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人物

All

Latest

南方人物周刊 | 蒋友柏:我是蒋氏第一代

蒋介石先生也许永远无法想象自己苦心制订的“反攻大陆计划”会以这种方式来实现——他的曾孙蒋友柏今年在上海成立了一家名为“常橙”的设计公司。 帅到杀死人的蒋友柏身上有着1/4 俄国血统,他的俄罗斯祖母蒋方良与祖父蒋经国在苏联相识、相爱。此外,蒋友柏的太太是一位模特,还演过偶像剧。 这是蒋友柏在台北的公司里向《南方人物周刊》透露的。...

吴洪森:揭开周恩来之谜

对周恩来的评价,综观各种见解,可归为三类:一是以中国官方为代表,努力塑造周恩来光辉形像;其次是民间犹爱周恩来的某些人,认为周恩来有人情味。 三是把周骂得一钱不值,指他卑鄙无耻、毫无人性,在毛泽东面前摇尾乞怜,为虎作伥。曾任毛私人医生多年的李志绥就说周在毛面前低声下气,是个人格低下的 人。

民众最爱的总统 媒体干嘛反复骂

德国前总统霍斯特·克勒是最受德国人喜爱的政治人物之一。他是一名朴实亲切的老人,在电视讲话中甚至常常动情而流下泪水。人们叫他“霍斯特爷爷”。 但“霍斯特爷爷”的辞职将德国民众抛入一片迷惑。几乎每个人都在问:这是为什么? 克勒曾经抨击金融危机中的银行家,也曾关切非洲贫困问题。但从去年开始,他受到的媒体的批评声浪越来越猛烈。 我问《每日镜报》的一名政治新闻编辑:“克勒是一名受到大多数民众喜爱的总统,为什么媒体不代表民众的声音,而去反复质疑他呢?” 他告诉我:“我们也讨论过,会不会因为违背民众的喜好批评总统,而流失一部分读者。但我们始终认为,报纸是独立的,我们从来没有责任去支持一名受民众喜爱的政治家。” “克勒先生缺乏与媒体沟通的能力,他是一个糟糕的演说者,这是事实,我们为什么不能说?面临批评本身就是他的工作的一部分,而他失败了。”这名编辑说。 在德国,总统并没有太多实际的政治权力。除了作一枚“橡皮图章”签署议会已经通过的法案,或是理论上的可以解散议会召集选举(这种案例极其罕见),他的最重要的功用,便是代表国家发声。 不幸的是,克勒最为受人诟病的问题,恰恰来自于“发声”。不论是准备好的演讲还是即兴的谈话,克勒蹩脚的讲话常常成为德国政坛争吵的话题。 5月22日,在访问阿富汗之后,克勒说,德国“有必要”展开海外军事行动,“以维护我们的利益,例如保卫自由贸易通道”。 不幸的克勒这次触碰的是德国的二战后一个重大的禁忌。根据德国基本法,德国的军队为防御型军队,用于保卫本国领土完整,而海外用兵仅限于在国际组织框架下的有限任务。而他在接受采访中的模糊讲话,很容易被人解读为,德国在阿富汗的军事行动,是为了德国的海外经济利益。 3天后,一名20岁的图宾根大学政治学系学生Jonas Schaible写了一篇博客,就媒体的沉默进行了谴责,“为什么媒体就此只字未提?难道克勒的言论已经在他的政治环境中得到了认同?”随着几个博客网站的转载,德国的主流媒体迅速介入。 面对汹涌指责,总统办公室直到5月27日才出面回应,辩称总统“军事行动为保护贸易”的言论是指另外的授权海外军事行动,比如打击索马里海盗的出兵。但很快媒体就指出,克勒的回答,是在很清晰的关于阿富汗问题的问题之下做出的。 5月28日,德国发行量最大的全国性报纸《南德意志报》写道:“克勒背叛了德国国会里那些支持阿富汗军事行动的议员们,也背叛了在阿富汗的那些士兵们——他们至今也还没有将自己看作是保护国际贸易的战士。” 终于,德国人喜爱的“霍斯特爷爷”在哽咽声中辞职了。 有意思的是,德国媒体的反应出奇地一致——不依不饶地继续批评克勒。它们认为,在这样的时刻辞职,无疑说明克勒在批评面前选择辞职逃避,恰恰说明他缺乏勇气和担当精神,也印证了他不是一个好的总统人选。 “在德国,受媒体批评是每个政治家的必修课。克勒受到的批评,既不比以往任何一位总统多,也不比现任政府任何一位主要领导人多。”《每日镜报》的那名编辑再次强调。 《法兰克福汇报》称:“总统的职位不是一个奢侈品,这份薪水也许对帮助金融危机下的希腊还很有用。”而深受底层民众欢迎的《图片报》也说:“这不是辞职,简直就是在批评面前的一场丢盔弃甲的逃跑。” 上一页 1 下一页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