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兴经济体

日经中文网 | “中等收入陷阱”真的不存在吗

随着新兴国家经济遇冷,“中等收入国家陷阱”这一话题开始受到广泛关注。“中等收入国家陷阱”指的是新兴国家在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后陷入增长停滞的情况。在亚洲,泰国和马来西亚被认为已掉进陷阱,但最近有观点认为中国也将进入这个行列。对此,有中国学者反驳称,中等收入国家陷阱这一现象并不存在。1月2日的泰国英文报刊《曼谷邮报》(Bangkok Post)刊登了泰国军政府提出的“数字经济”构想。据悉,泰国将投资37亿泰铢,构建数据处理中心和覆盖农村的公共无线局域网(Wi-Fi)等。此举意在完善数字基础设施,振兴广播电视企业等内容产业,以摆脱中等收入国家陷阱。很多新兴国家以廉价劳动力吸引外资,在出口主导下实现了迅速增长,但在发展至中等收入水平之后,各种成本也将随之上升,增长势头将放缓。这一现象被称为中等收入国家陷阱。达到中等收入的国家如果无法转向附加值更高的产业,将难以维持经济增长。人均GDP超过5000美元后出现增长放缓对于将何种水平视为中等收入国家尚存争论,当人均GDP超过5000美元之后,增长开始放缓,如果超过1万美元,经济增长将更加困难。马来西亚的人均GDP在2011年达到1万美元大关,但随后止步不前,到2015年仍为1万美元左右。此外,泰国在2010年达到5000美元,但到2015年仍为5000多美元,陷入停滞。世界最大的新兴国家就是中国。中国的人均GDP在2015年达到8000美元左右,但以往2位数的增长率已放缓至不到7%。进入1月后,新华网和人民网刊登了呼吁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文章。内容主要为主张增加研发经费,加强创新。文章作者是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首任行长金立群。这篇文章曾经刊登在2015年的《人民日报》上。另一方面,FT中文网在2015年也发表了题为《“中等收入陷阱”并不存在》的文章。作者为中欧国际工商学院教授朱天,提出只要观察统计数据,会发现即使成为中等收入国家,增长率仍并未减速。文章认为在东亚国家和地区中,韩国、台湾、香港和新加坡并未陷入中等收入陷阱,仍保持增长。的确,不仅以城市型经济使GDP迅速膨胀的香港和新加坡,韩国和台湾尽管存在低收入的农村地区,但人均GDP也达到了2万美元以上。不过,文章中并未提及的是韩国和台湾的增长之路并不平坦。在1970~1980年代,韩国和台湾的独裁政权均推行了自上而下的经济开发。在牺牲自由稳定政治的基础上,经济得到了迅速增长。但是从人均GDP达到1万美元左右的90年代上半期开始,两地的经济增长速度开始放缓。改革离不开“自由的风气”在这种情况下,韩国和台湾选择了民主化的道路。从80年代后半期开始,两地均因为民主游行以及朝野两党的尖锐对立影响,社会陷入不稳定局面,经济也受到消极影响。即便如此,进入90年代之后仍基本上实现了民主化,自由的风气在社会上逐渐扎根。不仅与政府关系密切的国企和财阀,创造高附加值的新兴企业也得以成长,这成为韩国和台湾摆脱中等收入陷阱的原动力。韩国的文化内容产业和台湾的半导体设计产业等就是典型的例子。虽然难以通过经济学的数值模式来表现,不过促进技术革新离不开“自由的风气”。只有汇集富有创造性的人才、致力于创新的社会才能打造出高附加值产业。要想避免陷入中等收入陷阱,除了经济结构和企业改革,政治和社会的大变革也十分必要。限制言论自由的泰国军政府能够振兴文化内容产业吗?一个政党掌权数十年的马来西亚能够推进政治经济的结构改革吗?中国能促进企业进行技术革新吗?在判断中等收入国家陷阱是不是捕风捉影之前,希望能密切关注这些国家的动态和走向。

Read More

路透社:新兴经济体增长放缓 中国巴西首当其冲

* 出口成长放缓,受刺激措施撤回影响 * 服务业成长显示国内需求持稳 * 对于通胀大幅升高的疑虑消退 * 印度和俄罗斯仍预期扩张加速 记者 Walter Brandimarte 编译 王冠中 路透纽约7月7日电---汇丰周三表示,中国和巴西第二季带领新兴市场经济放缓,因对发达国家的出口失去动力,且两国政府试图让经济降温. 汇丰的采购经理人调查显示,未来几个月经济活动可能持续下滑,因企业乐观气氛降温,但通胀压力减轻以及印度和俄罗斯成长率升高可能提供支撑.

Read More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