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保护

纽约时报|倡导藏语传承的藏族商人被中国当局关押

一名藏族企业家的家人称他已经被警方非法羁押了一个半月,这位企业家曾以坦率但温和的方式,在中国统治的藏区学校倡导双语教育。

他的名字叫扎西文色(Tashi Wangchuk),现年30岁,与父母居住在西部的玉树,常常在微博上发表关于语言政策的看法。他强调了藏区缺乏深层次的藏语教育,对许多藏族孩子无法流利使用母语表示关切,这是藏人普遍担心的一个问题。

扎西文色在1月27日被扣留,已经被关押了44天。根据中国法律,警方通常可以扣留一个人30天,而后或是由检察官提出指控,或是放人。检察官则有七天的时间提出指控。

扎西文色的家人一直试图联系玉树警方以及镇上的主要看守所,亲戚们相信他就被关在那里,但是警方并没有向他们解释羁押的理由,也没有让他们见到扎西文色。

记者通过电话联系了玉树一名高级警官张局长,他只愿意提供自己的姓氏。张局长说,他所在的国保部门在办这个案子。当被问及更多细节时,他说他需要查一下,看看国保办的是否真的就是这个案子。

阅读更多

“尴尬”的上海话

来源:新浪微博 @看看新闻网  : 【沪语是上海的灵魂和血液】吴语研究专家 钱乃荣说:为什么不会讲上海话了呢?因为它从幼儿园开始,小学下课不准他们讲上海话。如果为了要普通话评先进不准下课讲,很可能就是下面就要断了。王汝刚说:不会说自己本地方的话 这岂不是一桩笑话吗?这个笑话会成真吗? 11月27日的《七分之一》讲的是《“尴尬”的上海话》,如今上海话越来越处于一个尴尬的境界,如何来保护我们的上海话呢,一起来探讨一下。 视频地址点此...

阅读更多

自由亚洲:藏语文化保护引起的争议

在中国,讲藏语的人不仅集中在西藏自治区,也分散在其它省份的藏人聚集区。由于中国的中央政府一直在全国大力推动汉语普通话教育,很多年轻的藏族人抱怨,如果不学好汉语就不可能找到好的工作。有人担心,藏语和藏文化的传承会因此而受到影响。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石山就此邀请旅居美国的少数民族语言专家朱学渊和旅美藏人扎西顿珠就保护藏语文化和促进藏区经济发展的平衡等问题进行讨论。 记者:“现在中国在藏区也加强了对学校的投资,加强了教育工作。但是很多藏人都认为教学里都是用汉语在教学, 除了藏语文以外其他全都是用汉语文教学,这样就导致藏语文慢慢弱化,最后被边缘化。先请问扎西顿珠先生, 您在原来藏区上学的时候是什么情况?” 扎西顿珠:“简单说我们那个地区是纯藏族地区,我们父辈一句汉语也不会讲,我们上小学直接学汉语。” 记者:“您现在还是可以说藏语没有问题对吧?” 扎西顿珠:“那肯定是没有问题的。” 记者:“比如说写点什么文章能用藏语写吗?或者看藏语的书?” 扎西顿珠:“我只能很简单的看一点, 那也是我自己自学的。” 记者:“那您觉得现在的这个情况有没有一些担忧的想法呢?” 扎西顿珠:“作为藏人我实际上是很担忧的。文革以后整个形势都发生变化,从小学开始就是双语教学,就是学藏语也学汉语。小学基本上大家是藏语和汉语都学的。” 记者:“那您的担忧是什么呢?” 扎西顿珠:“现在的问题作为藏人我个人的感觉高等教育实际上现在没有能够用藏语言学习的专业,没有。大专院校只是把藏语文作为一种语言学,就是少数民族语言学或是藏语专业来学。他们学出来以后实际上是文科,而现在这个社会像他们这个专业显然机会很少,带来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生存问题、前途问题、谋生问题。” 记者:“朱学渊先生您怎么看这个问题,就是少数民族语言和汉语教学的关系, 这个平衡怎么才能把握好呢?” 朱学渊:“刚刚我从扎西讲话里面听出来一点,就是就业之后,走出了校门以外藏语吃不开了,就是要会说汉语才找到职业。是这样子, 这个问题是一个非常艰难的问题。汉民族是一个非常大的民族,藏民族是一个比较小的民族。藏民众到外面打工,小孩看小说看电影,慢慢的藏语使用的人口就会减少,最终这个语言可能会被湮灭掉。扎西您是不是担心这个问题?” 扎西顿珠:“对,我们实际上非常担心这个问题”。 记者:“如果语言湮灭掉, 那是什么样的后果呢?” 朱学渊:“因为语言转化了,就变汉族了。所以大概有几代他们也说不清楚就反正我是汉族了,不会讲藏话就是汉族。所以这个情况当然是我们不愿意看到的,对于藏民族同胞来说,他们也不愿意看到的,但事实上这个情况是在发展。这个发展的原因究竟是一个政治问题?还是一个经济或者非政治的问题?这个很难判定。去年我到达兰萨拉,当地新出来的藏胞到达兰萨拉的基本上全不会讲汉话。十年前有的一句也不会讲,现在出来的个个都会讲,所以现在大家年轻人都讲汉话,只有老奶奶才讲藏话。现在小孩从学校回来也是讲汉话,说汉话说起来很方便。扎西是不是有这个情况?” 扎西顿珠:“是有这种情况。” 记者:“扎西汉语说的特别好,找工作、就学方面是不是觉得特别方便?” 扎西顿珠:“一般可以肯定如果你汉语如果掌握的很好的话,机会肯定会很多。” 记者:“您觉得怎么样才能保存藏语传统或者说文化资源,对藏族人来说是不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扎西顿珠:“作为藏族人来说,自己民族的语言、文字也就是文化的载体对自己的民族来说就是我们的生命,这个是肯定的。当一个民族的语言和文字无法生存的时候,那么你这个民族也就消亡了,这也是可以的肯定的。现在达赖喇嘛和他的流亡政府一再强调文化危机,在根本上实际上说的是藏语言文字的学习、掌握和使用问题。在外面呢达赖喇嘛和他的政府一直强调的是我们不谈独立,但要求一定要自治就是为了保护西藏的语言文化。我个人的理解是最终这个问题还是一个政治问题。汉语言又是中国通用的官方语言,在这种情况下,学习掌握和使用汉语讲的通,在法理上也都是说得通。我想对这个也没有人提出什么异议。但是在学习掌握使用汉语的同时,如何在藏族人自己的社区,在藏族人自己的地方,在藏族自己人内部能够让藏语言文化继续生存下去,这才是一个关键问题。当然这个问题依靠个体肯定是不可能的,这里面有很多因素,有文化语言强弱问题和政治、经济、文化各个方面的冲击因素。而且如何保护少数民族语言文化,本身也是世界性的难题, 这也是大家都公认的。藏人内部现在也有非常强烈的独立意识,他们实际上认识到自己民族语言文化的生存危机。我想这可能也是追求独立的一个最重要的原因之一。” 记者:“那么朱学渊先生,我记得采访过的一些人说过,在藏区如果你写信不是用汉语写信封的话, 这个信使寄不出去的。政府在这一方面是不是应该做一些更多的努力,您觉得呢?” 朱学渊:“当然、当然。中国政府可以做很多很多的努力。首先要努力的是要把汉民族语言的优越感要大大的把它打下去。这才是正确的。我举个例子,大概七、八年前,我到新疆,到喀什去旅行,坐新疆航空公司的飞机,在飞机上第一语言是汉语,第二语言是英语,维吾尔语一个字也不讲。我为此非常的愤慨,我觉得非常的不尊重人。我们应该在雇佣人员的时候,特别是政府机构雇佣人员的时候,会不会说藏语、会不会写藏语作为第一要求,这样就会大大的鼓励藏族小孩学习藏语。” 记者:“现在在西藏和在新疆都是这种情况。招政府工作人员的时候,主要是要求你能不能讲汉语。像您说的如果要求是双语,两个语言都必须会的话, 那就是对民族语言的保护有大大的促进作用,这个确实是这样。” 朱学渊:“而且是可以用经济刺激的办法,我倒不是说钱就一定能够做到,但是要通过努力去做,要想各种各样的办法去做。” 记者:“非常感谢两位。”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石山邀请旅居美国中国少数民族问题专家朱学渊和旅美藏人扎西顿珠就保护藏语文化等问题所进行的讨论。 Copyright © 1998-2010 Radio Free Asia. All rights reserved.

阅读更多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