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绩工程

All

Latest

【网络民议】中国官员连鸟类进化也管起来了

【鄱阳湖建闸会毁灭候鸟天堂?鄱建办:适者生存,鸟类可改变饮食习惯。】对于鄱阳湖建设水利枢纽的质疑声,从规划之初就从未停止过:“建闸会毁灭鄱阳湖候鸟天堂!”然而,面对候鸟问题上的质疑,江西省鄱建办副主任纪伟涛却表示: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就算草不够吃了,适者生存,鸟类也会捕鱼,或者到农民田里去吃玉米、番薯。“我们救助的时候给白鹤吃小鱼,也都是吃的。”纪伟涛表示,就算出现最差的结果,鸟类还是可以通过改变饮食结构寻找到生存方法。

贾也:中国速度和中国生命

我们国家的重大工程施工,都有这么一个弊病,那就是领导意志太强大了。 这些领导无不是好大喜功,急于功利,以赶工期著称,完工时间又往往选在具有政治寓意的时间节点,以便达到其献礼的目的,因此,“赶工期”也就成了“政治任务”,比如七一前夕向党献礼,十一前夕向祖国献礼,元旦前夕向全国人民献礼……如此冠冕堂皇,实则是领导们私心作怪,无非就是想让政绩在其任期内“落袋为安”,而选择特殊节日又可以请来上级领导落成剪彩,以达到其邀功请赏的目的。

争鸣潮|为什么国际会议都喜欢扎堆到中国开?

为什么要“严格控制”在华举办国际会议?那些曾经象征着中国各个地方都在大步迈向国际化的各种国际会议,如今在中国已经演化成了什么模样?有会展界业内人士说:就像中国人能把全世界的房价炒起来那样,许多国际会议来到中国后,规格和身价也就眼见着水涨船高。而除此之外,很多在华举办的国际会议本身亦别有一番奥秘和玄机。

网曝大连星海华表遭连夜拆除 建于薄熙来执政期间

2016年8月5日上午(北京时间),一个名为@大连微博广场 的本地资讯帐号爆料称,星海华表在前夜突遭连夜拆除,并转发了数张网友拍摄的照片。从照片中可以看出,拆除华表后的星海广场中心只剩一个光秃秃的地基。 截至发稿时,该条微博已被删除。目前尚未有任何来自官方对拆除华表一事的说明。

【图说天朝】用流氓手段创建文明城市

青媒素:现场有人拍张照片,立即被粗暴对待。如此争创“文明”,呵呵。。 老木子木大师:用流氓手段创建文明城市[doge] Angus__Ho:全国文明城市金昌人民飘过,政府可没少折腾我们[doge][doge] 想唱就唱0532:青岛人民正在经历……呵呵[挖鼻]

喻培耘:外国为什么对举办奥运会越来越没兴趣

举办一次奥运会这样的大型国际赛事,需要大量投资,动辄数百亿、上千亿乃至几千亿。其带来的直接好处是在赛事举办期间,引来更多外国人参与当地消费,但这远不足以弥补巨量的投资。如果比赛结束后,对场馆等建成设施的利用率不高的话,那这投资也基本上别指望收回来了。在世界上大多数国家,其文化体育事业的运行和发展都已基本实现了民间化、企业化、个体化。也就是民间办、民间管、民间参与,政府基本不怎么管这事,也许会每年拨付一定资金,但主要的投资来源仍然是民间,实行的是企业化经营。政府财政的钱用在哪儿呢?主要用于民生,用于满足人民福利。因此凡能实行市场化经营,凡是市场能做的事,政府一定不会拿财政钱去做。因而在这些国家,一切大型国际性活动特别是国际性体育赛事,出钱的大头一定来源于有钱人或企业的赞助,或以商业化运营的模式进行,政府是一定不会出多少钱的。如果要政府出比较多的钱,广大纳税人一定不会同意。由于最近些年世界经济不景气,愿意拿钱出来支持举办体育赛事的企业和商家越来越少,而纳税人又坚决不同意动用财政钱,于是就造成申办大型国际赛事的外国越来越少,越来越不积极。当然,如果不要纳税人出一分钱,是否就一定会让一国或一个地区的民众同意申办呢?也不一定,因为民众还会从是否有利于环保等其他角度进行评估,如果他们评估后仍然觉得没必要举办,也不会同意申办的。要言之,只要是民主国家,民众一定会把自己的福祉看得最重,一定会逼迫政府把民众的福祉放在第一位,谁不这样做,谁就下台。任何事情,只要会给民众福祉带来冲击的,多半会被民众否决。最近,无论是下一届冬奥会还是夏奥会的申办,好多发达国家都相继放弃了。原因就是投资过大,民众强烈反对政府拿财政钱来办赛事,让政府官员不得不宣布放弃申办。但在有些国家,政府的任何一项决策和行动,是不需要民众同意的。民众无论如何反对,政府也可操纵舆论一律,说全国民众拥护这样办。由于权力运行不受监督和制约,所以举办任何大型活动和大型赛事,用起纳税人的钱都是一点不会吝啬的,由此也给贪腐者带来了一场场狂欢的盛宴。尤其在那些重视面子不重视里子的国家,他们为了让外国人舒服,为了让外国人觉得这国是多么财大气粗、盛世煌煌,更加会不惜一切代价,哪怕让本国人每天在黑暗的角落哭泣,也要把最繁华光鲜温暖明艳的一面展现给外国人看。所以在这类国家,官员往往对上项目、办活动、办比赛特别感兴趣。至于成本支出有多高,性价比划不划得来,给民众带来的麻烦和伤害有多大,活动搞完后怎么办,他们并不怎么去考虑这些。无论如何,作为中国来讲,有两点是需要向世界学习的。第一、一切政府施为要多倾听真实的民意,按照民意来办;第二、竞技体育必须民间化,由市场、企业来运作,政府尽量不要去多管竞技体育方面的事,更不要拿财政钱去操办各类体育赛事,财政钱应主要用于民生,特别是用于解决下层人民的诸多生活困难。

政见|“克强指数” 与经济数据造假的政治学

制约经济数据造假的关键因素是造假丑闻被揭露的预期成本,它取决于造假的成本和被揭露的可能性。如果数据造假被揭露,政府将颜面扫地并丧失公信力,其政治代价是可观的。 相对来说,民主选举和自由媒体可以在很大程度上减少政府捏造数据的机会。但是,政府对信息的垄断和封锁,使威权体制在数据造假方面更有优势。

黄万里:我为何反对上马三峡工程?

黄万里,清华大学水利系教授,1911年生,上海浦东川沙人,1932年毕业于唐山交通大学,毕业后曾担任桥梁工程师,两年后赴美国进修,曾就读于康乃尔大学(获硕士学位)、爱荷华大学、伊力诺伊大学,是该校获得工程博士学位的第一名中国人。曾在北美大陆驱车45000英里,考察密西西比水利工程,并在TVA(田纳西流域管理局)工作。1937年回国,任经济委员会水利技正。...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