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人

All

Latest

那么近,那么远 —— 来自马航失联“前方”的弱弱反思

越南富国岛机场塔台,守候了一下午的媒体拥挤在一楼小小的会议室里,记者们伸长了手,把越南人民军海军航空兵副司令压黎明成在身下,好将话筒伸到交通部副部长范贵肖的跟前。 通过地陪把越南语发言译成疙疙瘩瘩的中文,编辑成可以发稿的语言,配上刚从相机里导出的图片,加上几幅越方发表的地图,发给了后方建立的微信群,几分钟后一条微博上网。完成了这一系列的步骤,好像缓解了到越南两天以来的一些焦虑。...

金融时报 | 新闻人物:习近平

当习近平2007年一跃登上中共权力体系巅峰时,中国大部分人对他的唯一了解就是:这个人是著名军中民歌演唱家彭丽媛的丈夫。 于是,中共的宣传机器转向了彭丽媛,借宣传这位中国人民解放军少将歌唱家来介绍习近平——他由中共高层少数人秘密挑选出来,作为世界第一人口大国的下一代领导人。 彭丽媛在接受中国国家媒体采访时如此回忆与习近平的第一次见面:“当时我心里一动——这不就是我心目中理想的丈夫吗?人纯朴又很有思想。”彭丽媛还说,习近平为人谦和,是个工作勤恳的党干部。 如中国大多数最高领导人一样,习近平是个神秘的人物。从他经过修饰的官方简历和公开发表的演说中,我们很难找到多少线索,来推断他在登上中共权力宝座以后会采取怎样的政策。 在中国和海外,人们一直将自己的偏好套用到习近平身上。习近平几乎肯定会在今年年底接替胡锦涛担任中共中央总书记,并随后出任中国国家主席和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 有人说,习近平是一名强硬的民族主义领导人,可能试图与西方对抗;也有人称,习近平是亲西方的,但孤立无援;一些乐观的自由主义者甚至默默猜测,习近平可能就是中国的戈尔巴乔夫,渴望一有机会就推行民主。 习近平本周访问美国,受到的接待规格之高,仿佛他已经是中国最高领导人了。此行让习近平成为了全球的焦点,但未能提供多少线索,让世人了解他的政治倾向。面对全球媒体的关注,习近平的表现,除了多少有些缺乏特色之外,总的来说,颇为自信。 但与其外在表现以及经过粉饰的官方简历不同,习近平登上中共权力巅峰的道路绝非平淡无奇。 1953年,习近平出生于一个革命将领家庭,“太子党”的出身让他自幼享受许多特权。在高级领导人专属的干部大院里长大,有勤务兵、电话和稳定的食品供应——这些在当时一贫如洗的中国是大多数人所无法想象的。 但在1962年,这一切都没有了。那一年,习近平之父、时任副总理的习仲勋在毛泽东的一次残酷清洗中被打倒。年少的习近平一下子失去了高干子弟的待遇和地位,在之后的15年里,他的身份都是反革命分子的儿子。 到上世纪60年代后期,随着文化大革命在全国范围内兴起,情况变得更糟。年仅15岁的习近平与数百万“下乡知青”一起,下放到农村,与农民一起辛苦劳动。在陕西北部的一个小村庄里,习近平和当地的农民一样,睡在窑洞里满是跳蚤的炕上。“我那时吃了很多苦,”习近平后来写道,“但那段经历对我有很深的影响,使我形成了踏实肯干、不屈不挠的性格。” 他的朋友们说,习近平对于进入中共高层、重返幼年时代干部大院的强烈渴望,正是来源于这段经历。 就在父亲在狱中饱受折磨期间,习近平曾10次申请加入为他的家庭带来如此多痛苦的共产党,但都因“阶级成分不好”而被拒绝。1974年,中共终于批准习近平入党,一年后,他被精英云集的清华大学录取。 习近平在清华化工系学习期间,文革结束,邓小平上台,父亲得以平反,之后受到邓小平的任命赴广东省任省长。1979年,习近平获得了一份不错的工作:担任当时的中央军委秘书长(后来担任国防部长)、父亲的老战友耿飚的秘书。

BBC | 新闻人物:苹果前首席执行官乔布斯

乔布斯对产品有敏锐的嗅觉,把苹果的产品引领市场风潮,至今仍然令他人难以比拟。 苹果电脑多项产品的成功和乔布斯可以说是有绝对的关系,但是苹果和乔布斯的关系并非一帆风顺。 乔布斯被形容是具有特殊“远见”,从第一代苹果电脑到现在的iPad、iPhone 创造了苹果的“传奇”,使苹果成为世界最知名的品牌之一。 1955年2月24日出生于美国旧金山的乔布斯,父亲是叙利亚裔、母亲是德国裔,由于出生时父母未婚,转送住在硅谷(矽谷)的乔布斯夫妇抚养。 与电脑结缘 乔布斯在高中时到惠普电脑的前身--惠普电子暑期打工,结识了后来共同创办苹果电脑的沃兹尼亚克。 上大学之后,乔布斯只经过一个学期便休学到当时知名的电子游戏机生产商阿塔利(ATARI)工作、攒下旅费到印度。 从印度回来之后,乔布斯成了吃素的佛教徒,并且和沃兹尼亚克合作设计电脑。 1970年代,在不举债和合股的情况下,乔布斯和沃兹尼亚克联手推出了苹果1号电脑。 1977年,当时唯一采取一体设计的苹果2号问世,让乔布斯和沃兹尼亚克一举成名,随后成立了苹果电脑。 据称,取名为苹果的原因是乔布斯喜欢吃苹果,另一说是按照字母排序,苹果电脑在电话号码黄页查号簿上,位置会永远在对手阿塔利的上面。 闯荡江湖 1985年,苹果电脑财务陷入困境,乔布斯的经营和管理手法受到股东们强烈的批评,迫使脾气欠佳、缺乏耐心的乔布斯离开并且成立NeXT电脑,另起炉灶。 这家电脑公司专门生产电影动画的软件,而1995年起一系列好莱坞电脑动画影片的成功,让苹果电脑在1995年以4亿美元收购,行事风格被形容是“特异独行”的乔布斯重返苹果。 2001年,乔布斯主导推出了结合音乐编排和下载服务的iPod、2007年推出造成风潮的iPhone等成功的商品。 但是2003年乔布斯被诊断出罹患胰腺癌,到2009年接受肝脏移植之前,他仍对外宣称是“荷尔蒙不平衡”令他形销骨立。 今年(2011年)年初,苹果电脑宣布乔布斯因为健康理由请假,随后由他人接任苹果电脑执行官。 争议的传奇 乔布斯的争议还包括,他身家数百亿美元,却不愿大手笔捐助慈善事业,虽然自称是佛教徒,但是苹果电脑的环保纪录一直受到环保团体的批评。 苹果电脑对位于中国等地供应商以血汗工厂方式生产不闻不问,也是其为人所诟病之处。 但是争议仍然无法掩盖乔布斯的市场嗅觉和对产品是否能造成风潮时尚的判断能力,他常说“你不能问消费者想要什么样的产品,然后再想办法生产供应”,“因为等到你生产出来的时候,他们的口味就已经变了”。

BBC | 新闻人物:朱民

朱民目前担任IMF总裁特别顾问 新上任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拉加德7月12日提名中国经济学家朱民担任该组织副总裁。 这是IMF增设的第四个副总裁职务。朱民目前担任IMF总裁特别顾问。 拉加德在当天发表的一份声明中说,如果这项提名获批准,朱民将从今年7月26日开始履新,与其他三位副总裁一起,支持总裁的工作。 拉加德指出,“朱民拥有政府、国际政策制定和金融市场的丰富经验,高超的管理和沟通技能,以及对基金组织的机制理解,我期待着他的支持。” 出生于1952年的朱民是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经济学博士。曾经担任中国银行行长助理副行长。 2009年10月,他担任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2010年 2月24日成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特别顾问。 据报道,朱民幽默而又平易近人,常常在交往中妙语连珠,坦诚儒雅。 在出国之前,朱民亦是复旦大学经济系系友,毕业后三年的任教经历更奠定了他“学者型官员”的特性。 1991年,朱民调任世界银行并担任该行政策局经济学家6年,1995年兼任联合国开发计划署“中国21世纪议程”外方首席顾问。 据报道,朱民修读博士课程期间还曾师从保罗·沃尔克,这位金融界传奇人物曾在卡特和里根总统任上担任美联储主席。 早在复旦大学任教期间,他曾出任上海市体改委和上海市政府经济研究中心研究员,短期还担任过时任上海市长、市委书记汪道涵的秘书。 有评论称,从中国金融机构里选拔具有开阔眼界和实干能力的金融家,送入国内乃至国际政界参与决策,可以进一步为人民币国际化、扩大中国在全球金融体系的话语权构筑基础。

文革遗毒和封建残余的标本

为谁治水? 鄢烈山 如果这是一道考公务员的申论题目,你会怎么回答呢?我若参考,能想到的是—— 所谓“治水”,大体有三层意思:一是如古代的大禹治水、明清的河道总督治水,是为兴利除弊,防洪、灌溉和通航等;二是治理水土流失,恢复和保护生态环境;三是治理水污染,这一条在工业化时代显得特别重要。 那么,为谁治水呢?从地理横轴的近处来说,首先当然是为了本地、本流域人民的福祉;往远一点说,是为了全国人民及人类社会的利益。不闻“我们只有一个地球”吗?水是人类重要的生存资源;弄得不好,村落、部族乃至国家之间都可 …… ……

"天堂交警提醒"是有益于公序良俗的广告创意

就是这样严厉的立法,我仍担心可能被徇私而枉,因为是否“醉驾”需要检测认定,数据也不是没有可能人为作假;另外,即使认定醉驾了一律入刑,也可能有人做手脚以“保外就医”等理由提前“捞”出来。 “天堂交警提醒” 是有益于公序良俗的广告创意 鄢烈山 一则《(珠海市)斗门惊现"最牛"酒驾提醒广告 酒驾一坐牢房二上天堂》的报料和报道,招致议论纷纷,说好说歹的都有。《大众日报》载文《"天堂交警提醒您",广告创意别违背公序良俗》,而我的看法恰恰相反。 所谓“天堂交警”,一望而知是虚拟的,不存在假冒谁的问题。 有网友说 …… ……

新生代农民工最需要的是什么?

缺乏基本社会保障且心理不平衡的“流民”,让你有安稳日子过才怪了!你有什么权利排斥他人?你有可能让他们回到人民公社时代在家呆着种田吗? 新生代农民工最需要的是什么? 南方周末报社有个得到中国红十字基金会支持、旨在帮助西部贫困地区最困难的部分被清退的代课老师而命名为“燃烛行动”的公益项目。5月中旬,我随报社实施该项目的同事黄君、支持这个项目的民间组织“平行公益”的义工张君,一起走访了选定的支助点陕南宁强县的两个乡镇。 我们在县红十字会和两个镇的干部引导下,翻山越岭走访了7家曾经的“代课老师”,最困难的两户状况睹之令人 心酸。但是,这与他们是被清退的代课教师关系不是很大: 69岁的李“老师”家境艰难,主 …… ……

关于黄亭子——我的博客史

(这棵黄树下,就是黄亭子) 黄亭子(一世): 遗址请点击 这里 (已被微软公司于2005年11月删除,尸骨无存) 黄亭子(二世): 遗址请点击 这里 (已被天涯社区于2010年1月屏蔽,仅后台可看) 黄亭子(三世): 现址请点击 这里 (已被GFW于2010年3月13日屏蔽,仅墙外可看) 黄亭子(四世): 现址请点击 这里

其实很容易

前段时间,新星出版社的一个编辑发短信给我,说贵社要出版一本书 《不曾苟且》 ,里面要收录一篇我的文章,还说要付我稿费,搞得我受宠若惊,就像,就像有一天我醒来看新闻说公民可以自由选举一样感到不可思议。因为在我印象中,出版社出一些文字合集是不用跟作者打招呼的,爱谁谁。我赶紧告诉编辑,那篇文章我还得修改一下。既然人家很认真,咱也得认真一点。于是我逐字逐句修改,改到满意,发给编辑。又过段时间,编辑短信告诉我:把你的地址、银行账号等信息发过来,书已出版,要寄样书及稿费。 之所以写这么一件事儿,不是因为出版社看上我的文章,让我虚荣心得到满足,因为这是我从事写字以来,第一次有出版社这么正规跟我联系使用我的文字。说实话,开始我真有点不适应。 我真正适应的是,看到某一本书上用了我的一篇文章,电话打过去询问:为什么用了我的文章不打招呼?回答是:联系不上您,时间又紧迫,只好先斩……这句话的意思是,您不找上门来我们也不会后奏,言外之意是:怎么着,反正你不会因为一篇文章跟我们打官司吧。然后我只好作罢。有一次一本书里用了我的文章,我电话追过去问,对方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又过几天,一个朋友跟我说:“那是我的一个朋友攒的书,回头请你吃顿饭吧。”在这个国家,一个人的权利有时像团购打折一样等同于一顿饭。我说:“见到他我可以揍他一顿吗?”朋友说:“他在北京生活的挺艰难,出本书挣点钱花,你就别计较了。”哦,原来我是扶贫的。 我统计了一下,一些出版物未经我允许使用我的文字频率并不高,有五六次。虽说对我毫发无损,但每次遇到这种事情都让我觉得很恶心。我一直说,找我并不难,能找到我的文字就一定能找到我,只是这种不作为太不尊重人了。 去年有两家网站,抄了我不少文章,有热心读者向我举报,我打电话问是怎么回事。我发现,干坏事的反应是一样的,这两家网站的负责人说的话几乎一样,一定是一个妈逼生下来的。 一般我会说:“你们那里谁是负责内容的领导啊?”对方立刻感到有些紧张了:“您是哪位?您有什么事情吗?”然后会说负责人不在或者现在下班了。然后我又会再问:“那你们谁是网站的负责人呢?”对方就会变得更紧张了。反复问我想干什么。唉,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老子不是鬼你们都这么害怕啊。 有时候,我觉得他们真的挺可怜的,我甚至想拿他们逗逗闷子,比如说我谎称自己是个风投,觉得贵网站模式不错,打算投资,约你们的CEO(Copy Executive Officer)出来聊聊。约好地点,我带个律师过去修理他一下。我同学里干别的的人不多,当律师的最多。但后来一想,跟这帮孙子瞎耽误工夫干吗呢。我只好强忍怒火,告诉他我是谁,贵网站用了我的东西,没打招呼,请在规定时间内删掉。不删掉也行,一篇文章按我提出的要求支付稿费(一般要比主动跟我谈合作的稿费要高一倍)。 我报上名之后,对方的语气立刻变得客气起来了,“哎呀,是王老师啊。不好意思,我们一直喜欢读您写的文章。”你妈的这叫什么逻辑,喜欢读我的文章就可以随便用吗。我还喜欢故宫里的文物呢,难道我可以随便去故宫里面拿?后来我想,在这些贪婪的IT精英脑袋里,他们是可以这样做的。 接下来,就进入了好莱坞的俗套,什么联系不上我,正打算跟您联系呢,您就打电话了,要不我们谈谈合作,我们很欣赏您,然后是道歉道歉再道歉……之类的生产安全事故之后领导出面说的那些一成不变的套话。我发现,在这个不要脸的国家,人人都是演技派。行了,我要不找上门的话,您就默认我许可了。去年有家网站盗用我的文字,从我发现到我最后打电话,有一个月的时间,我一直在给这帮孙子机会,直到打电话的时候他们还说“我们正要跟您联系呢”,“正要”这个词是一个什么时间计量单位呢?一个“正要”等于多少天呢? 有家网站,当我找上门,他们非但不想解决问题,还找到我的同事,希望我能网开一面。记住,我的合作大门永远是敞开的,但是这个大门是有门坎的。 我不知道,这篇文字会不会再被什么网站抄袭过去。现在,我也懒得跟这帮孙子理论了,我找了个律师,以后再遇到这个问题,让律师帮我解决。 这类文章我在博客上写得不少了,每隔一段时间就要写一篇,估计看的人都审美疲劳了——您这点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怎么没事老拿出来说呢。是啊,如果这个社会都按规矩办事,我至于这样吗。维权什么时候像维稳一样受到重视的话,这个社会真的就可能和谐了。 其实打个招呼是件很容易的事情,对吗?

侯德健

得知侯德健在北京,我给他发了一条短信:俺要采访你,这个采访俺等了22年了。我想采访的人越来越少了,侯德健算是一个吧。 我是和很多人一样,在1983年知道侯德健这个人的,那时候不时有一些海峡对岸的人弃明投暗跑过来,媒体也大肆宣传,这些人成了统战工作的榜样,侯德健也是其中之一。因为他是一个歌手,让我关注的程度比其他人高,我在很多报纸杂志上寻找关于他的信息,不仅仅是因为他写的《龙的传人》或者《酒干倘卖无》,而是他的歌词总让我有种说不出感觉,他的歌词,我在年轻时理解是一个样,人到中年时理解又是一个样。当年看到媒体报道他,总想着,如果有一天我做记者,也要采访侯德健。 十几年后,跟一个朋友聊天聊到侯德健,朋友说,当时内地音乐人都不知道合成器怎么用,是侯德健教会了他们怎么使用合成器。侯德健对内地音乐的贡献可见一斑。 80年代,我听到一首歌,叫《捉泥鳅》,好多人唱过,“阿哥咱好不好咱们去捉泥鳅”,后来才知道是侯德健写的第一首歌。 在诸多的音乐人当中,侯德健的歌词自成一派,他的歌词既不像罗大佑那样愤怒,也不像李宗盛那样小巧,更不像太多词人那样华丽。他的词朴实而厚重,寓意深远,没有点深厚古典文学的底子和对社会敏锐观察是写不出来的。我很喜欢那首念白的《歌词1983》,今天读起来,也一样能读出现实感来。 后来,侯德健在内地出了一张《三十以后才明白》,1988年,我在王府井北大街的一家音像店里买到了这盘磁带,正如这首歌的名字,我在30岁以前真不知道歌词的意思。后来磁带丢了,2005年左右,我买到了唱片,重新听,明白了。 三十以后才明白,要来的早晚会来 三十以后才明白,想爱的尽管去爱 三十以前,学别人的模样谈恋爱 三十以后,看自己的老婆只好发呆 三十以后才明白,多少童年往事 只不过愿打愿挨 三十个春天看不到第三十一次花开 三十个秋天寻不着第三十一箩小麦 三十以后才明白,变化比计划还快 三十以后才明白,一切都不会太坏 三十以前,闯东南和西北异想天开 三十以后,把春夏和秋冬全关在门外 三十以后才明白,大江东去浪淘尽 一代一代又一代,更有新一代 谁也赢不了,和时间的比赛 谁也输不掉,曾经付出过的爱 三十以后,才明白 最近听到了一首侯德健的新歌《转眼一瞬间》,又让我感受到了那个当年的侯德健。 转眼一瞬间  不知多少年 多少悲欢离合  假装没看见 一天又一天  一年又一年 多少喜怒哀乐  突然涌上心田 你问我  想不想  重新再来一遍 我只有  望着蓝天  在白云间寻找你的脸 你的脸上  有我的思念 你的思念  有我的从前 我的从前  就像在眼前 想要去亲吻  又怕被你发现

塑化剂

昨天看电视,关于台湾塑化剂食品污染的新闻报道时间非常长,大约有十多分钟,甚至还有专题,还有专家站出来解释说明。搞得我不得不把家里的台湾食品翻出来,仔细查了一下,发现生产食品的两家公司还没有在黑名单之列,略舒了口气。 这次台湾食品行业感觉像全军覆模一样,波及面非常广。但仔细一想,这些食品真正进入大陆境内的非常少,只有一些台湾人开的饭馆、副食店才会有售,大的超市其实并不多,可能只有几千分之一的品种占有量。我认为可能平均几十万人才有一个人接触过台湾含有塑化剂的食品。那贵国媒体为何如此渲染呢?难道我们的食品企业就没有食用塑化剂的? 我注意到,在围剿台湾塑化剂的战役中,并没有提及大陆食品中是否添加塑化剂。看来过去压根就没有这一项检验。就像当初三聚氰胺事件一样,监管部门的人谁会想到会把一种化工原料放进牛奶里面呢,但是人家就放了,而且几乎变成行也潜规则。三聚氰胺能放,塑化剂难道就不能放吗。因为台湾塑化剂事件,我们才说要检测。我可以跟人打赌,检测结果一定是祖国形势一片大好,我们的食品中肯定没有塑化剂,如果有也是飘浮在水、空气、土壤中的微量成分,难免会轻微污染到食品。专家说了,只有天天跟吃糖块一样吃几个月,才会性变态。而且,万一真查出来使用塑化剂的面积太大,企业利益和国家税收会受到很大影响,这里面有个性价比的问题,是全部公开还是私了,看看三聚氰胺的喜剧过程便知道了。更重要的是,最近至少不能给某组织的寿诞添乱。 专家说的都有道理,问题是,我们已经对所有生产食品的厂家不放心了,即使这种说法很科学,但能扭转消费者的恐惧心理吗?这种心理成本有没有人研究过,到底有多少?照理说,台湾人一直有个传统,对饮食和养生很重视,但他们都能出现这样的事情,那我们呢?可能有人说,结果还没出来,你怎么就这么说?我活在一个整天食品安全总出事的和谐社会,我能有安全感吗? 看中央电视台的新闻,会发现在这个世界上还有哪些国家和地区比我们更糟糕,从80年代电视普及一来,我总结一下:南朝鲜、南非、以色列、美国这四大流氓国家。电视台经常报道学生抗议南朝鲜和南非政府的行为,要么就是以色列欺负周边国家,或者美帝又干什么坏事了。后来南非解除种族隔离,南朝鲜也变成了韩国,人家变得越来越好了,美帝国主义也不像我们妖魔化的那样丑陋,不然有钱有势的人干吗都弄个美国绿卡?我们再说人家坏话估计自己脸都会红,民众也不信你这“中央”一套了。 但是,贵国要给民众树立一个世界上还有几个国家比我们还糟糕让我们放弃痴心妄想安于现状的虚拟世界,这一点很重要。在国内食品安全问题搞得他们焦头烂额的时候,终于,台湾人民伸出了援助之手,虽然天各一方,但都是中国人,关键时刻还是会拉兄弟一把的。这样,我们至少可以暂时转移了国内食品安全的视线,把焦点集中在台湾食品安全上。想想吧,瘦肉精事件也没有这样被关注过吧。而且,投桃报李,中央电视台不失时机地报道了统一企业在国内生产的食品没有任何问题。你可以放心吃统一企业在内地生产的任何食品。问题是,有关部门是否检查了统一企业在内地生产的食品是否有塑化剂呢?仅仅是记者电话采访了其中的某位统一企业的负责人,废话,人家自己能说自己有问题吗?我这么说不是怀疑统一企业,而是对央视记者如此草率感到不解,你又不是检测部门,这种方式的报道是不负责任的。 所以说,即使启动塑化剂检测,我们的企业永远是清白的,即使后来查出来有些企业不清白,只要搞定最大媒体,还会颠倒黑白。具体做法请参照蒙牛、伊利危机后的公关方式。

只是欢喜随意而至

1 一片沼泽,潮湿泥泞,草很深,一家人也没有,只有对面山坡上远远能看到两个毡房。 三个女人把货卸下来,卸到被窝铺盖的时候,下起了雨,雨很快把被子湿透...... > > 点击查看新浪博客原文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