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防疫

我知道我都不知道|“电车难题”不是防疫一刀切的借口

即便有一天,我们真的面对一个毫无转折余地,只能“你死我活”的极端场景,那我们也需要追问,到底是什么出了问题,导致我们不得不面对这样的情况?以后我们该如何避免,如何反思,对于因此牺牲的人,我们要如何纪念,如何哀悼。对于他们还在世的亲友,要如何安抚,如何照顾。

阅读更多

【图说天朝】国家已消灭贫困,文章用词不当误导读者

关于“投诉理由”,这位举报者写道“20年国家已消灭贫困,文章用词不当,并且片面地报道他生活穷苦的一面,误导观众”。微信方面回应称受理了该投诉,并回复“文章的确违反了相关规定,已按照平台运营规范对文章相关功能进行处理”。

阅读更多

四一哥|人人都是布莱克,人人都是岳荣贵

这两天,《中国新闻周刊》的一篇《对话「流调中最辛苦的中国人」:来北京找儿子,凌晨打零工补贴家用》瞬间刷屏,无数人为之叹息,也有人悲伤落泪。这让我想起我最爱的英国导演肯洛奇的电影《我是布莱克》。

阅读更多

春天十七个瞬间|人间折叠:北京病例18天28处凌晨干活,安徽95后干部却贪污7000万

按理说,经历了两年疫情锤炼的我们,也算是见过了“大世面”的,封城、封国、失业、倒闭、断供,甚至《疫情流调报告里的人物故事》系列,我们都看过各种版本,喝茶吃瓜,相当于吃了两年的流水席了。但这两天,北京一例新出现的无症状感染者,还是震惊了广大群众。他太真实了,真实得让人心酸。让人怀疑这个世界:为什么人还要活得这么累?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