腐,实际上是限制网民自由言论的权利,它是在这种大背景下出现的。那么这就让我们有一种忧虑,因为政审是毛泽东时代的产物,文革的产物,那时候什么东西都要政审。重提政审是他们现在新的政治动向的趋势,实际是向毛泽东时代回归”。 有网民对武汉这一做法提出看法。网民“菁菁远山”在凯迪社区猫眼看人写道,“记者通过合法手段自主采集新闻材料而不受干预。采访权是保障实现新闻职能的最基本的权利。。。。。武汉当局所谓的“政审证明”就构成了一种“法外”的附加条件,在客观上对新闻记者的采访设置了一定的障碍,与“为合法的新闻采访活动提供必要的便利和保障”背道而驰。” 作者还写道,“政治审查作为一种审查的手段,武汉当局只能在一定范围内才能实施,如果用在依法履行公务的人员身上,就是一种滥用职权的行为,还违反《新闻记者证管理办法》法律责任中的明确规定。” 政审加网审中国往何处去? 刘逸民表示,在文革时代,政治审查是将民众按照家庭成分划分,无论做什么工作,政治面貌须摆在首位。邓小平生前已经否定文革,因此不应发生在今天: “很多人在毛泽东时期,他家里成分并不好,但还是可以在公职机关任职,但是现在让人感觉到政审时代又要开始。这实际上把中国人划为很多类,你敢说话的人,敢批评党和政府,批评官员的人,可能被认为是政治不合格,要对你的行为进行限制。现在网络审查很厉害,有很多信息让人感觉中国现在到底会走什么路?”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Read More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