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大革命

屋权史 | 两个叛国者:马思聪、傅聪

作者:何三畏 傅聪 一 12月28日,传出傅聪在英国新冠时疫病危的消息,我就去百度了傅聪的名字。我以前清楚地记得,他是一个叛逃者。可是,百度的傅聪词条上,没有他如何成为英国公民的注释。但有一句话,怪怪的,说傅聪“为了音乐背井离乡”。 “为了音乐”,何以需要“背井离乡”,难道他的家乡没有音乐,他的家乡不能弄音乐?就算为了音乐去了英国,也该叫“去国离乡”,怎么连国字都要回避。傅聪1934年生于上海,如果他去河南定居,该叫背井离乡,但他是流亡英国。...

阅读更多

大家谈讲坛 | 秦晖对话傅高义:为什么是邓小平?

小平的贡献,我们在座的包括我本人都是感同身受的,但是我的确觉得“改革”这件事情换一个人做也差不多。我觉得对于中国改革开放30多年来发生的天翻地覆的变化,的确应该感谢一个人,这个人就是毛泽东。但是我所说的角度和毛左派是不一样的。我觉得改革这个奇迹的发生的确是有赖于“文革”这样一个奇迹,“文革”这个“奇迹”奇在什么地方呢?我改造了一个经济学术语,叫做“负帕累托改进”。帕累托改进是说所有的人都得利,只是有些人得利多,有些人得利少。而“文革”十年恰恰相反,把中国所有的阶层都整惨了:从当权派到“造反派”,从汉族到少数民族,从高干子弟到“狗崽子”,从支持苏式计划经济的“修正主义者”到向往市场经济的“自发势力”。所以,这是一个典型的“负帕累托”过程,没有(极少极少有)得益者,只有吃亏多少的问题。所以,走出“负帕累托”的过程自然就是一个帕累托改进,是非常容易达成共识的。

阅读更多

404新闻博物馆(最新)

2020 年终专题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