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涛

All

Latest

文三娃:传媒江湖与浆糊

在中国大陆做记者,最重要的一点是懂得如何选择性闭嘴。 鄙人之所以回避“议政参政”,到底还是因为无趣。当代所谓识人,至少在新闻界,十之九点九的视野格局还不如晚清初民的前辈。 那会儿的报人,是为打破报禁而生。 很多人骂我犬儒(有人甚至还加了一个形容词:精致),痛快承认。

文三娃:新浪 还钱

By 文三娃 注:因微博被销号,我与账号里网友恩赐的几千块的打赏钱,失联快一个月了。 多次咨询或投诉,天天念念不忘,可至今没有回响。 对这批钱的数量和性质,我是特别在乎的,还得继续讨要,一分都不能少。 下文曾发于本人的微信公号,旋即被“投诉”删除。墙内言语空间之逼仄,可见一斑。存个档,诸君感抱不平者,烦请转发。  2月25日傍晚,我在新浪微博上发布了短文《别了, 石光荣》。 打赏钱蜂拥而至,砸得我好安逸舒坦。...

端传媒 | 文涛:我曾在中国“消失”83天

由于一位专栏作家的凭空消失,“失踪”,成了这几天中国的写字人们谈论的主要话题之一。人们通过书写记忆,也通过书写抵抗恐惧。以下这篇来信寄自一位在2011年曾因受到艾未未案牵连被“失踪”的大陆记者,他回忆了在那段人间蒸发的日子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2011年4月3日的中午,我在北京街头被几个壮汉拽进一辆别克商务车,戴上黑头套,暴打一顿后,被扔进了一个房间,再离开这个挂着厚窗帘的小屋子,是快三个月之后了。...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