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大林

All

Latest

大象公会 | 看,列宁掉地上了

列宁和斯大林的雕像曾经遍及苏联各地,以至于有笑话说:街上根本不用安路灯,让各位斯大林手里举个灯泡就可以了。而当苏联已成往事,那些神圣不可侵犯的领袖宝相又都遭遇了些什么?

李静睿:斯大林死了,毒太阳没有

上周看了《斯大林之死》,特别喜欢,拖拉两天写了个影评,没想到问了两个编辑都说没法发,但我真的只是想写个影评。。。。 斯大林死了,毒太阳没有 李静睿...

阅读与思索|刘瑜:在恐惧与热爱之间

一    关于什么是好的政治、什么是坏的政治,一百个人可能就有一百个看法,不同阵营之间甚至常常为此争得你死我活。然而,对于什么是好的人性、什么是坏的人性,却一定程度上存在 “普世价值”—一般来说,人们都珍视诚实、友爱、善良、勇敢与忠诚等等品质,同时鄙弃谎言、冷漠、残忍、怯懦与背叛等等。或许,从这些人性的 “公理...

东方历史评论|三个人的莫斯科之旅

茨威格、罗曼·罗兰和纪德分别在1928、1935和1936年到苏联访问,回来后写了或简或详的访问记,有的当时未公开发表,有的当时就公开发表。今天边读他们当年的闻见观感,一边回想这半个多世纪的潮起潮落、风雨苍黄,使人不胜今昔之慨;他们的态度、意见和观点,更引人深思,发人深省。

常识|四个自杀者(上):苏联解体25周年

他们的信仰是否曾有过动摇?他们的所面对的现实又与他们的信仰有何冲突?曾愿意为心中的信仰和事业付出一切的他们为何最终选择放弃自己的生命?这些带有矛盾性的疑问让我们不由得去探求别尔嘉耶夫一个世纪前给出的论断。从1937年被白色恐怖笼罩的克里姆林宫到1992年寒风凛冽的布列斯特要塞,我们或许得以窥见潜藏在寻常的历史叙事下,苏联解体的深层次原因。

东方历史评论|斯大林和他的“骑士们”

我们是“喝牛奶的人”,做了许多年斯大林副手的莫洛托夫这样形容斯大林的核心集团。 “列宁之后,没有人做到斯大林所做事情的十分之一。”在莫洛托夫看来,列宁死后,是斯大林的组织能力,他的勇气,再加上他的狡黠拯救了布尔什维克革命。另一些人则持不同的看法。无论对他有何种看法,斯大林之所以能够对人产生吸引,部分来自于以下这种鲜明的对比(尤其是在20世纪20年代和30年代):一边是围绕他组成的小圈子里温暖、友爱、亲昵的氛围,而外面的世界则常常很残酷;另一边是对那些不信服他的曾经的朋友和同志,他会从容不迫地将他们一个个处死。

东方历史评论|徐贲:沉默和失忆的国民是怎样教育成的

“沉默代替了真实,沉默就是谎言”,那么沉默的是谁呢?仅仅是报纸、书籍、教科书、官方历史书?还是整个社会都参与了这一沉默?美国政治学家弥尔(J. S. Mill)曾说过:人们“获得国家历史,并因此结成记忆的族群,其实都是与过去的一些事件联系在一起的”。 [ii] 人民“获得”的“国家历史”是那些记录下来,或者说被权力允许记录下来的“事件”,而那些没有被记录或不被允许记录下来的事件,就此被武断地从国家历史中剔除,也从族群记忆中排除出去了。因此,对历史真实保持沉默,虽然是从改写历史开始,但最终却表现为族群的集体忘却。每个沉默的个人,每个在族群中按权力意志来记忆或忘却的人,都参与在以沉默代替真实,以沉默维持谎言的共谋之中。

镜外|一次报纸上的“政变”

在戈尔巴乔夫时代,揭露历史真相成为官方民间共同推动的一件事。卡廷惨案中丧生的波兰军官尸骸被挖掘出来,斯大林的受害者被重新正名。但仍有大批普通苏联人对秩序的摇晃感到恐慌,他们拒绝真相,对“抹黑”斯大林形象的举动感到无比愤怒。 1988年1月号的《旗帜》杂志登载了剧作家沙特罗夫创作的《前进,前进,再前进》的剧场作品。在这部被官方支持的作品中,列宁被塑造成一个救世主形象,而斯大林则扮演了异端分子。异端分子摧毁了救世主设计的美好图景,成为一个制造悲剧的暴君。...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