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无界新闻 | 9100篇最热微信文章全分析

在微信公众号每天推送的文章汪洋里,有哪些文章可以突破十万加,登上热门榜,从此走上文生巅峰呢? 为了解开这个千古难题,种子君收集了近三个月(9-11月)的微信公众号原创内容榜单,包括每天阅读量最高的前100篇文章,共计9100篇微信热门文章(听到这里小伙伴对种子君这种自虐行为表示深深地哀悼)。...

阅读更多

连岳 | 低俗的权利

人一生下来,就有了解世界的工具。除了疯子和傻子,他人的七情六欲和你是一样的,你如何趋利避害,别人也一样。你时时浮现低俗的念头,他人脑海里也是如此混乱。有时候,人人显得不食烟火,个个都是圣公圣母,全和你不同,那一定不是你出了问题,而是他们在演戏。...

阅读更多

被遗忘的7·23动车事故

动车车身被重型机械粉碎,配线暴露在外,窗框也扭曲变形。2011年7月,中国浙江省温州市发生了死伤人数超过200人的动车追尾特大事故。事故发生至今已过去一年,坠毁车辆的残骸满是污泥,依旧原封不动地放置在温州南站附近。 中国政府在事故发生后立即将车体就地掩埋,但由于外界批评此举实为“掩盖罪证”,政府随后又将车体挖出以“调查事故”为由将车体搬运至温州南站附近的调车场。但事实上,当地并没有相关部门对驾驶座进行清洗和调查的迹象。 2011年7月,发生追尾脱轨事故的D301号动车残骸如今已堆放成了一座高约2米,宽约20米的小山,蜘蛛网密布,缝隙间杂草丛生。 D301号动车残骸后面则原封不动地放置着被追尾的D3115号动车的十几节车厢残骸。白色的车体有些泛黄,发生激烈碰撞而车厢连接部分的金属已经弯曲断裂。 车厢的地板上有一层厚厚的白色尘埃,没喝完的饮料瓶、饭盒散落在地上。散落在地板上的报日期为“7月23日星期六”,这份报纸的头版报道了一名患者接受骨髓移植而重获新生的新闻。一切的一切都仿佛定格在事故发生的瞬间。据当地记者透露:“谁都不想进行处理,就只好这么撒手不管了。” 其他受损严重的车身被放置在距离温州南站以东约7公里的货运站。大约5节被深绿色罩布遮盖着的车厢也保持着1年前的样子。车站的一名工作人员表示:“这里也就是好几个月一次会有相关人员前来对车体进行消毒。然后就一直这么放着。” 仿佛遭受动车事故的车厢已被人们遗忘,民众对于事故的记忆也逐渐淡化。附近的一名居民告诉笔者:“几乎没有人前来事故现场。”此前曾用来掩埋车头的约20米的大坑如今被混杂着石块的砂土覆盖。这附近的土地出现了深深的裂缝,犹如干旱的大地一般。 事故发生后的一段时间,部分乘客出行时选择不乘坐动车。但是时隔一年,7月中旬上海开往温州的动车又坐满了出差或出行的乘客。 一名建筑公司职员每月要乘坐动车出差3、4次,他表示:“在中国,大巴经常发生事故,而动车事故仅此一回而已,所以还是选择乘坐动车。”一名在车辆零部件公司工作的男性对事故毫不介意:“反正坐什么都有危险,就看命吧。” 而中国的媒体对此则是三缄其口、避而不谈。事故发生后不久,各家媒体争相报道了事故调查并对铁道部门予以批评。但是,2011年7月末,共产党宣传部下达了禁止媒体擅自报道和评论的通告。除政府发表的消息外,一切相关报道戛然而止。 据温州当地报社表示,并没有打算制作回顾事故一周年特集的计划。该报社领导说道:“虽然我们想写,但是当地政府和铁道部门并不希望事故被重新提起,所以我们也没办法。”中央电视台的记者也表示:“现在正是即将迎来(中央领导交替的)秋季党大会的敏感时期,很难对事故进行后续报道。” 此外,温州市政府也不会举行追悼仪式。市政府干部表示:“这起事故是一段沉痛的回忆。如果当地政府计划搞一些追悼活动,铁道部门的面子就挂不住了。这道理你想必也懂。” 温州动车事故令“速度优先,轻视安全”的中国社会为之动摇,但这起事故却迅速被人们淡忘。中国经济增长速度时隔3年有所下降,政府再次开始依靠铁路实施经济复苏。 7月上旬,温家宝总理在北京主持召开了经济形势座谈会,并邀请经济学专家和企业负责人到场参加。会上温家宝总理将“铁道”排在奖励民间企业投资的第一位,并说道:“必须要抓紧做几件看得见、鼓舞人心的实事,以提高投资者的信心。” 中国的铁路建设投资用了三年时间,在由于贪污而被免职的前铁道部部长刘志军的指挥下,于2010年达到了7千亿元(约为以往的4倍)。但是,受刘志军贪污事件和动车事故影响,投资额于2011年下半年骤减至2010年的一半以下。由此,政府打算吸引民间的投资。 一名河北省动车施工现场的工作人员回顾道:“到今年年初为止,并没有赶工,而且十分严格地要求重视安全和质量。”然而当动车的建设失去了中央政府这块后盾之后,银行也取消下放贷款。由于无法支付工人工资,各地均停止施工。 今年初春开始,形势发生了变化,各地又重新开始施工。中铁隧道副总工程师王梦恕表示,目前设想将曾经以安全为由从350千米降至300千米的最高时速重提至320千米,并解释:“中国的技术领先国际,没有问题。而且乘客也不喜欢乘坐速度慢的车。”另外,于今年4月公开的《高速列车科技发展专项规划》中也提出了“提速”的目标。 但是,入不敷出的线路建设却并未带来盈利,铁路部门的负债越来越多。截至今年3月末,负债金额已比去年多出2成,达2万4千亿元。北京交通大学教授赵坚对此提出警告:“当今,管理政策及安全的部门和掌管铁道事业的部门并存,在这种情况下是无法对铁路的盈亏核算和安全进行监督的。如此下去中国的铁路将会成为当年日本的国有铁道。” 关键词:中国动车事故 2011年7月23日夜,在浙江省温州市,受雷雨影响,一辆由北京发往福州的动车与在动车高架桥上缓慢行驶的、由杭州开往福州的动车发生追尾事故。据中国政府的调查称,此次事故造成40人死亡、172人受伤。在2011年末政府公开的调查结果中,除驾驶系统上存在安全隐患外,还指出铁道建设急于求成过度缩短工期,没有彻底落实安全责任等问题。 来源:朝日新闻

阅读更多

中方:个别国家唯恐天下不乱

据外交部网站消息,联合国安理会19日就英国等国提交的叙利亚问题决议草案进行表决,俄罗斯和中国对决议草案投了否决票,决议草案未获通过。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李保东大使在表决后的解释性发言中指出,这个决议草案存在重大缺陷,内容不平衡,旨在单方施压。中方无法接受这个决议草案。全文如下: 主席先生: 中方高度关切日益严峻的叙利亚局势。我们反对一切形式的恐怖主义和暴力行径,对近期发生的残害平民事件及18日在大马士革发生的爆炸事件予以强烈谴责。 国际社会当务之急是全力支持和配合安南特使斡旋,支持落实叙利亚问题“行动小组”日内瓦会议公报、安理会有关决议和安南六点建议,叙利亚各方立即停火止暴,为尽快开启包容性政治对话创造条件。 在上述这些方面,联合国驻叙利亚监督团有着重要和不可替代的作用。因此,中方支持联叙团延期,赞同潘基文秘书长适当调整联叙团工作的建议,也支持安理会发出支持安南斡旋、推动政治解决叙利亚危机的明确信号,并积极致力于推动安理会成员通过协商达成一致。 而英国、美国等提交的安理会决议草案与上述目标完全背道而驰。首先,这个决议草案存在重大缺陷,内容不平衡,旨在单方施压。事实已经证明,这种做法无助于解决叙利亚问题,反而导致叙利亚问题脱离政治解决的轨道,不但会使动荡的局势进一步升级,而且还会向本地区其他国家蔓延,破坏地区和平与稳定,最终损害叙利亚和地区国家人民的利益。 其次,这个决议草案将严重损害国际社会在叙利亚问题上的互信与合作。安南斡旋是推动政治解决叙利亚问题的现实出路和重要渠道。不久前,经各方努力,安南特使推动举行的“行动小组”日内瓦外长会议通过公报,凝聚了主要各方在叙利亚问题上的共识,为妥善解决叙利亚危机提供了新的机遇。当前,安南特使落实会议成果的努力正处于关键时刻。而这个决议草案从根本上违背了日内瓦会议共识,对安南特使新一轮斡旋形成了严重干扰。 第三,各国主权平等和不干涉一国内政是《联合国宪章》确定的处理国与国关系的基本准则。中国在叙利亚问题上没有私利。我们一直主张,叙利亚的前途命运应由叙利亚人民自主决定,而不是由外部强加;叙利亚问题只能通过政治手段解决,军事手段没有出路。这是中国在国际事务中一贯坚持的立场,不针对一时一事,目的是维护叙利亚人民及阿拉伯国家的利益,维护各国特别是广大中小国家的利益,维护联合国以及安理会的作用与权威,维护国际关系的基本准则。 第四,这个决议草案破坏了安理会的团结。安理会一致通过关于部署联叙团的2042和2043号决议,形成了来之不易的团结与合作。在决议草案磋商过程中,提案国没有展现合作的政治意愿,对相关国家的合理和核心关切态度僵硬傲慢,拒绝做出修改。更令人遗憾的是,提案国在各方仍有严重分歧,还有时间继续协商的情况下,拒绝响应中国及其他一些安理会成员以及安南特使关于继续磋商、达成各方都可接受案文的呼吁,强行推动表决。中方对此坚决反对。 基于上述,中方无法接受这个决议草案,投了反对票。 刚才个别国家在发言中颠倒黑白,对中国进行无端指责,这是完全错误的和别有用心的,中方予以坚决反对。 中方一直以积极、建设性和负责任的态度参与安理会涉叙利亚问题决议草案磋商,致力于推动在叙利亚实现停火止暴,落实日内瓦会议公报、安理会2042和2043号决议,安南六点建议,致力于促成联叙团顺利延期,支持安南斡旋努力。 相比之下,个别国家则热衷于干涉别国内政,煽风点火,挑拨离间,唯恐天下不乱。他们从一开始就对安南斡旋和部署联叙团持消极态度,在过去几个月内不断散布安南斡旋和联叙团“无用论”和“失败论”。此次又给联叙团延期设置先决条件和障碍,将其同援引《宪章》第七章并威胁制裁挂钩,并试图改变甚至推翻“行动小组”日内瓦会议来之不易的共识。在磋商中更是毫无诚意,态度傲慢。这不得不使人质疑其实际上不愿看到联叙团延期,不愿看到通过叙利亚人民主导的政治进程尽快解决叙利亚当前危机。我们敦促这些国家认真反思自己的政策和行为方式,尽快回到正确的轨道上来。 目前离联叙团授权到期还有一些时间。我们希望并呼吁提案国改弦更张,响应潘基文秘书长和安南特使的建议,支持联叙团延期,以维护叙利亚问题政治解决的大方向,维护叙利亚及地区国家人民的根本利益,维护安理会的信誉、权威与团结。中方支持巴基斯坦和南非关于通过一项联叙团技术性延期的决议,希望安理会成员尽快就此达成一致。 谢谢主席先生。 来源:中国网

阅读更多

中国与叙利亚的相同点

(王力雄:中国的崩溃可能不期而至)因为看不到能挑战当前中共政权的力量,人们往往就断定中国不会发生大变化,更无崩溃的可能。然而大变化不是一定都要出自大力量或者大事件,细微的积累同样可以导致崩溃。这种崩溃也许事先毫无兆头。就像当年有那麽多研究苏联的机构和专家,全世界却几乎无人预测到苏联解体一样。 美国前副总统Al Gore在他的《EARTH IN THE BALANCE》一书中,介绍了美国物理学家Per Bak和Kan Chen所做的一个研究。他们让沙子一粒一粒落下,形成逐渐增高的一堆,借助慢速录影和电脑模仿精确地计算在沙堆顶部每落一粒沙会连带多少沙粒移动。初始阶段,落下的沙粒对沙堆整体影响很小。但是当沙堆增高到一定程度之后,即使落下一粒沙也可能导致整个沙堆发生坍塌。Bak和Chen由此提出一种“自组织临界”(self—organized criticality)的理论。 沙堆达到“临界”时,每粒沙与其他沙粒就处于“一体性”状态。那时每粒新落下的沙都会産生一种“力波”,尽管微细,却能通过“一体性”的接触贯穿沙堆整体,将新落下沙粒的碰撞传给所有沙粒。那时沙堆的结构将随每粒沙落下逐渐变得脆弱。说不定哪一粒落下的沙就会导致沙堆整体发生结构性失衡——坍塌,也就是所说的崩溃。 有一个西方谚语,说的是断了一个马蹄钉,绊倒了马,摔伤了将军,输掉了战争,最后亡了国家。那国家当然不是因为马蹄钉亡的,用沙堆理论解释,就是那国家的内部危机已经处在超临界状态,马蹄钉断只是引起坍塌的最后一粒沙而已。中国也如同这样一个沙堆,各种变化和冲击不断落在上面,积累的结果迟早会使沙堆超过临界状态。而到了连马蹄钉都成为“不稳定因素”的时候,专制政权控制再严密,也无法防止崩溃的发生,因为它不可能给每一个马蹄钉都派上看守的兵。 镇压可以把崩溃往后拖,如同用铁锹不断拍打沙堆周边,可以使沙堆继续增高一样。但那种增高不会无限,最终还是要垮,而且堆得越高,坍塌越烈。试验表明坍塌过程将持续到沙堆重归临界状态。不过人类社会与沙堆有一个区别——组成沙堆的沙粒本身是没有能动性的,可以视为常数,因此沙堆的临界状态也是恒定的,坍塌不会愈演愈烈,达到恒定的临界值就会停止。而人是有能动性的,每个人都是一个变数,由成千上万这种变数组成的社会,平衡状态的临界值会随人的能动而变化。在社会稳定的情况下,人的能动性被法律、秩序整合在一起,可以极大地促进临界值提高。一旦社会发生崩溃,失去法律和秩序,人的能动性就会反过来成为推动崩溃的加速剂,社会平衡的临界值也就会随之锐减。 这种临界值的变化,使人类社会的崩溃存在着愈演愈烈的性质,最终的结局将非常惨烈。前面对崩溃导致死亡人数的计算,就是这种临界值变化的体现。之所以中国的政治变化不能以“打倒”方式去进行,道理就在这里。因为在“打倒”中共旧制度的同时,有可能引发整个社会进入愈演愈烈的崩溃。 不过,这也不能成为中共保守不变的理由。因为“超临界状态”对社会而言是无法保持的,崩溃迟早发生。拖得越晚,“超临界”的值越大,崩溃也就越严重。经验告诉我们,大系统有很强的自我维护能力,然而中共一垮就是兵败如山倒。不去自觉地进行政治改革,中共专制政权难逃此劫。 来源:博讯

阅读更多

404新闻博物馆(最新)

2020 年终专题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