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诺登事件

All

Latest

端传媒|协助斯诺登的律师说,香港早变了,但“勿小看自己”

“其实他没有一个计划,”文浩正说,他认为斯诺登选择香港是“靠一个香港印象”,这个印象包括“香港的法治制度”、“国际性传媒的质素”。“当然他对香港的印象已经很旧了,现在的人对香港都不会这么想了。”文说。 斯诺登当年因为看中香港的自由、法治而来到这个城市,文律师认为,当香港给国际社会留下的印象中还有这些核心价值时,“我们真的要维护,不要太看小自己”。

自由亚洲|“斯诺登”惊现纽约公园内 半身像安置大理石柱上

美国中情局前雇员斯诺登披露美国政府大规模监控国民甚至盟国领导人的风波未了,一座斯诺登雕像6日凌晨惊现纽约布鲁克林一个公园内,官方当天下午将之拆除。在格林堡公园的监狱船烈士纪念碑旁,一座斯诺登半身像被放置在大理石柱上,前面的巨鹰雕塑底部还写上斯诺登的名字。据专门报道纽约艺术新闻的Animal网站称,3名艺术家及其助手在6日黎明前将这座4呎高的雕塑黏在石柱纪念碑上。该网站还独家披露了雕像的创作及安装过程的录影。画面中,几名戴了口罩、头盔的不明身分人士将雕塑运到公园,搭建棚架把雕像装好,再写上斯诺登的名字。格林堡公园的监狱船烈士纪念碑是纽约著名景点,为纪念在独立战争期间死在英军监狱船上的1万多人而设。3名雕塑创作者将斯诺登雕像称为“监狱船烈士纪念碑2.0”,并在声明中称,原来的纪念碑是为纪念在独立战争中牺牲的美国人,他们将纪念碑“升级”则是为了纪念那些在反对现代暴政中牺牲安全的人们。(责编:胡汉强)

36氪|斯诺登再出山:美英间谍入侵全球最大SIM卡制造商

全球最大的 SIM卡制造商Gemalto 正在对 The Intercept最新提供的一份文档 进行核查。这份文档由NSA前雇员Ed Snowden提供,文档指出, NSA(美国国家安全局)曾经联合GCHQ(英国政府通讯总部)攻入Gemalto的内部电脑网络,盗取用于保护全球手机通讯隐私的密匙。 这些密钥使情报机构不需要授权或窃听就能解密语音和数据形式的移动通信,甚至解锁之前拦截到但无法解密的加密通讯。而用户、网络运营商、以及政府都不会知情。 据悉,GCHQ的2010年秘密文件中详细记录了这次窃密事件。而NSA则把这一窃取计划命名为X-KEYSCORE。由于Gemalto业务遍及85个国家,客户包括了AT T、T-Mobile、Verizon、Sprint在内的 全球约450家无线网络提供商,每年生产大约20亿张SIM卡 ,该行动让NSA与GCHQ有能力秘密监控世界大部分手机通讯。据NSA当年的机密文件显示,2009年他们已经具备了每秒钟破解1,200万至2,200万秘钥的能力。 Gemalto方面则表示,对英美两国的情报机构渗透进其系统一事毫不知情。在目前这个阶段尚无法判断文档所述内容是否属实,不过公司会严肃对待这份资料,并尽全力进行深入调查。 Johns Hopkins大学的密码破解专家Green表示:“对2G网络,除了密匙还有其他方法侵入网络,但3G、4G和LTE网络的算法不容易破解,因此密匙就显得尤为重要了。” 除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原创或编译,转载请注明: 文章来自 36氪 36氪官方iOS应用正式上线,支持『一键下载36氪报道的移动App』和『离线阅读』 立即下载!

纽约时报|外国科技公司抵制中国银行业网络安全新规

外国科技公司得到的一份文件显示,中国政府实施新规定,要求向中国银行出售电脑设备的公司提供机密源代码,接受侵入性检查,并在硬件及软件中制造所谓的后门。这些科技公司在中国拥有价值数十亿美元的业务。 中国政府在去年末批准的一份长达22页的文件中提到了上述新规定,接着会在未来几个月公布北京方面所谓的加强中国关键行业网络安全的一系列政策。文件于上月下发后,外国公司愈发担心当局试图迫使他们撤出这个世界上最大且增长最快的市场。

德国之声|斯诺登难题:越公开越安全

互联网专家毛向辉认为,斯诺登事件反应了政府对公民监控能力的弱化。与传统观念不同,网络越公开越安全。最终决定网络安全的因素不是技术而是民主。 (德国之声中文网)自由和安全孰轻孰重?困处莫斯科机场的前美国情报人员爱德华•斯诺登将这一问题摊到了世界各国政府的桌面。互联网问题专家毛向辉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说,和各国政府长期灌输给人们的观念不同,新媒体技术弱化了政府的监控能力,但是世界变得更加安全。...

墙外楼 | NSA最新幻灯片曝光:详解棱镜项目工作流程

北京时间6月30日上午消息,《华盛顿邮报》昨天独家披露了美国国家安全局(NSA)“棱镜”(PRISM)项目的四张幻灯片。这些文件详细揭示了整个项目的工作流程,包括NSA和美国联邦调查局(FBI)的审查和监管权限。另外,它们还显示了该项目与所涉九家互联网公司的互动方式。   1. 获取新目标的数据   这张幻灯片描述了NSA分析员在PRISM系统中建立新监控目标的流程。建立新目标的请求会自动发送到审查搜索关键词的主管。主管必须批准分析员的“合理意见”,即收集数据时指定目标为海外的外籍人士。 外国情报监视法庭不审批任何个人数据收集请求外国情报监视法庭不审批任何个人数据收集请求   左:FBI使用装在私人公司(例如微软、雅虎)的政府设备检索匹配的信息,不经进一步审查便交给NSA。   中:外国情报监视法庭不审批任何个人数据收集请求   右1:对于存储的通信记录(非实时监控),FBI会查询其数据库,确保筛选器不会匹配任何知名美国人。   右2:数据从此处进入NSA系统。   2

章文|所谓“背叛”

“背叛”一个滥权的政府是为了纠正它的滥权,“背叛”一个独裁的政府,是为了推翻它的独裁。结果都是为了人民,都是为了捍卫国家的主权,因为主权在民啊! 这又让我想起近年流行于互联网上“带路党”的说法来,意思等同于“叛国”,带领外国势力来侵略自己的国家。 其实早在两千多年前,就有“带路党”的雏形。当齐国攻下燕国时,发现燕国百姓箪食壶浆迎接齐军。孟子对齐宣王解释说,燕国人这样做不过是想摆脱他们那水深火热的日子罢了。 还是在同一时期,邹国与鲁国交战,百姓看着邹国长官被杀而幸灾乐祸,让邹穆公很生气。但孟子说:“丰收时你巧立名目横征暴敛,灾年你守着满仓粮食,却让百姓饿殍遍地,还须唱歌赞美你,既然国家是你一个人的,它的生死存亡又与百姓何干 ?” 我非常赞同孟子的观点,对于毫不关心百姓死活的王朝,且不说不为它打仗卖命,就是像燕国百姓那样迎接侵略者又如何? 而在现代文明社会,一般情况下是不会发生一国侵略他国的事情了。更多的是因为某国政权被暴君窃取、鱼肉其民而被国际社会干预。被干预的其实都不是国家,而是某个政权,准确地说是某个依靠私家军队的统治集团。当这个统治集团被摧垮,不再有能力危害人类社会的时候,干预也就停止了。 我们看曾经被干预的国家,塞尔维亚、伊拉克、阿富汗、利比亚……哪个国家目前没有主权?失去权力,失去合法性的,是米洛舍维奇集团、萨达姆集团、塔利班集团、卡扎菲集团,以及即将到来的巴沙尔集团。 因此,在这样的国家里,叛国的是卡扎菲之流统治者,是他们背叛了对人民的承诺,背叛了对国家的责任,变人民共和国为一家一集团之私有。人民群起抗争,将国家从独裁者手中解救出来,正是为了捍卫国家的主权和尊严。 一五一十部落原文链接 | 查看所有0个评论 章文的最新更新: “非暴力”在中国行得通吗? / 2013-06-27 12:18 / 评论数(24) 火烧连营的背后 / 2013-06-12 21:33 / 评论数(3) 不应挑起无谓的争论 / 2013-06-04 23:27 / 评论数(29) 刘志军不该被判死刑 / 2013-05-12 01:08 / 评论数(71) 给女人拎包与国家形象 / 2013-03-26 21:05 / 评论数(9)

荷广 | 西方推进网络自由:贼喊捉贼?

2013-06-26 10:44 荷兰在线 前美国中央情报局雇员爱德华·斯诺登曝光棱镜计划 后,美国监控公众网络活动有了切实的证据。美国一向自我标榜网络安全、并积极向其他国家推进网络自由,棱镜门是否会影响美国等西方国家对外推进网络自由?荷兰在线就此采访了荷兰外交大臣、中美等各国的网络专家和活动家。 “程度也是考虑因素”   萧强, 《中国数字时代》 创办者和总编,目前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新闻系任教。研究方向为中国互联网中的政治话语和审查。 我一向反对“世界各国都是一样的”这种论调。这么说不是把问题过于简单化了,就是隐含着其他政治目的。这也是中国政府推卸和逃避批评时的惯用辞令。并不是说美国等民主国家没有侵犯人权的行为。侵犯人权的案例确实存在,有时甚至很严重。这些问题都是亟待解决的。 但是,在侵犯人权的问题上,各国越轨的程度也是考虑因素。 显然,我们不能说中国的政治言论审查与西方国家官方情报机构动用科技手段秘密监控互联网是相同的。而且,中国情报机构其实也在秘密监控互联网。 冷峻的曝光确实会让某些问题变得更加复杂,取决于你的立场。如果你是一个坚信“互联网上一切都应该开放且自由”的技术人员,那么你可能会更加关注美国国家安全局的所作所为。但是,如果你更加关注中国的言论自由问题,那你就应该知道,不管棱镜计划有没有曝光,中国言论不自由的现状都不会有所改变。 “我希望我们能够制定一个标准,一旦民主国家政府部门工作人员发现类似情况,必将采取措施予以制止。” Sascha Meinrat , 开放技术学院(Open technology institute)院长,新美国基金会(New America foundation,一所位于华盛顿的智库)主席。他同时也是 Commotion Wireless 的设计者,这一技术能够提供更加廉价、更加安全的互联网接入方式。 Meinrath最近被时代周刊评为“科技界最具影响力人物” 。 美国政府内部并不是统一的。事实上,美国政府是不同个性和不同政见的集合体。一方面,美国是全球最大的监视系统的提供者,另一方面,美国也向世界提供了众多开放式技术。 造成这种矛盾的原因是,在美国政府内部,不同部门有截然不同的工作理念。执法者、版权拥有者和互联网服务提供商往往寻求更多的监控,而关注人权、民主和言论自由的部门则更加关心如何让更多人享受到更安全、更自由的沟通技术。这也是开放技术学院更加关注的。虽然这让我们站在了某些政府决策和政府部门的对立面,我们还是会继续致力于政策改革,并推动开放式技术的发展。 但是,短时间内,这些事件确实会影响我们推进互联网自由的合理性。既然我们的政府也在实施网络监控,那我们又怎么能理直气壮地让其他政府不这么做呢?不过,从长远角度来看,我希望我们能够制定一个标准,一旦民主国家政府部门工作人员发现类似情况,那我们必将采取措施予以制止。这一事件提醒我们,这个世界上每一个政府、每一个国家都无一例外地有责任保证网络自由和言论自由。 “这些内幕的曝光会让美国公司更难拒绝其他政府索取用户资料的要求。” Cynthia Wong ,  人权观察(Human Rights Watch )人权及网络方面资深研究员。人权观察是 全球网络倡议(Global Network Initiative )的参与机构之一,致力于推进谷歌、雅虎和微软等公司的企业责任。但这三家公司都被爆与棱镜计划有染。 在外交政策中,美国向来把自己塑造成一个网络自由的维护者。棱镜计划则让这一形象的公信度大打折扣。这是中国和俄罗斯政府所乐意看到的。尽管美国和上述两国在法制和公共责任方面有本质不同,但在现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很难继续指责中国和俄罗斯。 涉及棱镜计划的公司也遭受了很大的影响。我们(人权观察)是全球网络倡议的参与机构。当这些公司开展海外业务时,我们曾敦促他们尽量不要满足当地政府索要用户信息的要求。如果他们必须透露用户信息,那也要尽可能降低透露的数量。但是,美国政府显然也向他们索取用户信息。 这些内幕的曝光会让美国公司更难拒绝其他政府索取用户资料的要求。因为这些政府可以说:“既然你们向美国政府提供用户信息,为什么不可以也给我们提供?你们在我们国家运作,就应该答应我们的要求。” 目前,我们面临的最大挑战是如何保证隐私权。各国都应该保护隐私,这一政策不应该因为某个国家政府审核信息就随之改变。 “美国在互联网自由方面已经做出了榜样,而这一榜样形象并非是不切实际的。” 丹·贝尔,美国民主、人权和劳工事务办公室的副助理国务卿 我并不认为合理性会受到影响。我认为在国家治理方面总会有一些非常棘手的问题。美国在互联网自由方面已经做出了榜样,而这一榜样形象并非是不切实际的。美国的做法是有原则的。这一原则是正确和纯粹的,不应该有任何改变。 正如奥巴马总统所言,在我们国家的历史中,民主是一个日趋完善的过程。在不同的历史时刻,我们总会展开一些非常重要的国内或国际对话,这些对话能让我们更好地坚持我们的原则。也正出于这一原则,我们会为保护世界各地的人们而努力。 我不认为应该把美国情报部门的做法与某些政府的做法画上等号。因为这两者之间是有本质差别的。 “我不知道美国和中国政府的做法哪个更糟糕。” Amr Gharbeia,埃及活动人士,供职于 埃及个人权益倡议(EIPR) ,研究方向为信息权利。 发达国家的互联网活动人士都对棱镜计划表示震惊。而在发展中国家,大多数人都表示淡定。我们早就知道我们随时受到政府监控。 要是我来做“自由之家”(编者按:Freedom House,国际性非政府组织,会对各国民主自由程度做出年度评估 )的话,我不知道美国和中国政府的做法哪个更糟糕。两国都限制了互联网自由,虽然做法截然不同。美国对互联网进行了全方位监控,而中国实施审查制度。我认为,既然都能全方位监控互联网了,那还要审查有什么用? 这是一个让西方国家从鼓吹无审查互联网向更加注重互联网安全和隐私过渡的重要时刻。如果互联网能够更加注重隐私、匿名,资源能够更加分散,那么互联网就能够更好的抵制审查,保护个人隐私。 相比于把钱花在会议和政策制定上,我们更应该把钱花在互联网自由上,开发并推广能够保护用户隐私的工具,这样更能够保证没有人能够窥探到我们的隐私。 “如果政府无所作为,一旦发生恐怖袭击事件,批评的声音会大很多。” 弗兰斯·提玛曼斯(Frans Timmermans),荷兰外交大臣。荷兰于2011年发起了自由在线联盟。该联盟的口号是“为互联网言论自由携手行动”。 我不认为这会让推进网络自由的合理性受到打击。每个政府都有保护公民安全的责任。而公民安全也包括他们使用网络时的安全。如果政府无所作为,一旦发生恐怖袭击事件,批评的声音会大很多。 当然,我们必须在安全和人身自由之间找一个平衡点。大家应该就这一平衡点展开讨论,美国和欧洲之间也应该有这样的讨论。 “你们不希望其他政府做的事情,你们自己也做吗?”这样问是毫无意义的。一个尊重人权、宪法完善的民主国家是可以充分保障国家本身遵守法律的。 我们将会在世界范围内继续推进言论自由。在突尼斯举办的关于互联网自由的会议就是一个非常好的例子。会上有许多博主向我抱怨政府在治理方面的失误。两年前,很少有人敢于这么做。而现在,批评政府已经很正常了。 作者

金融时报 | 普京:俄罗斯不会引渡“自由人”斯诺登

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昨日称,俄罗斯认为美国前情报分析员爱德华•斯诺登(Edward Snowden)是个自由人,尽管美国指控他犯有间谍罪,但俄罗斯不会引渡他。此言很可能加深外交纠纷。 普京在芬兰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周日从香港抵达莫斯科的斯诺登,仍然滞留在莫斯科谢列梅捷沃机场的转机区域。 “斯诺登是一个自由的人,”普京表示,“他越快选择最终目的地,对我们和他自己就越好。” 俄罗斯和美国未签署引渡条约,因此俄罗斯政府将不会应美方要求,将这位前情报分析员遣返回美国。 普京称:“我们只会将外国公民移交给那些与我们签订了引渡罪犯双边协议的国家。” 普京称,俄罗斯情报人员从未与斯诺登合作,并表示,希望近日引发外交纠纷的斯诺登一案不会影响俄美关系,即便他形容美国在斯诺登逃避逮捕一事上对俄罗斯的批评是“没有意义的胡言乱语”。 之前,俄罗斯外长谢尔盖•拉夫罗夫(Sergei Lavrov)为本国在此事件上的行为做出辩护。 拉夫罗夫在莫斯科与阿尔及利亚外长联合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我们认为指控俄方违反美国法律、而且实际上指控俄方参与一个阴谋的企图是没有根据、不可接受的。” 他补充道:“美国官员的此类行为缺乏法律依据。” 中国政府同样对美国态度尖锐。外交部女发言人华春莹昨日在北京表示:“美方对中国中央政府的指责缺乏依据,中方对此不能接受。”她还驳斥了美国对中国特别行政区香港允许斯诺登离境的批评。 周一,美国政府指责中俄两国放任斯诺登逃避逮捕。 美国国务卿约翰•克里(John Kerry)昨日放缓语气,呼吁俄罗斯方面展现出“冷静与合理”。 克里在沙特阿拉伯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我们希望俄罗斯不会支持一个逃避司法正义的人。” 普京在昨天发表的评论中还暗示,俄方从公民权利的角度同情斯诺登,并且将他与维基解密(WikiLeaks)创始人朱利安•阿桑奇(Julian Assange)相提并论。 自周日下午乘机从香港抵达莫斯科以来,斯诺登一直没有露面。 美国政府指控斯诺登窃取政府财产,未经授权传播国家防务信息,故意透露机密情报。每项罪名最高可判处10年监禁。 译者/何黎

纽约时报 | 放走斯诺登,中国不怕美国指责

中国周二表示不理会奥巴马政府的警告,并称中美关系应该畅通无阻地保持下去。奥巴马政府警告说,允许国家安全局前合同雇员爱德华·J·斯诺登(Edward J. Snowden)离开香港会产生不利后果。 周一,白宫实际上把斯诺登离去的责任归咎于中国当局,而不是香港当局,尽管奥巴马政府逮捕斯诺登的要求是向香港提出的。

纽约时报 | 香港数百人上街抗议,声援斯诺登

香港——周六,示威者高喊着“美国政府可耻”之类的口号,从市中心一座公园游行至美国领事馆,要求让被指泄露美国情报监视项目文档的前美国国家安全局(National Security Agency,简称NSA)雇工爱德华·斯诺登(Edward Snowden)留在香港。 抗议活动组织者之一、英国侨民汤姆·格朗迪(Tom Grundy)呼吁中美两国不要就斯诺登问题向香港施压。“我们需要一个独立的司法体系来裁决这个案件,”格朗迪说。 香港由英国统治多年,直到1997年才被归还给中国,作为中国的一个特别行政区,香港保留了一套被广泛认为具备独立地位的司法体系。然而一些活动人士批评称,近年法院的人事任命较之以前有了更多亲北京的关联。 香港行政长官梁振英周六首次就斯诺登案发表评论,他表示如果接到将斯诺登遣返美国的要求,香港将按既定程序处理。斯诺登此前揭露,NSA可能秘密侵入了位于香港中文大学的互联网服务器主干枢纽,梁振英表示香港政府会跟进调查此事。 “当相关机制启动后,特区政府将按香港的法律和既定程序处理,”梁振英在一份声明中说,“特区政府同时亦会跟进任何香港机构或香港人的私隐或其他权利被侵犯的事件。” 抗议活动的规模并不大——组织者称有大约900人到场,但在警方看来也就300人——但它突显了斯诺登到港后引起的政治动向。他公开的机密文档涉及到美国政府对美国以及中国大陆和香港的互联网监听。 周六的游行是由二十多个倡导互联网言论自由、民主和个人自由的团体联合组织的。其中包括香港民主党在内的一些团体多年来一直在公开批评中国对个体自由的限制。 民主党前主席何俊仁在抗议集会一开始发表演讲说,“他应该有权留在香港。我们不能让任何人干预——我们必须证明香港不会屈从于其他政府的威压。” 过去两天里,中国大陆官方媒体对斯诺登热烈关注,并确认了香港报纸《南华早报》就美国监听大陆和香港互联网一事所披露的细节。 官方报纸《中国日报》(China Daily)对香港的民主活动人士一向是采取无视或嘲弄的态度。但其周六的头版文章中提到,立法院内的民主倡导人士呼吁不要将斯诺登遣返美国,还谈了这次示威活动的计划。 香港民主党首任主席李柱铭说,中国政府对香港的电话和互联网活动进行的监听,规模远比美国政府要大得多。而且和美国不一样的是,中国政府会因为一个人在政治上不顺从而把他的私人生活细节拿到新闻媒体上曝光。 在周六的《中国日报》中,观点文章版面的最显著位置摘选了一份亲北京的香港报纸的文章,言称斯诺登的揭发破坏了民主倡导者的立场及其对美国的崇拜。这篇专栏文章写道,“最近泄露的秘密将本港人权政治人士置于尴尬境地,因为这曝露了他们的偶像的真面目。” 斯诺登在这里是有一些坚定支持者的。在示威活动开始前,几十名抗议者在小雨中举着横幅,雨停后有更多人赶来。 “斯诺登正在被一个庞大的机构迫害,”自称很少参加集会的退休人士马库斯·何(Marcus Ho,音译)说,“我们一定要出手相助。”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