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诺登

All

Latest

聯合新聞網 | 史諾登爆紐西蘭監控中共領事館

據新華社報導,紐西蘭媒體四月十九日公開一份據信來自美國「稜鏡門」爆料人愛德華.史諾登的絕密文件,內容顯示紐西蘭情報機構配合美國國家安全局監控中共駐紐西蘭第一大城市奧克蘭外交機構的數據連接線路。

自由亚洲|“斯诺登”惊现纽约公园内 半身像安置大理石柱上

美国中情局前雇员斯诺登披露美国政府大规模监控国民甚至盟国领导人的风波未了,一座斯诺登雕像6日凌晨惊现纽约布鲁克林一个公园内,官方当天下午将之拆除。在格林堡公园的监狱船烈士纪念碑旁,一座斯诺登半身像被放置在大理石柱上,前面的巨鹰雕塑底部还写上斯诺登的名字。据专门报道纽约艺术新闻的Animal网站称,3名艺术家及其助手在6日黎明前将这座4呎高的雕塑黏在石柱纪念碑上。该网站还独家披露了雕像的创作及安装过程的录影。画面中,几名戴了口罩、头盔的不明身分人士将雕塑运到公园,搭建棚架把雕像装好,再写上斯诺登的名字。格林堡公园的监狱船烈士纪念碑是纽约著名景点,为纪念在独立战争期间死在英军监狱船上的1万多人而设。3名雕塑创作者将斯诺登雕像称为“监狱船烈士纪念碑2.0”,并在声明中称,原来的纪念碑是为纪念在独立战争中牺牲的美国人,他们将纪念碑“升级”则是为了纪念那些在反对现代暴政中牺牲安全的人们。(责编:胡汉强)

36氪|斯诺登再出山:美英间谍入侵全球最大SIM卡制造商

全球最大的 SIM卡制造商Gemalto 正在对 The Intercept最新提供的一份文档 进行核查。这份文档由NSA前雇员Ed Snowden提供,文档指出, NSA(美国国家安全局)曾经联合GCHQ(英国政府通讯总部)攻入Gemalto的内部电脑网络,盗取用于保护全球手机通讯隐私的密匙。 这些密钥使情报机构不需要授权或窃听就能解密语音和数据形式的移动通信,甚至解锁之前拦截到但无法解密的加密通讯。而用户、网络运营商、以及政府都不会知情。 据悉,GCHQ的2010年秘密文件中详细记录了这次窃密事件。而NSA则把这一窃取计划命名为X-KEYSCORE。由于Gemalto业务遍及85个国家,客户包括了AT T、T-Mobile、Verizon、Sprint在内的 全球约450家无线网络提供商,每年生产大约20亿张SIM卡 ,该行动让NSA与GCHQ有能力秘密监控世界大部分手机通讯。据NSA当年的机密文件显示,2009年他们已经具备了每秒钟破解1,200万至2,200万秘钥的能力。 Gemalto方面则表示,对英美两国的情报机构渗透进其系统一事毫不知情。在目前这个阶段尚无法判断文档所述内容是否属实,不过公司会严肃对待这份资料,并尽全力进行深入调查。 Johns Hopkins大学的密码破解专家Green表示:“对2G网络,除了密匙还有其他方法侵入网络,但3G、4G和LTE网络的算法不容易破解,因此密匙就显得尤为重要了。” 除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原创或编译,转载请注明: 文章来自 36氪 36氪官方iOS应用正式上线,支持『一键下载36氪报道的移动App』和『离线阅读』 立即下载!

德国之声 | 中美口水仗:“地球人都知道”

美国再次指证中国军方从事网络间谍活动。中方予以强烈反驳,并称美国是“黑客帝国”,“地球人都知道。” (德国之声中文网)一家美国网络安全公司周二(6月10日)声称,中国军方曾利用伪造的电子邮件试图侵入西方的卫星通讯系统,窃取与航天技术有关的机密信息。 美国司法部因网络间谍罪 向5名中国军官发出通缉后,加利福尼亚的欧文网络安全公司Crowdstrike指出,中国曾进行过更大范围的黑客攻击。 被美国司法部通缉的5名中国军方人士...

纽约时报 | 斯诺登披露美国安局曾监视华为

长期以来,美国官员一直把中国的电信设备巨头华为视作安全威胁,并阻碍其在美国达成商业交易,因为他们担心,华为会在设备中设立“秘密通道”,帮助中国军方或北京支持的黑客窃取企业和政府机密。...

德国之声 | 斯诺登现身网络与网友互动

(德国之声中文网)本周四(1月23日),——“问斯诺登”的主题标签持续一整天出现在推特平台上面。世界各地的人们都希望向这位前美国安全局雇员,现在在俄罗斯避难的斯诺登提问。德国时间23日晚间9点,斯诺登本人在线回答了挑选出来的网友疑问,支持斯诺登的网站上 。 提问环节刚刚开始时气氛一度寂静,只有网页上标出的大大的“募捐”点击按钮寂寥的闪着浅橙黄的微光。互动环节开始4分钟之后,来自美国德州的网友@savagejen提出了第一个问题:“您认为,美国的民主制度最终能从NSA间谍门造成的破坏中恢复吗?“ “是的”。很快,网络上就出现了斯诺登的回应:“让我们国家强大的是我们的价值体系,而并非是美国政府机构或者法律框架的短期形象。” 也有网民利用互动机会在推特给斯诺登写下留言(截图) 矛头直指大规模监听 从众多通过推特提出的问题中,斯诺登首先挑拣了那些涉及美国国内政治和国家安全局、并且能够给他提供机会发表批评的问题来回答。 相对来讲,斯诺登在回答这类问题时给出的答案较长。他在回复中再次提到了“肆无忌惮的 大规模监听 ,在这个过程中收集了数十亿普通民众的通讯记录”。他补充道,只是因为靠新技术收集信息十分容易且成本又低,而并不是因为具有必要性才出现这种行为。另外,他相信能够人为地对情报部门的监听进行限制:“我们可以修改相关法规限制有关机构,并向负责这些非法项目的官员追究法律责任。” 回国路难 有网友问道在何种条件下,斯诺登才会 重回美国 。回复这个问题时,斯诺登批评了现在的美国揭发者保护法案。他表示,现有的法律框架下他无法回国,因为难以获得美国法庭“公正的”审判。虽然,回美国,对政府、公众和他本人来讲都是最佳方案,可是目前的法律对他不能起到任何的保护作用。 在诸多问题中,斯诺登也选择了一个批评性的问题来回答。名为@MichaelHargrov1的网友根据之前路透社的一篇报道提问道:“当您盗取前同事的登陆信息时,您考虑过他们的隐私吗?”这位网友的推特个人资料显示的是“前美国士兵,总统奥巴马的支持者”。 德国绿党政治人士施特吕伯勒(Hans-Christian Stroebele)去年在莫斯科与斯诺登进行了会晤 斯诺登对这个问题的回答十分简短:”怀着对发表这篇报道的路透社记者霍森鲍尔(Mark Hosenball)的敬意,请原谅我要指出的是,这种(我盗取同事登陆信息的)说法是错误的。我从没有盗取任何密码,我也并没有欺骗一大群同事。” 斯诺登对网友疑问的回复都刊登在支持他的网站www.freesnowden.is上面。该网站开发出了募捐的呼吁,人们也可以看到关于这位前美国安全局雇员的详细信息和他公布的引起全球性哗然的爆料揭秘。这个网站的背后支持方是“见义勇为基金会”(The Courage Foundation)。该基金会的发起者也包括维基解密的创始人阿桑奇(Julian Assange)。 去年年末,欧盟议会就是否要以视频的形式对斯诺登举行听证会进行了讨论。然而这次由一些议会成员发起的倡议最终以失败告终,因为议员们在听证会的具体形式问题上没能达成共识。 作者:Greta Hamann 编译:文木 责编:苗子

Solidot | Edward Snowden被提名为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

瑞典Umeå大学社会学教授Stefan Svallfors提名Edward Snowden为2014年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Snowden已无资格成为2013年度的候选人,所以Svallfors教授提名他为2014年和平奖候选人,表示授予其和平奖“将可以挽救诺贝尔和平奖因仓促和考虑不周而授予美国总统奥巴马和平奖所导致的声誉受损”。在致函挪威诺贝尔和平奖评选委员会的信中,Svallfors教授指出,Snowden不惜付出个人巨大代价的英雄行为,帮助世界变得更好一点更安全一点。

共识网 | 斯诺登:每个人都负有国际义务 超越对国家义务服从

  美国“棱镜”计划泄密者爱德华·斯诺登7月12日在莫斯科谢列梅捷沃机场与多家人权组织代表举行会谈,透露其下一步行动计划,并向俄罗斯申请临时庇护。“维基解密”网站7月12日也刊登了斯诺登面向各家人权组织发表的声明,以下是声明全文:   大家好,我叫爱德华·斯诺登,就在一个多月之前,我还有家庭,我的家安在天堂般的乐园,我的生活相当舒适惬意。我还可以不用任何授权,就可以在任何时间,搜索、截取以及审阅任何人的通信信息。我拥有这种能力。这是一种能改变人类命运的力量。   这也是对法律的严重侵犯。我的国家——美国宪法第四和第五修正案、“世界人权宣言”第12条,以及众多法规和条约都明令禁止这样大规模、无孔不入的监视系统存在。虽然美国宪法将这样的项目列为非法,但美国政府认为,在世界不允许发现的、秘密法庭的裁决下,某种程度上可以使得这种非法的事情合法化。这些裁决真正腐蚀了正义最基本的概念——什么事是被视为是必须要做的。(即使)通过秘密法规,不道德的行为也不能成为有道德的行为。   我深信1945年纽伦堡审判时宣布的法则:“每个人都负有国际义务,它们超越了对国家义务的服从。因此,为防止危害和平与人性的罪行发生,公民个人负有的责任和义务可以与国家法律相抵触。”   据此,我做了我认为正确的事情,并掀起了一场纠正这种错误行为的行动。我并未汲汲于名利。我并未寻求出售美国机密。我没有与任何外国政府合作以保证我的安全。相反地,我把我知道的事情面向公众公开,因此我们所有人可以在光天化日之下,讨论影响着我们所有人的事情,我向这个世界寻求的,是正义。   决定向大众公开影响我们所有人的间谍活动,关乎道德抉择,需付出高昂的代价,但这是该做的事情,我不会为此遗憾。   从那时起,美国政府和情报部门试图拿我“杀鸡儆猴”,警告所有其他可能会说出我所说事情的人。我的政治表现使得我成了被追猎的对象,成了无国籍人士。美国政府把我列入了禁飞名单。它在法律框架外要求香港将我遣返,这是对国际法“不推回原则”(non-refoulement)的直接侵犯。美国政府对所有帮助维护我人权、尊重联合国庇护制度的国家发出威胁。为了一个政治难民,它甚至采取了前所未有的手段,命令其军事盟友迫降拉美国家总统的专机。这些危险的步步升级的手段,不仅是对拉美国家尊严的恐吓,也是对所有人、所有国家都享有的基本权利的恐吓,是对希望在免遭迫害中生活,寻求并享受庇护权利的人的恐吓。   然而,即使是在面对这种具历史性的、不相称的侵略行为时,世界多国仍为我提供支持和庇护。这些国家包括俄罗斯、委内瑞拉、玻利维亚和尼加拉瓜,而厄瓜多尔是第一个挺身而出对抗这种以强凌弱、侵犯人权的行为的,我对此表示感激和尊敬。在恫吓面前它们拒绝原则上的妥协,它们已经赢得了世界的尊重。我打算先后前往这五个国家,以深表我对这些国家的领导人以及人民的感激。   我今天宣布,正式接受所有在我提出请求后,愿意提供支持或庇护的国家,包括那些未来可能应我申请提供支持的国家。例如,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正式批准对我进行庇护,我已经正式成为“政治难民”,任何国家都没有立场去限制或干涉我接受庇护的权利。然而,正如我们所看到的,西欧和北美一些国家的政府已展现了游离于法律外行事的意志,而且这种行事方式现在仍在继续。这种不正当的威胁使得我无法飞赴拉美并接受庇护,拥有大家都享有的基本权利。   这些强国希图采取超越法律的手段,威胁到了我们所有人,一定不能让其成功。因此,我请求你们提供帮助,从有关国家的安全通道前往拉美。我也请求俄罗斯提供政治庇护,直至这些国家批准我合法地旅行。我今天将向俄罗斯提交申请,并希望它会被顺利地接受。   如果大家有任何问题,我将回答我所能回答的。   谢谢。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